极品败家仙人

第127章 就是你的错

第一二七章 就是你的错

从宾馆回到学校,罗雪琴并没有回自己的寝室,而是和陆渊一起来到了学校外的公寓。

对于两人来说,从小就在一个屋檐下长大生活,倒是并没有多少不好意思或者尴尬,公寓中也有陆渊的房间。

陆渊对付曲叔可是耗费了不少法力,在房间中调息运气一通后,就沉沉睡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陆渊突然听到罗雪琴一声尖叫,听起来却是充满了欢欣和不可思议,不觉有些奇怪,连忙光着脚丫子,穿着一条短裤,就那么赤着身体朝罗雪琴的房间冲去。。

“砰”的一声,对面的房门一下被他给撞开了。

对面一张艳丽得不可方物的脸蛋,正毫不意外地面对着他。

女孩凌空跌坐在床的上空二三十公分高下,身上只有一件薄薄的衬衣,几乎可以看见衣服下雪白的肌肤,高挺的峰峦。

那双空灵飘渺的美瞳,更是射出两道古怪的神色,朝他盯了过来,嘴角逸出一丝浅浅的笑容,然后淡淡地道:“这下你该满意了!”

陆渊一下子身不由己地朝门背退了两步,不可思议地道:“这……这不可能!”

对面那张有些惨白的俏脸露出一个好整以暇的神色,捂嘴道:“谁说不可能?你……你不是想让人家拥有和你一样的本事吗?现在看看这个样子,是不是达到你的期望了?”

不过似乎看见某人目不转睛的目光正盯着丰满挺拔的地方,心头有些害羞,用蚊虫般的声音道:“别胡思乱想啊!”

陆渊犹如被踩了尾巴一般,立刻跳了起来。大声道:“谁胡思乱想了?!”

同时脸上也飞起两片红霞,更是舞动着胳膊,气急败坏地表示抗议,却浑然忘记了身上只有一条巴掌大的短裤,这样的举动。只是丢人现眼罢了。

“扑哧!”

一声轻笑响起,对面空灵飘渺的双瞳,一下间就变成了精灵古怪的模样,伸出纤细洁白的手掌,拍了一下床沿,不容置疑地道:“想不想听我解释?”

陆渊宛如中了魔法一般。点了点头,却不敢走过去坐下来。

床头半躺着的俏丽女孩平静地道:“还记得你给我的那根天竹萧吗?”

陆渊犹如小鸡啄米般地点了点头。

女孩脸上露出神飘万里的表情,缓缓道:“这个月的两场演出对我来说,感触很大,在音律方面大有进益。昨天晚上用这管仙萧无意中吹奏一曲。也不知道是引发了什么仙法妙用,却无意中让萧上的太阴真气和我融汇为一体,让我的修行有了很大的进步,凝成元丹,提前三年达到了你的预定目标。”

陆渊脸上露出一丝苦笑,无奈问道:“就算你功力大进,也最好不要告诉你的两个死党,不然。我可就悲剧了,她们绝对会找出各种理由污蔑我的。”

**的女孩没声好气地盯了他一眼,再次发出一声脆生生的笑声。伸出胳膊,理了一下额头的鬓发,笑着道:“亏你这么厚的脸皮……你又没有做什么亏心事,怕天语干什么?”

一说到这个,陆渊立刻哑口无言,嘴巴张了两下。最后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罗雪琴俏脸上露出一个古怪地笑容,对陆渊道:“是不是觉得有些亏待死丫头了?所以一遇到她就有些心虚?不过这事情我也有些责任。我已经找到两全其美的法子,解决这个难题。你该怎么谢我?”

陆渊揉了一下额头,厚着脸皮道:“小生无以为报,只好以身相许了。”

罗雪琴手一挥,**的枕头就朝他打了过来。美目一转,一下盯在陆渊赤.果的身体上,脸蛋也一下有些红润起来,满脸不怀好意地道:“现在你告诉我,你准备干什么?”

陆渊这才望见自己几乎光着身体站在罗雪琴的面前,不禁一个激灵,人一晃,就消失在房间中。

几分钟后,穿好衣服再次走了出来,只见罗雪琴老不客气地将右腿放于茶几上,半躺在沙发上。一张雪白清丽的脸蛋浮现出了少许血色,疏懒娇柔的模样,与陆渊熟悉的那位青梅竹马隐隐有几分不同,但至于究竟是哪点儿不同,却又一时间说不上来。

不过,刹那间陆渊就知道问题出在什么地方了。罗雪琴的双眸无论是刚才的精灵古怪,还是历经变故之后的坚强刚毅,都是他所熟悉的,但绝对没有眼前这种如梦如幻,缥缈空灵的神姿。

一双宛如点漆的美瞳,好似闪烁着异样的光彩。尽管盯着电视,但却让人知道,她的心思根本没有放在屏幕上,而是神驰八方,飘然物外。

陆渊的心猛然跳动一下,最后长长嘘了一口大气,平静地坐在旁边的沙发上,静静道:“你找到什么法子解决这个问题?”

罗雪琴对他平视过去,一脸认真地说:“你只需要告诉我一个问题……你在意不在意天语?”

陆渊叹了一口气道:“就是在意她,才觉得对不起她。”

罗雪琴歪着脑袋道:“为什么会觉得对不起她?真正原因是什么?是不是认为喜欢我就是对她不公平?”

陆渊闷声道:“是啊!”

罗雪琴继续追根问到底,“你对其他女孩子有没有这样的想法,例如紫欣或者你才勾搭上的薛大美女?”

陆渊苦着脸道:“不带这么夹带陷阱的,要是真要我回答……嘿,还真没有!”

罗雪琴将手腕放在下巴边,轻笑道:“你觉得天语喜欢你吗?”

陆渊大声咳嗽两声,最后点了点头。

罗雪琴此时露出了一个优雅轻柔的笑容,轻轻道:“你终于承认现实了。你放心好了,我原来就想让你改变主意,去喜欢死丫头,结果你们两个都不愿意,都准备一拍两散了……现在我不会犯同样的错误,我们就这么一直生活下去,就算一起嫁给你都无所谓。”

陆渊双手一摊,大声道:“这不是对你们两个都不公平吗?”

罗雪琴将另外一只洁白的脚掌也翘在了茶几上,白了他一眼,骂道:“白痴!”

陆渊十分无语地道:“要是何太后在这里听到这句话,一定拿起大扫把将我打出去,然后带你去看心理医生!”

望着罗雪琴越发鄙夷的目光,陆渊顿时知趣地住嘴,至于罗雪琴说的这个事情,则是完全忘记在九霄云外了。

罗雪琴神闲气定地道:“你知道就好!不过我叫你过来,不是为了这件事情,而是想问你,我们今后干什么?别忘记了,现在我们已经和普通人大不一样了,生老病死对我们来说,不再是障碍。”

陆渊双手再次一摊,嘴角翘了两下,最后默然无语。

罗雪琴满意地对他笑了笑,道:“你给我的剑丸我已经运用由心了,今天就让你这个师父检验一下。”随即伸出两根青葱般的手指,捏成一个剑诀。一片轻纱般的白色丝带,从两根指尖腾空飞起,飞旋而出。

在空中由小至大的盘旋飞舞出一个接一个的圆圈,略一变化,就化为无数千变万化的姿态,时而犹如一只婷婷静立的仙鹤,时而犹如一头快速奔驰的烈马。

转眼之间,又化为了一只憨态可掬的大熊猫。

“咳咳!”

罗雪琴嘴角突然干咳两声,空中变幻万千的丝带图形一下烟消云散。

陆渊手忙脚乱地递过水杯,关切地道:“牛皮吹破了吧?”

罗雪琴温顺地喝了两口水,突然“咯咯”笑了起来,将整张俏脸凑到陆渊的耳边,吐气如兰道:“抱我进去!”

陆渊心头一愣,但胳膊却娴熟地抱起了眼前这具千姿百媚的躯体,两只手掌更是一手托着她滑腻且坚韧的厚背,一手托在她双腿间,就用一个公主抱的姿势,将她抱在了怀里。

眼光一扫,正好望到一点樱桃,紧紧贴在他的胸膛上,连忙抬起头来。

不过这神色全部落在了罗雪琴的眼中,先是理直气壮地白了他一眼,目光中满是得意的神色。转眼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微垂螓首,将大半个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清灵飘渺却又带着几分精灵古怪神色的美眸,一下闭了起来。

两人挨得很近,陆渊能丝毫无漏地望见她那犹如小扇般的眼睫毛在微微颤抖,分明是死丫头羞不可抑。

这等熟悉万分的姿态,已经是许多年没有看见了。

陆渊不禁心头一热,笑着道:“怎么这么重,象头猪一样,该去减肥了!”

腰间猛然一疼,就算是用脚趾头,都知道是死丫头用手在腰间狠狠地掐了一下,用含糊不清的鼻音回答道:“你才是头猪!而且是头彻头彻脑的大笨猪!”

乖乖不得了了!

比起女鬼摄魂拘魄的魔功还要厉害无数!

陆渊心头涌起了强烈朝她脸蛋上亲上一口的冲动,好不容易才压制住这个奇怪的念头,不禁加快步伐,将她放在了原来的床头上。

刚一躺下,罗雪琴陡然睁开明媚的双眸,清澈如水的目光好似要看穿他的心田一般,用蚊蚁一般的声音道:“你可以在房间中陪我练功,但不许挑.逗人家,不然人家当不了神仙,可要找你算账。反正就是你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