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130章 分道扬镳

第一三〇章 分道扬镳

陆渊笑了一笑,道:“那我只好来一招抛砖引玉,将东西给要回来。等下我们就过去。这次你最好穿豪华一点儿,亮瞎所有人的眼睛!”

罗雪琴白了她一眼,道:“我看你是想一饱眼福吧!”

陆渊笑着道:“记着带上另外一个手镯,我就看看林胖子想玩什么花样。”

下午六点,陆渊开着黝黑的“毒药”出现在北海公园湖畔的一座幽静深广的别墅,穿着白色礼服的车童马上跑了过来,打开庭院大门,让车子驶进去。

与其说这里是栋别墅,还不如说是北海公园的一部分,路边停放着二三十辆各种样式的名车,好似在进行车展。穿梭其间的美女服务员,无论穿着打扮还是姿色,都比许多车展的车模要漂亮许多。

刚一下车,林胖子就从前面走了过来,盯着陆渊这更夸张的车子扫视一阵,最后叹了一口大气:

“陆老弟,你换车换得比衣服还勤,真的打击人啊。我还以为你那辆‘第六元素’就够奢华离谱的了,不想你依然在刷新我的认知能力,居然又弄到世界上仅有几辆的这一款‘毒药’。你是不是想告诉我,你是兰博基尼的大股东?”

陆渊抖了一下身上暗纹黑格子的西服,双手一摊:“难道你没有看到我身上的衣服不超过两千元吗?这车不是我的,是朋友借给我开的。”

罗雪琴从另外一边走下车来,穿着一件银白色的带袖晚礼长裙,肩头还披着一块纱巾,整个人显得高贵而优雅。

不过最让林胖子触目惊心的是,在罗雪琴洁白无暇的皓腕上,带着一只绿意莹然的手镯,正是那只价值上亿的青鸾翡翠手镯。

就算是心头认为罗雪琴这幅打扮是变相地催还手镯,还加上有卖弄骚包的嫌疑,但林胖子也不得不承认,这只帝皇绿琉璃种的手镯,戴在这位美女的身上,相得益彰,让她越发雍容大气、珠圆玉润。

陆渊从手中递过一个琥珀色的酒瓶,对林胖子道:“一九三四年的路易十三,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所以还请你老哥把关鉴定一下。”

林胖子苦笑道:“这也太贵重了一点儿吧?!”

陆渊耸肩道:“我们过来参加这个沙龙,总不至于空手而来吧?”

林雷一脸真诚地道:“两位能赏光过来,已经是最好的礼物了……需要这么见外吗?”

嘴巴尽管这么说,但对陆渊这个大土豪的豪气越发看高几分,只是可惜自己没有从这小子身上挣到一分钱。不是人家不够爽快,而是自己根本拿不出合适的东西来打动人家。

林雷也可以算是这里的半个主人,接过陆渊递过的陈年路易十三,领着两人走到一位又干又瘦的老人面前,介绍道:“老张,这两位就是我常说的陆渊和罗小姐。其中罗小姐大家都认识,就不需要我在这里多嘴了。”

那位看上去年约五六十岁的干瘦老人目光一下亮了起来,笑着道:“两位能过来,是我张华的荣幸,里面请,里面请。”随后亲自带路,将两人领到楼上的书房,送上茶水饮料之后,稍微寒暄几句,就开门见山地道:“我听说两位已经找到合适的玉匠大师,准备将剩下的那只手镯交给那位大师雕琢?”

陆渊点头道:“是的,所以我们想中止跟贵公司的合同,按照合同的条约支付违约金。”

张华哈哈一笑:“老弟就太见外了,胖子还没有开工,哪里有什么损失?这个违约金的事情,提都不要提了。”

陆渊打蛇随棍上,跟着道:“不过我昨天让人去取手镯,林总经理告诉我手镯不在公司,就不知是什么缘故?”

对于陆渊的兴师问罪,林雷在一边笑呵呵地道:“老弟莫要心急,东西掉不了,只是出了一点儿意外,所以我和张董事长才专程对两位解释这个事情。”

陆渊也不说话,将眼睛看向干干瘦瘦的张董事长。

张华坐正身体,对两人道:“不知道你们听说没有,明年元旦左右,两岸故宫准备联合举行一次世界级的大型展览会,包括文物、书画、玉器等诸多领域,其中两位的这对翡翠手镯,代表了现代翡翠行业的最高成就,绝对有资格参加这次展览。”

陆渊叹了一口气,“要是我不想去参加这次展览,是不是就取不回我的手镯了?”

说话的时候,故意将“我的”说得很重。

张华哈哈一笑:“完全不是这个意思,老弟切莫误会!现在只是故宫博物院将老弟的手镯给借去鉴定了,暂时取不回来。只要博物院将手镯送回来,我马上通知两位,一分钟都不会耽误的。”

陆渊脸色一下沉了下去,“那什么时候才能取回来?”

林雷知道他的草包脾气,连忙赔笑道:“听说罗大家也向博物院捐赠了几本古籍,在学界引起不小的轰动,就如同两位的手镯在珠宝界引起的反响一样。两位有没有想过,这次展览,对两位有百利而无一害,为什么不借这个机会,让这对手镯成为举世无双的物品呢?”

见陆渊和罗雪琴不开口,继续道:“两位的珠宝鉴定书,国外几家顶级珠宝行都是给出的最保守定价。原因是什么呢?就是这对手镯名声不彰,所以报价比起实际价格差了无数,要是借助这次机会,让这对手镯在展览会上大放异彩,那这对手镯的价值一下要翻几倍甚至十几倍。”

陆渊摸了一下下巴,没好气地道:“难道你认为一对没有完工的手镯能卖出天价?就算是我想借这个机会,让这对手镯打出名气,也要先完工了再拿出来展示吧……”

张华轻轻敲了一下桌子,笑道:“老弟就不明白了,若是展现现代翡翠的最高工艺,最好的法子就是拿出一个成品和一个半成品,并列展示,才最有说服力。不然,将这手镯归类在历代珍宝中,就算脱颖而出,也没有多少说服力。”

陆渊一下笑了起来,“原来贵公司想替自己打广告,借我这个东风,还拿出这么多说辞。不早说明白,让我差点儿误会了,以为是有人准备强买强卖呢!”

张华跟着笑起来,“要是我张华准备强买强卖,就告诉你手镯破损了,直接按照合同支付你赔偿金了。其他什么都不说,光是我这座院子,变卖了也足够赔偿两位的损失。”

陆渊站起身来,对罗雪琴道:“我们走!我就不相信天子脚下,有人有通天的本事能黑了我那只手镯!”

林雷跳脚道:“老张!看你是怎么说话的?好生生的事情在你口中全部变味了!”

张华坐在沙发上,神色不变地道:“胖子,不用多说了,你明天去博物院,就算赖在那里不走,都将手镯取回来,还给陆老弟和罗小姐。我们做生意的,讲的就是一个好说好散,生意不成仁义在,我可不想被人戳脊梁骨!看看你做的什么事情,好心帮人被误会,弄得两头不是人。”

陆渊停下脚步,笑着道:“我这人一向有些阴暗,遇到事情都是朝坏的方向想,等我的东西完璧归赵之后,我再上门负荆请罪好了。”

说完挽着罗雪琴的胳膊,离开了房间。

等黑色的兰博基尼驾驶出院门,陆渊对罗雪琴道:“看来你同学的能量还蛮大的,要是今天没有这辆‘毒药’,你的手镯十有八九取不回来了。”

罗雪琴皱眉道:“难道他们真要下手?”

陆渊点头道:“按照合约上的内容,手镯破损什么的,他们也是赔偿你一个最低价,就一两千万,他们转手就可以卖出一两亿,为什么不下手?”

罗雪琴盯着他的眼睛问道:“那他们为什么不早下手,现在才开口?”

陆渊举起两个手指头道:“原因有两个,第一个就是认为已经查清楚你的老底,所以才准备下手;第二原因是认出我这辆‘毒药’是从什么人手中来的,所以又忍住了,然后故意不停地激怒我们两个,弄成一副不欢而散的架势,显示自己的底气。”

罗雪琴气鼓鼓地道:“都不欢而散了,还有什么底气好彰显的?”

陆渊笑着道:“当然是彰显给薛大小姐看的,表示我不是惹不起你,只是不想在不占据道理的时候招惹你。”

罗雪琴气急而笑,“那你还送人家几十万的酒?”

陆渊笑着道:“最多就是几百元一瓶。才一到院子中,我就感应到了手镯,所以才拿出这瓶假酒来充门面。”

罗雪琴锤了他一下:“要是人家不一拍两散,你怎么好下台?”

陆渊毫不在意地道:“我就说自己上当受骗,买到假货了,他们好意思计较?现在都分道扬镳了,就不多费心思去管这无用的事情,我们还有正事要办。”

顿了一顿,道:“张华说的故宫展览什么的,大概只是一方面的理由,也不知道他是想干什么。要是不还东西,我就让他宝贝彻底失踪。不过你现在精心打扮,正好再去国宾馆找曲元算账!我们一天去一次,看他能挨到什么时候。”

PS:谢谢木三水、金沐灿尘、UFO1207大大的月票鼓励!书的成绩很不好,请大家多多宣传,小火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