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131章 偷天大盗

第一三一章 偷天大盗

燕京的秋天,比起青城山要寒冷许多。

苏秉刚走出首都机场的航站楼,就忍不住将羽绒服的兜帽给翻了起来,遮住大半个脑袋,却被身边穿着便装的齐鸿女士给大大地鄙视了一眼,“难道在自由的国度,就没有这么寒冷了?”

苏秉除了苦笑之外,还能干什么?他这个七八十岁的老人家,遇到不讲理的军人,当然是有理说不清了。

身边这位英气十足的女孩子,可是专程去欧洲接他回国的军人,是那种精英中的精英。原因也是十分简单,就是和氏璧已经出世,他这个争强好胜的老头子当然也要拿出一样“镇国神器”来争面子。

何况,这几天陆渊闲着没事,正好让苏秉这个身份出来晃荡一下,给罗雪琴和李天语两人多加一笔让任何人无法忽视的政治资本和保护力量。只有紧抱国家暴力机器的大腿,才拥有更多自主的空间,才有挺直腰板说话的底气。

反正对于这个子虚乌有的身份,做完了这件事后,也该到了功成身退的时候了。

苏秉俯下身子,钻进毫不起眼的商务车中,一屁股坐下来之后。这才继续调.戏这位冷若冰霜的女军人,“那是自由的寒冷,哪里能和专制的风雪混为一谈?就算是身体冻僵了,心都是热腾腾的,蹦跶个几百年都没有问题。”

齐鸿一下“扑哧”笑了出来,冰寒的俏脸犹如百花怒放,毫无风度地弯下身体,抱着膝盖抖动成一团。

苏秉嘴角逸出一个笑容。淡淡道:“请注意形象啊!要是被其他人看见了,以为我在调.戏解放军的军花,被打成猪头,你来付医药费啊?”

齐鸿满脸通红地坐直身体,不再理会这个油嘴滑舌的老家伙。对前面的司机道:“小陈,送我们去国宾馆。”

“国宾级的待遇?应该不是我自己掏腰包吧?”苏秉唠唠叨叨地说了一句。

见恢复了一脸清冷的齐鸿一副充耳不闻的模样,知道这女孩子又进入了工作状态。

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扮演苏秉这个老家伙,越发得心应手,陆渊继续道:“蜜月已经度完了。齐女士能不能赏脸留个电话什么的,改天出来吃顿便饭。当然了,我可不是奢望今后会再次见面,反正你我八字不合,两两相厌。大家都不见面最省心。”

齐鸿突然转过脸来,对着他道:“老先生为祖国做出了重大贡献,作为军人,我可是十分钦佩老先生的所作所为的。”

望着齐鸿一副清冷高寒的模样,苏秉知道这位军队中的特种精英,是真正生气了。

可惜,就不知道她穿上军装是什么样子?

心念一动,呵呵道:“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期望下次见面的时候,能见到一身戎装的韩少校,留一张合影。等回到老家之后。也好拿着这张照片对家中的子孙们吹嘘,你们爷爷是身在曹营心在汉的地下党,代号观海,不是黄皮白芯的香蕉人。”

齐鸿愕然当场,想不到这老家伙会没脸没皮地自我吹嘘。

不过想想这老家伙从这几天的所作所为,从收买。贿赂,恐吓。甚至绑架威胁,雇佣国际杀手暗杀。什么手段都用出来。砸下了几千万美元,眼皮都不眨一下,顺利保证了一架隐形轰炸机在人间彻底“蒸发”。

想起这两天的经历,简直是如梦如幻,开头在巴黎见到这位盖世神偷的时候,自己还无知的以为他是准备去洗劫卢浮宫,所以需要一个样样精通的帮手。

他的要求也十分简单,就是让自己去另外一个地方接应。不过当自己在北欧一个冰雪连天的小镇再次遇到他时,老家伙居然开着一架美国的隐形轰炸机过来了。

然后是十多小时的环球飞行,从北冰洋绕道飞回中国,老家伙在飞机上发出了几道指令,不仅让美国和北约的太空军事卫星“瞎眼”,而且还租用了一个爱斯基摩人的营地当加油站,更早早准备好了燃油。

老家伙策划这个事情绝对不是一天两天,甚至可能用了几十年。

光光是一架飞机,并不足以让共和国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支持他的“偷窃”行为。而是他事先上交的几个硬盘,上面有着完整的飞机研发资料,要是打印出来,足足有几十吨之多。

所有的资料大部分都是采用最老土的法子,直接用摄像机拍摄的,只有少数是电脑文件。要不是老家伙自己在飞机上爆料,自己还不知道他早已经拿到更关键的东西。

至于偷窃的这架轰炸机,他仅仅是为了拿来当个样本,和资料互相印证。

老家伙就是现实版本的偷天大盗,“爱国华侨”这四个字是无论如何也跑不了的,就是他自称的“自带干粮经费的爱国者”也是没有半点儿虚假。

不过自己总觉得无论怎么看,老家伙都是在胡搞,只是为了好玩而已。

齐鸿将脑海中所有的想法抛之脑后,淡淡一笑道:“要是苏老先生正经一点,我也不介意跟先生留影。”

苏秉猛然咳嗽了一声,道:“你同意了?”

齐鸿差点儿忍不住又笑出来了,好不容易将上翘的嘴角按捺下去,平静地道:“能与老先生合影,也是我的荣幸,这点小小的权利,我还是有的。”

一根筋的女孩子真好骗啊!

只想见识一下你穿军装的模样罢了,合影这么老土的事情就算了。要是留下什么证据,让雪儿看见就是天大的悲剧。

嗨,为什么会有这种偷偷摸摸做贼的感觉?

见齐鸿摆出一副闭目养神的模样,苏秉打开随身携带的电脑,开始“噼噼啪啪”地打字,等下马上就要被国家领导人接见了。弄篇发言稿也是有备无患。

更不用说自己弄出一大摊子事情出来,身边被十来个中南海保镖给保护着,大概茶话会后的单独接见才是重点,前面仅仅是露一下脸而已。

苏秉盯着前排的后视镜望了两眼,这才发现。他现在这幅模样,就算是有人说他七八十岁,也是没有任何人怀疑。

商务车驶入国宾馆,转过几个弯后,在一幢极富现代气息的大楼前停了下来。苏秉刚要下车,齐鸿伸出手掌。对着他比划了一下,道:“电脑暂时给我,我们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还你。”

苏秉有些气愤地摸出手机,道:“那这个要不要呢?”

齐鸿淡淡道:“还没有上飞机之前,我就换了一个一模一样的给你。所以不用了。”

苏秉摇了摇头,双手一摊,道:“那我的发言稿怎么办?要是等下上台的时候说不出什么东西来,岂不是面子里子全丢了?”

齐鸿明媚的凤目朝他扫视了一眼,也不说话。

苏秉只好乖乖下车,口中依然嘀咕:“等下我要去告你一状!你就等着穿小鞋吧!”

齐鸿嘴巴一张,停顿了约几秒钟,最后忍不住道:“其实。你正经起来的时候,是最不讨人厌的时候。”

苏秉犹如被踩了尾巴的兔子一样,马上跳起来。大声道:“我什么时候不正经了?!”

齐鸿倒不理会他犹如一个小丑般地在客房门前跳脚,拍了一下前面,车辆缓缓驶入旁边的车道。

坐在车上,目光一瞟,正望见苏秉那篇发言稿《论鸡鸣狗盗与国家发展的统一性》,不禁低下头瞟了几眼。然后整个人就再次爆笑起来,整个车厢都是银铃般的欢快笑声。

尽管知道这老家伙十分扯淡不正经。但从来没有想到扯淡到这样的地步,不仅给自己洗得白白的。直接包装成了一位侠盗,居然还好意思一本正经地说:

“现实从来都是一个未知多变的世界,一个永远充满了无限可能的世界,同时也充满了无穷的结局。无数个偶然或者必然的选择,造就了我们的命运,也铸就了即将发生的历史。”

“每一个选择,每一个瞬间,都会在时间的长河中泛起一道涟漪;涟漪足够多,就能变成滔天巨浪,改变水流,流向不同的岔道,塑造不同的历史。”

望着这家伙满怀**的言语,齐鸿有一两分佩服起这个风趣胡搞的老家伙来了。

大概他的所作所为,就是在掀起一道又一道的涟漪浪花,塑造历史!

作为一个爱国者,他无疑是十分合格的,只不过就是幽默细胞太多了一点儿,任何事情从他口中说出来都要变了一个模样。

恐怕,要是等下他真将这篇报告念出来,大概会笑倒无数人吧!

一本正经地搞怪,好像一直就是他的风格。就如同在北欧刚下飞机的时候,居然会让人将抓获的两个飞行员捆得如同粽子一般,打包邮寄给北约组织,还不忘记让人在木箱上标记“小心轻放易碎”的标记。

齐鸿合上笔记本,知道接下来的时间,无数的军事科研单位,都将处于煎熬之中。又有什么事情,能比得上肥肉已经端上桌来,但还没有吃下肚皮更让人牵肠挂肚呢?

这个狡猾的混球,提前拍拍屁股走人,根本不过问后面的扯皮事件,直接逍遥自在放手不管了。

齐鸿望着透过乌云射下来的几缕阳光,心情渐渐舒缓下来。

大概,自己也就是历史长河中的一朵小得不能再小的浪花,甚至只是一个水分子,但有无数个水分子汇聚在一起,就可以卷起一个浪头。

就不知道,这个老家伙在等下的茶话会上又会闹出什么花样?

齐鸿当然不知道,在她的心田某个位置,已经泛起了一个小小的涟漪,留下了那位一本正经捣蛋的家伙身影,心头才会出现这样的念头。

“苏秉先生,休息室在楼上,请跟我来!”

一个靓丽的服务员面带微笑地对眼前的老人家,目光却情不自禁地多望了两眼,大概这位老先生就是今天领导要接见的客人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