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140章 猪队友

第一四〇章 猪队友(求订阅)

李天语“咯咯”笑了起来,“你才是车主,而且那金发丫头已经放下话来,她可是奥运级别的选手,就算遇到我们的国家队,都不会输得很惨。至于我们这些民间业余爱好者,就是见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

听她这么一说,陆渊越发对她惹是生非的能力有了更深的认识,有些好奇地问道:“那你们究竟是怎么争论起来的?”

李天语鼻子哼了一声,一脸不屑道:“那胸大无脑的金发丫头认为我们国家的乒乓球也是属于面子工程和比赛体育,只是为了拿奖牌,其实民间没有多少群众基础,然后我稍微反驳了两句,就争论了两天,最后决定以事实说话。”

陆渊彻底无语了,“意思是说要是我输了,国家的脸面也没有了?”

李天语拒绝承认,却一脸得瑟的表情,大肆摇头道:“这话可是你说的,我什么都没有说。”

不过,转眼就解释道:“那丫头的乒乓球真的很厉害,已经横扫燕京大学无敌手了,现在快成了校园的全能明星,粉丝都有一大群了。”

陆渊看了一下时间,才下午三点多,有些奇怪地问道:“你们不是期中考试吗,怎么你还在这里乱逛?”

李天语轻描淡写地道:“我所有的学分都拿完了,还需要考试干什么?现在我可是特殊人员,享受特殊照顾的。紫欣和我都是可以不用考试的,只不过紫欣胆子小,不敢缺考,现在正在乖乖考试呢。”

说完,就扯着陆渊一起走到了体育场馆。尽管是大学期中考试时间,但依然有许多大学生在宽阔的场馆中打乒乓球。

期中最热闹的一张乒乓球台,当然是瑞典女孩弗丽嘉所在的位置,还有许多同学在一边围观。

望着绝大多数都是英朗帅气的小伙子,李天语无不恶意地道:“每天这个时候,只要金发丫头一过来。乒乓球馆的人数立刻暴增三分之二,大家都是锻炼之意不在球。”

陆渊哈哈笑道:“这是吃果果的妒忌羡慕啊!不得不让我怀疑你的动机!”

站在门口,远远地看了几分钟,发现弗丽嘉在球台上还真有几把刷子。球技精湛,还真可以说是奥运级别的选手,许多陪练者都是被她逼得节节败退。

大概是人多的缘故,凡是上台去和瑞典女孩对打的,都是有点儿本事的。不过,更多的围观者并非是来看乒乓球的,而是过来看人的。

在球台上的女孩,穿着一件运动衫,下身是一件短裙,奔跑之间,头上的金色马尾上下跳动,倒是一道最为亮丽的风景线。

李天语神色古怪地对陆渊道:“先警告你啊,打球的时候不许乱看啊,只许盯着小球。不许看大球。”

陆渊笑骂道:“你不去当女流.氓简直是浪费了!明明是羡慕人家那里那里有料,所以找个借口说三道四。”

弗丽嘉也看见门口的李天语和陆渊,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对两人舞动了一下手臂,算是招呼。

而此时刚刚败下阵来的一个男生,则是乖乖地从球台上钻了一圈,更是惹来旁边众人的一阵哄笑。

李天语恶狠狠地对陆渊道:“该你上场了,要不要做做热身,不然等下输了可不要找借口。”

陆渊越发狐疑地问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有种上当的感觉?”

李天语不理会陆渊的怀疑,大声对弗丽嘉叫道:“人我已经叫来了。剩下的就看你的了。给他点儿厉害看看,不然他老是歧视我们女孩子。”

说的却是发音有些古怪的瑞典语。

陆渊才知道自己又被李天语给耍了一次,直接被她给卖了还傻乎乎地相信她是好人。

尤其是现在还有这么多的围观者,他想不上当都没法子。输人不输阵,要是临阵脱逃,绝对会被李天语编排一辈子。

陆渊将胳膊下夹着的李天语递过来的反胶直拍放在了乒乓台上,笑着对弗丽嘉道:“想不到你乒乓球打得这么好,都快比得上你的小提琴了,等下手下留情。可别听李天语胡说八道啊!”

弗丽嘉对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脸,一甩身后的马尾,跃跃欲试地道:“李可是说你的乒乓球打得很好,所以我们切磋一下。要是我输了,就请你吃饭,要是我赢了,你的跑车就归我了。”

陆渊皱眉道:“这个赌约好像听起来对我很不公平哦!”

弗丽嘉对李天语递了一个脸色,然后理直气壮地道:“你是男孩子,我是女孩子,你在体力上可是比我占据优势,当然我们两个的赌注也不一样。要是你不敢的话,就从桌子下面钻过去,直接认输也可以。”

陆渊眉头越发挤在了一起,无奈地道:“是不是李天语叫你说的!”

弗丽嘉一下就爆笑起来,对着李天语摊开双手,做出了一个被识破了的手势。

李天语使劲推了陆渊一把,脆生生地道:“别再这里丢脸了,还不上台去给这丫头一个教训!”

双手使劲拍了两下,发出清脆地声音,然后大声道:“我们采用国际标准,一局十一个球,五打三胜!比赛开始!”

更多的围观者围了上来。

现在大家都比较清楚这位外国美女的风格,球技精湛,而且还有一点儿虐人的喜好。

输给男生不要紧,但输给美女就是很没有面子。尤其这个美女还是一位老外,最喜欢看输家钻桌子,更会故意放水调戏那些自不量力的家伙,久而久之,名气也就流传开了。

不过,能被美女虐待,也是一种乐趣,所以,每天争先恐后来接受她摧残身心的,还是络绎不绝。

李天语将带去的乒乓拍拿在手中,舞动了两下,又用指尖压了压乒乓拍的海绵,摆出一副“高手”的模样,还装模作样地舞动了两下球拍。最后等比赛双方站好位置后,直接转职成为裁判。

“女士优先,弗丽嘉先发球!”

弗丽嘉伸出手掌,将乒乓球接住。俏丽的脸上一片淡然,这位神神秘秘的的大男孩应该能给她一个惊喜吧?知道她真正水平后,李天语依然还拿他过来打赌,大概也是一个高手?

李天语的技术很不错,只不过明显没有受过多少训练。靠的是自身反应,很少失误。听说陆渊和李天语经常打乒乓球,大概也是走的这个路子吧?

弗丽嘉随手发出一个普普通通的上旋球,没有丝毫杀伤力。

陆渊手中球拍轻轻朝前一挡,将球送回了弗丽嘉的左角,而不是使用他狂暴的抽杀进行攻击。在高中时代,他走的可是狂暴路线,无论什么发球,都可以起手就进行抢攻抽杀。

现在打边角球,仅仅是试探而已。

弗丽嘉不等球过网。就将球拍摆放在左手边的台上,旋转的乒乓球刚一落桌弹起,就打在弗丽嘉的球拍上,马上反弹过去。根本不给人思考的时间,所取的位置,更是陆渊最为顺手抽杀得中线偏右位置。

果不其然!

死丫头早就将他给出卖了,人家女孩子连他最喜欢的进攻的位置都知道了,再不给她点儿颜色看看,还以为是怕了她。

一心想放水的陆渊马上就情不自禁的右手一挥,一板抽杀过来。雪白的乒乓球化为一道白光,又急又狠。

弗丽嘉不慌不忙的手掌一动,球拍轻轻摆放在台上的右手边,先知先觉的将球反弹过去。位置依然还是右手边。

陆渊原封原样地将乒乓球递在了弗丽嘉最顺手抽射的位置。作为一位业余的乒乓球员,他的技术其实差距弗丽嘉一大截,但作为仙人级别的武功高手,他已经能随心所欲地将任何位置的乒乓球送到他想要的位置,不存在丝毫难度。

啪!

弗丽嘉猛然一板子抽过来,一双明亮的大眼睛闪烁出一丝狂热的光芒。能正面抵挡她抽杀的人不多,看看陆渊的实力怎么样?

陆渊调整了一下脚步,又用球拍将那颗充满杀伤力的乒乓球挡了过去,两世为人,球技大进的他,水平已经快追得上专业运动员了,技巧越发纯熟,当然不将弗丽嘉这记抽杀放在心头上。

啪!啪!啪!

弗丽嘉连续抽杀三板,陆渊连续挡回三板,一切都是在一两秒钟内完成的。

弗丽嘉猛然朝左边一个侧身,手臂大幅度挥舞着,施展出她的必杀技“侧身抽杀”,乒乓球在空中以惊人的高速再次打了过去,所取位置更是她最擅长的右角最边上位置。

陆渊差一点顺手反抽杀过去,但最后却放弃了这个想法,退后两步,吊了一个高球过去。

“呵呵”

弗丽嘉脸上露出一丝灿烂的笑容,口中低笑一声,先是手臂挥动,摆出一个继续抽杀得动作,然后在球落下的瞬间,变幻手中的动作,球拍轻轻朝左边球网位置,递出一个短球。

就算对手是百米赛跑的世界冠军,也不可能跑到这个位置来。

一团黑乎乎的影子旋转飞了出去,在那位又短又矮的小球再次落地前,将球反弹在了对面的位置。

弗丽嘉脸上的笑容马上凝聚,灵动的双目闪烁出一丝奇异的光芒,就那么眼睁睁的望着乒乓球再次落在台上。

“丢球拍的直接罚下!”

李天语大叫一声,然后好似想起了什么一样,忍不住伸出舌头,做了一个鬼脸,模样十分古怪。

陆渊没声好气地道:“你出卖队友也不要这么顺当啊!”

李天语站在弗丽嘉的旁边,比划道:“现在是男生对女生,我什么时候是你队友啊!”

其他围观者大声笑成一团,倒是看陆渊受窘为乐。

陆渊唉声叹气地道:“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你就是那个卖友求荣的猪队友,我遇到你这个猪队友,算我倒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