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141章 缩水版的仙境

第一四一章 缩水版的仙境

接下来的比赛,基本就没有任何悬念。作为“奥运级别”的高手,无论技巧还是技术上,都比陆渊这个所谓的民间高手高明了四五个档次。从彼此的动作和状态,都可以清楚地看到其中的差距。

但陆渊有一点,是弗丽嘉这个乒乓球高手无法企及的,就是陆渊可以在任何情况,任何状态下,将乒乓球接回去,基本不丢失分数。好吧,其实陆渊只能在大多数情况下不失球,偶然也会失手。

但这种缠绵无比的韧性,不禁磨光了女孩的斗志,也消耗了她的体力,就好比她陷入到了一个烂泥塘中,无论如何用力,都是越陷越紧。

比赛仅仅进入第四局的时候,聪明的弗丽嘉就直接认输了,遇到陆渊这种基本只会挡球的机器,她已经失去了比赛和运动的**,反觉得继续打下去就是一种心灵和身体上的双重折磨。

陆渊的球技几乎没有任何特点,唯一的一招就是打得很稳很平凡,好像面对一座墙壁般。任凭她施展出任何技巧,他都是一个动作,直接挡回去就是了。

“不打了,我认输了!”

弗丽嘉放下手中的球拍,冲着陆渊摊开双手,表示对他无可奈何。

陆渊笑了一笑,对身边的李天语道:“怎么样,服气不?就算有你这个猪队友拖后腿,我也一样也不会输的。”

李天语小声嘀咕道:“不要脸,用武功对付人家,还好意思洋洋得意。”

陆渊毫不在意地道:“输了我的车子可就没有了,凭什么不能用武功了?倒是我想问问你。你究竟站哪边?这么存心想看我输人又输阵啊!”

这时正在收拾东西的弗丽嘉对陆渊远远叫道:“按照赌约,我应该请你们吃一顿晚餐,两位想吃点儿什么?”

陆渊对女孩笑了一笑,道:“我可要将这个机会留在圣诞节,现在用了多可惜。我们还有点儿事情。要先走了。”

弗丽嘉对他打出一个ok的手势,表示同意。

李天语反倒愣住了,冲着陆渊嚷嚷道:“你还有什么事情?”

陆渊神神秘秘一笑道:“你马上打电话叫上你死党,一道过去看看,我有一个惊喜让你们两个看看。”

李天语有些警惕地道:“要是想报复,就先明说。若是没有惊喜怎么办?”

陆渊唉声叹气地道:“不去就算了,不过将来后悔不要找我麻烦,说我没有告诉你们。”

李天语这才装模作样地道:“去就去,谁怕谁!”

走出体育馆,李天语掏出手机给死党打了一个电话。就先和陆渊朝后校门走了过去。一到门口,就见周紫欣穿着一件长长的翻领羊毛衫走了过来,俏脸上还带着几丝怒气。

李天语拥抱了周紫欣一下,皱着眉头道:“怎么啦?考砸了?还是谁招惹你生气了?”

跟在周紫欣身边的一个圆脸女孩子在旁边道:“有几个学生会的干部说我们周紫欣的坏话,恰好被我们听到了,所以紫欣有些生气。”

李天语立刻愤愤不平道:“说什么呢?说出来听听,我去收拾他们。”

女孩道:“她们说紫欣……其实已经是超级豪门的少奶奶,所以才有这么多优惠。连出去旅游都是学校学生会出钱。”

李天语一下火冒三丈,怒气冲天地道:“谁在放狗屁,走。我们去找她们理论去!”

周紫欣一把拉着李天语道:“不就是几句难听得话吗?去理论什么?你又不是不知道学生会那些人的的秉性,都是勾心斗角惯了的,过去反而上了他们的当。”

李天语愤愤道:“我们又不是学生会的,招惹他们什么了?”

周紫欣浅笑道:“还不是因为所有的创业贷款是直接从我们两个手中过,不需要通过学生会,所以有人觉得我们抢权了。”

陆渊点头叹息一声道:“看来你们学校的水可真深啊!”

李天语鼻子中轻轻哼了一声道:“你才知道啊?凡是学生会或者团干部。大部分都是有上进心的,都是准备当国家主人翁的。这里就是最后一个培训点。不把技能点满,如何上进啊!”

周紫欣锤了李天语一下。笑着道:“你说得这里好像是宫斗剧本的皇宫一样。”

李天语拍了周紫欣的肩膀两下,安慰道:“别生气了,让我老乡请你吃一顿,化悲痛为食量,大吃一顿消消气。”

圆脸女孩笑着道:“那我先走了,不打扰你们聚会。”

李天语一把拉住她道:“你也别走,人多热闹。我叫李天语,是紫欣的朋友,是外语系的。”

圆脸女孩也爽快地道:“好吧,我就留下来,沾沾紫欣的光,我叫王玲,是紫欣的同学。”

李天语推了陆渊一下,道:“快去开车,我们去燕京饭店大吃一顿,犒劳安慰我们破损的心灵。”

陆渊瞪眼道:“女文青,离我远一点儿。”

李天语切了一声道:“要不是看在你是暴发户的面子上,你请我们三个去我们都不愿意呢,已经是给足了你的脸面。”

王玲小声对周紫欣咬耳朵道:“这个男孩子是谁啊?”

周紫欣笑着道:“是李天语的老乡,中国最年轻的暴发户!”

李天语回头道:“他是哪门子暴发户,最多是暴发户的跟班罢了,实质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吊丝。”

王玲笑着道:“是你男朋友啊?”

周紫欣一下“咯咯”笑了起来,“人家早就名草有主了,你想下手是没有机会了。”

李天语瞪着她道:“你要是敢当着雪儿的面这么说,我就给你当牛当马一个月。”

在几个女孩子的打打闹闹,说说笑笑中,解决了这顿价值不菲的晚餐,尽管是在燕京饭店的普通大厅用餐,但还是花销了好几千。

出来之后,李天语颇有感触地道:“这次没有送到警察局,也算是进步。”

陆渊硬邦邦地道:“上次还不是你同学惹事,别将过错怪到我一个人头上。”

李天语惬意地伸了一个懒腰,马上陪出一副笑脸,“我们两个的惊喜呢?能不能先说出来听听?”

陆渊不动声色地道:“等回去再说!”

开着自己唯一剩下的那辆奔驰越野车,缓缓驶入了天鸣大厦。

李天语在后座上颇为惊讶地道:“哇,居然带我们来你的秘密基地,还真是大动作哦。”

周紫欣好奇地道:“什么秘密基地?”

李天语压低声音道:“就是陆渊和罗雪琴幽会的私人场所。”

周紫欣笑了一下,就不多问。

陆渊在旁边取笑道:“泼我脏水也不是这样干的,周同学都不相信呢!”

周紫欣笑吟吟地道:“不是我不相信,而是认为你和雪儿姐幽会,一定有更浪漫的地方!”

陆渊将脑袋重重砸在方向盘上,哀嚎道:“古人常言近墨者黑,近朱者赤。周紫欣同学,为什么你不学学沉默是金的雪儿女神,偏生跟着李天语学得牙尖嘴利的呢。”

周紫欣吐了一下小舌头道:“雪儿姐姐可是高不可攀的人间仙子,怎么学也学不会,当然只好学学天语的胡搅蛮缠了。”

李天语轻轻打了周紫欣的肩头一下,笑骂道:“小马屁精!”

周紫欣反口相驳道:“还不是跟你学的。”

陆渊在地下车库停下车子,带着两个女孩直奔他的两层公寓。

刚一进门,周紫欣就微微皱起眉头,拿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四下扫视了几眼,小声道:“陆大哥,这里好奇怪哦,怎么我总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李天语见房间中的陈设没有任何改变,笑着道:“说不定这家伙带着你来过这里,然后怕你走漏消息,又帮你洗脑让你记不得了。”

陆渊敲了她的额头一下道:“就知道一天胡闹,也不多多用点心思,留意一下四周的情况。人家周紫欣同学都能感觉到这里的奇异之处,你这个练了十多年正宗道门心法的居然还辨别不出来哪里有问题。”

李天语也不羞愧,振振有词道:“人家紫欣有灵气,我可是满身俗气,这个答案你满意了吧!紫欣,别听他的奉承话,他是存心想分化我们两个,我们可要联合成统一战线,才不被他欺负。”

说完,还故意卖弄一下,凌空一个空翻,就从沙发背后翻了过去,稳稳当当地坐在单人沙发椅中,耀武扬威地道:“我才不管你这里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先把惊喜给我看看!”

陆渊伸手一挥,整个房间一下犹如镜片般支离破碎,空中好似泛起了片片涟漪,就在两个女孩有些惊奇的时候,面前景色突然一变,就变成了一望无际的大草原。

原来房间中的墙壁地板全部消失,只剩下仅有的沙发茶几还静悄悄地摆放在草原上。

周紫欣双眸神采飞扬,惊呼一声道:“陆大哥,这个法术是不是壶里洞天、袖里乾坤之类的法术神通?”

陆渊点了点头,解释道:“你说对了一半,就凭我现在的法力,还施展不出你口中的法术,真正在咫尺方寸间衍生出一个真实世界来。现在只是借助六合阵法的妙用,衍生出一个半真实的世界,范围最多只有几十里方圆。”

李天语在沙发上仔细扫视几眼,也问道:“是不是就是昆仑仙境的缩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