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198章 龙凤呈祥

第一九八章 龙凤呈祥

大概是受了三个姑娘的嘱咐,白鹦鹉一般不在外人面前嚷嚷,大多数时候都是闭嘴装哑巴,因此这次专门下来叫人,看来节目真的开始了。

“我们回去吧!”杜梅点点头道。

尽管何燕妮强烈要求他们两夫妇住在雪儿的房子中,但她还是坚持住在对面学校的宾馆内,和周家姑娘的家人在一起。

这倒不是何燕妮那种富豪人家阔太太的言行让她接受不了,而是认为三家人挤在一起,实在有些不方便。

反正现在孩子们也不差那点儿钱,倒不如住在宾馆更自由自在一点。

等他们一行人回到房间,发现屏幕上居然不是几百年不变的新闻联播,而是开始了演出的直播。

今天晚上的太和殿前,灯火通明,照得偌大的广场亮如白昼。

现在在广场上表演的,是一群穿着兽皮,拿着石斧和木盾的野人,脸上也花花绿绿一片,跳腾得十分欢快。

这究竟是什么啊?

屏幕前的大部分观众都泛起了这个疑问。

幸好,央视解说员徐卿的声音及时送入了大家的耳朵,“轩辕之时,神农氏世衰,诸侯相侵伐,暴虐百姓,而神农氏弗能征。于是轩辕乃习用干戈,以征不享,诸侯咸来宾从。‘

“第一场舞蹈,表现的是远古时期,华夏历史上的第一场战争,黄帝与炎帝的阪泉之战,这次战争最后以黄帝胜利,炎帝部族融会于黄帝部族为结果,掀开了中华文明灿烂辉煌的的五千年历史!”

好吧,这场原始社会的舞蹈,太过于像跳大神了,立刻引来了无数网民的吐槽,心头稍微感到有一些失望。

但大部分人却依然看得津津有味,至少上千名野人在冰天雪地跳大神,动作简单整体。气势十足。就算不这么看得懂,但也依稀可以领略其中的韵味,就如同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的“击缶而歌”的表演一样,唯一不同的就是乐器变成了他们手中的斧头。

随着低沉恢弘的鼓声。千余名野人变幻阵型,在广场上构建成了一条古朴简陋的巨龙。屏幕上的画面也突然转到了天空,从天下俯视而下,面向太和殿的龙口突然喷出了一团朱红色的火球,滚落在大殿高台的前面。

火球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立体全息图像:一个陶红色的大缸出现在屏幕上。缸身清晰可见绘有白鹳用长喙衔着一条鱼,旁边还有一把石斧。

望着那把和舞蹈演员手中拿着的石斧一模一样的绘图,大家才知道那斧头的原型是在这陶缸上。

“彩绘鹳鱼石斧图陶缸,乃是新石器时代仰韶文化的代表文物。观众们看到演员手中的石斧,就是来源于此。而一千位演员摆出的这条古拙的原始龙形,则是来源于六千多年前的蚌壳龙,亦是说明了中华龙的历史悠久!”

此时,正在寝室中打doa对战的伍斌,猛然砸了一下手中的鼠标,大骂道:“一群猪。人家放大招都不躲,全围过去送人头啊!”

也不退出游戏,直接就挂机,将目光投射到了下铺老三手上的电脑上,一下叫出声来,“这么雷人的造型,难道是被奥特曼暴打的小怪兽?!”

盯了两眼,才看出演出的场地是在故宫的金水桥后的广场上,不禁来了好奇心,将大半个脑袋够了下去。

“去!找你的梦中情人‘紫语天欣’去。不要打扰老子看电视!”下面趟在**看得津津有味的老三将他脑袋给推了回去。

伍斌怒骂道:“吃不到葡萄就不要说葡萄酸,人家至少送了我一朵玫瑰花!你这个没有人要的处男用不着妒忌!”

双手在笔记本上敲打几下,退出了游戏,发声问道:“哪个网站的视频?老子也要看电视!”

下面的老三没声好气地道:“央视直播的!”

伍斌马上打开了央视的网站。进入直播频道。这个广告打了一个月的大型文艺汇演,水平应该是顶级的那种。

至少,刚才看见的那个巨型的全息投影图像,科技含量可是很高的,且是第一次在室外投放,制作十分精美。可算是良心之作。

光是冲着这一点,也该去看看。

场地上突然闪烁起了万点星光,犹如银河飞洒人间。

数十位身穿朴素青衣的古装女子,出现在广场的中央,翩翩起舞。随着舞姿的变化,身上的青色服装,也渐渐明亮起来,变成了银亮一片,最后变得金光闪闪,犹如一只只浴火重生的凤凰。

而原来身上的青色,则是犹如云团般地朝中央汇聚,最后构成了一棵巨大的青铜古树,屹立场中。

奇异的造型,夸张的树枝,让伍斌一下认出了这就是三星堆的青铜神树,传说中的东方神木“扶桑”。

下面舞蹈的女子也彼此围成了另外一个圆形图案,化为一只展翅飞翔的金色凤凰。

“龙凤呈祥!”

坐在主席台右侧的杜文岳心头默默嘀咕了一句。

这次表演,大陆还真是用尽了心思,每一个图案都是有历史来历的,且采用虚实相生的表现手法,将传统表演形式和高科技的投影融汇为一体,既展现华夏五千年的璀璨文明,又表现大陆这方与时俱进的强大国力。

尤其是前后两个节目,一北一南,一典一新,一龙一凤,都是寓意着两个大字“统一”。

前面的几位台湾各党派的大佬和身边的众多知名人士,要是看不出大陆的用心,几乎是不可能的,但偏偏说不出什么来。

但想起来也是有些好笑,台湾这边只能偷偷摸摸的玩下虚幻缥缈的堪舆玄学,要求隔海而治,大陆却是大张旗鼓地将“统一”二字写在脸上。

其中高下之别,一眼就看出来了,连比划猜哑谜的余地都没有了。

原来台湾官方还准备用珍藏多年的大部分故宫国宝来展现文化底蕴,靠数量和质量取胜。结果台北镇宫三宝全部拿了出来,大陆这边竟也有“碧玉西瓜”和“翡翠白菜”、“肉型石”旗鼓相当。

“毛公鼎”比起浑厚庄重的“后母戊铜鼎”,仅在气势上就弱了三分。

尤其是让台湾几位玄学大师失策的是,原本计算好的略胜一筹,也因为大陆这边“碧玉西瓜”等七件海外国宝的回归,变成了各有千秋,平分秋色。

但压垮马背上最后一根的却不是稻草,而是一座任何国宝都无法企及的传国玉玺,象征华夏天下正统地位的和氏璧也冒了出来,让台湾方面根本无法找出一件能与之匹敌的文物来,胜券在握的局面成了一盘散沙。

当然,对于杜文岳来说,心头也是有一点小疙瘩的,但更多的是欣喜和兴奋,让所有文物重见天日,大概是所有真正的考古学家的最大心愿。

至于那些玄而又选的龙脉紫气、国祚天运,都是一个笑话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