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199章 惊鸿一瞥

第一九九章 惊鸿一瞥

金色的凤凰化为漫天流萤,消逝在广场中央。整齐一致的呐喊和号角回响在天地间,五队身穿五色服饰的战国士兵,出现在了广场中央。

中央黄土,东方青木,南方赤火,西方白金,北方黑水。

华夏最重要的五德学说以军阵的形式出现,犹如走马灯的转过不停,历史也好似回到了春秋战国时期。

军阵的上方,出现了一块块荧光板,汇聚成了五面巨大的屏幕,先是出现了五行金木水火土的景象,然后转化成了五幅巨大文物的图像。

“道德经竹简”、“越王勾践剑”、“曾侯乙编钟”、“后母戊铜鼎”,这四件文物先后出现在高空俯视的四边四队军列的屏幕上,旁边还呈现出了文字说明。

只有中央的正方形屏幕上泛起了万点星光,向中央汇聚,最后绿光一闪,一面巨大的玉璧出现在画面上,上有简洁大气的饰文,好似自带灵性的的光泽,渐渐从平面的图像变成了立体的全息图片。

这块玉璧通体呈现出墨绿色,明亮照人,边缘的纹饰繁细,线条流畅。随着四周光线的熄灭,在广场中央越发清晰起来。

“和氏璧,春秋战国时期就是诸侯国的镇国之宝,其地位仅仅次于祭祀天地所用的九鼎,价值连城,尤其是秦国与赵国关于和氏璧‘完璧归赵’的故事,更是千古佳话。”

“这面复原的‘和氏璧’,在外形上与秦朝之后,作为传国玉玺的‘和氏璧’,在形状上略有不同。‘和氏璧’的发现和出土。是去年考古学上最重大的发现,更有着一段传奇故事。这面稀世奇珍在今天首次面世展览,接下来大家就会看到它的庐山真面目。”

随着解说员的声音,五队军阵上的图像消失,成五行方位排练的士兵。变幻队形,在广场中央的御道上站立成了两列,前后三排。

金水桥前传来了低沉的马蹄声,一列骑兵,出现在在御道正中,队列中央。是四匹白马拉着的一辆单辕双轮车,车上还有一个偌大的蓬盖,一位穿着秦人装束的御手,正驾驭着马车缓缓前进。

车室在御手之后,左右前方都开有窗户。隐约可见里面坐着一位身穿礼服衮冕的高大王者,头顶通天冠,巍然中坐,一动不动。

此时,站在乾清宫左侧门边准备出场的李天语小声对罗雪琴道:“为什么掌印大太监也能单独坐一辆车,跟着秦始皇的马车后面?后面明明是应该坐皇后的啊?”

罗雪琴轻笑道:“难道你准备让皇后娘娘捧着玉玺上殿不成?”

才一说完,旁边的指挥就瞪了正在交头接耳的两个宫娥一眼,吓得两人连忙闭嘴。

“左右编钟乐师准备就位!”

两人耳机中同时传来了控制台的声音。

罗雪琴抬眼望了太和殿前平台二层的正版“曾侯乙编钟”。一下挺直了胸膛,宽大的裙袖都掩饰不住丰满的峰峦,带头领着一群女乐师朝高台走了过去。

至于身边的李天语。还要等一下才该她们出场唱主角。

在电视机面前的李天云眼睛最尖,从一瞬而逝的画面中一下扑捉到了一脸端容的罗雪琴,大声叫道:“雪儿姐上场了,快看!”

不过随着她的指尖指处,屏幕上的画面已经转换在了主场的御道上。

心急的小丫头连忙就要去拿茶几上的遥控板,回放给一屋子的家长看。身边的姐姐李天霞打了她的胳膊一下。道:“别乱动,我这里有!你来找一下。”

把手中的苹果笔记本递了过去。让她找找雪儿姐的画面。

转眼李天云就找到了了镜头捕捉到的罗雪琴的画面,只有指头尖大小。还是一个侧面影子,但穿戴在身上的黑色绣金长裙,却是十分华丽。

接过小丫头递过的屏幕看了两眼,何燕妮笑着道:“你眼睛还真厉害,这么远这么模糊都一眼就认出来了。”

罗晋也是按捺不住心头的激动,接过妻子手中的笔记本,认真看了两眼,有些感叹地道:“这么多演员,不知道排练了多久?”

何燕妮笑着道:“至少上个月可是练得昏天黑地,连我都看不到人影。不过能用国宝编钟来演奏音乐,也是没有几个演奏家能有这个待遇的。你看,上面是两组编钟,雪儿演奏的是左边的那组最多的‘曾侯乙编钟’。”

罗晋指着画面上右边一组少了许多的编钟组道:“这又是什么,怎么少了许多?”

做足了功课的何燕妮笑着道:“那是‘晋侯苏种’,亏你名字中还有一个晋字,也不看看雪儿她们带回来的目录。”

几句话功夫,广场中央的马队也停了下来,从第一辆马车上走下一位雄壮高大的君王,一身漆黑的龙袍,黑衣上画着许多团,而套着外面的裳则是刺绣,上有日月星辰,山川龙火的图像,共有十二种。

头顶通天冠,前后各垂下十二串红色的珊瑚珠。

就那么站在御道正中的,缓缓朝台上走去,等走到第三层台阶前,才停了下来,转身面对广场。气度十分凝重,颇有几分千古一帝的祖龙风范。

一声清脆的钟鸣,一位穿着同样黑色长袍的英挺男子,双手端着一个玉盘,盘上放着个一个大大的墨色木盒,小心翼翼地从左边的台阶走了上去。

“大姨,大姨,是陆大哥!打扮得这个样子,还真认不出来了!”

李天云、李天霞两个丫头兴奋地叽叽喳喳道。

杜梅笑着拍了手舞足蹈的李天云屁股一下,骂道:“疯什么,好生看电视,不要挡在中间。”

李天霞咯咯笑着道:“原来秦朝的太监就是这样的打扮?可陆大哥一点儿都不像太监啊!”

杜梅没声好气地道:“你们两个昨天还没有被你陆大哥给收拾够?”

李天霞不服气地道:“雪儿姐她们都叫得,为什么我们就叫不得?

一直不说话的李军脸一板,瞪了两人一眼,两个叽叽喳喳的小丫头马上乖乖回到旁边的椅子上坐好,乖乖看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