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200章 受命于天

第二〇〇章 受命于天

电视画面中,镜头拉近到了平台上。

秦始皇打开“掌印大太监”送上的玉玺,打开盒盖,双手捧出一块金钮玉璧,缓缓高举在胸前。苍碧色的玉玺上好似带着一团若有若无的宝光,在打过来的灯光照耀下,绽放出辉煌浩瀚的光芒。

宝光万丈,贵气逼人。

在玉璧中央,李斯亲笔书写的篆字“受命于天,既寿且昌”清晰可见。

镜头一下定格在那块散发着无穷璀璨炫耀光芒的千古至宝上,电视机前的亿万观众也清晰望见这千古流传的和氏璧,色泽剔透,但中间好似有水纹流转,一层接着一层,仿佛带有无穷的魔力,一望之下,就难以移动开眼睛。

只要不是瞎子,都能感受到那种天生的与众不同,与普通的美玉迥然有异。

没有任何人怀疑它不是“和氏璧”,更有无数人怀疑它更可能是外星人或者是电影作品中的“宇宙魔方”或者“火种源”。

秦始皇将手中的“和氏玉玺”高高举在头顶,广场下的几千人士兵无不匍匐在地,放声长吟道:“受命于天,既寿且昌。”

站在始皇帝咫尺的陆渊,见前面这位有着多年表演经验的演员胳膊好似微微有些发抖,面孔上也满是激动,额头甚至可以看到一颗颗汗珠流了下来。

当下不禁哑然失笑,和氏璧带来的压力,对于普通人来说,可真是“亚历山大”,再好的心理素质,都有些承受不了。

其实,大概只有面前的这位始皇帝和他知晓,在和氏璧的外面,其实已经贴上了一层保护树脂,可以减缓意外造成的损害。

而就是地表上,地毯的厚度也是远远超标的。他们已经试验过很多次,就算失手滚轮下来,也会立刻陷入在地毯中,不会有多少损害。

当然。要是他这个仙人让这和氏璧给打碎了,才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

“老陈,辛苦了!可以放下来了,小心一点儿,将和氏璧装箱。由陆渊送到太和殿御案上!”

台上几位演员的耳边响起了导演的声音。

陆渊跪倒在始皇帝的面前,高高举着手中的玉盘,四个贴身卫士围拢过来,始皇帝才放下举起的和氏璧,用颤抖的手掌将“和氏璧”送入了玉盘上的木盒中。

接下来的送玉玺上殿的画面,尽管不直播,但依然是全程录像。

等陆渊走入太和殿的时候,两岸故宫博物院的两个院长已经在殿中等候,将陆渊盘子中的玉玺小心翼翼地捧了出来,放置在御案上的一个更大的透明有机玻璃盒子中。作为后面展览所用。

就在里外三层的玻璃盒最后放置好的瞬间。

陆渊见大殿中摆设的四十八件不同时代、不同种类的国宝,同时飞出一道紫巍巍的气息,一下钻入到这块苍茫璀璨的镇国之宝中,一闪不见。

这样的景象,当然只有他这个神仙的慧眼能看出,落在其他人眼中,最多就是大殿中的四十八件国宝反光闪烁了一下而已。

心头一愣,稍微一回头,才看见太和殿中的二十四件从台湾挑选出来的国宝摆放的位置暗合周天二十四气之像,隐隐结成一个阵势。

略微一辨认。认出是阴符经所载的奇门阵法之一,可惜光有其型,而无实质,或者说布置这阵法的。几乎没有多少法力。

心头不禁暗笑,“原来是楚河汉界之图,可惜连其中的精髓都不了然,还真是空自用了这场心思。现在和氏璧可算是承接天运,凝聚人心最好的媒介!你对岸两千三百万的小心思,能比得上泱泱大中华十三亿的大一统之心么?就算没有‘和氏璧’出世。你那阵图都是没有多少作用,现在和氏璧在此,当然是万邪退散,比起姜太公还厉害。”

“还想争夺龙脉紫气?门都没有!”

陆渊看了两眼,知道不用自己动手,阵图就已经被和氏璧给压制得没有半点儿作用,就不知道究竟是哪个高人在这里玩这个花样。

将目光扫视在了大殿中几个台湾过来的老专家、老学者盯了几眼,大家都是面色如常,根本没有发现这堪舆玄学阵图的异样。

至于最大的嫌疑人,台北故宫博物院的院长更是一脸欣喜激动,大概也不是他做的。

不过他应该是知情者,要说他这样的学者看不出其中的异样,就是侮辱他的学识。

大概他也是不把这样飘渺虚无的事情放在心上。

陆渊缓缓退出大殿,走到刚才的平台上,站在正在当雕塑的始皇帝的后面,将自己也变成了一个木头人。

一声清罄种鸣,原本灯火通明的平台一下暗淡下来,只剩下左右的二层平台上,从远远的城楼上,打过两道灯光,照到了两组编钟上。

“好戏开场了!接下来的三分钟是罗雪琴的时间,后面的四分十五秒才属于两个舞剑的丫头。”

立刻将目光望向了平台的右侧。

罗雪琴穿着一身犹如蝴蝶般的宽大黑色绣金挑纹长裙,从背部展布到两面宽大的大袖上,现出一只栩栩如生的金色凤凰。

身躯背对广场,弯曲成了一个舞姬常见的预备式姿态,两只洁白如玉的皓腕微微斜举,手腕上两个苍翠欲滴的翡翠手镯在灯光下浮现出一片片朦胧的涟漪,整个人圣洁端庄肃穆,却又充满了一种婀娜多姿的气象。

陆渊知道,剧组替她准备的手镯固然是属于高档货,是价值几十万的白玉,但知晓罗雪琴身家丰厚的范晓燕,居然说动了何太后,让罗雪琴展现出了她那对在京城斗宝会上大出风头的翡翠手镯。

对于罗雪琴自带装备,导演当然是求之不得,既然要惊艳亮相,能戴着一对价值上亿的手镯,绝对也配得上她面前的国宝级的乐器,更能吸引眼球。

大概是为了讨好存心想摆显的何太后,陆渊这次也是用尽了心思。就算是现在罗雪琴手中举着的两根敲钟用的小棒槌,其实也是不折不扣的沉香木所制。

就连范晓燕都笑着说,要是今天绑票三个女孩子,比起打劫国家银行金库都丰厚,尤其是雪儿的首饰,都可以卖出几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