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228章 别吹牛

第二二八章 别吹牛

“不是吧?”

陆渊苦笑着说道:“说得我好像没有支持雪儿一样,或者少了我的支持她就没有法子活下去了。至少,太后大人在雪儿心目中分量也是足足的。”

范晓燕“扑哧”一声笑了起来,道:“你们两个都将太后大人给支回老家去了,还好意思在这里说这话,脸都不红一下。”

陆渊轻轻咳咳了一声,道:“这可不是我的主意,别说得我像挑拨人家母女关系的花花公子一样。你也别再这里瞎担心了,又不是拍摄什么冲击奥斯卡的影片,或者是拿奥斯卡金奖……落选了正好让雪儿回去弥补一下母女关系。”

范晓燕抬眼望了一下窗外,有些感触地道:“雪儿的性格其实跟我差不多,只希望家人在背后默默地看着她,自己一人在前面冲杀厮打。要是有家人在旁边,反而有些不习惯。你倒是说得很对,就算雪儿落选了,你也可以再找机会。”

陆渊笑了起来,道:“你其实应该操心一下格莱美奖的入选名单才是,明天就要公布结果了。”

范晓燕转头道:“我也是有内幕的,雪儿至少入选四项提名,我需要操心么?尤其是这几天雪儿的专辑销量一直保持着,想不得奖都难。”

陆渊摸摸脑袋,道:“怎么国内没有任何这方面的传言呢?只有几个核心论坛有小道消息流传,但知道的人很少。”

范晓燕毫不奇怪地道:“孙老师那边的专业团队,可是能兼职做一点信息收集工作。其实,我觉得你原来的打算才是最合适的。精心挑选一个团队,拍摄一部东方的电影,离开了好莱坞,也一样有些收获。”

陆渊摇头道:“但有在这边学习的机会,总要把握住。至于回去拍片的事情。大概吴老师已经对你说了,我们也该准备一下了。”

这是陆渊第一次跟范晓燕这个经纪人说这事情。范晓燕连忙清理了一下头绪,道:“任何影片,资金和剧组都是绝对不可以缺少的。对我们来说,不缺乏资金,但缺少题材和一位好的导演。”

陆渊对着范总监道:“题材我们几个已经选定了。就是拍摄一部东方的指环王。至于导演,我也有两个人选,你帮我参考一下究竟是谁合适。”

范晓燕沉吟一下,道:“你既然想拍摄这个题材,你难道是准备邀请徐老怪当导演吗?”

陆渊笑吟吟地道:“徐克老先生我们可请不动。所以暂时还没有考虑。我说的两个人选,第一个就是我,等我搞砸了,再确定第二个人选。”

这下范晓燕不接口了。

陆渊说出了他的打算,解释道:“我准备拍摄一集四十多分钟的电视剧,然后再送到徐克老先生那边,请他评价一下。要是觉得可以,我们再继续。要是觉得你我都看不下去,就另请高明。”

说到这里,陆渊灵机一动。道:“要不,你也可以来尝试一下,反正马上就要放假了,演员我们就地取材,让几个丫头来出演。更可以大家都来当一次导演,弄出七八个版本出来。比较一下成果。”

范晓燕一口冷气灌在胸膛中,道:“你当是拍摄网络上的微电影啊?那些做动画的老外不集体罢工才怪!”

陆渊拍怕胸口道:“我们可以简洁一点。同一个虚拟场景,上演不同的几个片段。反正都是同一个故事。就算改编也没有多大差异。何况,我的国画水平还算不错,现在正在学习电脑渲染,多多练习,也是会提高水平的。”

范晓燕见他将拍摄电影当成是菜市场买大白菜一样简单,简直想得太天真了,本想解释几句,但转眼一想,也就有些明白了。

陆渊本来就是一个很单纯的小道士,根本没有接触过电影拍摄,加上比较年轻,当然会将事情往简单的地方想。

还人人当导演?

大概最多是几个年轻人胡闹一场吧!

不过反正他才是大老板,国内的超级土豪,有这样的想法,绝对是正常的。

何况,他们几个年轻人设计的那场惊心动魄的剑舞,大大惊艳了华夏大地一把,自信心有些膨胀,也无足为奇了。

笑了一下,范晓燕道:“你既然一本正经地跟我说这事情,我可要考一下你,你觉得一部好的电影,需要什么因素?”

陆渊想都不想地道:“当然是一个简单的故事,大众都可要看得懂的故事,然后才是一个精彩的故事,绝妙的故事。国内许多影片被人称为烂片,就是连故事都没有讲清楚,活该扑街。”

范晓燕皱起眉头道:“难道你不知道文字转化为图像电影,需要多少工序吗?可不是你有一根魔棒,挥舞一下,就变成一张影碟了。”

陆渊马上拿出一个成功的例子出来,“范姐还记得那个天雷八部的搞笑故事吗?我们只折腾了一个星期,点击率还是很高的,早就过亿了。反正我们只是练习,大家互相把关,自己都看不过去的话,说明我们没有这个能力,也就死心了,到时候请专业人员来做。”

范晓燕正要回答,却见罗雪琴一脸沉重地走了出来,双眼还带着空洞和沮丧,好像受到了最为沉重的打击一样。

范晓燕脸色猛然一变,连忙走了过去,安慰道:“别担心,这么快不会出结果的。”

陆渊慢悠悠走到罗雪琴的面前,左右扫视两眼,突然伸手敲了罗雪琴的额头一下,道:“你还真入戏了?”

罗雪琴一下子收起这幅沮丧的表情,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刚才太过专心了一点儿,情绪一时间没有恢复过来。你怎么看出来的?”

陆渊哈哈笑了两声,道:“你的拿手好戏我怎么看不出来?李天语那笨丫头可是上了无数次当了,你现在只是改成了进阶版本,但原理还是一样的,当然认得出来了。你还没有告诉我们结果,几位主考官的表情怎么样?”

罗雪琴回想一下,道:“每个人都提出了一个要求,都没有什么表情,不过我觉得应该过关了。”

陆渊嗤之以鼻道:“别吹牛,要是几天后人家告诉你出局了,你就等着哭鼻子吧。”

罗雪琴十分自信地道:“那我们可以打个赌。”

陆渊点头道:“赌就赌!正好我们马上要去拉斯维加斯赌城,谁怕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