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229章 初到赌城

第二二九章 初到赌城

拉斯维加斯,世界三大赌城之一。拉斯维加斯大道,也是世界上最繁华的街道,购物的天堂。

其实,抛开拉斯维加斯罪恶之城,赌博之城的名声外,这个耸立在沙漠之中的繁华都市,也是全世界著名的旅游胜地。

作为拥有一个航空集团的凯瑟琳,当然不可能缺乏最现代的交通工具。

只不过为了保持低调,凯瑟琳并没有动用她用来摆排场的座机,而是借用了家族中的一辆稍微老旧的中型波音飞机,载着陆渊和罗雪琴两个土包子去逛赌城。

沙漠中最不缺乏的就是地皮了,拥有小型私人飞机场的凯瑟琳直接降落在自家的后花园,然后开着一辆大黄蜂到市区的纽约大酒店,陪同罗雪琴购物。

女人逛街,去得最多的场所当然是服装区。

尽管无论罗雪琴或者凯瑟琳,都是世界上几家顶级名牌服装的vip客户,拥有自己的私人裁缝和专业设计团队,本来用不着去大街上抢购什么限量版品牌,但依然有逛街买东西的兴趣。

陆渊才逛了一层楼,就径直在旁边的高级休息区坐下来,玩弄才买的一款最新式的掌上游戏机。

继续购买服装的两个女孩,身后都跟着一个贴身助理,根本就不需要他帮忙。

罗雪琴身边当然是范晓燕女士担当客串这个角色,跟在凯瑟琳身边的,则是一个十分帅气,拥有古典美的金发青年,名字也正好叫大卫。站在两个气质容颜绝佳的女孩子身边。也不逊色多少。

反观陆渊就立刻沦落成了路人甲乙,在繁华的大商场中彻底沦落成为背景。

不过才走了一个楼层,十分帅气的阳光大卫,就成了提着大包小包的跟班,频频惹来众人的注目。

陆渊在下面看得直摇头。知道凯瑟琳是存心这么干的,作为女权主义分子,凯瑟琳眼中对人的划分只有两个种类:成功人士和非成功人士。

尽管对任何种族任何类型的男人没有兴趣,但任用一个帅哥来当跟班,绝对是为了彰显排场。大概她的这个跟班,要是去夜场客串一下。收入绝对不低。

陆渊无不恶意地猜想着。

“嗨,兄弟看上去有些面熟啊,你应该会说中国话吧?”

旁边突然凑过一个三十上下的男子,一双略微显得昏沉的目光闪亮出一丝异彩。

陆渊回头瞟了一眼面前这位带着消沉的东方人,随意哼了一声。对方穿着打扮都是名牌,光是这一身西装,就是上万美元。

这样的人物,他其实已经见得够多了,十有八九就是胡锦赌场中招揽赌客的员工。

像陆渊这么一个单身男子,玩着手中限量版本的高档游戏机,十成十就是国内过来的大土豪。

这样的大凯子,怎么可能放过呢?

随着话语过来的。还有一根不错的香烟。

陆渊不由得想起了好像在网络上看到的一个报道,说大陆过来拉斯维加斯赌城的赌客,营业额已经占据了整个赌城收入的一半。

要是整个报告属实的话。那各大赌城放出眼线过来招揽来自国内的顾客,也是无可厚非的,只不过这样的手段太低级了一点吧?

怎么也该是出动美女员工啊!

陆渊摆摆手,手掌比划出了一连串的手语,立刻让过来搭讪的男人一阵头大。尤其面前的这个土包子比划完毕,就露出一种请勿打扰的神态。专心致志地继续玩游戏机。

他也不好继续打扰,这里可是高档商业区。

收回散出去的香烟。就朝另外一边的店铺晃荡过去。不过才走出两步,就被迎面过来的四个保安。给请到了陆渊视线看不见的地方。

陆渊刚收回目光,就见在楼上楼梯边的凯瑟琳对他做出了一个手势,示意她们几个女孩继续购物。

陆渊知道多半是凯瑟琳动用自己商场顶级vip客户的特权,将这个过来搭讪的男子给请出了商场。

在美国这样金钱至上的国家中,凯瑟琳这样的财阀家族享受着太多的特权,就算直接将整个商场给包下来,单独购物,也是一句话的事情。

尤其身为正宗的美国人,凯瑟琳大概十分清楚赌城的无数门道,仅仅是将人赶出去已经是最轻松的处罚了。

直到掌上游戏机快要被他打通关的时候,才见购物三人组回来了。身后还跟着四位靓丽的金发女孩,每个女孩手中都提着两个大大的口袋。

陆渊笑着道:“你们不如直接将商场中所有东西打包带走还更合适一点儿,还用得着在这里耽误时间吗?”

凯瑟琳舒适地坐在了他对面,翘起二郎腿道:“那岂不是没有挑选的乐趣了?我真看不懂你们两个了,一个是存心不想购物,一个是根本不买自己的衣服。难道你们就如同传说中的巨龙一样,喜欢趟在金灿灿的金山上打滚吗?”

陆渊点点头,一本正经地道:“我们东方人有一句话,人生两大乐趣,就是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得手抽筋。比起买衣服,我更喜欢用钞票做成衣服,黄金更好。”

凯瑟琳咯咯笑道:“陆,你准备变成木乃伊吗?”

陆渊望向几乎是两手空空的罗雪琴,诧异地问道:“雪儿,逛了这么久,难道你什么衣服都没买?”

罗雪琴指着范晓燕手中的一个口袋道:“我和范姐各买了件毛大衣和一条围巾。”

陆渊有些苦恼地道:“别用替斯坦福小姐省钱,反正都是她付账。”

凯瑟琳嘴角浮现出一丝笑容,“你们中国人不是有句礼尚往来的成语吗?等到了浦东,我也要求享受这样的待遇,你们无论消费多少,我都是双倍奉还。”

“礼尚往来”四个字,却是用标准的中文说的,看来这半年来,她可是在这边花费了不少功夫,连这个成语都知道。

陆渊双手一摊,道:“压箱子的私房钱都被你拿走了,还弄得我的运通百夫长信用卡超支停用。我还没有找你算账,你还要我请客?到了浦东,你唯一能消费的,大概就只有白开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