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350章 霸气四射

第三五〇章 霸气四射

才开出一小段路,薛丹的电话铃声响起。醉醺醺的女孩看了一眼,就挣扎着用脚踢了一下前面的靠背,用模糊的声音道:“停……先停下,马上掉头…!”

左右望了一眼,薛丹就抓起手边价值五十多万美元的限定版爱马仕柏金包,开始呕吐起来,一股难闻的气味弥漫在车厢中。

吐完过后的薛丹精神好似好了许多,挣扎起身,第一件事情就是将装满了污垢物的铂金包给甩在了路边的绿化带上。

冷风从窗外呼啸而来,薛丹带着几分醉意道:“该死,忘记化妆品全在包里了。”

前面调转过车头的陆渊摇摇头,然后身体一扭,用力在车中扇了两下,一股轻风随手而出,将满车厢的异味全部驱散得无影无踪。最神奇的是,这股微风中还带着一点泥土草木的清香,让薛丹精神一振。

陆渊的手掌朝前轻轻一探,食中二指并列成一个剑诀,就朝薛丹的眉心部位按去。动作十分轻缓温柔,薛丹先微微一愣,接着心头涌起了一种难以言表的满足和甜蜜,昂着头,轻轻闭上眼帘,将额头送了过去。

陆渊指尖送来一股极为玄异清幽气息,犹如一道闪电,将薛丹身上所有的不适全部驱散得无影无踪,除了嘴巴中少许异味外,整个人又恢复了活蹦乱跳的状态。

陆渊收回手指,惊讶道:“看你这杀气腾腾的模样,大概又有什么人倒霉了吧?谁有这么大的本事,一个电话就让你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

薛丹当然知道自己流露在外面的情绪是瞒不过陆渊这位货真价实的仙人,双目射出两道森寒明亮的光芒,俏脸却努力摆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想了一想,才一甩额头散落的碎发,轻声道:“我妹妹有点麻烦了,我同父异母的妹妹!”

最后几个字,好似带着几分嘲讽的腔调。不用解释,陆渊也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情了。薛丹口中的妹妹多半是私生女,毕竟,作为掌上明珠的薛丹可是众所周知的独生女。

薛丹一说了出来。心头好像好多了,带着几分回忆神色道:“我也是三四个月前才知道的,她比我小六岁,去年考进的燕大,目的就是过来折腾我老头子。还装模作样地找我要过一次签名,不折不扣的小太妹!”

陆渊有些乐了起来,道:“你们两姐妹还真像,算是家学渊源。”

薛丹轻颦眉头道:“原来我在你心目中就是这种形象?”

陆渊扳着脸道:“我自从听到你名字的那一天就是这个形象,只不过比较文青一点,本质没有多少改变。”

薛丹心情一下好了许多,挥手道:“我就当你是夸耀我,不跟你计较!”

陆渊一边开车,一边问道:“小太妹现在出什么事情了?被人欺负了还是去飙车了?要我带你去哪里,好让你们骨肉……姐妹相聚?”

薛丹将手机递了过来道:“就是上面的地方。东直门过去一点!”

陆渊笑着道:“你今天这个形象好像不够凶,想英雄救美有点儿不够看哦!”

薛丹熟练地将洒落在肩头的长发给挽成了一个高高的公主髻,然后头一昂,摆出一副素来最常见的额头朝天的架势,“现在够凶了吧?”

陆渊佩服万分道;“你原来是有专业造型的啊?嘴角不要拉下来,最好稍微翘起来一点,带着一丝温柔的笑容,就更有女王范儿了。”

薛丹冲着前面的后视镜照了一下,不禁怒目道:“这不是女杀手造型吗?你就是学李天语一样唯恐天下不乱!”

陆渊加快一点车速,感叹道:“其实我们都想见见你当女杀手的样子。平日见到的全是一副傲娇女王范,都看腻了。”

薛丹犹如风中残荷般地大笑起来,根本没有一点淑女风度。

转眼就来到东直门外,地址上是一家高级会所的场合。光是看里面三四排价值百万的汽车,就知道一般市民是绝对来这里消费不起的。

相形之下,薛丹的座驾悍马就有些不够看了。

大门上也没有任何铭牌,一幢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仿苏式大楼倒是做出了精心的装修,一拉落地窗都是带着很艺术的雕刻,在草坪上壁灯的照耀下。流淌着迷离的光芒。

两扇旧式的大铁门关得严严实实的。陆渊按了两下喇叭,门卫彬彬有礼地走过来道:“本会所不接待非会员,还请先生回去吧!”

薛丹在后座上若无其事地道:“撞门冲进去,顺带里面的玻璃也给撞了!”

陆渊微微迟疑一下,才展颜一笑道;“遵命!”

猛然一轰油门,在门卫惊讶的目光中,车前方的加固防撞杠蓬地一声就将那种老式大铁门给撞开了,其中一扇铁门还歪歪斜斜地倒在地上,再次发出一声巨响。

悍马车此时表现出来了他彪悍的能力,径直加速飞出了三四十米,再次轰上了对面建筑的落地窗,噼里啪啦的一阵巨响。

里面的大厅立刻乱了套,东奔西走的会员、礼仪小姐和侍从,和从门口冲过来的几个保安叫嚷喊话声,乱成了一团。

就在大家愕然望过去的时候,才见那架土的掉渣的悍马中走出了一位风姿绰约的女子,脸上带着一副偌大的墨镜,踩着四周散落的玻璃渣,神色自若地走了出来,对大家道:“抱歉,刹车不好,所有赔偿算我账上!”

门口三四个门卫和四周冲过来的七八位保安,一起朝车上走下来的靓丽女子围了过来,刚才门口的小门童气喘吁吁地对一位三四十岁的精悍中年人道:“王哥,她是故意的!”

啪!

啪!

悍马车中传来两声巨响,跟着就见前车门一下飞出两三米外,撞在一根大理石柱子上,滴溜溜地转了七八个圈子,才碰地一声倒在地上。

光是看这样的力道,就犹如被大象踹了一脚样的,几位孔武有力的保安大汉不禁朝车门望了过去。

从被拆掉的车门边,走下一个呲牙咧嘴的青年,口中埋怨道:“什么狗屁车子,还好意思说剽悍有力。”

见四周如狼似虎地眼神,马上就识相地闭上嘴巴,乖乖不说话,还抬眼朝身边气势十足的女孩小心翼翼地瞟了一眼。

那位霸气十足的女孩昂着半边脸,随手取下脸上的墨镜,对着过来的大堂经理淡淡道:“听说冯小四的场子这几天又有了新花样,我这当姐的过来看看,照顾一下他的生意,难道不欢迎啊!”

脸上带着一团和气的大堂经理一见到面前这张清丽的俏脸,立刻眼睛嘴巴都皱成了一团。几乎在同一瞬间,又以最快的速度舒展开来,点头哈腰地道:“一点小生意,一点小生意,哪里敢惊动薛姐?”

不过心头也迷糊起来,这位姑奶奶几年都没有闹出什么事情来了,早就不在这个圈子中出现了。现在杀气腾腾地过来,就不知道老板哪里得罪她了?

只不过现在庆幸是姑奶奶是直接打破门进来,说明只是过来出出气,还有商讨的余地,要是姑奶奶连脾气都不见,那大家就该考虑进局子喝免费的咖啡了。

姑奶奶只要报警抓赌,这里马上就是哀鸿遍地。

大堂经理当然知道这间会所是干什么的,背后固然也有势力,但势力再硬,也架不住人家身为七长老的爷爷和今上啊!

何况,薛丹头上的几顶闪亮的光环,也远远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京城所有的子弟,这位姑奶奶是凭自己本事打下一片天地的,口碑好着呢。

马上转过头去,对着围过来的保安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收拾东西!”

然后马上又陪出一副笑脸道;“薛姐,请这边请!冯少……冯老板就在贵宾室。”

薛丹大咧咧地道:“贵宾室就不去了,带我去人最多的就是了。”

手掌一翻,弹出一张银行卡道:“所有损失费用我加倍赔偿,再给我提五百万的筹码过来!”

大堂经理哪里敢接?一脸恭维地道:“薛姐过来捧场,可是我们求之不得的事情,要是我现在收了薛姐的卡,转眼就要被扫地出门了。”

薛丹收回手上的银行卡,对陆渊道:“签张六百万的支票给他!”

陆渊二话不说就掏出支票唰唰写好,直接压在了大堂的接待台上。

大堂经理连忙对保安队长递了一个脸色,示意他去叫老板,自家却陪着薛大小姐朝二楼的大厅走去,心头却放松了不少,大小姐分明是故意落下把柄让他们揪住,不会动用什么歪心思对付老板。那剩下的就是找出大小姐发脾气的原委,让她出出气就是了。

二楼的大厅分明是模仿拉斯维加斯的设计,只是更为奢华了一点。屋子中人头攒动,足足有一两百人,只是神色有些慌乱,见两人一进门,更是无数道目光注视过来。

有不少人都认出薛丹究竟是谁,作为国内新生代最出名的钢琴家,再加上手上可是有着破纪录的小金人,还差点刷到了最佳导演的小金人。就算薛丹不怎么出现在公共场所,但每年都有几场表演,也是拥有大批的粉丝。

见女孩散发出无形的气场,身边还有几位会所的高级人员陪同,更知道刚才那几声巨响就是大小姐弄出来,几乎也猜测出来了大小姐是过来砸场子的,哪里会放过这样的好戏?

陆渊这个贴身保镖理所当然被人给忽视了。

跟在薛丹的后面,陆渊注意到了一位和和气气的中年人对薛丹递了一个眼色,朝角落边的牌桌望了一下。

薛丹立刻就朝牌桌那边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