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351章 釜底抽薪

第三五一章 釜底抽薪

陆渊这才知道薛丹为什么会赶过来的根本原因,原来是请了私家侦探,还是最顶级的那种。

这也毫不奇怪,跟踪一下自家的妹妹,也是她这样的子弟做得出来的,至于支付的费用方面,她更是没有任何压力。

牌桌上有一个打着深色眼线,打扮得犹如一个女吸血鬼的女孩子,眼睛内全是血丝,桌子面前还有一小堆筹码,手边的烟缸中满是香烟头。

女吸血鬼本来是专心致志地盯着手中的扑克牌,见薛丹气势汹汹地走了过来,满眼惊恐,手中的扑克一下失手掉落在桌子上,露出一个七点,一个九点,加上牌桌上的三张牌,就是一个字“死”

死得难看的“死“。

发牌的荷官小姐见经理陪着一个十分靓丽,特别有气质的女子过来,不禁呆了一呆,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薛丹径直在女吸血鬼旁边坐了下来,敲敲桌子,懒洋洋地道:“我来坐庄,大家没有意见吧?”

大堂经理已经猜测出薛大小姐过来的原因,抹了一下额头的冷汗道:“没意见,没意见,薛姐的筹码马上送过来”

女吸血鬼腾地一下站起身来,将身前的筹码一推道:“全输光了,小丽,我们走”

薛丹笑着对经理道:“现在少了一个人,不如叫小四过来和我玩几把要是我输光了,也好厚着脸皮借几百万的赌本继续。”

“薛姐说笑了,我这点小身板,哪里能和薛姐相比?薛姐今天兴致这么高,我冯小四一定奉陪到底”

说话的是个三十上下的青年人,看上去文文静静,显得有些阴柔,嘴角带着三分笑容,从后面不卑不亢地道。

既然薛丹选择在赌桌上解决问题,他冯景当然不会有半点畏缩。你薛大小姐出气了出气。砸场子他当然要顶上,输赢都不丢人。

他开赌场固然是见不得光,但薛大小姐飙车兼赌博也同样是犯法的事情,危险性还更大。只要遵守大家的规矩。这个世界谁怕谁

输人不输阵

薛丹转头对旁边的女荷官看了一眼,目光瞟朝正要挤出人群的女吸血鬼,昂头道:“她欠台子上多少?”

女荷官为难地望了老板一下,得到肯定的目光后才回答道:“一百八十五万”

薛丹接过一位礼仪小姐递过来的筹码盒,倒出一半堆在桌上。冷冰冰地道;“现在两清了发牌”

随即一眼瞪向准备开溜的两个小太妹,女吸血鬼立刻就定住脚步,站着不走了。

形势一下明朗了,薛大小姐只是过来替女孩出头而已,并非是故意跟冯小四过意不去。冯景哪里还有什么惧怕,赌桌上见真章,

不过薛大小姐的赌技和运气简直是稀烂,转眼间两百多万的筹码就输得干干净净。

薛大小姐眼皮子都不眨一下,看看天色道:“时候不早了,再来一把无论输赢。我都走人”

拿出手机,在上面显现出一个数字,摆放在台面上,一脸自信地道:“这是我开曼群岛银行账户上的一千三百一十七万美元,输了马上转账,赢了给你十天凑钱,赌还是不赌?”

冯景呼吸一下急促起来,薛丹能拿出这笔钱一点都不奇怪,应该是她的影片分红的一部分。

最重要的是,薛丹可是信誉良好。飙车时就说一不二,输了好几辆跑车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

他可以肯定,就算是薛丹真的输了,也不可能动用其他手段阴回来。而是马上转账。就算是这点钱,自己咬牙也能拿出来,不就是会所的一年收入吗?

再说了,薛丹刚才表现出来的一切,都是十足的菜鸟。她输了也没多大的影响,自己输了也不是伤筋动骨。

要是不赌的话。自己永远不要想在这个圈子中抬头做人了。

“薛姐准备春节救济一下我这个穷人,我当然奉陪到底”

冯景脸上露出一个诚恳地笑容道。

一副崭新的扑克装进了自动洗牌机,荷官将扑克在牌桌上拉成了一个赏心悦目的半月形,然后用叉板将扑克送到了两人的面前。其他看热闹的围了里三层外三层,整个赌场鸦雀无声。

冯景在这样的场合当然不可能采取什么作弊手段,只是不由自主地盯了薛丹身边的年轻保镖一眼。听外面的几个练家子的描述,眼前这人绝对是部队的精英,一个打几十个的那种超级高手。

薛丹从头到尾都没有给陆渊任何脸色,不过却十分放心,知道陆渊在最后这一把中,绝对会保证她有赢无输。

转眼四张扑克都摆放在了两人的面前,并没有出现电影中同花顺大战三条四条的夸张局面,而是彼此都是一手烂牌,既没有对子,也没有顺子。

大概只要出现一张黑桃帽就能决定输赢。

第五张牌扑在了薛丹的面前,薛丹一如既往地直接伸手翻开,摆在桌子上,五张牌最大的就是一个“红桃九”。

冯景占据赢面的几率太大了。

不过冯景并没有翻开那张大家都想知道的牌面,只是拿在手中看了一眼,就继续扑在了桌面上,唉声叹气地道:“薛姐,你让不让我们穷人过年啊?这一年就白忙碌了。”

薛丹猛然站起身来,一把掀起他手中的那张扑克牌,嘴角浮出一丝浅笑,“别在我面前玩深沉,天下不只你一个人输得起”

牌面上是一张梅花九,但此时上面的符号,正以一种迅捷奇异的速度,变成了一张黑桃九。

那种奇异的变化场面,让在场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几乎在大家没有回过神的时候,牌面就固定下来。

薛丹眉目一下扬了起来,鼻子中冷哼一声,拿起手机,就站起身来,若无其事地道:“你输的那点钱,我就不要你的了,你自己给大家一个说法吧”

冯景脸色苍白地坐在椅子上,他刚才已经给出了指使,不要拿出这种最新科技的扑克出来。这玩意儿对付一下那些凯子倒是没有任何问题,对付薛丹就是天大的麻烦。

现在人赃俱获,没有任何人敢出面保他。

薛丹更不用自己出手,自然有无数人过来找他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