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364章 被偷袭

第三六四章 被偷袭

领导人在会面中只是跟何燕妮寒暄了几句无关紧要的事情,但听口气陆渊和罗雪琴两个孩子影响好得不得了,对于韩绛提议她来充当集团这边的账房先生没有任何意见,还跟她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说只是继续撒钱的本职工作。

何燕妮甚至没有提及出席明年阅兵典礼的邀请函,原来还一直有些在意,认为她这个基金会的执行人出席那样的重大场合,格调还真差了一点,倒是丫头是有资格的,光是上缴国宝就足以让他们两个名列其中了。

何况,丫头在影视界的成就有目共睹,尤其是音乐上是一枝独秀,光是这个身份都能出席其中,并且在晚上的大型文艺汇演中担任压轴台柱。

但现在不同了,作为一项重点工程的主要负责人,无论如何算,都在金水桥畔的嘉宾席有座位了。

要是明年两个孩子能将婚事定下来就更好了。

说起来也是有些古怪,从最开始一见陆渊,就有些提防厌恶。因为他们彼此间那种亲密无间可是让她这个当妈的妒忌了好久。后来知道两个孩子的爷爷在海外留下了巨额财富,提防的心思也就算稍微淡了一点。

毕竟,要是招惹丫头不高兴,那就是得不偿失了。他们都一起生活了二十年,在丫头遭遇毁容和失语的情况下,对她体贴入微,让丫头当成是自己的亲人,就知道死心眼的丫头只会喜欢他一个人,任何人都无法取代这小子的位置。

后来还担心一夜暴富的年轻人会迷失在花花世界,结果让自己大感意外的是,看上去很摆谱很奢华的两个孩子真是装装样子,还按照自己的喜好拍摄起电影来了。原本人人认定亏本的大制作真正变成了打破世界纪录的经典,才知道他们在电影上花费投入了无数心血。

可惜要是只有两个孩子就好了,偏生中间多了一个爽朗古怪的李家姑娘。三个人在感情上的糊涂账,她们不说,自己也清楚得很。

嗨,要是旧社会这个问题十分容易解决,现在新时代只好大家在那里拖时间,比耐心了。不就是那点事情吗?

就在何燕妮头大的时候,同样头大的陆渊驾驶着空荡荡的湾流三百,化为一道利箭飞上了蔚蓝的天空。

看到范晓燕从维也纳传真过来的数据,心头不禁苦笑连连。

在巴黎举行的巡回演唱,注定是泡汤了。华纳公司可是要大大蚀本一次了。因为下个月他们就准备华丽退场了。

要是按照某个人不负责的构思,他们飞往纽约的私家飞机,将在自由女神头像的上空爆炸,化为一个巨大的火球,宣告飞机上的几位美女乘客和醉驾的某飞行员全部尸骨无存,葬身大西洋中。

只不过这个场面太过血腥,更会让人联想到世纪初的恐怖袭击,所以在几个姑娘的投票中三比一失败。

当然,对于薛丹设计出来的另外一个人间蒸发的剧本,则是大家去澳大利亚珊瑚礁潜水,潜艇失事也给否决了。

当然,对于周紫欣的悬疑派失踪,就那么毫无征兆的从人间蒸发,也让人觉得太难以理解了。

最后,在几个姑娘商量了多次之后,最后采取的方案则是绝望中带着一点希望。她们的飞机偏离航线,在太平洋失踪。

套用李天语的话来说,就是为了替“重新出山”打下伏笔,也是美剧最常用的手法。

既然基本的格调定下来了,那几个女孩子都得安置一下家人,照顾一下他们的情绪。

提前通知他们是万万不可行的,只能在出事后再找个时间出现一下。

这么烦恼的事情,对于周紫欣来说,则是毫无压力。她家的老爷子可是认为发生什么意外在她的身上,都是有原因的。

最为麻烦不是薛丹,而是罗雪琴。

何太后已经失去过孩子一次,现在再次发生事故,万一承受不起这样的打击,可就是遗憾了。

所以,商量了多次之后,几个女孩子只好决定见机行事,要是发现什么异样,马上跳出来阻挡。

躲在棺材中看大家出席自己的葬礼偷着乐的计划,还真够几个循规蹈矩的姑娘感到刺激。

相对刺激而言,签订了几个卖身合同的罗雪琴也有一点小麻烦。

华纳公司的合同签订得比较死,就算罗雪琴违约都没有多少罚金,因为当时罗雪琴本身拿得就少,摆出一副只是为了出名才签订的架势。

最大的麻烦来自华伦天奴的代言广告。

本来这种天灾人祸在合同中也是有相应条款的,飞机意外失踪,则是当年的酬金没有了,还要稍微补偿一点公司的损失。

至于环太平洋航空这边,本来就是虚假广告,双方都不怎么上心,都是闹着玩。凯瑟琳绝对不好意思去找何太后谈论合同的事情。毕竟,身为最大股东的罗雪琴,股票全部都是交给老娘保管了,现在已经成为了韩绛筹码中的一部分。

等陆渊赶到维也纳的时候,发现姑娘们下榻的套房中,只有李天语和周紫欣正在专心一意地下着国际象棋,根本没有发现他进门。

尤其现在是夏天,两个女孩子都穿着十分清凉,一个穿着一件吊带裙,另外一个则是一件宽松的T恤,四条粉腿几乎是全部展现在陆渊的面前。

对于这样的眼福,陆渊已经是习以为常。

经常乘坐游艇出去的时候,三个女孩子都是比基尼打扮,在她面前晃来晃去。现在的装束,已经是十分保守了。

听到房门关上,周紫欣才抬起头来道:“你来晚了一点,她们都出去游览去了。要是早几分钟过来,你还能跟着一起去。”

陆渊奇怪地问道:“怎么你们不去,你不是最喜欢吗?音乐之都哦!”

李天语对着周紫欣呶了呶嘴道:“我今天负责照看伤员!”

陆渊仔细朝周紫欣打量了几下,才发现她嘴唇上破了一个小口子,用口红掩饰住,几乎根本发现不了。

听李天语一说,周紫欣的俏脸一下通红起来,使劲瞪了李天语一下,慌忙垂下头来不说话。

见两个女孩子这么古怪的表情,陆渊叹息一口气道:“你们不会是准备躲在这里玩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吧?”

李天语一脸坏笑地道:“周美女被老外偷亲了一口,就这样人生的初吻不见了。现在正生气着呢,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出去逛大街?”

陆渊越发奇怪了,问道:“不可能吧,要是有男人靠近你们,早被两位心狠手辣的姑奶奶给打成太监了。”

李天语大笑道:“谁说是男孩子偷吻的?人家周美女可是被一个十四五岁的小萝莉给强亲了,开始还以为是礼节,结果人家小萝莉直接对她来了一个法国式的湿吻。等周大小姐发现不对的时候,慌忙用手推开,结果被那个很漂亮的小萝莉给咬了一口!”

陆渊知道几位姑娘十分注意这方面的问题,对国外的男性几乎就是摆出一副生人勿近的表情,就算是对那些比较热情的女粉丝,也会留心,生怕被一些女色狼给占了便宜。

不过对于小萝莉,大概是没有多少防备。

陆渊大为羡慕地道:“为什么就没有外国小萝莉来非礼我呢?”

李天语拿起一个铜雕的国际象棋丢了过来,骂道:“你那猪头模样,哪里会吸引小萝莉。只有我们周大美女有这个本事,那个小萝莉还专门穿着一件印着周美女头像的T恤过来的,结果十分熟练地偷袭成功。”

周紫欣轻轻踹了李天语的小腿一下,不悦地道:“叫你不要说的,结果你这个大嘴巴四处宣扬……真是瞎眼了才相信你。”

陆渊跟着笑了起来道:“她可是鼎鼎大名的李大嘴,难道你没有听说江湖传言吗?”

李天语却继续取笑:“你嘴唇上的伤势瞒得了一时,瞒不过一世。趁现在大部队还没有回来,让我们的陆大神棍吹口仙气,将你嘴伤治好。不然,等下那些喜欢八卦的小妖精们回来了,绝对会认出你嘴上的伤是哪里来的。”

周紫欣有些意动地看了陆渊一眼,突然大为害羞,不自觉地走了一招臭棋。李天语眼疾手快地吃掉她的一个象,更摆出狼外婆的样子道:“害什么羞,又不是亲在你嘴上,只是吹口气罢了!”

周紫欣闭上眼睛,昂着脑袋,脸蛋对着陆渊仰抬起来。也不说话,不过一双雪白的粉腿可以看见轻微的颤抖。

陆渊见李天语掏出手机准备留下证据,哪里让她奸计得逞?伸出手指在周紫欣的嘴唇上轻轻一抹,一丝白光微微一闪,不大的伤口就立刻愈合在了一起。

李天语非常不满,大声道:“混蛋,我说要嘴对嘴的吹口气才能治好的!”

周紫欣觉察到嘴唇上的变化,猛然睁开眼睛,使劲锤了李天语两下,恨恨道:“死丫头,我看你是春心动了!咦,你的表情太奇怪了,果然是春心动了!”

周紫欣猛然双手一楼,就将李天语给扯过来,一口印在她的嘴唇上,恨恨地来了一记法国湿吻。

被非礼的李天语口齿不清地道:“死丫头,你亲错人了!”

满脸羞红的周紫欣大声道:“亲错了又怎么样?”

不等说完,就一溜烟跑到里屋,将房门关得死死的,不好意思出来了。

陆渊看到如此香烟的刺激,倒是下巴掉地,差点儿怀疑两个女孩子互相交换了灵魂元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