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败家仙人

第365章 大结局

第三六五章 大结局

外面刚刚下过一场小雨,位于南太平洋之滨的悉尼,天气一下凉爽了许多。

位于奥利匹克中心体育场的人们依然是热火朝天,不时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和呐喊声,以此来宣泄心头的激动兴奋。

其实,兴奋的不仅仅是体育中心的几万余名观众,还有近十亿的观众守候在电视机前,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观看着这场异彩纷呈的演唱会。

作为天籁女神的第七场世界巡演,这次名为《海天之歌》演唱会动用了最大规模的全息投影设备,将浩瀚无际的太平洋投射在了偌大的运动场地上,让在座的众多观众粉丝涌起了置身孤岛的微妙感觉。

最为神奇的是,这片蔚蓝色的大海,足足有三四层楼那么高,将体育中心上下三层的座位,分隔成了两个迥然不同的世界。

坐在下层的观众,看到的是一个十分精彩的海底世界,珊瑚丛生,海带飘逸,各种游鱼往来其间。

伴随着音乐的旋律,组合成各种各样的图案。

而在上层的人们,看到的不仅仅是依稀可见的海底世界,还有高悬夜空的万点繁星。银月如钩,斜挂在几十米的高空。

演出已经开始半个小时,主角却一直没有露面。

或者确切的说,罗雪琴从头到尾都没有正式在观众面前亮相。出现在体育中心的,则是一个巨大的投影,犹如两层楼高下的巨大身影,真正犹如一位海洋中钻出来的巨大海之精灵,在一望无际的大海上轻歌曼舞。

如此炫酷的造型,比起首场演出更为宏大璀璨,将偌大的足球场,变成了一个变幻万千的海天世界。

尽管受限全息投影技术,比起全息影院的效果来说,有些粗糙简陋,人影依然呈现出半透明的模样,至少少了普通投影的蓝色光影,看上去不是那么鬼气冲天。

演唱会上灯光渐渐黯淡起来,蔚蓝的大海掀起了惊天巨浪,那种山崩海啸的浩瀚感觉,充盈了在场所有人的内心。

半透明的海底,鱼群四处逃散,一队犹如小山的鲸鱼列队而出。

会场上急促的钢琴声越发急促雄壮,好似在颂扬大海的力量。乘风破浪的巨大蓝鲸群中,一只最大的蓝鲸月中而出,从海洋中急窜而出,飞起十余米高下,然后重重跌打在海面上。炫酷的音响效果,更是惹来了震撼全场的喝彩。

钢琴曲也是越发大气磅礴。

沉入水底的巨大蓝鲸再次从海面上冒出头的时候,众人才赫然发现。在鲸鱼背上,多了一架渺小的几乎看不见的钢琴,钢琴的旁边,坐着一个穿着蓝色长裙的女孩,正全神贯注地舞动着十指,上下翻飞。

带着几分傲气的清丽面庞,则是神采飞扬,用心灵在演奏着这曲气势十足的“海之赞歌”。

场地中出现了四个大屏幕,呈现出女孩专心演奏的姿态……

在场的所有观众和电视机前的人们,都认出女孩就是天籁女神的同学兼好友薛丹,在乐器演奏上,并不逊色罗雪琴多少,同样是天才横溢的音乐家。

大屏幕上现出了“海之赞歌”的曲名,作曲者也是大家熟悉的一个化名:庄梦。

往往在这名字出现的时候,就表示是两位美女组合共同谱写的,才采用了化名的方式。

场中的观众这个时候也发现了骑乘在蓝鲸头顶演奏钢琴的一人一琴,并非是投影,而是真人真物。

只不过是用钢丝悬挂在空中的一块透明玻璃板,模拟出骑鲸而行的态势。

随着钢琴曲的激昂飞扬,几十米高的滔天巨浪一浪接一浪的涌了过来,就算是海中的王者霸主,世界上最大的生物蓝鲸也无法抗衡这样的力量。不得不开始远离。

眼见洪水就将淹没一切,突然在天空中传来了几声叮咚轻响。

声音十分轻柔,在山崩海啸的巨大波涛声中几乎淡然不可觉察,只是若有若无。

但就这两声轻响,天空中一下悬挂的皎洁银月,突然银光大盛,从一个平面的月牙儿,变成了一个灿烂明亮的立体。

在月牙上面,也出现了一个穿着银色衣裙的女孩。

几乎在同一瞬间,大屏幕上也切换到了月牙上面。好似坐在一棵残缺不全的桂花树下的广寒娇娥。手坲一张古色古香的七弦琴,发青轻微飘渺的琴声,和下面大气恢弘的钢琴相呼应。

随着古琴声起,翻腾不休的大海上泛起了一层雪白的月光,风浪好似平息不少,下面的钢琴也为之呼应,渐渐变得悠长浑厚。

罗晋坐在嘉宾席上,陪同着一位鬓发有些斑白的老人一起,倾听混杂在钢琴声中的古琴旋律。

女儿在音乐上有极高的造诣,他这个当爹的当然也学着爱屋及乌,去了解一下琴谱什么的,花了不少力气,也没有多少长进,就干脆随他去了。

想想也好笑,夫人为了这事情可是专门上了半个学期的专业培训,还再三要求自己也去学。不能为身家比自己更丰厚,情感更自立自强的小丫头提供物质方面的帮助,当然只好了解一下姑娘的喜好了,其实也是为了讨她欢心。

何燕妮光是手机中就储藏了不少女儿的专辑,至于家中则是更多。不过丫头的琴技已经高明到了就算不懂音乐的人,也能轻而易举听出她要表达的情感。至于其中微妙细微之处需要专业训练,但大体把握却没有任何问题。

经常看女儿练琴的缘故,罗晋从屏幕画面上,能清晰无误地观察到女儿今天的神情有些亢奋,不时加上一点夸张的小动作。

弹到激昂处,双手幻化出片片残影,一瞬间弹奏出三四道叮咚悦耳的声音,汇合成一片繁复的旋律,来表现海天变幻的景色。

他在家中听到过两个女孩子排练过这首新曲,但根本没有想到在演唱会上会呈现出如此震撼恢弘的场面,都听得有些新潮澎湃。

眼角余光过处,见身边的老人也是沉浸在音乐的海洋中不能自拔。

尽管这老人看上去普普通通,他可是台湾轻工业上说一不二当家人。他打个喷嚏,台湾的股市都会随同震荡。

本来以他的身份,还不够资格结交这样的商业帝国的霸主级人物。不过在知道女儿真正掌握着多少财富之后,整个人就被“彻底打击倒了”,辞去了大部分职务,当起甩手掌柜,开始享受生活了。

反正女儿价值一亿七千英镑的游艇被弄来养鱼,价格还是他亲自去造船厂打听到的,不如让他来当船长,实现童年时环游世界的梦想。

在将游艇又一次开回台湾老家的时候,遇到身边的大佬,突然跑过来作客。他不知道人家的真正用意是什么,也不想头疼,就认认真真地当起主人,载着客人一道从海路到了澳大利亚。

在船上几天时间,他决口不问人家上船干什么。反正老人再厉害,单枪匹马闯天下,最后创造了一个商业帝国,身家几百亿。但现在这个对他来说可望不可及的数字没有任何意义了,不就是一串数字吗。

就算某天丫头告诉他,自己的账户上又多了几个零,他也不会觉得有任何意外。不过经过这些天的琢磨,他也举得女儿在商业上其实没有一点天赋,女儿基本就不关心,在暗中打理一切的,就是和丫头一起长大的年轻人。

尽管不知道他们这个隐龙财团或者是潜龙财团,是如何挑选继承人的,但绝对不是家族企业,而是如同一些武侠小说中描写的那样,在全世界寻找天资聪慧的幼儿,然后以种种方法进行培养,大概要经过重重考验才能脱颖而出,成为正式的继承人。

这个财团真有几分世外高人的飘逸,在几个孩子长大的地方,显得比较清贫,就连掌握了富可敌国财富的老人,也是过着陋巷箪瓢的简单生活。说起来,还真是和国外流传的那样,顶级的富豪喝的是苏打水,吃的是黄油面包。

尽管几个孩子从来没有学习过经商,但却有任何成功者的要素。理智、冷静、才华横溢,认真踏实,低调。亿万富翁拥有几辆豪车游艇理所当然,但千亿富翁也只有几辆车,几处住所,就是低调得过分了。

哗……

一声连绵不绝的翻响颤音,几乎同时响起,汇聚成了一股悠长悦耳的长音,萦绕天际。在屏幕上可以看到,两个演奏者恰到好处地使用了“滑”键的手法,让手指同时拉过琴弦和琴键,丝丝入扣,已经达到了心有灵犀的地步。

一道彩虹从月牙上直辖下来,在眨眼间汇聚成一道银光闪闪的虚空悬浮的光梯。

罗雪琴站起身来,从发梢后移过一个耳麦到口边,然后轻移莲步,冉冉从空中走了下来。脚尖一接触到银光汇聚成的光梯时,梯子立刻实质化,成为了一块白玉板。

就那么冉冉从天下走了下来,动作看似不快,但却十分神速,转眼就从虹桥上走了下来。

罗晋瞪大了眼睛,努力想从罗雪琴身上找出保险丝什么的,但目光扫视过七八个画面,都没有看到类似的玩意。

绝对是没有使用任何安全措施!

罗晋猛然在手掌上打了一拳,表示心头的不满。他又不是对最近技术的保险绳索不了解,电影公司还有人专门给他科普了这方面的知识,他当然能分辨得出来。

不过倒是对那突然出现的天梯更为了解一些,貌似悬空互相不相连的楼梯,其实应该是一个狭长的有机玻璃长梯,看到的台阶,其实只是光影效果做出来的。要是放在阳光下就原形毕露。

在他们拍摄地电影的时候,还专门用这种玻璃搭建了几座精美的宫殿。现在已经改成旅游景点,只是还没有对外开放。

在聚光灯下,一个半月形的孤岛,从海面冉冉升起,上面出现了一个百人的乐团。中国民族乐团和中国爱乐乐团以庞大的阵容,正式亮相。

绚丽多彩的海天一色奇景渐渐逝去,演唱会恢复了最朴实无华的风格。音乐声转为雄壮辽远,巍巍犹如山岳。这是根据古乐《高山流水》改编的歌曲《山水谣》。

罗雪琴用一种带着黄梅调唱腔的清丽歌声,演唱华夏大地上流传了几千年的古老故事。

罗晋身边的老人突然小声道:“你这姑娘真的很了不起,真的了不起。我从来没有想到有人有这么好的嗓子,能演唱不同风格的歌曲!”

原来的事故已经得到弥补,萦绕心头多年的疙瘩没有了。再加女儿对这事情也并不多么放心头,还经常拿这自嘲,还给自己取了一个小哑巴的网名,他当然也不时开开玩笑。

罗晋望着**四射,全身上下散发着绚丽光彩的女儿,用力地点点头,笑呵呵地开了一个小玩笑:“憋了二十年没有说话,当然保养得好了!”

几场世界巡回演出,发挥得最好的大概就是今天这场《海天之歌》了。在女儿的氛围影响下,伴奏的乐团也是神采飞扬,好似进入了某种奇异的状态,将乐曲声和歌声完美地融合在一起了。

记得国内曾经有人吐槽,说民族乐团和爱乐乐团都快成为了罗雪琴的私人团队,在短短三年,资产几乎翻了十来倍,在国际上也取得十分良好的声誉。

尤其是爱乐乐团,大有将世界三大乐团变成四大乐团的态势。要是不出意外,三五年之内就会挤进世界影响最深远的乐团三甲之列。

演唱会在一心一意冲刺世界顶级乐团的队伍伴奏下,罗雪琴的歌声越发空灵清越,飘渺无际,发挥居然比起刚才绚丽的布景下更胜三分。在场的众多观众,都微微闭起了双目,仅用耳朵去全心全意地捕捉那道浸入心肺的声线。

几万人的体育中心,没有了刚才的喧哗喝彩,甚至连掌声都听不到半点。大家都不想发出任何一点杂音,影响占据整个空间的美妙天籁……

此时此刻,罗雪琴全身上下洋溢起一股圣洁飘渺的仙灵之气,好像她不在是属于这个世界,属于这个会场,美艳得不可方物。

无论是电视机前的观众,还是会场的参与者,内心都是纠结成一团乱麻。要是注视罗雪琴的美貌,就会忽视了她清越的声音;倘若闭上眼睛,但上下眼皮却根本合不上,使劲地盯着屏幕,一眨不眨。

大伙可是从来都没有体验过这样“视听不能两全”的怪异感觉,更生生体悟到“恨不得多生两只眼睛”这话可是有现实依据的。

没有伴舞,没有多余的表演动作。罗雪琴就是那么站在舞台上,用发自心灵的声音,去感动整个世界。

渐渐人们纷纷忘记了她的绝世容颜,不再纠结,而是认真聆听那动人的声音。犹如来自九天之上的空灵歌声,不是任何数码科技或者录音录像可以记录,留在上面的,仅仅是一个影子,神韵则是存在哪些不可数字化的某个地方。

甚至可以说,亲耳聆听了这次演唱会的,都发现现场版比起任何录像版都要高明十倍,不是数字化的那种冷冰冰的音乐可以比拟的。

最后曲终人散的时候,出现了十分古怪的一幕。

当乐队成员放下自己手中的乐器,指挥家放下手中的指挥棒,却发现全场依然安静得没有半点声音。当摄影师的镜头扫过观众的坐席时,发现大部分人都犹如被催眠了一般,安详地靠在座椅上,继续保持聆听的姿态。

对于这样神奇的现象,表演者们相视一笑,并没有学往日一般起立谢幕。而是径直赶走了最后想上台唠叨两句的报幕员,然后不声不响收拾乐器,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舞台。

两个乐团的大部分成员都是音乐学院的老师和同学,最了解罗雪琴的情况。今天她的表现,可是真正达到了传说中的返璞归真,大巧不工的大宗师境界。

他们作为距离最近的伴奏者,感触最为深刻,知道若非心头的**支持着他们演奏手中的乐器的话,他们也会忍不住停息下来,静静地聆听那美妙无边的歌声。

“哇!已经过了三分钟了,整个演奏现场还是安静一片,没有几个人起身,好像依然在回味那神奇的歌声。看来,雪儿小姐今天的表现,已经超越了任何歌手,真正成为了大海上拥有动人歌喉的美人鱼!”

电视剧面前的观众却不得不忍受解说员的刮噪,用力地按下了关闭声音的按钮。

这神奇的一幕,被后世冠于了一个特殊的词汇——“美人鱼之歌“。指演唱者能让所有观众沉浸到音乐的世界中,忘乎所以。

为此,音乐界还专门在悉尼设置了一个专门的奖项——美人鱼奖。四年颁发一次,奖给那些拥有神奇歌喉的歌唱家。

由于罗雪琴和乐团等人今天超水平的发挥,大家离开演唱会场地的时候,连本来应该过来采访的记者都全给忘记了。大部分靠在后台的墙壁上或者坐在板凳上,也是一副如痴如醉的样子。

创造了又一个奇迹的乐团,当然是加快步伐,以最快的速度赶回了酒店,心头的得意可是不用提了。知道等明天爆发出来,可是足以轰动全球的新闻。

罗晋并没有一同住酒店,而是和老人回到了停放在悉尼歌剧院旁边的豪华游艇上。心头却莫名其妙地涌起了一种淡淡的不安,或者说有些点难以理解。

但却终于明白了夫人对女儿的评价,认为她是贬谪凡尘的仙女或者是大海中的人鱼公主,原来还当是一个笑话,现在却深深地大有体悟。如此美好的事物,必定难以长存人间。

带着这样的担心,第二天一大早直接睡过头了,连送女儿去夏威夷度假的飞机都给错过了。

只不过真正的不安是来自演唱会的第三天。

原本早应该抵达夏威夷的私家飞机,在当日下午就失去了任何联系。跟着从海上传来了另外一个震撼人心的消息,附带着几个视频。

大约有四条远洋船都在距离夏威夷东南三千海里的地方,发现了一架拖着滚滚浓烟,消失在天际的中型客机。

然后几个视频彼此一对比,都确认那架失去任何联系的飞机就是薛丹才买不久的波音私家飞机,当时的驾驶员则是薛丹和陆渊。

四艘远洋船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飞机疑似出事的航线,却没有发现什么蛛丝马迹。好像飞机并没有坠落大海一般,就那么凭空消失了。

就在天籁女神罗雪琴连带她的奥斯卡小金人队伍集体飞机失事的时候,全球各大媒体,各大报纸都用头版头条刊登了这个消息。庆幸的是,因为没有发现任何踪迹,才没有使用黑色版面。

知道消息的何燕妮马上乘坐女儿留在燕京的朱雀号,第一时间赶去了夏威夷,动用手中可以动用的一切力量,组织寻找营救工作。在短短的几个小时时间,租借收购了十多艘船只,迅速赶去失事地点。

尽管她手上可以动用的资金只是罗雪琴让她保存的几个账户存款,但接近七八亿英镑的数字,足以让她毫不吝啬的任性一次。几乎夏威夷附近能够出海的船只,都被她给包下了,更是给出了普通船员一千美元一天的高新报酬,将大大小小的船只和海员全部集体拖到了出事地点。

自己也亲自坐镇最快的一艘中型科研船上,参与营救搜寻。

当天晚上,更接到了国内一个电话,告诉她几只访美的中国军舰也以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参与营救。

随后,许多热心的粉丝也赶过来,一起在接近方圆两千海里的偌大海面展开搜寻。

时间转眼过去三天,就在崩溃边缘的何燕妮见到了刚过来的几个孩子的家长,陪同过来的还有韩绛。

在找了一个没有外人在场的机会,韩绛小声告诉她。这次飞机失事并非是意外,而是早有预谋的,是潜龙组织的一贯手法,目的就是假死遁世,隐身暗处,继续远古的传承。

就在何燕妮将信将疑的时候,韩绛更说出了整件事情几个不合理的地方,就是拍摄视频的几艘船都集体失踪了,连影子都找不到。第二个事情就是他们上飞机的时候,居然是将所有机组人员给撵走了的。

并且暗示这中间牵扯到七大财阀的斗争。

稍微恢复了一点理智的何燕妮才定下神来,从头到尾考虑最先出现的视频和飞机失事的缘故。

越是追查,发现其中疑点越多。

尽管四艘突然冒出来,然后又集体失踪的远洋船,被韩绛动用海外的力量,重新找了四艘相似的船只来冒充。

一方面却宣告继续寻找。

几乎在一夜之间,何燕妮就有些疑神疑鬼起来,以最大的恶意看待韩氏集团。因为按照谁受益谁得利,谁就有最大嫌疑的观点来考虑。

韩绛就是排在第一个位置的,其次则是环太平航空公司,第三则是几个孩子背后的强大势力。

仔细一想,就算韩绛害死了同根同源的合作伙伴,那绝对要遭受十分猛烈的报复。何况,女儿最后交付的天文数字的各种股票,债券、不动产,都是以一个个公司的名义加入的,就算女儿死了,那笔钱也不会落在韩绛的头上。

再者,韩绛绝对犯不着连薛丹也给捎带进去了,这是撕破脸皮的节奏,尤其韩家准备大肆发展的时候,和国内任何庞大势力对着干,都不符合韩家的利益。

同样道理,和自己女儿对着干,尤其所有资金都没有转账出去的时候,绝对是节外生枝的不智行为。

搜寻持续了半年之久,何燕妮更是开出了千万美元收购女儿消息的悬赏,骗子来了无数个,却没有一个真正有用的消息。

罗雪琴账户上的资金,犹如流水一般的花了出去。但在第七个月的时候,何燕妮突然发现账户上用掉的三亿多美金,突然间又恢复了女儿失踪前的那个数字,一分不多,一分不少。付款方式都是内部账号连接,她无法追查下去。

在花费了巨额资金撬开一个瑞士银行高管的嘴巴之后,高管才说出了资金的来源和最开始一样,都是来自同一个账户。

何燕妮一下松了一口气,因为这些钱的具体数目,只有女儿知道,也只有她有权限进行转账。其他人就算想冒充一下,都无法得到最开始账户的信息。

任何人都不可能拿出这么多钱开玩笑,尤其她还想起了女儿在开演唱会之前,突然将那些账户的正本交在她手中,并且开玩笑说要是她再次失踪了,这笔钱应该够两位老人家养老了。

怀着一线希望的何燕妮才离开了折腾了六七个月的夏威夷,等回到国内的时候,已经又到了春节。

害怕睹物伤情,何燕妮和丈夫一起回到了闽州居住了十多年的老房子,根本没有过年的心思。到年三十这天,才勉强起身,去街头买点简单的年货。

走到街头的时候,见广场上有两个残疾女孩子在卖唱,年纪都是十七八岁,打扮得很朴素。一个坐在轮椅上,一个拿着一根盲棍。

唱的正是女儿那首流传度最广的电影主题曲《人间有情》。

瘫痪在轮椅上的女孩声音十分难听,沙哑干嚎,满是高原红的脸都涨得通红。

而伴奏的残疾女孩是个瞎子,手忙脚乱地弹着吉他,曲调根本不知道是什么。

这么奇葩的组合,当然是无人问津,观望的人都没有一个。摆在两人面前纸盒子中只有零零落落几张五角的小票和几个钢镚,大家有多远跑多远。

何燕妮叹息了一口气,走上前去,从钱包中掏出两张百元钞票丢在了纸盒子中。摇摇头就走了,要是换成原来,她绝对会上去记下她们的名字,然后联系残联安置她们。现在则是没有这个心思了。

才走出两步,无意中一回头。就见一个流里流气的地痞走了过去,手中拿着两串烤肉串咀嚼着走进了两个女孩面前,拿眼睛斜瞟了两个残疾女孩一下,然后喜笑颜开道:“今天果然生意不错!你们继续,收不到五百元不要想回去吃饭!”

一把抓起纸盒子中的两张百元大钞,想了一想,用力在手中的烤肉串上咬了两大口,将剩下的两三点零星的肉串丢在了盒子中,就扬长而去。

轮椅上的女孩连忙捡起纸盒子中的肉串,大大吞了一口口水,才撕下一块,塞在了睁着两个白眼球的女孩口中,小声道:“小妹,快吃,冷了就不好吃了。”

瞎眼女孩张开嘴巴,嚼都不嚼就吞了下去,一副眼馋的样子。

瘫痪的女孩忙将手中的两串所剩不多的烤肉穿成了一串,递在了小妹的手上。两只眼睛艰难地从烤肉上移开,然后再次大大地咽了一下口水。

本准备离开的何燕妮忍不住双眼一阵模糊,想起了女儿在不懂事的时候,也当了一段时间这样的乞丐。现在触景生情,更心知肚明这两个卖唱的残疾女孩,背后是有蛇头照管着的。

这样的把戏,她在残联那边听过不少。稍微镇静了一下情绪,转身走回到了两个女孩子的面前,柔声道:

“你们不要在这里卖艺了,我是残联的志愿者,想请你们两个跟我回去,跟我们夫妇两个一起过春节。”

轮椅上的女孩露出感激的目光,然后猛然咬着下嘴唇,小声道:“谢谢阿姨,我们得走了!”

转动一下破烂的轮椅,对依然舔吸着肉串棍子的女孩道:“小妹,我们快走!”

瞎眼姑娘将那把破破烂烂的吉他和手中的盲棍一起递给了姐姐,然后推着轮椅,加快脚步从广场上走去。

看着两姐妹那副可怜巴巴的样子,何燕妮心头燃起了熊熊怒火。知道这些背后有人指使的残疾孩子,每一次好心人的善意对待,给他们造成的只是一次次的被利用和被伤害,因为蛇头生怕残疾孩子的叛变。

“你们不用走了,我会帮你们解决所有问题的!”

何燕妮对身后跟着的两个保镖兼司机递了一个眼色,然后两辆奔驰商务车就停在了旁边。

两个女孩满脸惊骇地盯着她,在远处正赶过来的那地痞见两辆高级轿车停下了,拦在了两个女孩旁边,一下掉头就走,以最快的速度窜到了人群中去,转眼就不见了踪影。

何燕妮走到了两个女孩面前,轻声道:“走吧,孩子们,我带你们回家过年!”

两个女孩又是抗拒,又是惊骇,还带着几分感激,就那么盯着她,也不说话。

何燕妮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道:“别怕,有我在没有人会继续伤害你们的了。”

半个小时候后,何燕妮将两个女孩带到了自家海滨小区的住所。

一进房门,轮椅上坐着的女孩就眼巴巴地望着客厅角落摆放着的一张电子琴,好像十分喜欢的模样。而盲眼的女孩则是在她身边轻轻地剥着橘子,大口大口地塞入嘴中,糊得一嘴都是碎屑。

何燕妮看出女孩的意图,和蔼地笑道:“想试试?去吧,我本来买来自己练习的,结果从来没有弹过。”

轮椅上的女孩女孩推了身边的吃货妹妹一眼,道:“小琴,你来弹首钢琴给阿姨听听!”

一脸乱七八糟的女孩摸索着走了过去,何燕妮亲自将她带了过去。就在放手的时候,见她的嘴角边上露出了一小块雪白的肌肤,和黝黑的脸庞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不过见女孩伸出袖口擦了一下嘴巴,露出乌黑的皮肤来。何燕妮不禁暗自摇摇头,听到女孩叫“小琴”就联想起了自己得而复失的情深骨肉。

“你们慢慢弹吧,我去厨房准备吃的。”

瞎子姑娘坐在了电子琴旁边,慢腾腾地一个个键盘按了起来,根本没有任何基础。

何燕妮招呼丈夫,一起走进了厨房。不过渐渐只觉得断断续续不成曲调的的音符,汇聚成了带着几分喜庆的曲子,变成了她最熟悉的旋律。

开始还以为自己又出现了幻视幻听,望了丈夫一眼,则是见到一脸的震惊。不禁心头狂喜,三步并称两步抢了出去。

来到客厅,见瞎眼的姑娘正双手挥舞着电子琴,上下乱舞,口中还轻笑道:“弹不到!弹不到!”

坐在轮椅上的姑娘依然背对着两人,手中持着那根盲棍,双手交替,反手乱刺乱戳,都能清晰无误地敲在琴键上,发出准确的音符旋律。

“雪儿!?真的是你么?”

何燕妮迟疑一下,颤抖着声音道。

“不是,不是!我叫小琴,她叫娟娟!没有你们的雪儿!”

瞎眼姑娘大声否定道,更是手忙脚乱地将电子琴放在桌子上。发丝飞舞,一下缠在了电线上,将脸皮撕裂成了两片,露出班长秀气灵动的脸庞,不是素来喜欢的胡闹的李天语还有谁。

好像觉得穿帮了,女孩连忙又将半边脸皮给沾了上去,大声道:“该走了,该走了!我们还要继续去卖艺呢!”

夫妇两才发现,她脸的瞳孔是粘上去的。

望着那熟悉无比的面孔,何燕妮使劲打了她两下。然后一把冲过去,紧紧搂着轮椅上的姑娘,放声痛哭起来。

“妈,你哭什么,上次就搂着我哭了半天,这次又准备哭多久?”

罗雪琴犹如天籁的声音从轮椅上的女孩口中发出了出来。

后记

“这是什么世道?自己拍的电影居然首映式要买票入场,而且是黄牛票,一万八千八一张,这些票贩子也太黑心了吧!”

“嘘,小声一点儿,为了票房!为了你们的分红,你就忍忍吧!”

“屁的分红,钱全部落在村长大人手中了,我一毛钱都得不到,还要用家法威胁我。我要跟老头子断绝父女关系!”

“说得好像准备跟人私奔一样,对不起,李小姐,你已经私奔过了。现在全世界都在找你们的下落。悬赏已经涨到了八千万美元。”

“我能不能自己去拿笔钱啊?”

……

在如此中天,就犹如彗星般陨落的传奇天后罗雪琴主演的电影三部曲最后一部上映的时候,全球出现了一票难求的盛况。票房成绩到一个月就首次突破了五十亿美元的大关,然后继续大卖。

次年,横扫十七项奥斯卡小金人。不过,有几个空缺的位置,却永远留在了那里。剧院没有安排替补人员去填座。

黑心的华纳将三部曲整合在一起,推出了一个午夜版,又是大捞一笔。

二十年后,一座通往太空的天梯从青藏高原直插云霄,此时此刻,全世界所有发达国家全部消亡,只剩下发展中国家。

因为,无论是军事,政治,经济,还是文化实力,都超过美国的小白兔一直不肯脱下身上的兔子皮,坚持还没有进入发达国家行业。所以全世界发达国家只好宣布倒退进入发展中国家的行业。

本来所有政治家预测的中美必然爆发一场武力冲突,结果就在天梯计划成功的那一天,武力冲突的军事天平已经严重倾斜在了古老的土地上,一场足以毁灭世界的大战还没有动手就结束了。

同年,海峡两岸正式统一,华夏民族终于迎来了他的伟大复兴。作为大功臣的始作俑者,云英未嫁的韩大小姐功成身退,不知所踪。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