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重生:冰山师傅爱上我

第266章 小舅舅,大土豪!

第266章 小舅舅,大土豪!

“听说你用剑”玉濯轻问一声。

“不错”叶洛点了点头,握了握自己的手中剑。

“那里面就有把不错的,”玉濯点了点头,再次开口道,“便送于你了既然做别人师父,自当保护好徒弟”

说完,也不管叶洛如何作答,便直接转身离开。

这番景象看的霍清芷不由得又是一愣:

“这两个冷酷男子的交流方式,自己还真是搞不懂啊搞不懂难道这就是不打不相识,惺惺相惜”

“不过既然都送剑了,那小舅舅应该对师父没有恶意吧”

不过,玉濯在走出门外之后,竟是转身,看着霍清芷,冷酷的说道,

“周家,敢伤你,舅舅不会放过他们的”

说完,同样不管霍清芷的反应,再次转身离去只是这次没有再转身回头

“小舅舅他”霍清芷鼻子一酸,眼中情不自禁的沁出了泪水

霍清芷深吸了口气,睁大眼睛,不想让泪水从眼眶中掉下来,可还失败了

“他很好是真心疼爱你”叶洛柔声说道,伸出手为她轻轻拭去掉落眼角的泪水

“嗯嗯小舅舅很好,老祖很好,外祖母也很好师父,我今天哭了好几次简直太丢人了”霍清芷抽抽鼻子,声音略微哽咽的说道,

“可是,可是他们对我对我简直太好了我根本忍不住”

“这一点都不丢人不过哭花了脸,若是一会去宴会无法见人,你这次可怨不得为师了”

叶洛轻笑一声,捏着她的鼻子,打趣道。.

“哼就怨你谁让你不阻止的”霍清芷止住了眼泪,轻瞪了师父一眼,胡搅蛮缠道。

两人闹了一会,霍清芷的情绪也彻底的平复了下来了,转而将手里的储物袋打开,心中想着:不知道小舅舅给了自己什么东西

霍清芷用神识看了看里面,不由得又是一呆,紧接着心中柔软成一片,崩塌成一片

“哇塞,天哪发财了发财了”

看着这些,识海中的小九忍不住的开心地大叫起来

只见储物袋内里空间巨大,里面堆满了各种各样的天才地宝

全部毫无条理的堆积在一起,好似就是随意丢弃一般,根本没有费多少的心思

无数灵气逼人的丹药,全都是六品以上,七品八品已经接近至尊丹宝的也不在少数

各种散发着灵力波动的法宝琳琅满目

各种高级的灵草,也是应有尽有

自己在之前的周家丹道比试中所碰到的那些高级灵草,里面全部都有甚至,还有一些更加高级的存在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叶洛看她的表情有异,温声问道。

“师父,太不对了这里面这里面的东西,我担心小舅舅将玉家的宝库都给我了”霍清芷皱了皱酸酸的鼻子,可是不能再哭了

“玉家不差这些”叶洛好笑的揉了揉她的脑袋。

“对啊这些多,不过你要知道这可是存在了万年之久的大世家玉家,底蕴丰厚到你无法想象的地步,所以你也不用有负担拉”

小九无比开心的劝说着,然后又感慨的说道,

“清芷,你这小舅舅虽然不声不吭的,冷酷的不得了可是这出手却也是大方的不得了啧啧我喜欢他”

霍清芷听到它最后一句,忍不住嘴角一抽,这个小九,现在简直有奶就是娘哪里还有一丝通天之宝的尊严和事实存在

“咦,这件是什么”

霍清芷好奇地从里面抽出了一件小小的女衣内甲

这件内甲摸起来柔滑无比,轻盈若羽

霍清芷将神识放进去,立刻接收到了小舅舅留下来的信息:

霓裳羽衣,九品法器,半仙器,穿在身上至多可以抵挡大乘期圆满修士的三击

“好厉害啊能抵挡大乘期圆满修士的攻击小九,这九品法器是多厉害半仙器又是多厉害”

“哼,你们这些凡间的法器划分我怎么知道”小九傲娇地仰着头,“我见识的可都是仙器,神器”

“不知道就说不知道,小傲娇鬼”霍清芷小声嘟囔道,“看来我要好好补一下炼器的知识想当初要答应把蒲草剑补全剑灵,但是发生了这么多事却是没顾得上”

“咦,这把就是小舅舅说的那把剑吧”

霍清芷直接从“法宝堆”里又看到了一把通体幽蓝的细长利剑,剑长三尺三寸

她从中取出,握在手中,立刻感受到扑面而来的冰冷寒意,刺骨嗜血

小舅舅留下的信息中,除了写着它的名字和等级,还有一条警示之语:

剑名:灭神剑,九品法器,半仙器,威力惊人,十方俱灭

其剑灵,桀骜不驯,难以驯服,未至大乘期大圆满,慎用

“师父,这把灭神剑应该就是小舅舅口中说要送给你的那把剑”霍清芷将手中的剑递给师父,让师父亲自的感受它

对于剑,师父要比自己厉害太多太多了在他面前,自己实在是没有什么好卖弄的

尽管有那条警示之语,可是霍清芷相信,在师父面前,没有任何的灵剑不被驯服

叶洛从霍清芷的手中接过它,刚一入手,剑身便微微轻颤,好似有些胆怯一般

同时剑身闪过一道蓝光,虽仅仅是一闪而没,可是那光芒却是如此的亮眼,让人不容忽视

叶洛轻轻的抚上剑身,闭上眼睛,主动用神魂沟通起其中的剑灵,即便是桀骜如这灭神剑的剑灵,在叶洛的神魂面前,也是低头俯首,表示臣服

没有哪怕一丝丝的抵抗,被完全的镇压

“这把剑不错”过了一会,叶洛睁开眼,轻笑的出声,看着这把剑,眼中都是满意之色。

“嘿嘿师父喜欢就好”霍清芷见此,也是开心的一笑,说道,

“一会见到小舅舅,一定要好好的谢谢他”

这边话音刚落,房门再次被敲响,却是华伯,

“小小姐,主母让我来通知你晚宴已经准备好了让你们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