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重生:冰山师傅爱上我

第267章 惊艳出场(一)

第267章 惊艳出场(一)

夜幕降临,明月的荧荧光辉并不能驱散黑暗,但是此刻的玉氏之城却是灯火璀璨,张灯结彩,亮如白昼,一派喜庆的气氛

叶洛独自一人随着华伯来到宴会的场地,而霍清芷,因为玉夫人之故,早已在凤珏园时便已经与他分开。?800

此时,宴会上,除了家主以及主母等人,其余人全部都已经到齐,坐在各自的位置上,与相近之人在低声笑谈,谈笑风生,笑语晏晏,宴会的气氛也颇为的和谐

叶洛随着华伯刚一出现,在场之人都不由的将目光放在了他的身上,有那不认识之人,已经打听起来

“这位公子是谁没见过啊看起来颇为的不凡风度上佳”

“这位就是与小小姐一起来的,据说是她的师父”

“哦,原来如此,只是这位师父看起来非常的年轻啊,这修为看着也是低了些啊”

“你没听说啊,这大小姐的女儿流落在外,一直生活在低等的小世界之中,哪里有什么好功法什么的,能有这修为,我看着就不错了”

“”

一时有些人在窃窃私语,纷纷议论着霍清芷的身世,有那同情的,可是唏嘘之间总是难免有些轻视之意

叶洛做在那里,听着耳边传来的轻声议论之语,微微有些蹙眉,心中有着一丝烦闷

如果这里面的议论不是有关清芷的,以他冷漠无情的性子,他根本不会理会,可是偏偏

叶洛眸光闪了闪,想起玉濯之前的话,再听其他人的言语,自己似乎要做些什么了

玉珊和玉墨两人此刻坐在叶洛的斜对面的位置,看着他,再听其他人的议论之语,两人对视了一眼,默契的一笑,眼中有着一抹算计闪过

静坐了一会,终于,玉恒和玉濯两人的身影出现在了宴会之上,两人一和善,一冷硬,却是那样的和谐,也是这玉家现在的领军人物

玉恒看着在场之人,开怀一笑,说道,“诸位今天是我玉家的大喜之日,因为,就在今天,我玉家找到了流落在外的血脉就在今天,我玉家找到了我妹妹的血脉”

“老祖很开心,家父和家母很开心,我也很开心我相信在场的诸位也一定是同样的心情,哈哈”

玉恒说着,又忍不住的畅笑起来,可见其心情确实非常的好

就连向来冷硬的玉濯,此刻脸上竟也是微微露出了笑容,虽然淡,可是却是真心的微笑

“我的天那可是向来铁血冷酷,面无表情的玉濯,此刻竟然都笑了啧啧”

“我的眼睛一定是瞎了瞎了”

不少人被惊的合不拢嘴,下巴都要掉了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不过惊讶过后,是更加卖力的恭贺宴会上,一时热闹不已,气氛热烈

“妹妹看来父亲他他真的很疼爱那个霍清芷他竟然我们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见过父亲的一丝笑容”

玉墨此刻心中的滋味简直复杂难言,嫉妒,不可置信,酸涩,难过种种滋味,最终都化作了一丝不甘

为何父亲,会对那个霍清芷如此的疼爱,甚至给她送去那么多的天材地宝明明明明他们才是他的亲生儿女啊

这个霍清芷,刚来玉家,就获得了大家的宠爱重视,不说老祖和祖母,那是因为玉妍姑姑的缘故,疼爱她理所当然

可是可是为何父亲也会如此的宠爱她

甚至甚至对她比对自己的儿女都要好

“哥哥或许父亲只是只是做做样子罢了毕竟大家都在这呢”

玉珊自欺欺人的说着,可是说道后面,自己却是也不太相信

自己的父亲,冷酷霸气,做事又岂在乎其他人的看法和想法过没有人能够强迫他做一丝他不喜欢的事情

霍清芷,你你到底为何会获得父亲如此的宠爱,玉珊的心中此刻也满是嫉妒

可是她却知道,父亲在意之人,如果他们哪怕表现出一丝丝的不善,哪怕仅仅是嫉妒,那也会惹得父亲大怒,到时候父亲怪罪下来,那是他们不能承受的后果

所以,那个计划,不仅要施行,而且一定一定要打击到霍清芷让她丢人

玉恒摆了摆手,众人重新的安静下来,只听他接着说道,“现在,就请大家欢迎我们玉家的子孙清芷”

话音刚落,家主玉坤的身影便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在他的身后,是主母玉夫人,只是她此刻并不是一人,一名妙龄美丽女子正亲密的挽着她的手臂,向着众人一起走来

她显然经过一番精致的打扮,原本就美的倾城的面容,此刻更是美的不可方物让人看着就神魂迷醉

一身得体的锦绣华服衬得她尊贵非凡,贵气逼人,即便是走在两位当家权势之人的身侧,可是气场上毫不逊色,风华丝毫不减

这美貌女子当然就是霍清芷

台下的玉家众人,初见她之人,眼中不禁闪过一丝的恍惚,心中同时浮现出一个想法,

“太像了和之前的大小姐太像了那种神情,那种骨子里的气势和傲气,如从一个模子中刻出来一般”

只是不知这小小姐的血脉之力是不是和她娘亲一般强大此时,有那知情之人,不由屏气凝神的期待着,期待着接下来要发生的一幕

从出现在宴会之上,从刚刚站立在高台上,霍清芷就感觉十分的不一般

好似有什么东西在将体内的血脉唤醒一般,她只觉的体内血液翻搅,好似有什么要冲出来一般

霍清芷想要拼命的抑制,因为她不想丢人,不想在如此重要的场合出丑,可是奈何,那种受到牵引,召唤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不是她所能抵挡的

一声轻啼,只见在她的身后竟然慢慢浮现出了一只通体青色的仙鸟,鹤头凤尾,展翅欲飞,仰天啼叫,灵性逼人,仔细看来,那青色的羽翼中竟隐隐闪过一丝金色的光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