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重生:冰山师傅爱上我

第268章 惊艳出场(二)

第268章惊艳出场二

“是玉清鸟不错如此灵性,如此清晰,这血脉之力确实足够强大和当初的大小姐一般不愧是母女啊”

“不不你们仔细看看它的羽翼这是”

“天啊竟竟泛着金色这是这是传说中的王者标志啊”

“王者归来天啊”

“父亲,老祖老祖并没有说清芷的血脉竟然如此之强现在该如何办”玉恒又是激动,又是忐忑的问道。;;;;;;;;;;;;;

激动的是清芷的血脉之力如此强大,而且对他们玉家来说,这简直就是一大福音,一大幸事

可是这事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暴露而出,会不会对清芷产生不好的影响心中又不免忐忑

“老祖也没有料到清芷的血脉真正的被唤醒之后,竟是会令玉青鸟出现如此的异变这何止是玉家第一代的血脉之力,那可是传说中的王者”

玉坤也是微微皱着眉头,没想到只是例行的一次事情,竟是因为清芷的特殊,而出了一丝纰漏

看着高台下,震惊,激动的玉家之人,这引起的轩然大波,似乎有些大了

“没什么好担心的”玉濯这时冷声说道,“如果护不住她,那我们玉家,还有什么脸存活”

“嗯”玉恒点了点头,玉濯说的对

看来,自己的性子和善久了,却也是失了霸气和锐利,这玉家,也只有玉濯配说的出这话来

玉坤深深的看了玉濯一眼,却也不再言语,他话中的意思那个她,又岂是仅仅说的霍清芷

恐怕对于妍儿的事情,耿耿于怀的,日思夜想,根本放不下的又岂是夫人一人

玉清鸟仅仅出现了几息的时间,便又消失不见,可是台下所有人,看向霍清芷的眼神全部都变了

变的狂热,变的崇拜,甚至有着一丝臣服在里面

从她出现,叶洛便不眨眼的盯着她,眼中是满满的骄傲,喜悦,还有那隐藏在深处的痴迷和爱恋

虽不太清楚玉清鸟所代表的意义,可是从周围人的表情,从周围人的议论中,叶洛也知道,他的清芷,是怎样令人骄傲的存在,又是如何的让这些人震撼失神

霍清芷被眼前众人的灼热目光盯着微感不自在,她的眸光自然而然的扫过下方,寻找师父所在的位置

看见他的眼神,看着他眼中的骄傲,还有鼓励,霍清芷轻轻呼出一口气,心顿时平静了下来,再也没有一丝的不安

师父,永远是让自己心安的存在,仿佛只要有他在身边,自己就可以变的无所畏惧

“清芷,来,见过大家”玉夫人微微一笑,拍了拍她的手,鼓励道。

“小女清芷,见过诸位能够回归玉家,是我的荣幸,很感谢大家真心的接纳我”霍清芷在玉夫人的示意下,走上前真诚的说道。

等她说完,深深的朝着众人鞠了一躬

高台下的众人,听到她的声音,这才恍然回神,纷纷热烈的鼓起掌声,用行动来说明一切,他们已然接受了她

这一点,毋庸置疑

“呵呵好了清芷,从此刻起,你就是我玉家之人记住,这里所有的人,都会是你的依靠,你的支柱”

玉坤笑着说道,一锤定音亲自承认了霍清芷的身份亲自在众人面前许下了承诺

“对小小姐,我们以后都是你的家人你的支柱”

台下众人轰然应诺,齐声高喊

“哈哈好来,大家共饮这杯酒”玉坤说着,拿起主桌上的玉盏,笑着对大家说道。

众人欣然应道,共同举杯竟是起身一起敬向霍清芷

霍清芷端起玉盏,心中闪过激动,这就是接受自己的家人

此刻,已经无需多言,唯有一口饮尽

玉坤重新放下玉盏,满意的看着霍清芷,再看着众人,高兴的说道,

“哈哈宴会开始大家请坐下请随意我玉家已经好久没有聚在一起了,正好借此这个机会,大家一起热闹一下”

听到家主之言,众人重新做下,笑语晏晏,推杯换盏,好不热闹

“祖母,你也不要一直拉着清芷表妹不放手啊,应该让表妹坐在我们的身边,我们还没有好好和她说过话呢”

玉雪娇笑的说着,语气中满满都是打趣的意味。

“你这个小丫头,竟知道和我抢人祖母可不舍得放开清芷,你要说话,等宴会结束之后再说”玉夫人佯怒的说道,非但没放手,反而抓的更紧了

“呵呵祖母,你放心,我也舍不得离开你我哪也不去就一直陪着你怎么样啊”

霍清芷好笑的说着,祖母宠爱她的一番真心,让她时时刻刻不在感动着,庆幸着。

“哈哈好啊,还是清芷丫头懂事”玉夫人开心的应道。

“清芷,那你能给我们说说你在流云界的事情吗我还从未离开过这玉氏之城呢我可是非常的羡慕你,可以到处的闯荡呢”

玉雪一脸笑意的问道,眼睛中充满了好奇,还有羡慕

“呵呵好啊”霍清芷欣然应道,她见玉雪的眼中确实没有一丝的轻视之意,或者嘲弄之情,便也开心的捡了一些事情说起来。

不过,霍清芷并未意识到,在她的讲述中,可是十句中有八句不离师父叶洛,听得玉雪美目闪闪,笑着打趣道,

“清芷表妹,看来你的师父对你真的非常的重要啊”

“对啊师父对我极好,更是用生命在保护着我,师父对我来说,非常重要”霍清芷点点头,毫不避讳的承认道。

“呵呵清芷表姐,那你师父是不是很厉害啊”玉珊此刻,也插嘴问道。

“自然师父,天赋惊人,惊才艳艳,在我眼中是最厉害的人”霍清芷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那正好我们也有教习师父呢要不然就让我们的教习师父与你的师父切磋切磋,你看看怎么样啊”

玉珊仍然笑着问道,可是她的眼中却是闪过一丝得逞的算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