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1章 我不是来跳楼的

第一章 我不是来跳楼的

安县是个落后的地方,纵使在如今高楼满天下的时候,那里也没有几座高楼。安县百货大楼是二十年前在一位老将军的帮助下兴建的,如今已显的残破不堪。老将军故去后,这幢三层的百货大楼似乎也将完成它的使命,在楼的墙壁上写着几个大大的“拆”字。

楼顶上有两个人,两个喝酒的人。不管以前认不认识,酒鬼之间总是很容易勾通的。

“老弟,你是做什么的?”一酒鬼先开了口。

“杀猪的。”那个满面萧索的酒鬼似乎并不喜欢说话。

“呵,呵,老弟,看来我们还是很有缘啊,我是养猪的。”先前酒鬼的声音象是在哭。

杀猪的没有说话,喝着自己的酒。

“这里真是一个跳楼的好地方啊。”养猪的自言自语的感叹着,已有些醉的双眼中满是血丝。

“我不是来跳楼的。”杀猪的眼中同样满是血丝,他抬起头望着前方天台边上的栏杆。

“没关系的,我是来跳楼的,死前有个人陪着说说话也好。”养猪的也望着那栏杆。

“为什么不好好活下去?”杀猪的望了一眼养猪的。

“我养的几百头猪全死了,我老婆也跟别人跑了,我除了一屁股债,什么也没有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养猪的哭了起来。

“好好的活着吧,为了你活着的和死去的亲人。”杀猪的语气不象是开导人,倒象是在陈述一件事实。

养猪的沉默了,两人静静无言的喝着酒。

“听说二十年前,有一个女人从这里跳了下去。”养猪的似乎耐不住寂静。

“那是我姐姐,也是我的老师。”杀猪的眼中露出无限的哀痛。

“你就是那个杀了你姐夫的少年杀人犯?”养猪的瞪大眼看着杀猪的。

“是的,那是我杀的第一个人,以后我又杀了许多的人,比我十年来杀的猪还要多。”杀猪的哀伤的眼中闪过一抹凌厉的光芒。

“哦,我,是了,我还有事,不陪你了。”养猪的慌乱的爬起身,那一抹凌厉的光芒让他浑身如冰水淋身,头脑霎时清明了起来,带着一头的冷汗,连酒也不要了,匆匆离开了天台。

杀猪的抬着头,仰望着那无尽的星空。

婉婷姐姐,你在天堂还好么?

杀猪的方羽泪流满面。

我答应过你以后不哭的,也答应过你要好好活着的,可你丢下我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你知道我有多寂寞呵……

杀猪的叫方羽,出生在安县一个很贫穷的小山村。爷爷不是他的亲爷爷,方羽的父亲是他爷爷的养子。据这位老人家自己说,他参加过解放战争,上过朝鲜战场,曾是三十八军的特务连长。在一次受伤后被一位朝鲜姑娘所救,后来两人相恋,犯了当时严禁的生活作风问题,被勒令退伍回了原籍。那位姑娘后来自杀了,老人家念着那姑娘的深情,一辈子没有结婚。村里人却嘲笑说,不想结婚是假的,这种穷山沟里,有哪个姑娘愿意嫁过来。方羽相信爷爷说的那段感情是真的,因为爷爷很有见识很有本事,应该不愁找不到女人。方羽便从他爷爷处学了一身的武艺,然而这一身的武艺却埋下了方羽不幸的根源。

方羽的父亲实在不是什么好人,为人阴狠自私,老人家倾其所有,为他讨了房媳妇,他却依旧不知足,在外面游手好闲,勾三搭四,家里的一点收入都让他花在了别的女人身上。方羽的娘拚死拚活的干,为了这个家把身体累垮了,在方羽两岁多点的时候,不幸撒手而去。可怜这个女人尸骨未寒,她的丈夫就抛下年幼的孩子,拍拍屁股说要去山外边闯荡,离开了这个家,从此一去不回,入了黑道,仗着老人家教他的本事,很快出了头,成了大走私分子,也很快成了富豪。

成了富豪的父亲,方羽直到很久以后才见过。老迈的爷爷辛苦的拉扯着方羽长大,他没有怨恨方羽的父亲,善良的老人只怪自己没有教育好这个养子。爷爷太老了,老的病恹恹的,无力护持别人对方羽的欺凌。方羽养成了沉默寡言,独自一个人自处的个性。七岁那年,政府在山里头办了一个小学,来了一个很年轻漂亮的女教师,用山里人的话说,就象画里的仙女一样。

方羽家里没有钱,是那个年轻漂亮的女教师帮他读上了书,然而好景不长,爷爷一病不起,也离开了人世。善良的女教师收留了方羽,让方羽过上了一辈子最开心的四个月。那四个月呵,是方羽一生中唯一的幸福时光。

一个恶魔出现了。

如果不是这个恶魔出现的话,方羽凭着他的聪明,可以初中,高中,大学的一路下去,过上幸福而平安的生活。

只是,有时候,善良也是罪恶的温床呵。

山里有个姓长的流氓,他是这山里的大队长,据说是在动乱那会儿爬上去的。他本人长的丑陋,脾气又暴,山里自没有一个姑娘肯嫁他。对女人他是垂涎已久,奈何山里人都是盘根错节的亲戚关系,他没机会下得到手。

自从这个女教师薛婉婷来这山里之后,这个大队长便对人单势孤的她打起了主意,经常前来纠缠。

月黑之夜,总是掩盖罪恶的时候。

流氓大队长一棍打昏了碍事的方羽,强行得到了薛婉婷的身子。年幼的方羽当时想不通,婉婷姐姐为什么不去控告那个姓长的流氓,反而选择了与这个流氓结婚。直到后来方羽从特战训练营出来,调查了薛婉婷的过去后,才知道这个小县城出身的美丽女人,在学校读高二时便被人坏了清白。善良懦弱的她,在人言可畏下,躲进了这个偏僻的小山沟中当了教师。

没想到终是难逃恶梦。

也许,这就是人们所说的红颜薄命吧。

懦弱的薛婉婷选择了向命运屈服。

那个流氓大队长,官不大,在这山高无人管的山沟里,是养成了作威作福的脾气的,稍有不顺,便会对妻子薛婉婷拳打脚踢。至于小杂种方羽,那个流氓也是棍棒相加,常常把方羽打的昏死过去,若非薛婉婷死死护着,若非方羽从三岁便开始练武,身体结实,也许这条小命早就丢了。

暗地里,方羽更是苦练爷爷教给他的武艺,他希望自己以后不被欺负,也希望自己有能力保护婉婷姐姐。薛婉婷本想把方羽托付给自己的父母,然而父母却因她的事,双双郁郁而亡。二年多后,方羽跳级入了初中,到镇里去住读了。每个月,薛婉婷都会偷偷的来看他,偷偷的塞给他生活费。方羽不负她所望,连连跳级,四年后,以十四岁之龄考入湘南医科大学,是那个镇立高中建校十几年来的第一个大学生。

接到大学通知书的方羽,高兴的去见薛婉婷,而那个大队长正为多年来老婆没有为他生一娃半崽而恼火,仗着酒意殴打薛婉婷。推门而入的方羽见此情景,新仇旧恨让他红了眼,也失去了理智,没有想过自己学自爷爷的武艺都是战场上的必杀技,早已练得炉火纯青的方羽扑上去,手臂一夹一拧,咔和一声,这个流氓大队长象战场上的敌人一样,被拧断了脖子。

流氓大队长没吭一声便断了气。方羽和薛婉婷两人都吓呆了,好一会儿,还是薛婉婷先清醒过来,让心慌意乱的方羽带了点钱赶紧离开。方羽离开了,薛婉婷忽的似变了一个人,变得坚强镇定起来,先把现场弄乱了,把方羽来过的证据抹去,然后带拢门,前往镇上的乡派出所自首去。她却不知道,法盲的她这样一弄,使得坐实了方羽的故意杀人罪。

方羽在逃往镇上的路上渐渐静下心来,细细一想,便知若是自己逃了,必定是婉婷姐姐自己前去顶罪。方羽便又转身去寻薛婉婷,路上二人相遇,方羽给薛婉婷磕了三个头,趁她不注意,一掌将她敲昏了,把她送回了家中。方羽自己进了乡派出所自首。后来,因为他是未成年人,又是自首,以故意杀人罪判了个死缓。

死不死的,对方羽来说无所谓。后来的方羽常常想,自己多愁善感的忧郁性格,更适合当一个诗人而不是一个军人。可命运却让自己当上了军人,一种很特殊的军人。

对于这个判决结果,薛婉婷是无法接受的,她觉得是自己这个不祥的女人害了方羽的一生。本性善良懦弱的她,变得极为坚强。她变卖了所有的家产,债台高筑,一次次的上诉,一次次的上访,只为寻一条可以救出方羽的路子。

煎熬的日子让她那一头青丝变成斑斑白发,当初那倾倒众生的红颜也变得憔悴不堪。然而,律法无情,触犯了法律,又怎能够因为可怜他而网开一面呢?

瘦弱的薛婉婷长时间的求告无门,在绝望中累垮了身体,再也支撑不下去了。那一天,薛婉婷把最后的一点钱买了一点好吃的,去狱中看望了方羽,那一天,方羽记得,天和日丽,婉婷姐姐脸上带着笑容,一次次叮嘱他要好好保护自己的的身体,安心的接受改造,争取早日出狱,也希望他以后要好好的活下去,不可以为任何事哭泣。方羽一件件答应了,他不知道,那是他与薛婉婷的最后一面。

那一头曾经很美的青丝,如今的斑斑白发,在方羽的泪眼中,成为他心中永远的印象。

第二天,薛婉婷带着血书,在安县百货大楼开业的那天,从楼顶跳了下来。她要以自己的生命,挽救方羽的一生。她却不知道,她这一跳,挽救了方羽,却让方羽此生因负疚而关闭了自己的心灵,变得冷漠而嗜杀。

方羽的同学收殓了了薛婉婷的遗体,把这个消息带给了方羽。闻讯的方羽没有流泪,煞白的脸上还带着诡异的笑容,一直喃喃着:“也好,也好,不用再受这世间的罪了。”

薛婉婷的跳楼事件在安县引起了很大的轰动,正在参加安县百货大楼开幕式的一位老将军目睹了这件事,当他得知方羽的杀人手法时,他想起了自己的一位老部下,那个老部下就是那个山村的人。

人老了总是喜欢回忆过去,喜欢怀念自己的老战友,更喜欢回忆那硝烟弥漫的战场。当他得知方羽是那位老部下的孙儿时,为了战友之间的那种香火之情,一生正直无私的老将军,做了一生中唯一的一次以权谋私的事情,把方羽招进了Z国特战队,几年后,方羽成为世界级的狙击和近战的双料王牌。

方羽从特战训练营出来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去调查了了薛婉婷从前的一切。当他查到第一个污了薛婉婷清白的人后,他二话不说,找到了那个人。那个人当时已成为H省城的黑道大佬,方羽在这个黑道大佬与手下小弟聚会的时候闯了进去,将那黑道大佬的手下全部诛杀,并折磨了那个黑道大佬七天七夜才送他一命归西。

为了这件事,老将军顶着很大的压力,把方羽派到了联合国缉毒组织中去。从此,一个代号“龙牙”的国际特警以他那比杀手更冷酷的手段,谱写了一段少为人知的传奇。

十年前,方羽终于遇见了他的父亲,这位无良的父亲已是世界级的贩毒走私的大佬,可谓坏事做尽。方羽冷酷的用他手中的枪,结束了他父亲罪恶的一生。

这件事后,亲手杀死父亲的罪恶感在方羽的心里留下深深的阴影。方羽申请了退役,他想平平静静的生活,想常常陪伴在薛婉婷的坟前,听那风声中传来婉婷姐姐在天堂里对他的絮絮私语。但长期的杀人生涯,让他总有一种杀人的冲动,最后方羽选择了杀猪这一行业,因为杀猪与杀人,在某些方面还是相通的。

杀猪的人可能会杀人,杀人的人又何尝不可以杀猪。

沉浸在回忆中的方羽,酒精麻痹了他的神经,他不知什么时候,天台上多了四个人,四个穿着黑西装的外国人。

一个人用英语对方羽说道:“我是黑手党西勒家族的人,我敬你是一个英雄,但你杀了我们的族长,我不得不为他报仇,龙牙,对不起了。”

那人掏出一支手枪,朝方羽的心脏开了一枪,在无声手枪的硝烟飘散中,方羽倒了下去。

“他真的是那个龙牙,怎么成了这个样子?”另一个人道。

“任何人醉了十年的酒,都会变成他这个样。”先前那个人冷冷的回了一句。

“愿主保佑你,能够升入天堂,阿门。”先前那人在胸口划了个十字,朝方羽鞠了个躬。

另外三人迟疑了一下,也朝方羽鞠了个躬,然后四人退入了黑暗中。

方羽躺在地上,双眼望着无尽的星空,生命的光彩在他的眼中渐渐消散。

婉婷姐姐!

夜风吟咏着轻唱,仿佛婉婷姐姐在他耳边的声音:

画楼杨柳幕帘风,

云随月影捧玉盅,

花开两径春风路,

十年入梦酒杯中。

青梅落,两情浓,

辗辗转转转成空,

当初桃面今在否,

一曲离歌各西东。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