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2章 杀猪小厮

第二章 杀猪小厮

做为京城,汴梁得汴水之便,往来客商云集,繁荣的足以让后人感叹。

方羽是不会感叹的,身在汴梁之城,身临繁华之境,方羽心中却是冷漠的。冷漠的不只是他的心,还有他的双眼,冷眼看着大街上人来人往的的芸芸众生,滚滚红尘的喧哗仿佛离的他很远,飘渺的演绎着不该属于他的世界。

这应该只是一个传说的世界,应该是某个图书馆内,某个角落的书架上一本发黄的书册中记载的一段文字。当某一天,某一个人翻开那发黄的书页,遥想着那段历史,千百个人的遥想,就有千百个不同的画卷。

这个世界本不该属于方羽的,可半个时辰前,当他睁开眼时,他没有看到天堂,也没有看到地狱,看到的是这个世界,象是梦境,却又是无比的真实。

方羽不得不承认他还活着的事实,只是他现在是借了另外一个人的躯体活着。方羽很快的在多嘴的安三口中得知,这个躯体的主人是一个生活在北宋时期的一个猪肉铺中的杀猪小厮,这个同样叫方羽的十八岁的杀猪小厮,在不久前不小心被一头猪撞晕了过去,醒来之后的杀猪小厮却已是一千年之后的方羽。

方羽无法分清现在是梦境还是从前是梦境,从前的种种,十年的醉酒也不曾忘记。他知道那是一个真实的经历,而眼前的也是一个真实的世界,只是他的心冷漠的尘封在这个世界之外。

“你这个腌脏货,站在这里发什么呆,想偷懒么,还不到前面盯着去。”一个粗鲁的声音在方羽的身后响起,并推了他一下。

方羽回头扫了一眼,冷眼如电,让那人不觉后退了一步。那人正是这家猪肉铺的老板杨七斤,长的很符合他的职业性质,五大三粗,一脸的横肉,杨七斤对待铺中的几个小厮可从来没有什么好脸色,如今见方羽冷眼看他,显然不把他的话当回事,不禁勃然大怒,一掌掴了出去,喝道:“小兔崽子,皮痒了不是,都让你休息了这么久还不干活。”

方羽伸手叨住了对方的手腕,发觉如今的这具身体在力量上远不及自己从前的时候,虽然比普通人强上许多,却只能发挥自己五成的战力,心中闪念之间,已改抓为拨,将杨七斤的手拨到一边。

杨七斤心中更怒,大喝道:“小兔崽子,你反了不成,竟敢还手,俺今天非好好教训你不可。”

杨七斤握了拳头便要打,一个娇滴滴的声音道:“哎,杨大官人,你这是发那门子的脾气,小羽一个孩子,懂什么事情,有什么做错的,你好好说他就是,动啥手啊。”

一阵香风扑面,似乎猪肉铺内的猪腥臭味都掩盖了不少,方羽扫了一眼进来的妖艳女人,粉面桃花,春波盈盈,美则美唉,但一看便知是个风流女子。方羽虽不喜欢风流女人,但因为薛婉婷的缘故,方羽对待女人还是很尊重的。当下闪过了杨七斤的那一拳,向后退到了一边。

杨七斤收了拳,望着那女子的眼睑抖了抖,似是强忍愤怒的模样。面对一个美丽的女子,他也不想失了斯文,虽然一个杀猪的老板也没啥斯文的,但男人见了漂亮的女人,本性上总会不自觉的显示自己好的一面,杨七斤换上了一付笑脸,道:“安二娘,怎的有空,又来看你弟弟呐。”

“奴家就这么个弟弟,能不来看看吗,奴家那爹娘整天叨唠着,总怕他们个独苗儿有什么闪失的,奴家虽说了在杨大官人这里,一切有杨大官人你照顾着,叫他们放宽了心就是,但人老了,总想儿子的,这不,又有奴家带他回去看看哩。”安二娘说着话,媚眼儿却看着方羽。

方羽一生可谓心中只有薛婉婷,对旁的女子视若无睹,把安二娘抛的媚眼儿直接无视。方羽这具身体本就长得粉面傅郎,又很强壮,如今再加上方羽这超然尘世的淡漠气质,却是把个风流性儿的安二娘迷得移不开自己的眼睛,虽知方羽无视自己,安二娘心中却生不出气来。

杨七斤家中虽已有婆娘,但对安二娘仍有所垂涎,这时见这猪男狗女的神情,心中就气不打一处来,暗哼了一声,道:“安二娘,不是俺不放人呐,你也看到了,铺内的生意这会儿正忙着哩,离不开人手啊。”

方羽对那安三很有好感,他穿越到这个大宋时空以来的半个时辰,那安三对他是嘘寒问暧的,这让久无人关心的方羽心中起了点暧意。听了那杨七斤的话,方羽便想帮上安三个忙,开口道:“有什么事,我一个人做了就是。”

方羽的口气平淡,杨七斤却被这毫无敬意的口气激的怒火高涨,喝道:“你这个小兔崽子好大的口气,你一个人杀得了猪么?别又被猪把你给拱死了。”

方羽自然懒得与这种人一般见识,转身从肉案上拿了一把尖刀,走向拴着猪的地方,尖刀一挑,拴猪的绳子断了,那头猪刚想跑,方羽右脚一勾那猪八戒的腹下,那头猪腾空翻了个身,摔在杀猪的长案上,方羽脚尖一拨,一只装猪血的木盆准确的移到了长案边。

方羽欺身而上,未等躺在长案上的猪抬起头来,左手已按住了猪头,右手飞快的一刀,捅进了那猪的心脏,缓缓的抽刀而出,猪血流入了木盆,猪无力的挣扎了几下就不动了。古代没有汽筒汽泵之类,杀猪时吹气去毛全靠人用嘴吹,对方羽来说最麻烦的就是这一环,费了点时间才完成。

烫水,去毛,挂上勾。在开膛破肚时,方羽手中那把尖刀让观看的人叹为观止,猪肝,猪心等猪下水飞快的一一落入各自的盆中,准确而毫不费力的将一头猪给分解了,真可谓疱丁解牛,游刃有余。

杨七斤看完整个过程,心中震惊的无以复加,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眼前的这个方羽,哪里还是他铺中的学徒哇,这杀猪的手艺比他杨七斤不知高了多少哩。

方羽抛下手中的尖刀,身上竟没再沾半点新猪血。看了看还在发呆的杨七斤道:“现在可以让安三回家一趟了么?”

“可以,可以。”杨七斤虽然脾气暴,但也不是一个蠢人,自小里他也学过一些拳脚,对方羽杀猪的动作,他看出分明是江湖传说中的武艺高手。一个杀猪的市井之徒,难免与一些江湖中人打交道,讲究的是谁的拳头硬谁就是老大。杨七斤自然不愿去得罪一位江湖高手,想想平日方羽装疯卖傻的神情(杨七斤把以前那个杀猪小厮的行为现在当成了装疯卖傻。)自己可没少打骂训斥了,如今想来,杨七斤背后不禁起了一背的冷汗。

方羽所为,并没有吓唬杨七斤的意思,他只不过是想向杨七斤证明一件事,他一个人也可以杀猪的。不想却吓坏了这杨七斤,再加上方羽以前是军中的中校,联合国特别行动组副组长,枪林弹雨,血刃搏杀中走出来的人,这份气质就足以让杨七斤畏了他三分。

安三上前捶了方羽胸前一下,道:“好啊,羽子,你有这一手却深藏不露,是不是不够兄弟啊。”

“安三,快回去看看你父母吧,别让他们等急了,我这事,以后跟你说吧。”方羽一个人孤独惯了,有点不习惯安三的这种亲热动作。以前在军中,战友们都有点怕他这个冷着脸的人。

安三是个粗心的人,对于方羽的冷淡表情不以为意,道:“那好,羽子,就这么说了,你以后可得把这技术教给俺了。”

方羽努力的露出一个笑容,很僵硬的表情,眼神却很柔和,他点了点头道:“会的。”

安二娘二十岁的样子,却跟一个小姑娘般露出一个很花痴的表情,眼睛亮得似要直冒星星。上前欲拉方羽的手,道:“哎呀,小羽,今天可让姐姐开了眼界啦,恐怕整个汴梁城里,也没人有你这般手艺哩。”

方羽不着痕迹的躲开了安二娘伸出的素手,他不喜欢这种风流的女子,当然,他也不会讨厌这种女人,除非对方是一个泼妇。对于热情的安二娘,方羽也不想让她难堪,对女人,他永远是一个柔和的人。

安二娘手抓了个空,心中正有些难堪,却听方羽说道:“每一种动物,了解了它的构造,下刀就没有什么样难的了。以后安三他也可以做得到的。”

安二娘柔媚的笑了笑,芳唇凑到方羽的耳边,道:“小羽,你还是姐姐认识的那个小羽么?你以前可是个风流鬼儿,大姑娘,小媳妇的你没少勾搭了吧,今天怎的就变了个人儿,在姐姐面前一本正经的,是姐姐变丑了还是你有了相好的。”

方羽皱了皱眉,很不习惯一个美女靠得他如此之近,不过他没有让开,因为他同样不习惯躲避任何问题任何人。对于安二娘的话,让他想起别人说的一句话,女人的直觉是可怕的。

方羽不想对这个问题做什么解释,他也懒得去解释。安二娘放浪的咯咯笑着,拉着她弟弟安三,卷了一阵香风离去。

方羽回头望向杨七斤,发现他依旧很恭敬的站在自己的面前,仿佛方羽是老板而他杨七斤是个伙计小厮。

方羽转头望向铺外,看着人来人往的行人,心想,自己在这个世界里,该何去何从呵!

肉案前买肉卖肉的声音,这是怎样一种真实的存在啊,为何自己以前就没有感觉到这生活的真实呢?

方羽寂寞的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