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3章 家有童养媳

第三章 家有童养媳

方羽心中无啥欲求,对于自己这个杀猪小厮的身份也没啥不满的,见杨七斤呆立在一旁,与他也没什么话说,方羽自是自己找活干去。端了分解好的一片猪肉到了卖肉的肉案上,心中推算了一番古代计量与现代计量之间的换算后,帮着两个卖肉的小厮为顾客割取猪肉。每一刀下去,总与顾客所报的重量不差分毫。起先只有跟在方羽后面的杨七斤注意到了,杨七斤心中更是肯定了自己的推想,这个方羽,绝对是个高手之中的高手,下刀如此精准,绝非一个杀猪的可以达到的水平,定是象传说中身负绝世武艺的人。说来,杨七斤实是小瞧了杀猪的同行,多少重量一刀而定,自古以来杀猪的人中就有不少这样的好手,只他杨七斤少见多怪而已。

到了后来,排队买猪肉的顾客也发现了方羽的这种本事,纷纷故意报出几斤几两几钱的重量来,这让方羽对那计量费了好一番推算,一时这间,肉案前成了方羽一个人的表演,许多看热闹的原本只是路过而已,这时也凑趣买上点猪肉。杀好的猪肉很快就卖完了,于是,买肉的人又有幸见识了一场很有视觉冲击力的杀猪表演,在众人一惊一叹的声音中,六头存栏的猪全被方羽杀了,观看的人也纷纷买了猪肉回去好炫耀今天所见的场面。

等猪肉卖完了,众人也散去后,已是下午时分。杨七斤长相虽粗鲁,却是个精明人儿,如此高人在眼前,岂肯错过了巴结的机会,当下扯了方羽出去喝酒。方羽为薛婉婷和爷爷守了十年的坟,心境已变得较为平和,虽不善与人交往,但也不会拂了别人的好意,随那杨七斤上了飘香酒楼。

飘香酒楼是一家中等的酒楼,来此的顾客也一般是中等收入的人,杨七斤还邀了两个朋友前来,一个是开封府的捕快雷惊,一个是御林军的伍长杨至,这二人倒也是豪爽的人,听了杨七斤的介绍,也没因方羽是个杀猪小厮而轻慢了他,在酒桌上甚是热情。方羽从他们的交谈中得知,这杨七斤与杨至都与天波杨府沾了点边,是杨氏一族的族人。如今的天波杨府,杨延昭(杨六郎)还活着,有二子一女,长子杨宗保,,女儿杨若莹,小儿子杨宗英。

杨家将太有名了,方羽想不知道都不成,不过方羽没听过杨宗英这个名字,估摸着不是评书中漏了他就是他死得太早,以至名声不显。随后的一些话题是一些江湖见闻,这让方羽知道,原来在大宋时期就已有了黑社会。汴梁城中最有名的是四个帮派,赌堂,金风细雨楼,燕客门,莺花盟。

对于黑社会,现在的方羽自然不会去关注,他很少说话,沉默的听那杨七斤三人口沫横飞,某某如何武艺高强,某人又如何的威名远扬,这些话,方羽自是觉得好笑,看来不管在什么时代,市井之中的人总是向往着黑社会的生活。在方羽这个当过国际特警的人眼中,黑社会的人都是人中的渣子,依他以前的性子,见到一个他就想杀一个,想想方羽连自己当黑社会的父亲都杀了,可见他当年是何等的嗜杀成性,如今经历了十年的平淡生活,对黑社会的人已不是那么深恶痛绝了。

杨七斤刻意讨好方羽,与其他二人不停的向方羽敬酒,方羽来者不拒,这种低度酒方羽本不在意,不想如今的这个身子却没有经过酒精的考验,待七,八碗酒下肚时,方羽终是抗不住酒劲,弄得醉倒了。

夜寒更漏,风吹着破帘。

诗情画意是没有的,谁穷到这份上还有心吟诗,不是疯子就是书读傻了。赵萱当然不是疯子,她也不是傻子,她只是一个喜欢读书的女孩子。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在这古代,如果穷人的家里不幸出了个才女,那么,这个女子就会真的很不幸。只因为她是个才女,只因为她读了很多的书,那么,在这个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时代,她将会很不幸的寂寞的在这些粗俗的人群中孤芳自赏,寂寞中郁郁的任芳华萎谢。

萱轻轻的读书声,还是吵醒了酒醉的方羽。当方羽睁眼看到这个瘦弱的小小身影在用功读书时,他不禁想起了自己当年寒窗苦读的情景。方羽没有说话,他也懒得去问自己现在是在哪里,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口干了,他又不想打搅一个正在努力读书的人。方羽自己起了身,去那张破桌上抓起那把破荼壶。

赵萱被他惊动了,抬起头,脆脆的声音道:“相公,你醒啦。”

“扑嗵”方羽被这声相公惊吓得一头栽倒,险些打烂了手中的破荼壶。该死的,天理不容啊,那个杀猪小厮简直是禽兽不如呀,这么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子就被他XXOO成了他的女人吗。方羽在心中对这个身体的前任主人鄙视不已。

“相公,你这是怎的了?”赵萱放下手中的那本很残破的书,伸手想要把方羽扶起。

方羽自不会让她扶,挺身站起来,将荼壶中的水一口气灌入腹中,顿觉身上舒坦了不少。这才细细打量眼前的女孩子,面黄肌瘦,显然是长期营养不良,不过那双眼睛水灵灵的很漂亮,酷似极了薛婉婷的眼睛。

方羽看到这双眼睛时,心中猛的震动了一下,一缕柔情在心中荡漾,方羽柔和的问道:“你怎么还不去睡觉?”

方羽与其他的穿越者不同,他对什么都不在意,也不怕别人知道他是借尸还魂,但这时面对这个女孩子时,他却忽的有一种冲动,不愿她知道自己不是她的那个杀猪小厮丈夫。或许,就因为她有一双极似似薛婉婷的眼睛吧。

赵萱低下头,道:“对不起,相公,今天东家给了五贯钱,妾身买了点灯油,所以看了会书,妾身这就把它吹熄了,以后不会再浪费灯油了。”

这个家看来是穷的连灯都点不起的,赵萱欲要吹熄灯,方羽拦住她,道:“不用了,你喜欢看书就看吧,只是别累着自己就是。”

赵萱讶异的抬头望着方羽,半饷才道:“谢谢相公。”

“没什么,你这么喜欢看书,我一直都没注意你的字写的怎么样,你把你的名字写给我看看。”方羽很技巧的想要打听她的名字。

“嗯。”赵萱欢喜的应了一声,转身找出一支写秃了的毛笔和一小块砚墨,磨了点墨,将“赵萱”两个字写在了她自己的小手掌上。

赵萱的字写的确实不错,比后世某些自谓书法家的人还要好。方羽在心里赞赏了一声,他也曾练过毛笔字,但比起赵萱的来,他的毛笔字实在让他脸红。方羽随口问道:“你这字练了几年了?”

“相公,妾身五岁开始便习文练字,如今已有八年了。”赵萱有些伤感的低下头。

果然只有十三岁,方羽心中暗想,对眼前这个瘦弱的女孩子大起同情之心,问道:“你来这里多久了?”

“相公不记得了么?”赵萱又抬起头看着方羽,这让方羽省起自己问了个蠢问题。

“我是想看看你还记不记得。”方羽脸上露着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他一生很少有笑容,实不习惯笑脸对人。

“哦,妾身怎会不记得,三年前妾身的母亲生了病,家中无钱医治,后来有人上门说了这门亲事,为了给母亲治病,妾身与母亲便都来了这个家。”女孩子果然没有多少心机,方羽一句反问,她便什么都说了。

方羽环顾房内家徒四壁的清贫,心想真够这样一个小女孩子受罪的了,她既然读书识字,以前定是官宦之家的小姐,沦落为一个杀猪妇,这三年的日子,心里定是活得不开心的,所谓寂寞的人看到孤独的人,方羽起了同病相怜之心,道:“这些年,心里苦么?”

“不,不苦。“赵萱又低下了她的小脸。

“好了,不打搅你读书了,我睡觉去。”方羽眦了眦牙,算是笑了笑,心想看这情景,以前那个杀猪小厮对她也不会好了。

方羽的酒醉尚未全醒,回了**,不一会便又睡着了。

第二天,方羽醒得很早,起来后,才发现赵萱和另一个长得挺美的妇人睡在外间的小**。那妇人三十岁出头的样子,模样端庄秀丽,估计年青时更是国色天香,只可惜一双眼瞎了。方羽猜测着这位妇人大概就是赵萱的母亲了。

方羽出了屋,在院中练习拳法,从前他退役后,生活没了方向,平时的日子就是杀猪,练武,喝酒,就武艺招术上来说,他已是炉火纯青,功力深湛,只不过大量的酒精弄垮了他的身体。如今换了个身体,换了个时空,但这练武的习惯却是改变不了的,

练了一个时辰,直到赵萱叫他吃饭,方羽才收了手。饭桌上,方羽发现家中就他们三个人,于是旁敲侧击的寻问,才知道这杀猪小厮的父母都已过世,也没有其他的兄弟姐妹的,只有两个不常往来的姑姑。

对于这种状况,方羽倒是觉得挺不错的,因为他实在难以在一个没有感情的人面前做孝子。一顿饭下来,方羽对这个家基本上了解了,首先是赵萱虽已入了方家门,却是后世所说的童养媳,当初商议好的要到她十五岁才能同房,所以一直都与她母亲睡在一起。其次是这个家原本家境还可以的,却让这个好赌的杀猪小厮给败光了,连他母亲都被他气死了。如今欠了外面一屁股的债。对于欠债,方羽是不怎么放在心上的。

方羽观察了一下赵萱的娘,这个叫李氏的妇人很有一派贵族的举止,纵使在这破桌上吃着粗荼淡饭,那举止仍然很优雅,这是一种从小养成的习惯。这也让方羽更加证实,赵萱家里以前定然是有钱有势的大户人家。

饭后,赵萱收了碗筷去洗,大堂内剩下方羽和李氏二人,沉默了一会儿,先是李氏悠悠的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