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4章 讨债的来了

第四章 讨债的来了

门外的风轻轻的荡进门内,搅动着大厅内的安静。

要说李氏实在是不喜欢这个又赌又嫖的准女婿儿,奈何自己双眼已瞎,女儿年纪又不大,娘儿俩实没个去处,否则也不会呆在这儿干着生气。

李氏悠悠的叹了口气,终于还是开口说道:“方羽,不是老身要说你,你也老大不小的了,也该为这个家着想一下,过个两年,你与萱儿同了房,有了孩子后怎么办?你看看这个家,还有什么的,家徒四壁,你以后拿什么养活孩子。你一贯好赌,老身也劝不转你,如今还与人去外面汹酒,你知道这一顿酒钱,可当得家中一个月的费用么。”

在方羽的心中,是很敬重自己那个去世的太早的母亲的。对于女性长辈,不管有理没理,他都会先礼让三分。听得李氏的教训,虽然那不是自己的错,但他还是沉默的领受了。只是面对一个年龄与他从前差不多的女人,在心里的感觉上有些古怪。

是呵,自己现在有了个家么?方羽的心中有些恍惚。想着赵萱那一双酷似薛婉婷的眼睛,心中便下了决定,以后不能让这个女孩子受了苦,正是爱屋及乌,任何与薛婉婷沾了边的事物,都是方羽所关心的。

李氏见他不说话,又道:“说来,昨夜老身也听萱儿说过,你昨夜对她似乎不错。老身也希望你以后能学好,老身也不求你能给萱儿荣华富贵的生活,只要日子能平平静静的过下去就好了。”

方羽扫了一眼大厅内陈旧破烂的桌椅,心想,这以后就是自己的家了,自己一个大男人的,哪能让家中的两个女人受这种苦,自己当务之急是该弄笔钱来改善这个家的生活才是。

李氏见方羽仍不说话,再微叹了一下道:“你今天怎的没有去东家那里做事?”

方羽闻言,这才省起自己在这个时空是一个杀猪小厮的身份,有着一份杀猪的工作需要自己去做。方羽终于道:“你说得是,我这就去做事。”

方羽起了身,本想去与赵萱打声招呼,不想赵萱已先出来了,手里拿着几贯铜钱,道:“相公,这是东家昨日给的五贯钱,妾身花了十文买了灯油,剩下的全在这儿,相公你看如何处理?”

“小萱你拿着吧,你想买什么你就去买,不用在乎钱的。”方羽见赵萱一幅幅怯怯的模样,有些心怜,想来以前那个杀猪小厮很少给她钱了。方羽也是穷孩子出身,自然知道没钱的日子有多难。

赵萱嗯了一声,脸上有些欢喜,方羽脸上也僵硬的笑了笑,转身出了门去。

赵萱望着他出门的背影有些发呆。李氏又悠悠的叹了口气,道:“萱儿,娘怎么觉得他不是那个方羽,无论走路的声音还是说话的语气,他都不是咱家的方羽。”

“娘,怎么啦?”赵萱鄂然的回过头。

“萱儿,这个人走路的声音,步伐整齐有力,似那久经沙场的将军,与你那败家子的相公绝不一样,说话的声音虽冷淡却不失柔和,是个性子孤僻却又心地善良的人。另外他说话从容不迫,又该是一个见过世面的人。萱儿呀,娘虽看不见,可知他分明就不是你的那个相公。”李氏已瞎的双眼,茫然的向着虚空。

“娘,可是,可是他分明就是相公呀。”赵萱惊疑的望着李氏。

“好了,孩子,不说这些了,但愿他是你的相公。”李氏摸了摸手中的拐棍,道:“萱儿,你把钱放好了,看看几天再说吧。”

赵萱应了一声,回转内屋去了。

方羽出了家门,才想起自己不知道去那猪肉铺的路。信步走在胡同里,那胡同里的邻居,年龄大的人见了他便躲,年青的看到他,眼里都是不屑的神色,看来以前那全杀猪小厮为人不怎么的。倒有几个年青的小媳妇儿对他抛媚眼儿,想来安二娘说的话也没错,这杀猪小厮真是一个风流鬼。

方羽自然不会去回应那些小媳妇的媚眼,他可不是见到女人就想上的主,脸无表情,一本正经的往前走着,其神情,足以让道德先生将他列为理家的楷模,柳下惠的再传弟子。这种表情自然很伤那些小媳妇儿的芳心,一个个在他背后瞪着眼儿埋怨他不解风情。

方羽是真的不解风情的人,同样不解风情的还有孙不三孙不四等一干兄弟儿,他们是逍遥赌馆的打手,是专门维护赌馆治安和收取赌债的人,汴梁城河坊街这一带,没人敢欠了逍遥赌馆的钱,有孙不三孙不四两兄弟在,也没人敢在逍遥赌馆闹事。

孙不三孙不四在江湖上可是赫赫有名的伏牛双煞,当年是伏牛山上的悍匪,后来被官府抓了,被逍遥赌馆的东家潘安弄了出来,成了逍遥赌馆的打手,今日奉了潘安的命令,前来找方羽收取赌债。当然,大家都知道方羽这个杀猪小厮是个穷鬼,是拿不出钱的,他们的目的,只不过是潘安看中了方羽家中那一大一小两个美人儿。

说起这两个美人儿,便是孙不三孙不四这样不解风情的粗人也会忍不住咽几下口水。奈何这是汴梁开封府治下,天子近处,治安还是不错的,一般情况下,没多少人敢干出强抢民女的事情。以前有人干过,被那寇准寇老西儿整得哭爹叫妈的,以后就没多少人还有胆子敢明目张胆的干了。

不过这不要紧,那个方羽好赌,在几个托儿的撩拨下,在逍遥赌馆内欠下了几十贯钱的赌赌债。有了这欠债的收据,一切都好说了。孙不三孙不四怀揣着那张欠单,带了十几个人,打算今天就将那两个女人给东家带了去。

方羽还没出得那胡同,便见十几个大汉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拦住了去路,方羽心知是那杀猪小厮以前惹下的麻烦如今找上门来了。面对十几个大汉,方羽根本就没放在眼里,缓缓的向他们走了过去。

孙不三上前一步道:“方小哥儿,今日总该有钱还了吧。”

“钱,自然会还给你们,欠了多少?可有证据?”方羽不紧不慢的道。

“诺,欠据老子带着哩,你自己看吧。”孙不三对方羽这种说话态度很不满,非常的不满,伸手自怀中掏出欠据单,递给方羽。

方羽看了一眼欠据,嘴角微嘲的道:“哦,就这么点儿,才四十三贯六百钱?还有没有其它的欠据?”

孙不四很生气又很生气的道:“臭小子,睁开你的狗眼看看,这利滚利的,如今已一百二十余贯钱了,你嫌少是吧,那好,现在利息又加了,你该欠我们东家二百五十贯了。”

方羽冷冷的看了孙不四一眼,嘲讽道:“你果然是个二百五,你以为张口要多少钱就是多少钱吗?就算这大宋朝没有法律管治你们,想在我方羽面前敲杠子,你还少了点本事。”

“你说什么,你个臭小子,皮痒了不是,老子今天先给你松松筋骨。”孙不四捋了袖子,抡起拳头冲着方羽就是一拳。

要说孙不四的武艺还是不错的,奈何他碰上了方羽这个身兼后世数家武学的顶尖高手,一招太极拳里的推手,将孙不四重重的甩撞在胡同的墙上,将那砖头撞塌了一大块。

方羽袖手而立,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过。孙不四灰头土脸的爬起来,已受了不轻的伤。指着方羽道:“你,你竟敢打我。”

方羽冷冷的扫了众人一眼,道:“要打架,你们一起上吧。”

行家一伸手,自然知道深浅,众人也会个三拳两脚的,如今孙不四一招便被人所伤,其他人远不如孙不四,哪里敢上。孙不三犹豫的看了看四周,不知如何是好,见胡同里的住户在探头探脑的看着,忍不住把气撒到了这些人的头上,喝道:“你们看什么看,小心老子挖了你们的眼睛。”

江湖中,实际上欺软怕硬的角色极多,方羽也是见惯了的,当下道:“你们不想打,那就带我去你们的逍遥赌馆吧。”

方羽的这种气度,自有一番做过领导的派头,孙不三众人在气势上先就矮了三分,孙不三也不知自己怎么的,就是起不了反抗之心,嘴里本能的道:“好的,好的,小的这就带官人前去。”

孙不三说完,才醒悟自己似乎太软弱了,可话已出口,也不好改了,真要他上前与方羽较量一番,他可没这个胆子,他虽不明白孙不四是如何一招败北的,但他武艺与孙不四差不多,自己上去了也是给别人收拾了的,他却不知道,方羽经过了十年的平淡生活,杀心已收殓了很多,否则,孙不三他们这十几个人就要横尸这胡同口了。对于恶人,以前的方羽可是见一个杀一个的,至于大宋的律法,方羽的心中压根儿就不记得大宋还有法律。在他的意识里,古代的法律就是欺负老百姓的。

孙不三心中暗自寻思,待领了这方羽到逍遥赌馆,让东家叫了开封府的官差,把这厮抓入牢里好好惩治一番。当下孙不三脸带阴险的笑容道:“方大官人既想再赌上一把,小的这就给你带路,也不知方大官人身上带了钱没有?”

“去赌馆,自是要赌钱的,不过我身上没钱,把你们身上的钱拿出来吧。”方羽以前当国际特警时,可没少干了白抢黑的事,如今这话说来也是一幅理所当然的模样。

孙不三闻言一下子愣住了,心中气不打一处来,好嘛,自己等人是来向他讨债的,如今却成了给他送钱的了,孙不三心虽气,却也不敢发作,心中恶狠狠的想,待把你小子抓入牢中,非让你尝尝那大牢之中十八般的刑具不可。

孙不三涨黑着脸,将身上的二两多银子递给了方羽,孙不四脑子简单点,一向以孙不三为首,见他哥掏了钱,孙不四嘴里嘟噜着,也将身上钱给了方羽,余人见此,都乖乖的掏了钱出来,倒让方羽有了七两银子外加四贯多铜钱。

方羽已经很久没做过这种抢劫恶人的事了,今天做来,心中竟觉有几分高兴,随手将零散的铜钱撒向看热闹的人,众人自是纷纷哄抢起来。孙不三等人脸上的肌肉抖了抖,显然是怒到了极点。

孙不三咬牙切齿的当先而行,方羽在后不紧不慢的跟了去。捡了铜钱的众邻居在后议论纷纷,有好心而多事的人,跑了去方家,向那李氏报告情况,李氏听了跺脚不已,无可奈何的在家中等待消息。

——哪位大官人,大小姐手中有票的,先赏个可好,让小的先高兴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