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6章 惹祸

第六章 惹祸

帘子掀起,门外的风卷了进来,荡动着墙壁上的烛焰飘荡了几下。

方羽抬头看去,是七个官差走了进来,其中一个正是有过一面之缘的雷惊。当先一人笑道:“哟,这不是老杨吗,今天怎的不杀猪了,也有兴致赌上一把。”

杨七斤咧着大嘴笑道:“俺杀它两个月的猪也不如这一会儿的功夫哩,张兄弟你来的正好,俺请你们喝酒去。”

“那敢情好,老杨你先等会儿,等兄弟们办个差事再去。”那个姓张的官差一听有酒喝,顿时眉开眼笑。

“啥子事啊?”杨七斤扯了一下方羽的衣服,两人让到一边。

“那潘大官人报信说这里有人闹事,是谁啊,自己站出来!”那姓张的官差高喊了一句。

自然不会有人站出来给他抓的了,方羽虽不怕事,却怕麻烦。姓张的官差对孙不三道:“我说老孙,倒底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在你们这闹事?”

孙不三本来就已怕了方羽,刚才又得了方羽的好处,自不会再说方羽什么,道:“没事,没事,张老哥,一场误会,现在没事了。”

“什么没事儿,就是他在闹事。”从众官差后面蹿出一个中年人,指着方羽道。

来者正是逍遥赌馆的东家潘安。姓张的官差看了一眼方羽,道:“是你,来人,把他捆起来。”

“慢着!”雷惊出声道:“张头儿,我看这里面是不是有误会。这位方兄弟可是个安份守法的人,怎会来这儿闹事。”

雷惊是个极讲义气的人,虽与方羽只有一面之交,却也要为方羽说个情。姓张的官差把眼望向潘安,意思是,你看,有人出来说情了。潘安只是听手下的人说,这方羽是个江湖中的武林高手,还不知他的赌馆已赔了几百两银子的事,他一心只想把方羽逼到无路,好得了方家那两个美人儿,自是不肯善罢甘休,道:“他差了我几十贯钱,却持强不还,更把孙不四打伤了,这不是闹事是什么?”

杨七斤小声嘟哝道:“你个腌脏的东西,这般扯着不放,还不是看上了方家那两个女人。”

杨七斤的声音虽不大,方羽却听入了耳中,他平生最恨对女人使坏的男人,当下二话不说,一闪身上前,一脚把潘安踹出了门外。

方羽是够嚣张的,他也没把官差放在眼里,从前杀人成了习惯,这踹潘安一脚实是轻的了。潘安惨嚎着飞出门外,摔在地上时,肋骨已断了三根。

姓张的官差被方羽嚣张的行为弄愣住了,心想,得,这小子又不知是哪个官老爷的亲戚,敢对老潘家的人动手,难怪雷惊要为他说话,这来头,咱惹不起。姓张的官差出门一看,那潘安已昏了过去,当下便想赶快离开这是非之地。

方羽出门看了一眼,心中正寻思着该不该把这个家伙一脚踩死算了。一个声音道:“阿弥陀佛,我佛慈悲,施主好狠的手段。”

方羽双眼收缩,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杀气。抬头看去,只见一个三十多岁的胖大和尚立在十米开外,两眼露着精光,显然是一个武术高手。跟出来的杨七斤惊道:“慈悲和尚!”

慈悲和尚不慈悲,死在他手上的人多不胜数,只因为他常常喜欢念那一句“我佛慈悲”,故此得了一个“慈悲和尚”的称号。他本是少林寺的僧人,后来因作恶多起而被赶出了少林寺,离开了少林寺后,更是作恶多端,成为江湖上一个恶名远扬的人。三年前被赌堂请为供奉,是为汴梁京师七大高手之一。

方羽从前会过全世界不少顶尖高手,如今虽然只能发挥一半的战力,却也不惧。杨七斤心中却是直打鼓,因为慈悲和尚好杀的名声太响了,汴梁城中,便是三岁小孩也知道有个慈悲和尚是喜欢烤人肉,炒人心吃的。

风荡动了一下各自的衣衫,两个身溢杀气的人互望着,都在估计着对手的实力。一众观热闹的赌客和行人,如风卷残云般散了个干净,看别人打架是件有趣的事,看慈悲和尚打架不但没趣,而且很危险,据说慈悲和尚杀人只有两种理由,一种是他认为这个人不该生在这个世界上,该杀,另一种理由是这个人的某处肌肉可能味道鲜美,也该杀。杀人的理由不需要多,有两个就足够了,在场的每一个人,似乎都符合这两个条件,所以,还不想死的人,还对生活有点企盼的人,这时候不走,就真成了该杀的人了。

杨七斤转首之间,发现身边就剩下雷惊和那个躺在地上的潘安,其他的人,包括孙家兄弟在内都躲藏的没了踪影。杨七斤也很想走,他只是一个杀猪的,可不是真正的江湖人,他不想踹这混水,可他走不了,因为雷惊拔出腰间的朴刀扑了上去。

雷惊的哥哥雷天曾经是大宋的一代名捕,三年多前追捕慈悲和尚的时候,死在了慈悲和尚的手中。雷惊一直想报仇,可他也明白,十个自己也不是慈悲和尚的对手,这份仇恨他只能埋在心里,只能在午夜惊醒时,泪流满面,痛恨自己的武艺低微。但今天这个机会,他觉得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错过,他在赌方羽真如杨七斤所说的那样,是一个武艺绝世的高手,同时他也在赌方羽是一个跟他一样讲热血义气的人,不会眼看着他送死而不管。

方羽其实可以不管,但他杨七斤不能不顾而去,杨七斤与雷惊是拜把子的兄弟,今天他若不顾而去,以后都别想在人面前挺直了腰杆,杨七斤是个好面子的人,也多少讲些义气,所以,他把自己的面子和义气,都寄托在方羽的身上。

杨七斤转脸望向了方羽的方向。方羽甩出了一锭银子,射在了雷惊的环跳穴上,雷惊半路上摔倒在地。

慈悲和尚双眼一眯,道:“好身手。”

人心有时候是很奇怪的,慈悲和尚平生最喜欢杀人,但他最讨厌看到别人杀人,而且今天的这种厌恶感觉更加强烈,因为眼前这个俊朗的少年让他有一种天生是对头的感觉。但他没有冒然出手,因为对手那种从容淡定的神情,让他想起了自己的师傅千月大师,那个老不死的和尚整天就是这样一幅让人痛恨的神情。

“你练的是少林寺的金钟罩,可惜……”方羽没有把话说下去。

“可惜什么?”慈悲和尚厉眉一挑,盯着方羽。

“可惜你酒色伤身,金钟罩没有大成,否则我今天还真不好羸你。”方羽语气淡然的神情,仿佛一个长辈在指点一个晚辈的武艺。

慈悲和尚心中很恼怒,却没有发作出来,因为他真有一种站在他师傅面前的感觉,这让慈悲和尚的心中一阵怵然,知道自己已在气势上输给了对方。慈悲和尚不敢再等下去,越等只会让自己的信心更快的消失。

慈悲和尚终于出手了,他使的是少林寺的金钢掌,足以拍碎别人骨头,只是方羽不是别人,他身具后世太极,形意,八极三家拳法,又兼容泰拳,跆拳道。这慈悲和尚在力量上虽胜现在的方羽一筹,但始终连方羽的一片衣角也沾不到。

两人在河坊街上的较量,因慈悲和尚的恶名,几是无人敢观看。杨七斤握紧着拳头,心中是既兴奋又紧张,他想过方羽武艺很高,很高,但没想到方羽的武艺可以和传说中的慈悲和尚相仿,他知道雷惊与慈悲和尚之间的仇恨,这时忍不住对方羽吼道:“俺说方羽兄弟,把这个恶和尚宰了,替俺雷兄弟的哥哥报仇啊”

方羽已经十年没有杀人了,杀心消磨,对杨七斤的话也不以为然,本是没想过要这慈悲和尚的命,奈何天意要这慈悲和尚作方羽在大宋时代的第一块踏脚石。

慈悲和尚对在旁大呼小叫的杨七斤恼怒不已,偏是自己不但收拾不了这个武艺古怪的小子,还渐渐处在了下风,心中一急之下,见雷惊挺刀来刺他,心想,收拾不了这小子,难道还收拾不了一个废物捕快吗。

慈悲和尚忽的往后急退,掠过雷惊的身边时,一掌拍向雷惊的后背。这一掌足以要了雷惊的命。方羽是一个别人对他好,他就会对别人更好的人,他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但并不表示他心中不关心别人。对于雷惊的危险,方羽想都没想,从小练熟的杀人技自然而然的使了出来,心中也根本就没想过,自己这一下,可会不会犯了大宋的杀人罪啦。

三招一气呵成,太极拳中的推手夹着擒拿手中的分筋错骨手,一柔一刚,一动一静之间,慈悲和尚的脖子,两胳膊,在喀嚓声中断裂。

慈悲和尚喉间发出几声嘶嘶的声音,胖大的尸身轰然倒地。

——推荐好书《郭嘉新传》,《高手欲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