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7章 张龙赵虎王朝马汉

第七章 张龙赵虎王朝马汉

若论这大宋朝谁是江湖第一条好汉,众人多半会想起北侠欧阳春,要说这天下谁是武林第一高手,则会众说纷纭,慈悲和尚绝对进不了前十名,但若论名气,慈悲和尚却是最响亮的,当然,是杀人无数的恶名。

慈悲和尚死的很冤,以他的武艺,若一心逃走,方羽还真不敢追杀他,偏他想顺手杀了雷惊,重情重义的方羽对关心自己的人向来是看得比自己还重要的,当时脑门一发热,不计后果的杀了慈悲和尚。

在擒拿手面前,练得再厉害的金钟罩也练不到关节上,慈悲和尚与一只小鸡一样,被拧断了脖子,所以,他死的很冤,因为他根本就没有想到,金钟罩是可以这样破的。

十年后,方羽再一次杀人,他心中有些茫然,没想到十年的岁月,也不曾泯灭心中那一缕杀机。方羽漠然的转过身去,看到的是杨七斤那一张笑脸,笑得很亲切,这让方羽的心平复了不少难过的感觉,至少,这个时空与那个时空不一样吧,似乎自己会有几个关心自己的朋友吧,缺心眼的安三,一脸市侩的杨七斤,很有一些义气的雷惊,他们都是小人物,可与他们在一起,心里面似乎不再那么寂寞了呵。

雷惊偌大一个汉子,二话不说,跪在方羽面前就要磕头,方羽很少在意人情世故,这时却没有托大,不等雷惊磕下去,已伸手把他拉了起来,嘴里却不知说什么样话好。与他同样不会说什么场面话的雷惊也杵在那里,脸上有些胀红。这时,杨七斤为他们解了围。

杨七斤的脸皮是极厚的,他脾气虽不好,为人却不坏,而且喜欢与人套交情,此时凑了上来道:“哎呀,方兄弟,俺就知你不同凡响的,这不,雷惊兄弟,俺说的没错吧,这慈悲贼和尚,在方兄弟的手中还不是象捏死一只蚂蚁一样。”

雷惊道:“方兄弟的大恩,容雷某日后再报,今日我需用这狗贼的人头去祭奠我大哥,雷某先告辞了。”

雷惊也不是多话在的人,一刀砍下了慈悲和尚的头胪。杨七斤却伸手在慈悲和尚怀中掏出一些事物来。原来这厮当年随杨延昭在战场之上时,每次打扫战场便喜搜那死尸怀中的物事。杨七斤看了手中的物事,脸上是笑开了花,原来这慈悲和尚极贪财,却又喜欢把财产全放在了身上,如今却是便宜了杨七斤,足有近二十万两的铰钞,好大一笔财富。让杨七斤全忘了如今还是在杀人现场,手舞足蹈的状似发疯。

方羽自不知他为何如此发癫,见那潘安醒了过来,心想,今日杀一个也是杀,杀两个也是杀,不若解决了这厮,省却以后的麻烦。杨七斤笑完,见方羽眼神不对,一把拉住方羽,道:“方兄弟不可,这人是老潘家的,今日若杀了他,必将引起潘杨两家的争斗,唉,不瞒方兄弟你说,如今杨家门庭冷落,实不是那潘家的对手了。你虽不是杨家人,但今日俺与你在一起,这事最终里会算在天波杨府的头上。”

方羽怕麻烦却不怕什么狗屁势力,当年世界上多少呼风唤雨的人物倒在他的枪口下,如今一个潘安,自不太在乎,听了杨七斤的话,默然的停住了脚步,杨七斤扯了他,便想跟着雷惊后面离开,这时,忽的跳出四人,拦住了去路。

开封府里,自有大宋以来,便出了不少名捕,比如雷惊的大哥雷天,可称之为名捕,其人当年在江湖上也是名震八方的人物,象雷天这样的名捕在以前和以后都很多,但能让后世人津津乐道的开封府名捕,则只有四个人:张龙,赵虎,王朝,马汉。

这四个人并非武艺有多高,实是沾了包龙图包青天的光,不过龙套的能做到这份上,那也是光宗耀祖了。在现在这个时候,四个人可是一点名气也没有的,当然,四人现在还年青,刚入了六扇门而已,但正是因为年青,这一腔的热血还在。

四人今日巡街,走到河坊街后,正看到慈悲和尚被杀的一幕,如此光天化日之下杀人,这还了得,四个愣头青从街的尽头朝这边跑来,誓要在自己的捕快生涯中抓到第一个犯人。

说来张龙,赵虎等四人都是外地人,刚来汴梁城不久,今天正是他们当差的第二天,那原姓张的一伙官差逃离现场后,支使了这四个愣头青来看消息,却哪知这四人胸怀壮志,非要做出一番大事不可。

这四人先是看到雷惊拎了人头离去,雷惊他们当然认识,这可是开封府人人都知道的开封府第一好手,他们四人的前辈哩,以四人目前这点脑筋,自不会拐过弯儿的想到这雷惊是否也犯了大宋律法。

四人从雷惊身旁穿过,直扑方羽,杨七斤。方羽束手而立,回头看了一眼慈悲和尚的无头尸体,心想,这些人来得到正好,可给这和尚收尸了。

那杨七斤一脸心疼的将铰钞递到方羽面前,方羽见他那幅模样,淡淡的一笑,一摆手道:“你拿着吧。”

杨七斤将铰钞藏好了,正要笑溪溪的给这四人打招呼,不想四人唰的一齐拔出腰刀,张龙喝道:“某等乃开封府的官差,你二人还不束手就擒。”

杨七斤怕慈悲和尚,怕孙不三孙不四的,却绝不会怕了几个小官差。笑道:“哎,俺说你们是不是新来的,不认识俺杨七斤吗?想打架是不是,来,来,来,俺今天手正痒着哩。”

马汉嗡声道:“你怎么知道俺己是新来的?”

王朝伸手敲了一下马汉,道:“笨,这还不明白吗,这厮在套咱们的话哩。”

张龙见杨七斤摩拳擦掌似要动手,心想,这狗娘的,这汴梁城中,不会是做贼的比当差的还嚣张吧,咱好汉不吃眼前亏,先看看水的深浅再说。张龙一抱拳,道:“某张龙与赵虎,王朝,马汉四人确是没当几天差,眼拙了,不知二位是哪位大人门下?”

杨七斤一撇嘴,心想,还哪位大人门下,老子就一杀猪的。不过杨七斤好面子,自不肯自己说出是杀猪的话来。方羽自然听过这四人的大名,道:“你们是来抓我的,好吧,若是你们四人能在我手上一百招不败,我就跟你们走。”

人的名,树的影,在方羽的心中,自然不会认为这四人会差劲了,所以定下一百招的余地,自然也是不想去衙门里喝荼了。方羽心里同时也是想看看自己在这个时空中最早遇到的名人有多厉害。张龙等人正要答应,杨七斤嗤笑道:“方兄弟,你少抬举这衙门里的官差了,雷兄弟已是开封府的第一高手,但就算四个雷兄弟也不一定能在方兄弟你手下走过一百招的,有点本事的,谁愿当个小捕头了。”

杨七斤又趾高气扬的对张龙等人道:“你们知道这死的是谁吗?告诉你们,这个就是慈悲和尚,呐,慈悲和尚你们听过吗,可别告诉俺说你们没听过慈悲和尚的名头。”

张龙四人俱是摇头。

杨七斤一拍额头,道:“四位,俺真服了你们了,这慈悲和尚的名头你们都没听过也敢出来当差,这要今日不是俺兄弟为民除害,你们这四个还不要被这和尚煎炒油炸了当点心。”

杨七斤直摇头,一脸的孺子不可教也的模样。张龙四人郁闷的想,谁说了不认识慈悲和尚就不能当官差了。咱只知道官老爷不可得罪,没听说过这江湖中人也不可得罪啊。张龙咂吧咂嘴,很想说出一番话来,告诉那杨七斤,咱是铁面无私的,咱不怕被人煎炒油炸了。方羽终于出声了,道:“不知四位可识得南侠展昭?”

张龙四个小年青互看了一眼,又都摇摇头。心想怎的别人当捕快威风八面的,轮到咱就没人怕咱的哩。今天这人抓还是不抓啊。

“南侠展昭,没听说过,方兄弟,俺听过北侠欧阳春,嘿,嘿,那可是江湖第一条好汉,俺也早想见见他,可惜就是不知他在哪儿。”杨七斤道。

“那么,陷空岛五鼠知不知道?”方羽又问。

杨七斤这回也不吭声了,心想,五鼠,五只老鼠很厉害的么。

张龙四人悄悄的把刀插了回鞘,心想,得,这么有恃无恐的人,多半来头大着哩,咱今天这买卖就别开张了。

方羽心想,看来这包家班子还没影哩。

那姓张的一班捕快远远的见这边没事了,呼啦啦的全跑了过来,那姓张的对杨七斤笑道:“我说老杨,你这酒还喝不喝啊?”

敢情这厮还记挂着杨七斤请喝酒的事哩。杨七斤得了大笔铰钞,心中正高兴着哩,闻言自然大方的道:“喝,当然喝,你们一个也少不了,都得给俺去了,只是俺说这张老哥,你看这贼和尚的尸体怎的办?”

“好说,这厮的缉拿文案还在衙门里挂着哩,兄弟们,把这厮的尸体扛回去,向刘大人请功去。”那姓张的捕快意气风发的大声喊道。

几个衙役应了声,将慈悲和尚的无头尸体抬走。张龙四人傻站在那儿,心想,还是前辈们厉害啊,这么的就弄了份功劳。

杨七斤在交际上八面玲珑,当下连张龙等人一起拉了,又去飘香酒楼喝酒。方羽摸了摸身上的银子,拒绝了杨七斤的邀请,想去为赵萱买点东西。方羽一说,杨七斤也看出他不喜与人交往,当下也不强留,拉了姓张的等人离去。

方羽的身影也从另一个方向溶入了汴梁城的人流中。

逍遥赌馆的门口,只留下潘安一个人躺在那里,眼中是恨恨的凶光。

——推荐两本好友的书《我的恋爱传奇》,《首次穿越在神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