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9章 单刀赴会

第九章 单刀赴会

人这一生,有许多东西是难以泯灭的,比如,家的观念,你所爱的人,你的朋友,以及某一些从小养成的性格。那杀猪小厮的灵魂被方羽的强大灵魂强行进入而弄得魂飞魄散,但有一些难以泯灭的东西却与方羽的灵魂溶合了,改变了方羽了性格,比如,家的归属感,与安三的友情,风流好色的性子等。

方羽来到这个时空不到两天,做出的一些事情本是不合他原本的性格的,但如今有了家的挂念,有了安三是他朋友的意识,也有了对其她女人的兴趣。说来,方羽原来的性格以我们正常人来说,是存在严重的心理扭曲的,如今来说,才算是比较正常的了,至少他现在的眼里有了对女色的欣赏,虽然欣赏的是个兔儿爷,而且是一个莫明其妙的出现的兔儿爷。当然,方羽对于自己莫明其妙的就接受了一个兔儿爷在身边,心中那是无比的郁闷的。

方羽接受了如今这个家的事实,也就同样有了要保护自己家人的念头,他绝不允许自己的身边再出现薛婉婷这种的悲剧,这是一种他不愿再承受的痛。不能,当方羽意识到家里的两个女人可能出了事时,一股杀气立时弥漫了他的全身,他绝不能再让别人伤害他的亲人,不管他是谁,方羽心中已有了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的狠念。

家里的两个女人确实出了事,大堂的大门上有着鲜红的大字:

想要再见这两个女人,就来金风细雨楼。

——谢雨楼敬上。

方羽不知道谢雨楼是谁,安三却绝对知道,谢雨楼是江湖上的一个传奇,是许多热血的市井少年所崇拜的偶像,安三自然也是崇拜的,但是当这个偶像把刀举在自己的兄弟朋友的头上的时候,安三心里就没有了这份崇拜,安三大声嚷嚷道:“狗娘养的,羽子与他金风细雨楼有什么过节的,找爷们算就是,欺负两个女人算啥子英雄好汉。羽子,俺跟你一起去找那狗娘养的。”

“还有我,我也跟你一起去。”穆英丢下手中的东西,摩拳擦掌,兴奋的小脸通红,看来这兔儿爷也是个好战份子。

“你们都给我留在这看着,谢雨楼号称汴梁第一高手,又是一黑帮大佬,手下自也不缺了好手,你们去只会拖累我,哼,龙潭虎穴我走的多了,到要看看这金风细雨楼有多大的能耐。”方羽随手将手中的东西塞在穆英的手中。

“羽子,这,拿着这把杀猪刀去,咱杀猪的也不是好惹的。这刀是铁匠刘打的,刚开锋,厉害着哩。”说话的是肉铺中另一个小厮黑子,平日也是个好打架的主。

方羽接过那把杀猪尖刀,果然是一把好刀,方羽伸手拍了一下黑子的肩,道:“谢了,改天我请你们喝酒。”

这是方羽平生第一次主动与人亲近,脸上那一抹淡淡的笑容也比昨天自然多了,心中怀着一点友情的暧意,转身离去。

风在他身后悠悠的打转,这风是暧的,穆英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心中似有一抹春风拂过。

春意,这时节,正是芳草满天涯呵。

汴梁城有四个大帮派,金风细雨楼崛起的最具有传奇,众多传说不一而足,但无一不是说这金风细雨楼的当家的谢雨楼如何的了得。最了得的不是他的武功,而是他那富可敌国的财产,据说金风细雨楼的商铺几乎遍及整个大宋的疆土。江湖上,无论好人恶人,说到谢雨楼都会挑了拇指说:好汉子!商场上,无论大商团还是小商贩,说到谢雨楼,都会真心的赞上一句:好手段,好信用。

没有人知道谢雨楼真正的来历,只知十年前,谢雨楼只身来京,短短几年间便创下了若大的金风细雨楼。汴梁城中七大武林高手,就有四个是金风细雨楼的。市井之中的少年,没有几个会不向往加入金风细雨楼的,而商人,没有不愿与金风细雨楼傍上关系的。

这一些,对方羽来说都不重要,在他心中,任他如何的呼风唤雨,也有他楼起楼塌的一天,方羽在乎的是那两个如今已成他家人的女人。在方羽的心中,全金风细雨楼的人也比不了她们一根头发。

方羽站在了金风细雨楼的大门前。这是一幢很大的三层建筑,木石结构的楼台飞檐走壁,气派不凡,既显示了主人的威严,又昭然了主人的富有。

方羽停了下来,门前竟立着五百御林军,刀枪林立,盔甲鲜明,就这卖相,谁也不会认为大宋的军队好欺负。为首的却是一个文衫士人,身材削瘦,但一双手的指节粗大,显然是一个练家子。

这个四十来岁的人盯了气定神闲的方羽半天,才道:“好狂妄的少年,当这金风细雨楼是酒馆吗,竟敢一个人前来。”

“那你以为该是谁来?”方羽淡淡的问道。

“怎么,天波杨府的人都成了宿头乌龟吗?”那人嘲笑的道。

“我不是天波杨府的人,也不需要他们前来,就你们这种货色,还不配与杨家将打交道。”对杨家将,方羽的心中还是很很尊重的,自古忠臣名将,总该要有应得的尊重。

“是么,我图海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不知死活的人。少年人,别以为杀了一个慈悲和尚,就自以为天下无敌了。”那人冷笑道。

“我没有认为自己天下无敌,你金风细雨楼也谈不上龙潭虎穴,你们要我来,我自然就来了,有什么不对吗。”方羽语气平静,不怒也不喜,除了眼中的一抹杀机,整个人都很淡定。

“好一个要来就来了,你当你是关云长吗,单刀赴会,今天我图海倒要伸量你一下。”那图海眼中杀机大盛,全身关节咔咔作响,一挥手,五百军士忽啦一下把方羽包围起来。

方羽纹丝未动,脸上也无表情,也没有拿出那把杀猪尖刀。图海使的是大力鹰爪拳,直抓方羽的左肩,方羽后退一步,脚踩八卦,使的是八极拳中的蹦字决,兔起鹘落闪电间,仅听咔的一声,图海的一只胳膊便被方羽蹦断,图海的身子在地上滚了十几个圈,半天也没爬起来。方羽没再看他一眼,这种在门迎客的小脚色,实不值得他多费心思。

五百军士没有阻拦他,让出了一条路来。方羽穿过军士,迈步走进了金风细雨楼的大门,门内并非是一个大堂,而是一个直通后面大院的走廊,宽阔的走廊正中,站立着一个手持狼牙棒的壮汉,虬起的肌肉让人一看便要惧了他三分。

方羽依旧不快不慢的向他走去,及近,那壮汉一挥手中的狼牙棒,大喝一声道:“你给我去死吧!”

方羽早见那壮汉眼中凶光肆起,身如一叶飘萍,不退反进,蹂身贴近了那壮汉,一招擒拿手,卸脱了那壮汉的右臂,随手将他甩到身后,也不再回头看看,径自往前行去。

院中是一个百人的刀阵,刀阵后面有两根木桩,上面绑着两个人,两个容颜憔悴的女人,正是赵萱和李氏。看到她们,方羽的心中忽的变得平静起来,以前解救人质的事没少干过,如今再遇这种事,心情仿佛回到了从前,变得冷静下来。

赵萱看到方羽,眼中露出欣喜的神色,李氏却一脸的漠然。她二人中间,站着逍遥赌馆的东家潘安,手中拿着一把刀,脸上露着阴狠的笑容。潘安将刀架在赵萱那细嫩的脖子上,咬牙切齿的道:“姓方的,别以为你能打就行,现在还不乖乖束手就擒。”

方羽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道:“你说是这两个女人值钱,还是你整个潘家几百口人值钱,你想杀就杀吧,事后我自会让你潘家几百口人为她们陪葬。”

“就凭你,笑话,我潘家是那么好杀的吗。”潘安恨恨的道。

“那你试试看,不要紧的,反正也就几百人命而已,不妨试一下吧,我也很久没大开杀戒了,你就让我有个理由多杀几个人吧。”方羽一脸的轻松,仿佛说的不是杀人的事。

“相公。”赵萱见方羽竟是不打算救她们,不由的哭了起来。

方羽在心底叹了口气,这时只能是装做狠心的人了。

“怎么,你砍不下手?还是说舍不得你家里的老婆孩子。”方羽看着潘安道。

“疯子,你是一个疯子,我,我才不跟你这疯子理论。”潘安反把手中的刀放了下来。

“客人已至,主人却不出来,你们金风细雨楼就是这样待客的吗。”方羽扬声说道。

“哈,哈,果是英雄出少年。”一阵笑声,几个人从偏院中转了出来。

——推荐两本精彩的书《首次穿越在神雕》,《郭嘉新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