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10章 节 初见杨延昭

第十 初见杨延昭

一阵笑声,偏院中转出几个人来,为首一人四十岁左右,一身短打的英雄襟,后面四人,俱是一身朝服。这些人一出,潘安收了刀,道:“各位大人,你们可得为小的作主啊,这厮猖狂至极,完全罔顾朝庭法度,置朝庭颜面何在呀。”

“呵,呵,小潘呐,你先到一旁,谢大官人自会处理好此事。”一身穿朝服的人对潘安道。

“你放心好了,我谢雨楼三个字在这京师还是叫得响的,自会把这事处理公平了。”身穿短打英雄襟的谢雨楼道。

“那是,那是,小的自是相信谢大官人的。”潘安点头哈腰的道。

方羽冷冷的看着那几个人,心想无论什么时代,有钱就有一切呐,那几个身著朝服的官员,在这个姓谢的面前竟然也是一付奴颜相,黑社会混到这种水平,实比后世那些黑帮大佬风光多了。方羽也不吭声,等着对方开出的条件。

“今天请你这位小兄弟过来,谢某是想为你们潘杨两家作个中人,看看能否消解两家之间的一点小误会。”谢雨楼对方羽说道。

“我申明一点,我不是杨家的人,有什么事,你们也别往杨家身上扯,文争武斗,你们划下道来就是。”方羽淡淡的道。

谢雨楼愣了一下,旋即道:“不知小兄弟师承何处?”

“我的师傅很多,但我们都不是江湖中人,说了你也不会知道。”方羽见谢雨楼还算礼貌,自己也就没有太过无理。

“那么他们都是隐世高人了?”谢雨楼继续问道。

“不是,你说吧,把我的家人弄到这是什么意思,划下道来,我接了就是。”方羽实在懒得与他们说废话。

“好说,有几位朋友想与你砌磋一下技艺,赌注就是这两个女人。”谢雨楼脸上露出一丝很淡的笑容。

“比什么?”方羽脸色却很平静,谁也看不出他有什么情绪。

“三场,一场是破这个刀阵,二场是与我金风细雨楼的供奉比试一下武艺,三是与赌堂的比试赌技,怎么样,这已是很公平的了,你羸了的话,这两个女人你就可以完整的带走,你是否愿试一下?”谢雨楼仍旧笑的很温和,只是眼中全是冷意了。

方羽心中冷笑,对这谢雨楼的一点好感顿时荡然无存,心想,用车轮战么,哪又会让你们如意得了,今天不大开杀戒的话,以后还不知你们这些家伙会做多少恶事。方羽平静的道:“如你所愿,我接下了这个道道。”

“好,果然是英雄出少年。”谢雨楼皮笑肉不笑的道,心想,不先折一折你,就你这傲气,以后也难为我用。

方羽慢慢的抽出了杀猪尖刀,也不再理会众人诧异的目光,向刀阵走去。

每个人都以为方羽会寻一把刀或是一杆枪什么的,谁也没想到他会拿出一把杀猪刀,更没有人会想到方羽会杀人,而且是整整一百人。虽说刀枪无眼,难免有所误伤,但说了是砌磋,就不该将人给杀了啊。众人心中一时都没转过这个弯来,朝庭的律法在这个人面前似乎成了一张废纸。

这十方刀阵,谢雨楼自思也破的了,但似方羽一般,谢雨楼却是办不到的。但见方羽闯入阵中后,叮铛之声不绝于耳,长刀似落叶一般纷纷坠地,血雨淋空,挥洒着一种诡异的美丽,一百死尸一个接一个的仆倒在地。

木桩上的赵萱尖叫一声,吓晕过去,方羽心中微有歉意,脸上却不动声色。李氏面色如常,也不知是看不见还是经历过这种杀人的场面。潘安跳脚指着方羽道:“当着这么多大人在此,你竟敢行凶杀人,你眼中还有没有朝庭。”

红光一闪,那把染血的杀猪尖刀钉在了潘安的咽喉上,潘安口中嗬嗬两声,直挺挺的倒在地上。方羽一身血衣,两眼阴冷的扫了众人一下,他杀人,就是要在眼前立威,至于以后有没有麻烦,他是暂不考虑的,同时,杀了潘安,也是存心向金风细雨楼挑衅的,今天自己若不强硬,若不让这些人怕了自己,只怕休想走出这大门,自古以来,谁强谁有理,杀人,自己以前杀的人还少么。

被方羽阴冷的眼神一扫,谢雨楼到没什么,他身后的几人却是心中大惧,一人更是害怕的转身便跑,口中大叫道:“来人,来人,快来人啊。”

五百军士呼啦一声冲了进来,围在四周。

谢雨楼心中暗叹,好狠,视人命如草芥,与那个人何其相似,都是一代枭雄人物呵,只怕将来这二人也是各自的对手了。这个人,只怕要早除才是呀。

谢雨楼脸色不动的鼓起掌来,道:“好身手,今日京师四大帮派聚此,就是为一睹方英雄的风采,请。”

谢雨楼做了个请的手势,偏院之中别有洞天。

方羽看了一眼赵萱和李氏,随了谢雨楼前去。

偏院正中设有一座擂台,四周散坐着各色人等有百余位,而擂台上一字排开坐着五人,方羽心中估摸着这大概就是那什么劳什子的汴梁城高手了。

“请,这是第二场。”谢雨楼的眼中有着更多的阴沉。

方羽漫步走上擂台。

院外一阵喧哗,涌进一伙人来,却是杨七斤,安三等人。

原来,肉铺中有一小厮给正在喝酒的杨七斤报了信,这杨七斤为人还是很讲义气的,寻思自己是救不了方羽的,便跑去天波杨府门前,跪求杨家家主杨延昭出面搭救方羽。这杨七斤在杨延昭面前添油加醋的诉说那潘安伙同慈悲和尚如何的欺人太甚,方羽又是如何的奋起反抗,金风细雨楼又是怎么样的欺凌弱小女子,方羽又是怎么样的单身前往。总之一句话,把方羽说的怎么看怎么都象一个大大的英雄,平生挺惜人才的杨延昭被杨七斤说动了心思,带了几个家将与杨七斤等人来到了金风细雨楼。

方羽看到前来的众人,虽觉得没必要,但心中还是感到一阵温暖。眼望着当先的一个老人,虽垂垂老唉,但挺拔的脊梁,看得出是一位久经沙场的将军,方羽冲他微微点头,以示谢意,那老人也向他微一颔首。

方羽转身,面向擂台上的五人。

台下的谢雨楼暗自叹息了一声,今天想留下方羽已不可能了,杨家虽然已不如从前,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杨家还是不好欺负的。

第一个出来的是个瘦子,亮了一个漂亮的空翻,引得台下一阵喝彩。方羽心想,耍杂技哩,你当这里是舞台吗。

来人一报拳道:“某乃翻天猴孙风,请赐教。”

孙风起手式是猴拳,方羽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台下的兔儿爷穆英,他正一脸兴奋的神色,他的旁边是被解救出来的赵萱和李氏。

方羽不自觉的摆了一个黄飞鸿的起手式,看得穆英和赵萱的眼中都是一亮。

孙风见方羽如此托大,冷哼一声,一招攻了过来,决心要给这狂妄的小子好看。奈何他这猴拳遇到的是后世宗师千锤百练出来的形意拳,花招多多的猴拳对方羽的威胁远不如慈悲和尚横练的金钟罩,仅十几招,孙风便被方羽一脚踢下了擂台。

台下一片叫好声,其中叫得最欢的,自是杨七斤和安三等一干肉铺小厮。杨延昭也不禁微微点头赞许。

第二个出场的是一个壮汉,手上老茧很厚,练的是铁沙掌,但他碰上的是后世正宗的杨氏太极拳,一双铁掌全无着力之处,虎吼连连之下,反因心浮气燥被方羽寻了破绽,在三十几招的时候让方羽把他右手的关节卸脱,败下阵来。

台下杨七斤等人的喝彩声更是高涨,连小丫头赵萱也忘了方羽先前对她的不好,此时也是高声为方羽叫好。

谢雨楼和杨延昭都不约而同的想到,这人好怪异的武功。

此时擂台上站起两人,几乎同时叹了口气,互望了一眼,走下台去,显然是放弃了比试武技。

第三个人从兵器架上取了一把偃月刀,自报家门乃是关羽之后关秀。方羽倒不敢托大,拿杀猪刀与人比试,取了一杆长枪,二人在擂台上较量起来。

台下的杨延昭一看方羽所使的枪招,心中大吃一惊,因那方羽使的正是杨家枪法,却又多了许多精妙的招术在里面,而方羽对枪招的熟练,以杨延昭这个枪法大家来看,非得十年以上的苦功不可,台上这个少年还真让人惊讶啊,杨延昭心中如是的想到。

方羽的枪尖如梨花朵朵,枪身却如毒龙出洞,招招致人性命,杀得那关秀大汗淋漓,心中叫苦不迭,手中的招术愈见散乱,五十余招后,那关秀终于不支,被方羽一枪挑了手中的刀去。关秀脸色灰白的走下了擂台,杨七斤等人欢声雷动,涌上台去,围着方羽庆贺。

一个声音哼了一声,道:“还有一场比试呢,是不是高兴的太早了?”

众人愕然的望向说话之人,全场一时寂静的只有呼吸之声。

——推荐好友力作《首次穿越在神雕》,《郭嘉新传》。请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