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12章 我师父曾经是赌神

第十二章 我师父曾经是赌神

天色已暮,上百只灯笼高高挂起,甚是好看。

赌桌的两边摆了十几张椅子,自是一些有身份的人在坐,余者在外围站满了整个擂台,还有许多人站在下面翘首以盼。

方羽和麻西江安坐在各自的椅子上,俱是面无表情。

他们赌的第一场是比甩子的点数小。那个蒙着面纱的女子充当了荷官,那女子端了十二粒骷子让方羽验证,一双妙目,秋波荡漾,在方羽的脸上扫了两眼。方羽没有废事,伸手做了个开始的动作。那女子将赌盅放在了桌中央,往后退了两步。

麻西江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道:“远来是客,你先来吧。”

方羽淡淡的道:“客不压主,还是你先请吧。”

“那好,麻某那就献丑了。”麻西江站了起来,将赌盅收入手中,哗啦一声甩将起来,数息之后扣在了桌上,女子上前揭开,只见十二粒骷子立成一柱,最上面的赫然是一点。

旁观诸人高声喝彩,多数人鼓掌叫好。杨七斤和安三几个撇着嘴,心里面开始为方羽担心起来,麻西江这一手甩得太高杆了,十二粒骷子啊,竟让他甩成一个立柱,并且上面的还是一点,连谢雨楼看了,都点着头露出微笑。

方羽神色未动,同样神色未动的还有杨延昭和赵德芳,脸色平静的看着方羽站起身,伸手拿起赌盅来。方羽信手将赌盅甩了起来,十几下之后,扣在了桌上,脸上淡然的坐下。女子上前揭开盅,众人的眼睛顿时瞪圆了。

方羽的十二粒骷子同样是立成了一个柱子,这些自没什么样好说的,让众人惊讶的是最上面一粒骷子,一个尖角顶立在下面那个骷子的一点凹槽内,最上面的便成了一个尖角,没有任何点数。

麻西江的嘴角抽搐了一下,道:“好手段,这局你胜了。”

杨七斤兴奋的跳了起来,嘴里嗷嗷叫着,整个一疯子,众人悄然与他拉开了一些距离,免得被别人当成他一伙的。赵德芳轻轻的鼓了几掌,道:“精彩,精彩,本王今日可算开了一下眼界了。”

杨延昭面色如常,轻微的点了一下头,算是嘉许了。穆英的脸上却是红晕晕的一片,显然心中也是极兴奋的。那杨七斤嗷叫完了,同安三等人一个一个拥抱庆贺,当杨七斤抱向穆英时,被穆英一脚踹了个跟斗,这厮立马就老实了,知道这兔儿爷不好惹,躲了开去。

这一局是方羽胜了,喝彩的人反而不多,王冶修阴沉着一张脸,赌堂的人自不敢触了这霉头,谢雨楼脸上虽无表情,眼中复杂的神色让金风细雨楼的人自觉的闭着嘴。其他燕客门和莺花盟的人来的较少,同时也不想多事,惹起这两派的误会。

麻西江不愧是当了十来年赌王的人,此时脸色已非常平静,道:“开始第二场吧。”

全场一下子静了下来,只闻灯烛在灯笼中噼叭的微响声。

大街上。

赵萱郁郁的望着夜色下的行人。

李氏叹了口气道:“萱儿,你还在怪娘要你离开了么?”

“没,没有,娘,你说相公他会羸么?”赵萱牵着李氏,小声的问道。

“傻孩子,如果这个人不是你的相公,你还会这么关心他么?”李氏平静的道。

“娘,你说什么啊,相公怎么会不是女儿的相公了呢。”赵萱停下了脚步。

“痴儿,你真是一个痴儿呵,算了,一切看天意吧,萱儿,你既牵挂他,娘也就不强要你离开了,明日娘就一个人去那云台庵吧。”李氏的叹息微不可闻,但无神的眼中闪过泪痕,喃喃的道:“听说他的身体已经很不好了,明日我入了云台庵,就可以天天为他祀福了。唉,转眼就十三年了呵。”

“娘,您要丢下我一个人么,女儿,女儿也要同娘一起去。”赵萱一听李氏要到云台庵去,似有出家之意,心中先自慌了,眼泪流了出来。

“好了,萱儿你哭什么,一切等明日再说吧。”李氏摸索着,手掌在赵萱的肩上拍了拍,道:“别哭了,你不是想知道你那相公会不会羸吗,娘告诉你啊,他一定会羸的。”

“娘您怎么知道?”赵萱收了泪,好奇的问。

“因为,”李氏沉默了一下,道:“因为他已是一个不同凡响的人了,金风细雨楼他都敢孤身闯入,自有超人一等的本事,所以萱儿你就不用担心他了。”

“娘,您说相公怎的这两天就不一样了,一下子杀了那么多人,好可怕啊。”赵萱想起在金风细雨楼中的事,突又感到一阵害怕。

“没什么,萱儿,你不用害怕,他是你的相公,有些事还是不要去太追究了,那会儿,娘也误会他了,终究他也是为了我们娘儿俩才杀的人啊。”李氏心中暗暗寻思,也许,现在的这个方羽,才会对萱儿好些吧。

赵萱嗯了一声,回头望向金风细雨楼的方向。

夜的汴梁城街头,***如昼,照得楚馆花楼一片繁华。

天上的星月却很暗淡,一如赵萱那小小芳心中的黯然。

金风细雨楼的偏院内。

众人都在翘首以盼,第二场的赌局开始了。

这一场是较量各自的听力与摇甩子的技巧,仍是麻西江先摇,方羽猜点数。

麻西江两手交替换动,众人只听到赌盅里的骷子发出急如骤雨的沙沙声,仿佛有几百粒骷子在里面一般,麻西江大喝一声,右手将赌盅重重的扣在桌上,抬起头道:“你猜,是几点?”

“一个六点,二个五点,三个四点,六个一点,共三十四点。”方羽微露一丝笑容,说话的声音也不大。

麻西江的脸色微微变了一下,那女子上前揭开赌盅,十二粒骷子,果如方羽所说,没有一丝毫的误差。麻西江微叹了口气,道:“麻某这一手甩技,至今已有三十年的苦练,便是连我自己都听不出来,方哥儿的耳力,便是那传说中的赌神也不外如是。”

“我的师父,曾经就是赌神。”方羽站了起来,淡淡的说道。

“哦,不知贵师怎的称呼?”麻西江两眼放出亮光。

“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说了你也不会听过。”方羽伸手拿起了赌盅,开始摇晃起来。

麻西江眼中光芒一黯,心中却是误会了方羽的意思,方羽指的是他师父是一千年后的另一时空的人,而麻西江以为他师父是神仙中人,古人多信神,总以为世上存在着神仙。方羽知道他误会了,但也不可能会为他解释。

方羽摇动赌盅时没用什么花招,众人听到的总是来来去去的一个声音,麻西江的脸色却全变了,旁人不明白,他麻西江怎会不明白,这整齐的一个声音,比繁如骤雨的晌声还难办到,在互相干扰之下,是很难听出骷子的点数的。

当方羽扣下赌盅的时候,麻西江已是一脸的颓色。

方羽静静的坐了下,众人都屏住呼吸,等待着麻西江开口。

好一会儿,麻西江才道:“我输了。”

我输了,这三个字,麻西江几乎用尽了自己全身的力气似的,全身都是一种无力感的茫然。

全场第一个鼓掌的是杨延昭,他一生没上过赌桌,全部的心思都用在了战场上,所以他也不明白方羽是怎么羸的,他这鼓掌只是礼貌性的向胜了的方羽表示祝贺而已。

随后狂吼起来的是杨七斤,这厮又似疯子一般的怪叫道:“俺们羸了,俺们羸了,哈,哈……安三,俺发财了,俺请你到飘香酒楼喝酒去,你们一个都不许少,啊哈,哈……”

王冶修脸色铁青的拂袖而去,麻西江长吸了一口气,脸色恢复了不少,站起身来,道:“从今这天下,有了一个赌神,方羽,有你在的一天,麻某不会再出现在赌桌上。麻某告辞了。”

麻西江起身离去,背影似乎苍老了不少。

混江湖的,总有这样失意的一天的吧,方羽心中也有少许的感慨。

赵德芳站起了身,对方羽道:“方哥儿,有机会时,可得把你这一手教了本王,呵,呵,本王非得把那寇老西儿的棺材本也给羸了不可。”

方羽不善言辞交际,也不会对人点头哈腰,只是微一颔首。赵德芳也不以为意,以示亲热的拍了拍方羽的肩后,前呼后拥的离去。

杨七斤仍在人群中狂吼着,那模样猖狂之极,他实在是为这突发的横财弄的有点发癫了。一众人等惧了这疯子,连安三等肉铺小厮也闪了开去。

杨延昭看着苦笑的摇了摇头,真丢杨家人的脸啊。

方羽仰望着天空,疏星点点,衬托着人世间的繁华。

一阵香风飘到了他的身边。

——推荐好友力作《首次穿越在神雕》,《郭嘉新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