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13章 这个家该叫啥名

第十三章 这个家该叫啥名

一阵香风卷来,方羽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扫眼一看,却是那个蒙面女子盈盈拜下,未等方羽有所表示,穆英一个快步插入两人之间,先鼓着红腮瞪了方羽一眼,然后对那蒙面女子道:“哎呀,你拜什么啊,快回你自己家里去吧,这个赌注不算数的,你快快回了自己家去。”

方羽无意识的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自己好象没得罪这个兔儿爷吧,他瞪我做什么,看他那红红的两腮,还真可爱哩,呃,自己没毛病吧,兔儿爷也会可爱?!方羽全身一阵恶寒,望向穆英的眼神有些不自在了。

那蒙面女子站起身来,盈盈若水的目光上下打量了一下穆英,微微一笑道:“这位公子,不知你是方老爷的什么人,可做的了主?”

方老爷?!有杀猪小厮被叫做老爷的么。方羽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这老爷也似乎太年青了点吧。穆英又狠狠的看了方羽一眼,方羽无比郁闷的想,你瞪我做什么,人家说得没错啊,你真的不是我什么人啊。

穆英见方羽半天没说话,气鼓鼓的道:“原来你也不是什么好人,哼,以后我不理你了。”

穆英转身便走,顺手推开几个挡在路上的人,杨七斤见这兔儿爷生气了,早早的躲到了一旁。杨延昭一旁笑道:“方哥儿好福气啊,改日,方哥儿可一定要到杨府去坐一下喔,今日,老夫就先告辞了。”

“杨将军的大名,羽早已是如雷贯耳,改日方羽一定会到杨将军府上打扰的。”方羽对杨延昭那是很敬重的,千年来,是汉人的,有几个会不敬重杨家将的。

杨延昭一个名满天下的将军,肯对一个杀猪小厮折节下交,实是看中了方羽那一身武艺,大宋武将凋零,忠心忧国的杨延昭见到了一个这样的人材,自然想为大宋好好培养一下,它日边境有难,那时大宋也能有大将可用。

杨延昭离去后,方羽与杨七斤,安三等人自也是要回去的。杨七斤从谢雨楼手中接过了飘香酒楼的地契时,又是癫狂了一番,众人簇拥着方羽离开了金风细雨楼。

金风细雨楼前,谢雨楼两眼微眯着,望着方羽离去的方向,神色复杂。

街头是酒醉灯迷的喧哗,大宋繁华的上面,是月淡星暗的天空。

谢雨楼冷冷的笑了一声。

也不知是笑他今日的失败,还是笑这大宋繁华后面的醉生梦死。

杨七斤拉着一群人要去飘香酒楼庆祝,他今天实在太兴奋了,突然成为有钱人的感觉,就象现代某人买奖票中了五百万,不好好庆祝一番,实在会对不起手中的钞票。

方羽没有去,他不习惯那种热闹,漫步在街道上,身后跟着的是那位蒙面的女子。方羽不说话,她也不说话,两个人直到走到了方家的院门前,那女子才道:“妾身叫温苇云,老爷你叫妾身云云就成了。”

温苇云一双美眸火辣辣的看着方羽,夜色也仿佛感染了这种火辣,让方羽的喉咙干干的,浑身的不自在,似有一团火焰自小腹升起,方羽有些惶然的嗯了一声,匆匆走入了院中。

“姹女迷香这么久了,还没起作用吗。”温苇云自言自语的低声说道。

方羽入了里面,院里是黑灯瞎火的,方羽对这个家中的情况也不熟悉,立在院中,一时有些呆了。

屋内传来穆英的声音,道:“你还知道回家么。”

方羽纳闷的想到,我不回家我做什么去。

一盏油灯亮了起来,是赵萱迎了出来,也不说话,将灯放在了大堂的桌上,自又回了房去。穆英又在里屋内说道:“你怎的不和那个不明来历的野女人鬼混去。”

方羽拿了灯进里屋一看,自己的那张床已被穆英给霸占了,心想,难不成今天要与这兔儿爷睡在一起了。

方羽的念头还没转完,穆英一瞪眼道:“你不用看了,我可不习惯与别人睡一张床,你再找地方睡去吧。”

方羽没有与女人生气的习惯,却实在弄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对这个兔儿爷也生不出气来。如此无理的胡闹,好象自己应该生气的才对吧。

方羽嘴笨,也不喜与人争辩什么样,闻言便退了出去,过道间的小**,李氏面朝里睡着,赵萱却在偷笑,方羽看了她一眼,心想,咱也没啥地方好笑的呀,这小妮子笑什么?

出到大堂,温苇云坐在一张椅上,面纱已经摘下,倾人城国的的脸上也是莞尔的笑意。方羽看了她一眼,便移开了自己的目光,他忽然有些后悔自己把一个这样的女人放进了家门,这样的一个女子,来历绝不会简单了,就凭她现在这从容不迫的神情,分明就是居上位者才有的习惯行为。方羽最烦的就是不能打不能杀的麻烦。他心中估摸着自己这是带了一个比较麻烦的麻烦回来了。

对还是处男,没有谈过恋爱的方羽来说,女人就是一种麻烦,而且,越美的女人似乎麻烦越大。至少,一千年后的娇娇女,可不是这不解风情又很木讷的方羽能应付的。

方羽将油灯放在了桌上,坐在了另一张椅子上,抬头看着黑黑的屋顶,也不说话。一会儿,赵萱又起来了,搬了一床薄被到偏房中,为方羽铺了一张床,便不再理会他,自去睡了。

方羽见只有一张床铺,心中犹豫了一下,最后心想,这女子来历不明,最好还是让她自己没趣离开才是。给自己找了一个虐待美女的理由后,方羽心安理得的自己到偏房去睡了。

方羽脱衣上了床,谁知温苇云也跟了进来,脱了外衣,钻入被中。

没经历过这种阵仗的方羽心中不自觉的快速跳动,小腹的火热感又急速涌了上来,额头上出了一层细汗。

方羽心烦意乱,却不知温苇云同样也紧张的脸上有了层香汗。两人心中各自紧张着,直挺挺的一动不动,眼望着黑漆漆的屋顶。

方羽心中那个难受啊,道德与欲望在心中左右翻腾。良久,温苇云道:“你睡不着么?”

废话,方羽心想,有个美女在身边我还睡得着的话,那我还不成了太监。方羽翻了个身朝里面,不去理搭她。

温苇云见方羽不理她,幽幽的叹了口气道:“妾身已是你的人了,你要怎么的都可以的。”

方羽冷冷的道:“你无须费心了,要女人,我自会找那没有麻烦的,你,最好还是离开的好。”

温苇云没说话,嘤嘤的哭了起来,方羽心中烦躁的很,也无心去理搭她哭什么。良久,哭声渐去,方羽见她久没动静,又翻身看了看,却是温苇云已经睡着了,凭着案台上的那盏油灯,在暗暗的灯光下,方羽发现这个女子其实年纪不大,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姿容绝艳中透着清纯,实在不象一个坏女人。

方羽心中苦笑了一下,仰望着开始在心里数绵羊,一只,二只,三只……

方羽一人曾孤独的过了十年,总以为别的有个家的人是很幸福的,没想到如今有个家了,却是让他头大无比,原因是这个家也太热闹了点。

第二天,方羽被吵醒后,发觉温苇云早已起了床,方羽起来后一看,有点傻了眼,院内几十个人正在忙碌,不停的从外面往院里搬东西。其中那杨七斤叱呼的最起劲,看那架式似要把这个院拆了不可。方羽一问,果然是要把这个院拆了重建。

杨七斤的理由很充分,因为这里以后就是大家要住的地方,必须要有足够的地方让大家住下。

这个大家,除了方羽现已有的五人外,还包括杨七斤一家五口,安三等几个肉铺中小厮,以及杨至,雷惊和张龙,赵虎等一干开封府捕头。

这些人住进来的理由也很充分,因为这里安全,有新鲜出炉的汴梁城第一高手在,谁敢到这里来杀人。穆英积极的参与了方家大院的重建工作,并早早的为自己谋划了一个房间。

当然,这里以后也不能叫方家大院了,至于改什么名字,则是众说纷纭。

穆英说,要叫英雄馆。

杨七斤说,该叫赌神居。

温苇云说,应叫凌云阁。

赵萱小声的说,叫群英社多好。

安三语出惊人,咱杀猪的,叫杀猪人家吧。

安三的话,引来了众人的一顿拳头,这位再不敢吭声了。

方羽是无语问苍天。

众人正自为这名字争论不休时,门外一人笑道:“叫精武门好了。”

方羽惊的跳了起来。

门外走进几个人来。

——好友力作《首次穿越在神雕》,《郭嘉新传》。有票的朋友请推荐则个,多谢了。

推荐,推荐,推荐啊!看俺不顺眼的,也请用票票把俺砸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