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22章 杀猪与杀人的言论

第二十二章 杀猪与杀人的言论

眼前的女子,足以让每一个正常的男人为之惊艳。

安三和黑子固然是看得神迷,方羽也有那一刹间的失神,当那长剑及胸时,方羽才闪身让过长剑,伸手在那女子肘上的曲池穴上弹了一下。

武侠中那神奇的点穴术方羽是不会的,但人体上有些穴位受击后容易致死,还有些穴位会有麻痹的感觉,这曲池穴就是一个较容易产生麻痹的地方。

那小女子长剑脱手,方羽则已转身离去。

这种地方出现的小女子,看其衣饰和神态,不是赵德芳的小妾就会是他的女儿,方羽也不想太得罪了人,好歹自己是来推销火腿的,又不是来杀人的,所以,方羽想的也很简单,既然打不得,那自己躲开了就是。

小女子拾了长剑,对着方羽的背影喊道:“那个小贼,你快给本郡主回来,本郡主要同你再较量过。”

方羽那会理她,倒是跟在方羽后面的安三和黑子忍不住回过头看了她一眼。

那个自称郡主的小女子见方羽他们走远了,愤愤的丢了手中的长剑,恨恨的道:“小贼,别让本郡主再碰见你,否则非要你在本郡主剑下求饶不可。”

方羽的行为实是有点胡来,当然,一个曾经杀人成瘾的人,本身就不是个正常人,而且越是性格内向的人,有一些往往性子很乖张,或是孤僻,或是固执,或是做事不通人情,方羽就是一个往往依着自己的性子做事的人。若是换一个其他的穿越者,只要是正常人,哪怕什么都不会,也要混的比他更风生水起,哪会象他这样,还要别人说了,才临时挑了东西来拉人情。

混官场的要懂得做人,做生意的更需要会做人,八王爷赵德芳就是一个很会做人的人,因为他明白,只有懂得做人,这富贵荣华才能长久了。所以,八王爷便有了很多的朋友,有才高八斗的才子,有身负绝艺的江湖豪杰。

今天是一次很不平常的才子聚会,不平常的原因是八王爷今天心血**,发觉自己开始老了,女儿也已经大了,想在满京城的才子中为女儿寻个合适的对象。当然,这来的才子,首先要有好的家世,其二当然是还要年轻,最后嘛,自然是要有才学的了。

大宋立国之初,便已定下了重文轻武的政策,所以不管八王爷喜不喜欢,或者说不管他女儿喜不喜欢,这招的女婿嘛,得一定是文人。象八王爷赵德芳与天波杨府的关系还是可以的,奈何杨家的儿郎都是舞刀弄枪的武人,在这太平的年代,那是注定了没啥出息的,不只是八王爷这么想,其他人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八王爷自不会去找个注定了没出息的武人做女婿的,尽管这八王爷听那些个才子吟诗作词时会忍不住了打瞌睡,但招女婿,选文人才是如今的王道啊。

这正式的诗会还没有开始,众才子们三三两两的与相熟的人聚在一起交流着各自的作品。这八王爷府的花园是美的,这汴梁城中的才子也是多的,所以吟咏诗词的声音也是嘈杂的,为了让别人听清楚自己的作品,这才子们的声音也就越来越大了。

八王爷府的正院中在喊着有刺客,这些个隔了点距离的才子们却无人听,或许有听见的也没当回事吧,想想这是什么地方,八王爷府啊,有哪个吃了豹子胆的敢来这闹事。

至于八王爷,早有护卫把他藏起来了,刺客这么厉害,不躲藏起来怎能行。所以方羽很郁闷的在八王爷府中转了快一圈也没找到这个赵德芳。那些个侍卫也不敢上了前去,只是远远的跟着,一面又派了人去叫禁卫军来。

当方羽找到这个人声鼎沸的花园时,看到园中如此热闹,还道赵德芳也在此园中。一个杀猪的加两个杀猪的小厮,旁若无人的闯进了一大群谈笑风生的才子当中。

要说如今的方羽还是有了些名头的,众才子中有人在大宋肉联厂被狠狠宰过口袋中的银子,自不会忘了这个杀猪的东家。见到方羽,当然是忍不住要向别人介绍一番这个杀猪的。好事不一定出门,这坏事却是传千里的,当下就有不少人用非常鄙视的目光细细打量着这个闯进花园的不速之客。

方羽在人群中寻找着赵德芳,这般没头苍蝇似的,自己想了也觉得有些傻冒,众才子对他的目光他自也是看在眼里,不过在他眼里,这些个才子也象是傻冒,听他们都念的是些个啥诗呀:一树桃花开,满目春光来,美人闲倚楼,相思久徘徊。

方羽好歹也背过唐诗宋词三百首的,对诗词的好坏还是分得一点清的,这些个才子的水平,实难入得了方羽的眼,听着这酸不啦叽的诗,方羽便想起后世那幼儿园里念的顺口溜,貌似也比这些个才子强多了。

方羽看别人是傻冒,其实这些才子们看他又何尝不是傻冒,当方羽从一个人身旁走过时,那人哼了一声道:“如此斯文的地方,一个杀猪的竟也跑了进来,真是败人兴致。”

方羽扫了那人一眼,实懒得跟这种人计较。

另一个人道:“西黄兄说的是,这杀猪之人一身的孽气,实是污了这好地方。”

又一人笑道:“古有对牛弹琴,我等今日也有个对猪吟诗了,不也是一段佳话吗。”

“是啊,奕华兄说的确是有理,这杀猪的今生杀了这么多猪,来生业报,定是要变猪的了。”一人也凑上一句。

“就是,昨日法华寺的高僧与我家老爷子还说了哩,这杀生的,来生都是有业报的,这杀鸡的来生必投生为鸡,杀牛的来生就是牛了,他这个杀猪的,来生当然就是一头猪。”一人摇晃着脑袋,很有想象力的说开了。

方羽倒不是一个争闲气的人,不过听这酸儒如此有想象力的话题,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道:“按老兄你的意思,我觉得大家还是去杀人的好。”

“你这什么意思?杀生可是没有好业报的,杀鸡杀牛都不可以,怎能杀人?”那想像力丰富的才子生气的道。

“按老兄你说的,这杀鸡的来生变鸡,杀牛的来生变牛,杀猪的来生要变猪,那这杀人的来生就自然是变人了。”方羽不无嘲讽的道。

众人一时间愣了一下,许多人反应过来,俱是露出莞尔的笑容。安三和黑子两人挑着火腿,站在一旁放肆的大笑起来。

“你,你……”那人胀红了脸,却是一时无法反驳。

方羽心想,人说大宋是文人误国,看来也是有一定道理的。大宋有风骨的文人极多,可有风骨的人却往往不招人喜,反是一些不学无术,奴颜婢膝的人在后来据了高位。想到在百年后,金国与蒙古的铁蹄不断的践踏着这片繁华的土地,使一个曾经强盛的文明走向了衰弱,方羽心里多少有点不是滋味。

方羽也无兴趣与一班子文人搭什么话头,他打打杀杀惯了,几乎都快忘了自己也曾是读过书的读书人。

方羽欲要转身离开,一阵喧哗响起,一伙禁卫军士冲进了花园,方羽见得其中正有杨至,那杨至见到方羽先是愣了一下,心想,我道是谁这般厉害,原来是方哥儿,他与八王爷也是有点交情的,这其中只怕是有些误会。

杨至附在那领头的人耳边说了几句话,那禁卫头领点点头,看了方羽一眼,对方羽道:“你就是那个被人称为赌神的方羽?”

“是的,我就是方羽。”方羽看了一眼杨至,才说道。

“呵,呵,我曾是杨将军的亲卫,我叫许开,方哥儿怎的到这八王爷府上来了?”那人笑道。

方羽一见他自报家门,原来也算是自己人,便道:“原来是许将军来了,我今日来给八王爷送点火腿,不想这些下人却是不让我进去,是以便自己走了进来,没想却是麻烦到许将军了。”

“方哥儿叫我许大哥就是,我比你痴长了几岁,就厚脸儿称个大了。”许开一听是这点小事儿便放下心来。

“许大哥放了话,方羽就高攀这个交情了。”既然人家笑脸,方羽自也不会冷脸对人。

那许开看来也是一个豪爽的人,近了方羽伸手欲拍拍他的肩膀以示亲热,又一阵**传来,一个声音笑道:“天下间除了方哥儿,还真找不到如此嚣张的人儿。”

——推荐好友之书《首次穿越在神雕》,《郭嘉新传》。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