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23章 三首新词动京华(上)

第二十三章 三首新词动京华(上)

话说八王爷赵德芳藏好身后,大管事的找来那两个门子一问情况,才知道原来是一个给八王爷送礼的人在那闹出的事来,大管事的忙将这情况报告给了八王爷,这赵德芳一听,心中那个气啊,敢情人家眼巴巴的来送礼,你们这些个下人也不来通知本王一声,就要撵了人家走,别的人好说啊,这方羽的性子,那是敢一个人独闯金风细雨楼的,那种高手众多的地方,可比本王这个没权的富贵王爷府守卫严实得多了,你们这些个下人这不是成心给本王惹乐子吗,明个的街头巷尾还不都要笑话这事了。

赵德芳既知来的不是刺客,这脸色也好了,精神头也来了,出了藏身的地方,先让人打了那小管事的十板子,又把两个门子各打了五板子,罪名是没事你们乱叱呼啥啊,想吓死本王不是。

许开这前脚刚到花园,赵德芳也自后面跟来了。

赵德芳对方羽这个人还是有点喜欢的,小伙子长得俊,很有小相公的潜质不说,一身武艺更是出众,平生较喜欢与武人打交道的赵德芳自己虽不练啥武艺,但是喜好与武艺高超的人结交,此时见众人围着的果是方羽,怕又出什么节外生枝的事儿,忙先打了个招呼。

方羽对赵德芳这个人也较有好感,高居着八王爷之尊,却礼贤下士,为人没啥摆谱的架子,无论是什么时代,这样的人都是很少见的。

众人一起拜见八王爷赵德芳,独有方羽没有拜见,仅拱手为礼。赵德芳挥挥手,示意众人起来,转对方羽上下打量了一阵,道:“方哥儿,你到本王这里来,闹得这般大的动静,却是为了何事。”

“诺,八王爷你也看到了,就是给你这儿送点火腿来的事儿。”方羽指了一下安三和黑子挑的火腿道。

赵德芳见过的好东西多了去,这十二只火腿在他眼里是值不了什么的,眼见得闹了一场这么大的动静,却就为这点儿小事,八王爷赵德芳那心里是有点哭笑不得。

赵德芳这人倒也随,也没怪了方羽胡闹,心知很多有本事的人性子都是很荒涎的,眼前这少年就是一例。赵德芳吩咐了手下把那火腿抬了去,对方羽道:“方哥儿来得正好,今日本王这里正有一场聚会,何不一起看看,之后尚有宴会,本王还邀了几个学士做这次聚会的评审,方哥儿也认识一下如何。”

方羽一个杀猪的平头百姓,原本不该是一个王爷愿意结交的对象,这赵德芳的脾性固是有点与众不同,但更多的却是赵德芳心中那份爱惜人材的心思在起作用。赵德芳眼看着杨延昭等武将已经老了,后继的武将却是无人,自见方羽之后,被方羽那种从容淡定的气质打动,以他多年的政治眼光,赵德芳觉得方羽很有成为名将的风范,拉拢方羽也是为了赵家这个王朝。

方羽心想自己是来推销东西的,总不能这东西扔在这里了就走吧,见赵德芳挽留他,方羽便应承了下来。方羽自己都没觉察到,他现在的性子已经变了很多,原先那个杀猪小厮残留在身体里的一些意识已经越来越多的与他的意识溶合,改变了他的性格,他已不是那个只知杀人杀猪的机器,而是越来越变成了一个较正常的人,市井小民虽被人当成了一个贬义词,但正是市井小民身上往往闪耀着人性的光辉,现在的方羽身上多了一些人性,也在意了别人的想法,至少,当杨七斤劝他上门去推销时,他还是很认真的接受了意见,他也为此进行了行动,虽然他在搞推销和与人打交道上还有些不是那么回事,可总的来说,他还是变了,而且变得很多。

所以,赵德芳的邀请他答应了下来,把安三和黑子打发了回家。

这一个很平常的应承,注定了他多事的开始。

八王爷邀请的人中,有一个是方羽很熟悉的人,这个熟悉指的并不是方羽认识这个人,而是方羽很熟悉这个人写的一些诗词。这个人叫晏殊,他与他的儿子晏几道都是北宋比较重要的词人。

晏殊从小有神童之称,真宗皇帝赐他同进士出身。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

这两句词流传千古,足以使喜欢诗词的人记住他晏殊的名字。而且,范仲淹,韩琦,欧阳修都是出自他的门下。

但眼下,晏殊与其他几个学士一样,对方羽这样一个杀猪的人竟与他们同坐一处,那是心中极有意见的,只不过碍了那八王爷的面子不好说方羽什么。偏方羽这个人极无自觉,把自己还当了个人物,一屁股坐在了八王爷的身旁。这算什么?!一个杀猪的竟与一群朝庭命官平起平坐,孰可忍,孰不可忍,一个干瘦的中年人皮笑肉不笑的对方羽道:“这位小哥儿可认得字?”

先前赵德芳为众人介绍时,那些人没有记得方羽的名字,方羽也同样没记住他们的名字,若非晏殊特殊点,只怕方羽也是不记得的。

方羽扫了那人一眼,心想论文化,本人好歹也比你这个只会四书五经加上吟两句诗词的人强吧,方羽往背椅上一靠,道:“好说,本人还识得几个字的,难道大官人不知道吗,如今杀猪也是需要有文化的。”

这话说的,好象如今的读书人与杀猪匠没了区别似的。那位中年人听了方羽的话,眉头不禁皱了一下,气咻咻的道:“当真是太有辱斯文了,杀猪这等污秽之事岂能与圣人之学沾染在一起。”

“圣人之学?这位大官人,这认识字与圣人之学有什么关系?难道说我读其它的书就不能认识字吗?”方羽最讨厌这什么圣人的书了,被这些酸儒糟蹋的叽叽歪歪,比《大话西游》里的唐僧念经还让人难以忍受。

哼,哼,那人哼了两声,是呀,这世上用到文字的地方又不只圣人之学。那人一时无话,只憋出了一句话:“歪门邪说而已。”

方羽淡然的说道:

“一曲新词酒一杯,

去年天气旧亭台,

夕阳西下几时回。

无可奈何花落去,

似曾相识燕归来。

小园香径独徘徊。

这位大官人,这种东西难道也是歪门邪说不成?”

方羽吟出这首晏殊的词,原只为让那人难堪而已,他总不好当着晏殊的面说这是歪门邪说吧。不想这首词是晏殊晚年才作的,现在晏殊还年轻着哩,离写出这词还早了点。众人听得这词,愣了好一会儿,晏殊才叹道:“好词,好一个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这位小哥儿,不知此词是何人所写?”

“这个。”方羽一时愣住了,谁写的,不就是你晏殊嘛。如今把他的东西提前亮了出来,方羽一时没能找到替死鬼,总也不能说是你晏大官人写的吧。方羽厚着脸皮道:“我也就随口说说而已。”

“随口说说?”晏殊瞪大了眼,道:“小哥儿随口便得此佳句,当真是才比曹子建了。如此大才,本官竟从未听闻,小哥儿又怎的做了杀猪这种贱业?”

晏殊自不相信一个杀猪的能有如此大才,自然也就认为方羽是在厚颜无耻的往自己脸上贴金了,所以话中微带讽刺。

方羽淡笑了一下,也没解释。一旁坐着的赵德芳却是信了这词是方羽所作,在他眼里,方羽本就是一个奇人异士,能作词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当下赵德芳笑道:“诸位有所不知,这方小哥儿乃是世外高人的弟子,为人自是有些特立独行,所谓大隐隐于市,诸位没听说过也是正常的。”

八王爷的话众人自不会反驳,不过众人总觉得一个人有了惊世的才华而不显露,似乎有点欺人之谈,是以众人闻言,仍旧当方羽是一个骗子,一个杀猪的的骗子。

众人的目光望向了满园的才子们。谁也不想再与一个杀猪的在话题上多纠缠。

晏殊轻咳了一声,作为众学士中为首的人,也该他先给这些才子出题了。

——推荐好友之作《首次穿越在神雕》。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