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24章 三首新词动京华(下)

第二十四章 三首新词动京华(下)

望着满园的众多才子,八王爷赵德芳的心中还是很高兴的。这些才子要人样有人样,要家世有家世,穷鬼是不能沾八王府的门的,白丁?这花园中倒是有一个,正是那个在众人眼里舔不知耻的杀猪佬方羽。

许开等一众禁卫军士见此间无事,早已静静的离开了。是以园中的众才子们的气氛又活跃了起来。眼巴巴的等着晏殊大人出题,好显示一下自己的才华,以期入得八王爷的眼中,说不定自己运气好,成了八王爷的乘龙快婿那就更好了。

方羽与这些人是格格不入的,本就寂寞的心在这时就显得更加落寞,他背靠向椅了的背上,人也有些漫不经心的神情。

这时伴奏的丝竹之声响起,全场的声音静了下来,方羽闭着眼,听着这古代的音乐。说句实话,方羽对古典音乐并不感兴趣,更不知道如今这音乐演奏的好不好,只是人既留下来了,总要找点什么打发时间。

“咳。”晏殊清了一下嗓子,道:“今日来此的都是我大宋的俊杰才子,晏某不才,在此做个评判,这题目嘛,晏某喜欢填点儿小词,就请大家填一首‘蝶恋花’的词牌好了。”

自有王府的下人为众人准备好了笔墨,一众儿才子有的已经沾墨挥毫,立既开写,有的皱眉拧想,举笔不定,也有少数的东张西望,显然是来凑热闹的那一种人。

一柱香不到的时间,已经有人陆续的将才子们填好的词交了上来。

一位学士拿起其中一张念道:

“蝶恋花*咏荷

曾将翠罗遮面目,

听歌听雨,

莲舟不经处,

蜂蝶只恋桃李树,

绿萍流转天涯路。

何人能伴同一住,

不嫁东风,

又被西风误。

婷婷欲语无言处,

芳衣落尽莲心苦。”

“好词,好词啊。”另一个学士击掌称好。

扑嗤,方羽忍不住笑出声来,果然是好**的好词啊,那衣服落尽了却心里还苦着,这啥意思,不会是这位才子填词的时候还在想着某件很XX的事吧。

那位才子写的最后一句原意本是荷花无人赏识时的寂寞和孤苦,却被闲得无事的方羽很丫丫的往歪处想了。

方羽这一笑,自然是极不礼貌的事。连八王爷赵德芳也微皱了一下眉头问道:“方哥儿为何发笑?”

方羽睁开眼道:“我听过一位七岁的童子写的一首诗:鹅,鹅,鹅,曲颈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拔清波。诸位,我不知这首诗比之这首词如何?”

“这个有得比的吗?”八王爷不解的问道。

八王爷不懂诗词,可这些个学士们不能不懂啊,他们就靠这些个东西混饭吃的哩,刚才那个学士说好,那是因为那个才子的老爹与他关系极好,他自然要为这个才子吹捧一番,如今被方羽这一说,脸上有些挂不住,当下冷笑道:“却不知这位杀猪的小哥儿又有什么惊人的见解?”

“见解么是没有的,这里有晏大官人在此,他是词中的大家,有什么你问他好了。”方羽这话说的有点无赖,不过晏殊听他称赞自己是词中大家,这心里却是挺美的。

那人听方羽如此无赖的说法,心中更是气愤,道:“那又不知小哥儿是否也能填上一曲,也好让大家看看什么才是好词。”

方羽自然是不懂得写诗填词的,但他好歹也背过《唐诗宋词三百首》的,那可都是精品啊,方羽原本的性子是不在意别人的看法的,不过现在溶合了杀猪小厮的性格,为人可就有点爱显了,这人有了本事却不显露,岂不是如衣锦夜行,白白糟蹋了好东西不是。

方羽还没表示什么意思,有一个学士已经拿了纸笔放到方羽旁边的荼桌上,很不屑的道:“这位杀猪的才子,请吧,也让我等看看你这惊世之作啊。”

八王爷眉头微皱,心知这双方是扛上了,正要说话打个圆场,却见方羽已拿起笔写开了。

方羽学国画时,毛笔字也是练了一点儿的,虽然写的不好,倒也不是太难看,来这大宋后,没事也会翻一下赵萱的书,繁体字也算是基本上会写。那个拿纸笔给方羽的学士看到方羽的字时,露出很鄙视的神色,待看到后面的词句时,他的脸色渐渐变成了惊讶。只见方羽在纸上写道:

蝶恋花

花褪残红青杏小,

燕子飞时,

绿水人家绕。

枝上柳绵吹又少,

天涯何处无芳草。

墙里秋千墙外道,

墙外行人,

墙里佳人笑。

笑渐不闻声渐悄,

多情却被无情恼。

方羽一气写成时,正欲放下笔,抬眼但见一个女子趴在院墙上向这边观望着,正是先前那个拿剑刺他的女子。这女子此时正用她那美目狠狠的盯着方羽,当方羽望向她时,小女子竟扬了扬她那粉粉的拳头,向方羽示威。

方羽不觉哑然失笑,想起初见她时的惊艳,心中一动,心想,自己反正已经显摆了,何不干脆显摆个够。当下再抽一张纸,画起了那个女子来。

方羽绘画的水平并不高,但结合了西洋绘画的透视等效果,却是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众人不禁起了身,围着方羽看了起来。

八王爷赵德芳虽不懂画的好坏,此时却是觉得方羽画的极好。众人也不住的点头赞叹,独有晏殊拿着方羽写好的那张纸,看了一遍又一遍,许久,才放了下来,长叹道:“好词,好词,我不如也。”

众学士见晏殊如此感叹,也都传看起那首词来。一人也是许久才叹道:“当今世上,就以词论,柳三变与张子野似都不及此子啊。”

这些人哪里知道,这首词出自未来的大文豪苏轼之手,那当然是好极了的。

方羽快画完时,八王爷已看出画中的女子正是他那宝贝女儿,心想自己的女儿什么时候与他相见过的,自己怎不知道。

过了一会儿,方羽画完图后,又在旁边题了一首词:

凌波不过横塘路,

但目送,芳尘去。

锦瑟年华谁与度?

月桥花院,

琐窗朱户,

只有春知处。

飞云冉冉蘅皋暮,

彩笔新题断肠句。

试问闲愁都几许?

一川烟草,

满城风絮,

梅子黄时雨。

——横塘路

八王爷一见这题词,心中可胡想开了,这小子又是画自己女儿的像,又是写什么断肠句的,不会是与本王的女儿有了什么私情吧。

这是北宋稍后的一位词人贺铸的经典之作,此时众学士看了,只觉得画好词好,都可称是传世之作,那里知道这个杀猪的盗用了别人的作品,此时还舔不知耻的在那词的下方写上了自己方羽的大名。

方羽一用袖子,丢了笔,长笑一声离开人群。

众人沉浸在那词那画中,一时竟没注意他的离去。

八王爷更没有注意,他正在为女儿与方羽那莫须有的私情烦恼着呢。

等众人醒过神来时,只听得方羽远远传来的歌声:

“红尘多可笑,

痴情最无聊,

目空一切也好。

此生未了心却已无所忧,

只想换得半世逍遥。

醒时对人笑,

梦中全忘掉,

……

许多,晏殊终叹了口气,道:“好一个一身骄傲,好一个隐世的高人啊。”

满园的花瓣散落。

天已断黄昏,满天的星光渐渐升起。

有一个女子痴痴的望着天上的初起的星光。

星光底下,有一个杀猪的正在街上走着。

他不知道,他将因为今日的三首词而名满京华。

他在大街上慢慢的走着,天上是缺月如刀,繁华的街上竟透着些许的杀意。

——推荐好友之作《首次穿越在神雕》。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