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25章 长街夜战(上)

第二十五章 长街夜战(上)

有一个女子,痴痴的站在星光下,等待着方羽的归来。

缺月照着她那柔美的小脸,有着一层很淡雅的光辉。

她是赵萱,年纪不大的她,其实还不明白什么叫爱情。

但她一如其她的女子一样,倚门望着大街的方向,等待着夜归的丈夫。

虽然她与他还没有真的成亲,但她知道自己这一辈子都不愿离开这个男人。

她的男人,一个在这三个月来象大哥哥一样照顾她的男人。

她不知道,此时她的男人,方羽正面临着一场血战。

她不知道,所以她站在星光下,静静的等待着晚归的方羽。

方羽离开八王府时,觉得心中舒畅了不少,他发现,有时候显摆一下,捉弄一下别人,也是一件很畅快的事情。自薛婉婷离去后,方羽发觉这是自己第一次有了一种开心的感觉,至少,在想起薛婉婷的时候,没有象从前那样刻骨铭心的痛,不是他已忘怀,而是他渐渐的回想的更多的是与薛婉婷在一起时那些较为欢乐的日子。

其实,再苦难的人生也是应该有过欢乐的日子的,只是有的人总是用悲伤蒙住了心灵,不肯看看这个红尘世界的潮起潮落,悲欢离合原本就是人生的既定,从前的方羽却为了这个既定的过程而不肯打开自己的心灵,如果没有那杀猪小厮的灵魂与他溶合,也许他仍旧不知道欢乐其实也是很轻易就可以获得的。

从八王府到如今的精武门离的较远,当方羽从八王府出来时还是黄昏,走到半路上时已是星光满天。当然,一路上方羽因为心情较好,所以走的很慢,一路上慢慢的观看着这个古代的繁华都市。

楚楼琴馆,歌舞声传,在夜的街,夜的汴梁城,显示着太平年代的歌舞升平。

行人渐少,该去寻欢的去了那寻欢处,该赌钱的自会在这时进了赌场,不嫖不赌的,要么怕了他老婆,要么身上没钱,这会儿开始忙着把自个儿的婆娘搂上床去。

街上,是一片商铺陆续上门栓的声音。

这个时候,还有两个男人站在同一个星光下不同的街道上,各自悠悠的叹息了一声,为一场既将到来的血战发出不同的感叹。

方羽停下了脚步,作为曾经是一个优秀的特战军人,对危险有着很灵敏的直觉。

这一段的街道比较冷清,行人是稀稀落落的。

方羽直觉的感到空气中有一种很凝重的萧杀。

方羽双眼微微的眯起,凝视着远方街的尽头,全身嗜杀的血液开始沸腾。每当要战时,他的心中都会止不住涌起那杀人时的兴奋。

时间仿佛慢了下来,街上往来行人的脚步也似乎变得慢了。

方羽忽的扯下了自己的外衣,几乎在此同时,两旁商铺的屋顶上出现一群手拿强弓的黑衣人。

一百支劲箭,几乎无差别的射向方羽,破空的声音,似要将空气擦燃般,带着夺魂的厉响,扑向目标。

方羽一抖手中的外衣,瞬间束衣成棍,将射来的箭支震开,身体同时向一旁的商铺移去,然而这百名弓箭手俱是不凡,竟硬生生将方羽手中的外衣震碎,最后有一支箭终是穿过了方羽的防御,射入了方羽的左肩。

在第二轮箭来临之前,方羽已撞开了那家商铺进了里面。

此时的方羽实在想不明白,自己如今只是一个杀猪的身份,却是谁竟请了这么多的硬手对付自己。方羽心中将几个可能都想了一遍,最后却觉得都不可能,因为方羽心中隐约觉得,这些弓箭手似乎不是大宋的人。

屋顶上,负手立着一个青衣人,望着逃入商铺中的方羽,轻哼了一声道:“果然有点本事,为了我族人千秋万载的基业,今天就更留你不得了。”

青衣人一挥手,众黑衣人拔出背后的弯刀,纷纷跳到街道上,排成一个雁阵杀向方羽所在的商铺。

方羽趁着这个空隙,咬牙拔掉了那支狼箭,带下一块肉来,鲜血泉涌。

商铺中守店的小厮本被方羽撞破大门闯进来吓了一跳,欲要高喊有强盗,却被方羽拔出狼牙箭时却不吭一声的悍勇吓得闭住了嘴巴,做买卖的人都精着哩,这样的凶悍的人,自己这一嗓子喊了,还不定立时送了自己的性命,小厮身子立时一缩,躲了起来,他不知道,真正的杀星在后面呢,不过他这一躲,却是真救了自己一条性命。

方羽迅速的在身上撕了一条布将伤口扎好,一扫这商铺内,尚有一道后门,当既开了那门离去。谁知门后尚有青衣人安排的十个弓箭手在等着他,门一拉开,十支狼牙箭迎面射来,幸而方羽对危险的直觉很敏感,几乎在箭到的一瞬间险险躲过。

这阻得一下,正门来的黑衣人已经杀到,当先两把弯刀同时斩向方羽,此时方羽心知这屋内狭窄,一旦被堵住,再强的武艺也要交代在这里了,当下方羽不管那砍向他的两刀,迅速从那后门退了出去。

门外的十名弓箭手见方羽身后紧紧的跟着自己人,手中的箭一时犹豫了一下没有射出,时机稍瞬既逝,方羽已出了那门。由于门小,里面只能一个个的出来,这给了方羽一个机会,当那十名弓箭手不再顾及自己人而射出了弦上的箭时,方羽一个擒拿手把紧追出来的那人抓入了手中当了挡箭牌,十支狼牙箭射入那人身体,其中一支透体而过,扎在了方羽的右胸,想来该是刚才射伤过方羽的那个神箭手。

这箭幸亏入肉极浅,方羽顺手拔了,拿了手中那具尸体的弯刀,架住了第二人劈过来的那一刀,方羽虽也会刀法,却极不习惯这种状如弯月的刀,只能一脚把那人踢开,身形往后急退想要离开这家商铺的后院。

方羽看得出来,这些人真是来者不善,可说个个身手不凡,对付这些人可不象前时那金风细雨楼的百名普通刀手那么容易打发,如今自己先被伏击受伤在前,实力大减之下是不堪与人久战的。

方羽想的倒好,别人哪会那么容易让他脱身,刚与缠战的人拉开一点距离,十支偷袭的狼牙箭又射了过来,方羽心中暗叹一声,这些人不知与自己有什么深仇大恨,竟下了这般大的本钱要自己的命。

方羽用刀斩落那十只狼牙箭时,已没有了脱身的机会。

青衣人依旧站在屋顶,看着已被包围的方羽,脸上露出一抹微微的笑容,南蛮人虽人才辈出,可是这南蛮人的皇帝却不懂得使用这些人材,眼前的这个人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这人若在自己的族中,早就会被得到重用。不过,眼前这个人是一定要除去,不管南蛮人的皇帝如何不重视人材,象这样厉害的人物还是杀了才让人安心的。

星光下,飞扬的血腥气随着微微的夜风飘荡开来。

方羽已不知自己斩杀了对方多少人,四周依然是人影重重,这些个人没一个是好打发的,让方羽身上又多添了几道伤痕。最让方羽伤脑筋的是那个神箭手不时射出的冷箭,虽让方羽暂时躲过去了,但这种被一个狙击手时刻盯着的感觉可不好受。

方羽却不知道,那个站在屋顶的青衣人却是脸上渐渐变色。

这是他族中精选的勇士,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为了杀掉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杀猪佬,到如今已折损了大半人员,却依然没有完成任务,他不由的想起谢雨楼的话,这个杀猪的真是一个绝对难以对付的人。

越是如此,青衣人越是觉得这个杀猪的非除掉不可,否则异日,说不定会成为自己族人的强大对手。

青衣人从屋顶上跳了下来。

方羽又斩杀了十余人,这才看出对手已经只剩下十几个人了,心中不觉微微松了口气,眼前剩下的最厉害的对手似乎是那个神箭手了。

方羽流了不少的血,全身的力量似乎也在急剧的转衰。

青衣人扬起了自己的手。

缺月如刀。

相思的人知有多少。

赵萱望向大街的方向,心中越来越有些不安的感觉。

“他还没有回来么?”是穆英在她身后问道。

“没有。”赵萱的心中一颤,不安的感觉更盛。

——推荐好友的《首次穿越在神雕》。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