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27章 长街夜战(下)

第二十七章 长街夜战(下)

方羽再次停了下来,忽的有点庆幸刚才没有把手中的弯刀丢了。

两个同样是高手的人,若说有一方用拳头可以对付另一方的厉刃,那只是武侠小说中的故事,传说不是现实,没有人的拳头可以硬到和刀剑相碰的程度。

在这个体力已衰的时候,手中有一把刀,对方羽来说,就是多了一些保命的机会。

来人既是一个人守在这儿,来者自然不善。

方羽停在那人十几步之外,持刀指向了那人,道:“今夜倒是个杀人的好天气,阁下在这里站了这么久,不会是要观赏这残月吧,既来了,就请亮招吧。”

那白衣蒙面人望向方羽,停了一会儿,才道:“好,好身手,好胆色,好一个少年英雄,南蛮人中有你这样的,也不算辱没了这占有的锦绣河山。”

“每一个能够传承下来的民族都不会少了英雄,在这片土地上,更是英雄辈出,你没有见到,那只是你坐井观天而已,我只是一个杀猪的,与英雄二字还沾不上边儿。”方羽淡淡的说道。

“是么,不知道南蛮人中除了杨延昭算个英雄,还有谁是?”那人有点嘲讽的语气道。

“你站在这就是要说这些废话的么,天下英雄岂是你这种不敢见人的人所能评论的。”方羽真不明白这些古代的高手为何总是喜欢说些废话,当自个儿是更年期的女人不成。

“嗯,你既然要急着动手,那么,动手吧,今夜的月色似乎不错,不知道明天的月色你还能不能看到。”那人自背后抽出了一把刀,弯刀,一如方羽手中的刀,却更明亮,在月色下闪着微微的寒光,显然是一把好刀。

一片乌云移过,大街忽的暗了许多。

方羽的刀动了,带着刀上的血腥划出一抹黑影。

黑夜的街头,两道身影绞杀在一起,清脆的叮铛声,在寂静的街头传出很远。

行人不见了踪影,只有门后居民在倾听时因紧张而牙齿发出的微弱撞击声。

白衣人的武艺很高,似乎不在那个野利不花之下,力衰的方羽借助着精熟的八卦步才堪堪招架得住。

二十几个回合之后方羽却渐渐放下心来,这人武艺虽不弱于野利不花,却缺了野利不花与人搏杀时的经验,更缺了与人搏杀时的杀意,缺了这些的所谓高手,实际上一身武艺是难以全部发挥的。

方羽一时间,想了数种诱杀对方的方法,却最终没有用。因为方羽发现了对方一个更大的缺陷,那就是对方的体力。

方羽猜测得不错,此时这白衣人已在心里深深的后悔自己平日的养尊处优,让自己的体力大步的退化了,如此这般下去,竟是要比方羽更早耗尽体力。

方羽的八卦步游斗对方,实为自己省下了不少的体力,他在等,等对方在久斗之后,心中必会因体力不支心浮气燥时,那时才是自己真正的反击时刻。

方羽的想法是没错的,不过他这次遇到的是一个非常爱惜自己生命的角色,或许,一个人养尊处优久了,就会特别珍惜自己的生命吧,先前没动手时,那人还一派高手的风范,更一幅神秘莫测的神情。

就在方羽寻思着等下如何诱杀他的时候,那人紧砍几刀,忽的跳出战圈,一言不发的跑了,估计这时他也没脸说什么交代场面的话,很是灰溜溜的。

方羽也没有多少体力去追杀他,只是心中极度郁闷,这算什么?这么虎头蛇尾,莫明其妙的战斗,自己以前可从没碰到过啊。

方羽仰头望了望天,那片乌云也已移开了,缺月又是朗朗的挂在天上。

靠,方羽非常鄙视的看着夜空,这老天也凑啥子热闹。

方羽深吸了一口气,这失血较多的身体,在体力上开始透支了,前方,却不知是否还有要杀他的人没有。

前方,正有一个人,同样仰望着缺月,红色罗裙,仿如月下的一团火焰,一团火焰凝成的精灵。

金风细雨楼。

白衣人推开了自己的房门,心中忽的一震。

黑暗中,有个人正坐在白衣人的房内。

“你终究还是去了,他,野利不花,若大的年纪,这次行事却是太鲁莽了,自古云,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这次,他是枉送了性命,若我没猜错的话,你这次也是徒劳无功吧。”那人在黑暗中幽幽说道。

“少主明鉴,此人实是天下罕见的高手,属下不是他的对手。”白衣人躬身道。

“你还是做好自己该做的事吧,这种事,你不该亲自出手的,以后做事多用点脑子,那个杀猪的,对付他时,完全可以利用南蛮人的朝庭嘛。”那人冷冷的说道。

“少主高见,属下一定照办。”白衣人恭谨的道。

“好了,没事暂别惹他。”那人说完,起身走了出去。

白衣人待他走远,才叹了口气,拉下了蒙面巾,在微微的月光下,赫然正是金风细雨楼的谢雨楼。

叮,一柄长剑,借着缺月的微光,闪着寒人的气息,刺向方羽。

方羽挡了一招,身子往后退了几步。

这个蒙面的红裙女子,竟是一句废话也没有,见面就是一剑刺来。

方羽心中更是郁闷,以前他有个规矩,那就是不杀女人,今天面对一个女人,他也同样起不了杀心,不过现在的问题是,自己能否在这个女人手里逃得了生。

接手一招,方羽便已明白这女人的武艺不弱,自己所剩的余力已经无几,只怕难以支撑住对方的攻势。方羽心中暗叹,今日哪来这么多的高手,对付自己一个杀猪的,这动用的手笔也太大了点吧。

女子剑上的力量不小,攻势绵绵,一路叮铛之声,方羽被她迫得连退了几十步之远,竟是毫无还击之力。

三十余招后,方羽只觉得手中的弯刀越来越沉,方羽抵挡的动作也越来越慢,而那女子的攻势丝毫没有减慢,反而愈加的飘忽,让方羽更加难以招架。

方羽的脚下也是越来越沉重,曾经非常熟练的八卦步也渐渐凌乱。

方羽心中暗叹,自己所遇高手无数,从没败过,今日不但要败在一个女人手里,而且更是要窝囊的死在一个女人手里。

原来,自己重生到这个世界,只是一个无聊的游戏么,方羽暗暗的想。

女子忽的轻叱一声,一个剑花将方羽手中的弯刀挑飞,长剑直入空门,刺向方羽的胸口。

方羽的体力已尽,再无躲闪的力量,心中微叹一下,闭目待死。

精武门的门口。

赵萱仰望着夜空,一颗流星忽的划过夜空。

闪着短暂而灿烂的光芒。

赵萱的心忽的沉了下来。

“相公!”

赵萱的眼泪流了出来。

——推荐好友书《首次穿越在神雕》。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