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28章 无题

第二十八章 无题

从前的方羽在薛婉婷死后,从没有在乎过死亡。

人生有所恋,才会为之生吧。

方羽在利剑及体的那一刹那,脑海中不知怎的,浮起赵萱那张秀丽的小脸。

“相公,你真的不会嫌弃我么……”

“相公,你真好,只是这么好的纸和笔,那得花多少钱啊……”

“相公,我会站在这里等你回来的……”

我会等你回来的。

这样的月夜下,她会站在那儿等着自己回家么?

方羽心中恍惚的想着,一种对生的渴望,在心底迅速的燃烧起来。

仿佛有一股力量在脚底生成,方羽猛的倒踩八卦步,倏忽之间躲开了那致命的一剑。

剑刺在了方忆的左臂上,方羽仿若未觉,右手一招擒拿手,卸脱了那女子使剑的右手手腕。

女子娇哼一声,手中再也拿来不住剑,惊惶之下飞身急退。

方羽左臂带着插在那的剑,身形挺立在缺月下的夜色中,仿如千年前,便已生成的石像。

红裙女子有些惊悸的望着方羽,终于出声道:“没想到这种情况下你还能使诈,看来还是太低估你了。”

“你是温苇云?”方羽听出了来人的声音,心想你终是忍不住要出手了么。

“你到是好记心。”红裙女子温苇云有些嘲讽的语气道。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方羽问道。

“为了一个人,为了六十年前,南唐第一高手方善堂,他带走了我弥勒圣教的法典《光明圣典》与掌教令。”温苇云拿下了脸上的纱巾,露出她动人的容貌。

微微的月色下,一个美丽的夜晚。

本该是情人约会的浪漫景色,微微的风中却飘着淡淡的血腥味。

方羽有些走神了,他没有注意到眼前的女子是如何的美丽,他正在为温苇云的话感到忧心,弥勒教在历史上又称白莲教,后世的小说中又有称它为光明教和魔教,是一个传承了很久,在宋,元,明三朝造了无数次反的强大势力。

若是从前的方羽,自不会怕了这个什么弥勒教的,如今心中有了一份牵挂,却不得不对它有些忌惮。

方羽心中转念间,终于微叹了口气,道“你走吧,我不知道方善堂是谁,也没见过什么《光明圣典》与掌教令。我这里没有你们需要的东西。”

“那你这身怪异的武艺从何而来?”温苇云自不会信了方羽所说。

方羽心中苦笑了一下,原来是这身武艺惹的祸,我又该怎么对他们说呢,难道告诉他们,我是从后世带着武艺穿越而来的。

方羽淡淡的道:“不管你们信不信,我的武艺与方善堂无关,你们若仍为此事与我纠缠,我奉陪就是。”

温苇云静静的看了方羽一会儿,才道:“这话,我信,你的一切来历我已经调查清楚了,虽然有点古怪,但我还是相信你这话,所以,你才更该死。”

方羽皱了一下眉头,没有说话,静待对方的下文。

温苇云停了一会儿,继续说道:“圣教已经六十年没有教主了,有人认为你是前教主方善堂的后人,欲拥立你为新的教主,你既然与前教主无关,那么,拥立你为教主的话,只怕会让我圣教从此更加四分五裂。所以我今天才要杀了你。”

方羽心中暗想,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啊,当我吃饱了没事,跟你们这些个人去造反不成,大宋对付外敌不成,但对付你们这些个造反的,那可是厉害的得紧啊。

“你们那个什么教主之位,我没有兴趣,我只是一个杀猪的,只希望平平静静的过日子,别以为你们势力大就可以决定别人的生活和生命,你们以后最好是离我的家远点,否则,我的家人若有什么事发生,天涯海角,我也会将你们弥勒教追杀到底。”方羽长吸一口气,声音中充满了血腥的杀气。

“是么,你以为你今天离得了这里了么。”温苇云静静的道。

“你把你的帮手叫出来吧,今日倒要看看是谁能留住我。”方羽平静的道。

温苇云仰天看着那轮残月,许久,才道:“今夜的月色已经够凄冷的,似乎不是一个杀人的好日子呵。你走吧,也许,有一天我们还会刀剑相见,可那以后的事,谁又说得了呢,但至少,我们目前不该为敌吧。”

温苇云的语气有些萧索。

方羽没有答话,身形缓缓的向前走去。

路过温苇云的身边时,温苇云忽道:“你这算不算欠我一个人情?记得哦,要还的。”

温苇云如一片彩云般向远处飘去。

黑暗的屋影下,一个蒙面人也悄然的离去。

夜风中留着她那淡淡的余香,混合着方羽身上的血腥味。

方羽一阵晕眩的感觉涌上来,强敌一去,才知全身的精力已是用光。

方羽的身子摇晃了一下,复又挺立住。

“我在这里等你回来的哦……”

赵萱小小的身影飘摇在方羽的心头。

大宋皇宫内。

刘皇后看着袅袅飘起的龙涎香,慵懒的挽了一下发际。

郭槐弯身走了进来。

刘皇后看了他一眼,道:“有什么事吗?”

“娘娘,皇上今日身子好了些,刚才还召见丁大人见驾。”郭槐仍旧弯着腰说道。

“哦,官家他与丁谓说了些什么?”刘皇后问道。

“回娘娘的话,离得太远,那些小子们也没听得什么,不过好象与那李宸妃有关。”郭槐尖细声音低了下去。

“此事已过去快十三年了,怎的又被人提起?”刘皇后皱了一下眉头。

“那个陈林……”郭槐顿住了话头。

刘皇后不悦的道:“吞吞吐吐的做什么,有话就快说。”

“是,娘娘,这陈林不知何故,近日却离了皇宫外出,似乎便是与此事有关。”郭槐低低的声音道。

“你没查是谁派他出去的吗?”刘皇后似是漫不经心的望着那龙涎香道。

“奴才查过了,据说是太子。”郭槐的腰弯得更低了。

“什么?!”刘皇后身子一震,转过了头来。

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孩子,在后世时,正是做着童话梦想的年龄。

赵萱也有一个童话般的梦想,那就是梦想自己有一天能够有很多的书看,有一支好的毛笔和一些可以写字的纸。

这一切对于这时一个穷人家的女孩子来说,绝对是一个童话式的梦想。赵萱原本以为这一辈子都可能实现不了。

但有一个男人帮她实现了这个梦想。

这个男人,现在在这渐深的夜色下,赵萱仍旧没有等到他的归来。

她说过的。

我会这里等你回来哦……

月已西残了,你为什么还不回来呵。

不详的感觉笼着赵萱的心上,泪水模了她的眼睛。

……

“我回来了。”方羽低沉的声音响起在赵萱的耳旁。

我回来了。

这是一句很普通的话语,一个归家的丈夫常常会对他妻子说的一句话。

这时,两个人的心中却是因这一句话而同时一暖。

赵萱忍不住哭出声来。

为了全身是血的方羽。

——推荐好友之书《岳飞后人回宋朝》。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