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29章 生意上的歪理(上)

第二十九章 生意上的歪理(上)

站在赵萱身后不远的穆英,眼见着方羽的眼中只有赵萱,心中不禁一阵黯然,无声的转身离去。

方羽似乎没有看到她一般,眼睛依旧看着赵萱,脸上带淡淡的微笑。

赵萱终于收了泪,仰着脸儿,道:“相公,你回来了就好。”

“嗯。”方羽应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此情此景,似乎很多的话都不需说了。对方羽来说,此生能有个人儿牵挂着自己,能有个家让自己想着回来,这,就是一种幸福吧。

有时候,幸福的感觉是很简单的。

月如钩。

月色不怎么撩人,但情动的一刻,又哪再需要月色撩动人心呢。

方羽此刻,心中竟是一生中从没有过的宁静。

或许,这就是家的感觉吧。

郭槐慢步走下了那几级台阶,放眼望处,小宫女,小太监低垂着头让在道边,生怕冲撞了这位权势日大的总管太监。

郭槐心中微微有些得意,这就是权势的好处呵。

这里,这个深宫大院,这个以成败论英雄的地方,自己也算是一个人物吧。

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

坏人又怎么样,奸臣又怎么样,在这个深宫大院里,又怎有一个心善的蠢货可以安然的生存下去。

陈林。

郭槐心中冷冷的想着,陈林啊陈林,别怪咱家心狠,一山难容二虎,这个皇宫虽大,却容不得你我并存啊,若是让你继续存在太子身边,日后太子登基掌权,你又会容得咱家的存在么。

郭槐抖了抖长袖,不再看那些卑微的小宫女,小太监一眼,径自离去。

兰宁宫内。

刘皇后还在想着郭槐的话,难道说当年那场大火真的没有烧死那个李宸妃么?

难道,外面的传言是真的,那贱女人在那场大火中趁机逃出了宫外?

那么,是谁帮她逃离的,真的是那个陈林吗?

刘皇后轻抚了一下眉头,该死的,这件事已经过去快十三年了,没想到竟然还没有结束。

刘皇后望着高烧的灯烛,怔怔的想着往事。

方羽的三首词一经传出,立时轰动京师,一时之间,汴梁城中的青楼歌馆,豪门歌舞中,争相传唱这三首新词。一些才子相聚时也不免要谈论一下这个新鲜出炉的杀猪才子。填词在宋朝时虽是小道伎俩,与作诗不能相提并论,但一个优秀的词人,众人还是会承认他的文人身份的。有想法较开明的士子,更是把方羽与已经成名的柳永和张先相比较,认为这个杀猪的足够与这二人同为当世三大词人。

八王府中,八王爷赵德芳却在为自家女儿是否与那个杀猪的有没有私情而烦恼,与一个杀猪的交往一下倒没什么,但要做女婿那是绝不能够的,莫说一个杀猪的身份,就是一个正儿八经的进士出身,若无好的家世,也是断无可能做郡马爷的。(开玩笑,真当读了几本书就了不起了,陈世美当驸马的好事,那是我们丫丫先驱们丫丫出来的产物,一个金榜提名的穷书生要当高官,还有漫长的道路要走哩,哪有那么容易就跨进了豪门行列的。)

八王爷赵德芳却是不知道,他那个宝贝女儿平日虽喜舞刀弄枪的不太安份,却是绝不会跳脱到自己私下找男人的地步,更何况那日见了方羽的画和词,不但不象其她女子那样受感动,反而越发认为这个闯入后院的小贼不是个好东西。

方羽溶合了那杀猪小厮的一些性子,拥有了一些普通人的正常行为,比如爱显摆两下本事,也会忍不住看看美女,却绝不至于变成一个风流又下流的胚子。当然,方羽这人也算不上好人,就某种程度来说,他还是很自私的,因为他心中更多的只是关心自己身边的亲人,什么为国为民的精神,他是不太理会的,若是其他的穿越者,必定会高举民族主义旗帜,高喊着消灭西夏,打垮辽国,奋不顾身的冲上战场,誓要开创一个新中华不可。

方羽没有那么远大的理想,但这一次莫明其妙的被党项人袭击,却是让他改变了一些想法。其中最先让方羽改变的是平日的特战训练,原本方羽对谁来学都是无所谓的,现在可不这么想了,这种东西,是不能让那党项人和辽人学了去的,一个家是依附在一个国家之下的,国破家也难全,这点方羽可是明白的,最起码,方羽可不希望当亡国奴,更不愿当汉奸什么的。

方羽没有领略过宋兵的战斗力,但史书上都是说宋兵的战力如何的低下,若再让党项人和辽人学了这特战训练方法,指不定十年后的西夏立国就会顺手灭了大宋也是说不定的。所以方羽把训练停了下来,只教一些不适合战场用的太极拳之类的东西。

方羽虽然还没有从军的念头,但私下里更是认真的训练杨家两兄弟,既然党项人对自己不安好心,方羽又怎会没有报复的念头,至少,不能让西夏那么容易立国吧。

京师某商铺的杀人案,在商铺那个小厮丰富想象力的描述下,在汴梁城的大街小巷中流传开了,官府对于死了这么多党项人也没太在意,虽然其中有一个是党项人中的重要人物,但这时的宋人可没把党项人放在眼里,死了不就死了,谁叫他们跑到这天子脚下生事哩,死了才是活该啊。那个开封府的刘大人草草的定了案,也没去追究谁杀了这些人,反正听那个商铺小厮的描述,一个人杀了这么多人,就这本事,自己手下捕头们也奈何不了他。

方羽将养了十来天,身上的伤也就好的差不多了。

这十来天里,赵萱对他的照料,让方羽更加感觉到有个家的好处。

方羽此时的心中是宁静而幸福的,但穆英的心中却极不开心。

穆英看到方羽的心思越来越多的糸在了赵萱的身上,知道自己心中的那点心思再无可能了,终在一天,一个人悄悄的离去。

对于她的离去,方羽心里到没太在意,只是赵萱告诉他穆姐姐是喜欢你的时,方羽才怔了一下。

穆姐姐?

方羽终于明白自己在某一方面的粗心。

方羽心中闪过一些两人之间的片段,最清楚的,却只有那初见时的一抹惊艳,其余的都很模糊,方羽摇摇头,不再去想她,想也没用,人都离开了,自己根本就不知她是哪里人,就算有什么话要说,也没处说去,也许,日后还会再遇到她吧。

这时的方羽,心里面只剩下赵萱的身影。

方羽深受薛婉婷的影响,在性格上只喜欢温婉的女子。

方羽在十多天后,终于又来到了自己的那个小店。

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原本他以为自己这个可怜的大宋肉联厂会被那些人折腾得快倒闭,没想到来了一看,竟是生意兴隆得很,门口买东西的人竟排起了队伍。

那安三上跳下窜的忙碌着,很有一派掌柜架式。

方羽心中不禁纳闷了,难道说这安三还是一个做生意的人才不成,在自己不在的十几天里,打开了生意的局面?

方羽在外看了看卖东西的诸人,还是那几位,也还是那一幅从前的德性啊,怎的生意竟好起来了?

方羽百思不得其解,眼睛望向了那些买东西的人。

——推荐好友之作《岳飞后人回宋朝》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