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30章 生意上的歪理(下)

第三十章 生意上的歪理(下)

方羽心中好奇,便想听听那些顾客的议论,向那些人挨了近去。

顾客甲掂了两只火腿转身出来,一人唤他道:“我说吴大官人,这般贵的东西,你怎的一买就是两只啊?”

“贵么,我说明兄,这可是给皇上进贡的东西,这个价钱怎会是贵了哩,你当是给那没钱的平头百姓吃的不成,我听说啊,现在京城之中,大户人家桌上都会准备点这玩意儿待客的。我虽不是很有钱,可是今个儿去求人办事,不拿点儿象样的东西怎成。”顾客甲笑了笑对那人说道。

“是呀,是呀,”另一顾客丙凑上来说道:“我听说上次八王爷府聚会,用的就是这个什么火腿的招待那些才子呢,据说味道可是好极了。”

“你们知道么,我听说这里的猪可是与别个处不同的。”顾客丁很神秘的说道。

“咋个不同的啊?”顾客丙伸长了脖子望着那人。

顾客丁微扬了一下头,有些得意的道:“我原本也不知这里的猪与别个处有什么不同,只觉得这处的猪肉就是比别个处的味道更好,后来我才知道为何这里的猪肉会比别个处的要好吃的多。”

顾客丁说着又停了一下,很是会卖关子,顾客甲催促道:“你快个说呀,倒底是啥原因来着。”

顾客丁左右看看,放低了声音对这三人道:“你们不知道啊,这家肉铺里的猪可是用特殊方法养成的,且不说这家每日喂猪用的都是精粮,而且每次喂猪时,都会在猪食中佐以二十几种名贵的滋补药材,你们想想啊,用这么好的东西喂猪,这猪肉的味道能不好吗。”

那三人一付恍然大悟的样子,同时点点头,顾客丙道:“我就说么,难怪有钱人都跑到这儿来了,敢情这家铺子的猪肉是不一样的啊。”

方羽在一旁听了很想笑,以前他也听到过类似的事,有一个卖烤酱鸭的,他便是如此对人宣传他的鸭子是用很多种药材喂养出来的,如今看来,做这种事的前辈在宋时就有了,这传承可是源头长着哩。

方羽又转向另外几个人处,想看看这几个书生打扮的人又是怎么说的。

书生说来都是比较清高的,据说为了显示自己的清高,揣着口袋里的钱买根竹子回去看了三个月而不吃肉。如今这么多的书生不嫌有辱斯文,跑到这来买肉,也算是一种非常不容易的事啊。

方羽听那书生甲道:“子敬兄可知否,我等拉你来是有原因的,此家的猪肉是不可不吃也。”

书生乙不悦的道:“之忆兄这话怎讲,我等读书人,怎可沾了这俗物。”

“子敬兄稍安勿燥,且听我细细道来。”书生甲一张手中的折扇,慢条斯理的道:“子敬兄知道此家的主人是谁么,他就是近来轰传京师的大才子方羽是也,你道他为何身为一个杀猪的,也没能念过几天书,却能填出如此动人的词章来。”

“却是为何?”书生丙很识趣的托上一句。

“就是因为这猪肉啊。”书生甲感叹了一下。

“这猪肉有什么蹊跷么?”书生乙问道。

“正是如此,这个方羽据人说,家有祖传秘方,养的猪与别处的不同,乃是用甚多名贵补药滋养而成,常吃了,不但身体健康,而且才思也能大幅增长,这方羽正因从小便食用此猪肉,是以才有如今的文武双全。前几日,这坊间便已到处传开了这事,有人买得吃了,据食后说,果然人的精神好了,文思也更加敏捷了许多。”书生甲手中的折扇很斯文的摇了几下,看着身边的几人说了一通。

那几人互相看了看,书生甲感叹道:“我说一个杀猪的,怎会有如此好的文才,原来是如此的一个原故。”

“是啊,想我等寒窗苦读,却又怎会比不了一个杀猪的,原来是如此,难怪此家的猪肉要比旁处贵上许多,却也是物有所值啊。”书生丙总结性的说道。

这话说的,好象他们写不出好文章全是因为没吃猪肉似的,这谁啊,如此牛气的牛皮也敢吹出去蒙人,后世之时,有人把一瓶糖水说成灵丹妙药,买者蜂涌,这不会也是某位后世的人穿越来了吧,方羽心中不禁有些胡思乱想。

要说方羽对做生意实无多少兴趣,但对一个能把邪门歪理运用到这般境界的人还是很想看一看的,转了身向店中走去。

安三一见方羽,笑容可掬的迎了上来,道:“姐夫,你怎么来了?”

“嗯,我来看看生意,做的不错啊,是谁出的好主意,说这猪是二十几种补药养出来的?”方羽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说道。

“这个,”安三偷偷的看一下方羽的脸色,见他并无恼怒之色,放下心来,道:“姐夫,你是不知道啊,前些时候店中毫无生意,俺心里是急得很,姐夫你将这店儿交俺打理,没个生意的,俺怎对得起姐夫,正自无法的时候,黑子在街头捡了个穷书生回来,俺看他饿的可怜,便收留了他,后来他便为俺出了个主意,找人四下里宣传俺们店里的猪是用特殊材料喂养的,没想到一试之下,生意便果然好了起来。”

方羽点点头,心想这个书生是个人才啊,虽然出的是个歪点子,但也可见这人是长于智谋的谋士,把人的盲从心理是了解的够清楚的。

方羽,想了一下道:“小三,去把他叫来,我要见见他。”

“好嘞。”安三应了一声,转身去叫人了。

方羽看店中其他人倒是各自忙着,其中那徐庆是个实在人,一人包圆了杀猪一事,可谓是脏活累活都他一个人干了,方羽与那杀猪小厮的性子已完全融全了,记忆中许多混乱的地方也清晰了起来,此时的方羽已经对徐庆这个名字有了一些印象,这个名字似乎是五鼠中的一人,看他那时手中一对大铁锤,也知这人的力气是极大的了,可惜了这样一员战场上的猛将,沦落在江湖中,这大宋非无人,而是不用人才啊。

方羽心中多少有些感叹,又看了看其他四个来历不明的人,心想,自己不再是一个人时的日子,不能再得过且过了,所有对家人有着威胁的人,自己必须得清除干净,不能再有亲人受到什么伤害的事发生了,这几个人的来历,自己须得查个清楚,若查不清楚的,方羽抬起了头,脑海中冷冷的闪过一个杀字。

方羽不在乎杀人,他此时心中也正想着那夜的一战,想着那幕后的主使人是谁,事情其实很简单,无非与赌堂有关的潘,王两家以及金风细雨楼而已,方羽不禁想起了蒋某人的一句话,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

这世上,欺负什么人都别欺负沉默寡言的人,不出手则已,出手的结局,往往都是很惨烈的。

方羽就是一个沉默的人。

所以当方羽决定报复的时候,就注定了汴梁街头的血雨腥风。

在方羽想着事情的时候,安三领着一个年轻的书生走了过来。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人,除了两眼中的光彩,很难让人记得起他的其它地方。

这人站在方羽的面前,既无卑躬之气,也无傲然之态,只是静静的看着方羽。

方羽暗自赞许了一声。

安三上前道:“姐夫,这主意就是他出的。”

“嗯,请问先生尊姓大名如何称呼?”方羽打量完那人后问道。

那人淡然拱手作了个礼,说出了一个名字。

一个让方羽有些意外的名字。

——推荐好友之作〈岳飞后人回宋朝〉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