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31章 方家班的开始(上)

第三十一章 方家班的开始(上)

“晚生公孙策。”

很平静的一句话,带着自信与一点点傲然。

这是一个有理想有才华的年青人所必然的行为和态度。

但这一点点的傲然,给方羽的感觉,却是其中所带有的孤芳自赏的寂寞。

梅花因傲雪而孤芳,莲花因清涟而独远。

一个有才能而不媚俗的人,很多时候都只能在郁郁不得志中孤芳自赏。

方羽为公孙策三个字而微微怔了一下。

又是一个包家班的重要人物么,这个包家班的智囊,这个借着包青天而得以留名的人物,离他们风云际会的时候还有五,六年吧。

方羽心中静静的想到,自己是不是该把他收在自己的身边。

方羽转眼看了看那个很实在的徐庆,心中又想,就算自己不想出头,但要想真正的保护好自己的家人,也是需要金钱与势力的呵。

方羽回望着公孙策,道:“你跟我走吧。”

这回是公孙策怔了一下,望着转身的方羽没有说话。

或许,有些聪明的人是不需要说太多的吧。

公孙策无疑是个聪明的人,方羽的话就是要他以后追随了方羽。

没有一个聪明的人会轻易决定追随一个人的,但此时的公孙策正是走投无路的时候,不管他如何的自信与清高,饿着肚子的滋味不是好受的,聪明的人知道有时候该如何的取舍。这方羽虽是一个猪肉铺的小商人,但公孙策早已在市井之中听闻过方羽文武双全的名声,这样的一个人,公孙策也有理由相信方羽终有一日会有所作为。

所以,公孙策没有出声拒绝,至少,现在也要找个存身的地方吧。

方羽也知道现在还不是能够收服得了公孙策的时候,但只要他现在暂时跟了自己,那么以后总有机会收服他的心的。

方羽来到徐庆的身旁。

徐庆停下手中杀猪的活,憨憨的对方羽笑了一下。

方羽较为喜欢那种没啥心机的憨人,他回了徐庆一个微笑,道:“停了手中的活,你也跟我走吧。”

“好嘞。”徐庆丢下了手中的杀猪尖刀,应了一声,也没有问什么,仿佛早就在等着方羽这句话。

安三望着方羽离去的背影,自言自语的道:“俺怎么觉得姐夫变了个人似的啊。”

“是啊,三子,俺也觉得现在的羽子哥变了,一点也不似从前那般风流性儿了。”黑子凑上前道。

“去,谁说的这个了,俺是觉得姐夫现在这个样,很有大哥的派头了,你不觉得姐夫自从浑身是伤回来后,眼中尽是杀气么,俺听说各门各派中当老大的可都是眼中带着杀气的,还有那当将军的,据说杀人多了,也是满眼的杀气哩。”安三斜了黑子一眼,心想你这厮的一个破落户,就知道什么风流事儿,也太没见识了。

“三子你这一说,俺也觉出来了,俺看羽子哥不象是那种老大的模样,倒是象那天波杨府的杨将军。”黑子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一幅恍然大悟的表情。

安三拍了拍黑子的肩,道:“当将军有什么好的,好男不当兵你不知道么,你看看杨家就该明白,受人冤,受人气,最后还弄得一门多是寡妇,俺可不希望姐夫去当什么将军的,俺觉得吧,姐夫他应当去考个状元才是。”

“状元?”黑子对于安三这天马行空的思维有些跟不上,愣愣的问了一句。

“你没听到外面那些读书人都在说俺姐夫是个大才子吗,既然是大才子,弄个状元有什么稀奇的。”安三很自得的说道,仿佛能考状元的是他一般。

“哦。”黑子应了一声,还是没明白刚才明明说的是羽子哥的眼神问题,怎的又与状元扯上了关系。

精武馆酒楼的顶层上。

徐庆很意外的看着这一桌的酒和菜,不明白方羽为什么要请他来这儿。

公孙策却很安静的坐着,仿佛方羽原本就是请他来喝酒的。

方羽为二人斟上酒后,终于开口对徐庆道:“你到我这店子中来,究竟是为了什么?”

“俺那日见了你的武艺好,就来想拜你为师父,俺也知道每个门派收徒弟都是有规矩的,你要俺做什么俺就做什么,只求你能收俺做徒弟就成。”徐庆憨声道,眼睛愣愣的看着方羽。

“那么,你又是何处人士?”方羽问道。

“俺是安平镇陷空岛的人。”徐庆想了想,又很老实的道:“俺家里还有爹和娘,一个哥哥,二个弟弟,俺家里也没有啥钱,那日来店中的钱是俺抢的。”

方羽点点头,对于安三收了别人的好处,方羽是知道的,那安三虽也贪钱,做事却也算是光明的,事后安三曾将钱交了出来,只是方羽才不会再乎那点儿小钱,又将钱还给了安三。

“那么你认不认识白玉堂?”方羽问道。

徐庆茫然的摇了摇头。

方羽心中微有失望,心想这五鼠难道还没有相聚。

“那你是否认识卢方?”方羽再问了一句。

“你说的是不是俺那里的卢员外?他俺当然识得,在俺们那谁不识得卢方卢员外的,他可是个好人呐,为人义气又仗义疏财。”说起那卢方,徐庆一脸的荣幸表情。

方羽此时自是肯定了这徐庆的身份,想了一下,方羽开口道:“我不需要徒弟。”

方羽这话一出,徐庆是满脸的失望。

“我需要的是兄弟,是同生共死的兄弟,你愿意吗?”方羽接着道。

徐庆愣了一下,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心中满是欢喜,此时的江湖中人,最喜好拉几个人给成异姓兄弟,说白了就是人多势大,看谁不顺眼了,仗着人多也好揍了他不是。

徐庆原本只望能当个徒弟就不错了,如今上升为做兄弟,哪有不愿意的。

这会儿徐庆的脑瓜儿忽的聪明起来,离了座,纳头便拜,道:“徐庆拜见哥哥。”

方羽也喜欢徐庆的憨直,一把托起徐庆,道:“兄弟快起来吧,以后就是一家人了,我做哥的,自会把一身武艺教与兄弟。”

二人重又入座,公孙策脸带淡淡的笑容,举起手中的酒杯道:“恭贺东家收了个好兄弟。”

方羽没有举杯,微微一笑,道:“不忙,公孙先生,我知你也是个有才能的人,未必看得起我一个杀猪的,但我要说的,是总有一天,会给公孙先生一个施展才华的机会的,若先生暂无去处的话,不如暂且住到我的府中如何?”

公孙策随手将杯中酒饮尽,放下酒杯后,才慢慢的道:“晚生既叫了你为东家,以后的日子,自是须要东家安排的了,至于东家的身份,晚生认为这不是我们之间的问题,晚生要问的是东家你何时有意仕途。”

“这很重要吗?”方羽反问道。

“很重要。”公孙策站了起来。

“哦,为何?”方羽确是没想过出仕的问题。

公孙策走到窗口,望着街头往来的行人,缓缓的道:“一个人想做一番事业,最重要的是什么?是权势。一个人想要活得逍遥,最能保障逍遥的是什么?是权势。如果你还想你的亲人过得安然,那么,你更加少不了需要权势。”

“那么,这是你想追求的?”方羽凝视着杯中的酒,静静的问道。

“是,这也是东家你所需要的,晚生要的,是东家你能否让我有机会做一点儿自己想要做的事。”公孙策回望着方羽,眼中有着年轻人对理想的热切。

这是一个有着理想的人。

这也是聪明的人,为了理想,他明白其中所需要的取舍。

方羽站了起来,心中忽的想到,包公能做出一番事业来,实是离不开这些人的帮衬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