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34章 杀气满京师(中)

第三十四章 杀气满京师(中)

很多年后,有人问安三,你第一次杀人是什么感觉?

安三想了一下,说,那夜的天太黑,也看不清啥的,只感觉杀人与杀猪好象没啥区别的,反正一刀就一个,捅了去就结了。

那一夜,安三与黑子外带一个同是店内杀猪小厮的虎牙守在金风细雨楼的大门前,每人手中拿着一把杀猪尖刀,等候着前来送死的。

三人几个月来也学了些武艺,本身又是杀猪的,少不了一身的力气,早就想找个倒霉的试试自己的本事。

自己的本事到底有多大,完事之后三人也没弄明白,反正按照方羽教他们的,一刀就一个,二十几个从那大门跑出来的人,竟是极不经杀。

那一夜之后,这三个人便得出一个结论,杀猪与杀人,这两个不同的职业是没有什么不同的,技术含量完全一样嘛。

那一夜的金风细雨楼之后,很多的汴梁人都说,他听到了鬼魂的哭嚎声。

那是一个血光之夜。

那一夜之后,金风细雨楼在蛛网陈结中荒废了很多年。

谢雨楼的少主离开后,只过了半柱香的时间,方羽便带着欧阳春,徐庆,萧远进了金风细雨楼。

萧远是个比徐庆还愣的二愣子,当雷惊将他的详细资料放在方羽的面前时,方羽便决定收服他做手下。

萧远的爷爷是辽国北地的汉人,倒插门入了没有儿子的萧家,后来萧远的父亲又娶了个汉人女子,生了萧远。

他们一家,说来也有百亩子田地,也算得是一个小地主了。

萧远从小跟随一个异人学习武艺,待学成武艺归来,才发觉自己竟是家破人亡。

世上哪个地方都少不了恶人恶霸,仗势欺人之辈。

有一个恶霸看上了萧远那个如花似玉的妹子,强抢时一脚踹死了萧远那年岁已大的爷爷,萧远的父亲是个有血性却无多少头脑的汉子,掂了一把柴刀杀上了那恶霸的家,却被人乱刀砍死,萧远的妹子撞墙自杀身亡,萧远的奶奶活活气死,萧远的娘苦苦的等着萧远回来,用自己的生命告诉他,此仇不报,枉为男儿。

萧远一夜之间杀尽恶霸一家七十三口人,从此亡命天涯,来到了大宋。

对于萧远的遭遇,方羽是很同情的,至于萧远之所以进了方羽的店中,一是听说了方羽的名头,二是方羽收人竟傻乎乎的不看人家有没有户籍凭证,其它的店铺可不会收留这种来历不明的人的。

方羽不知道这些,安三却是只顾着收人好处。

当方羽向萧远挑明自己要收他做手下时,没什么好去处的萧远答应了下来,不就是杀人么,某还怕了杀人不是,萧远的心中想的很简单。

谢雨楼是个聪明的人。

聪明的人往往知道怎样才能活得更久。

所以谢雨楼在他的少主走后,匆匆的给手下交代了几句话,便逃入了茫茫的夜色中。

他甚至来不及带上他多年积累的财富。

因为他有一种对危险的预感,他感觉到方羽很快就要来了。

那是一个让人寒心的人,是一个仿佛来自地狱的拘魂厉鬼。

谢雨楼不想再面对他,更不想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

聪明的人是不会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的。

所以谢雨楼很干脆的走了,在别人还不知死亡临近的时候。

金风细雨楼是个守卫森严的地方,夜间也会有不少巡逻的。

这个时候,有巡逻的也无用处,因为方羽他们根本就是直接闯了进去。

门中两个值勤的看到几个人过来,还未曾明白是怎么回事时,徐庆手中的大铁锤和萧远手中的狼牙棒干脆利索的把这二人砸死,连声音都没发出。随后徐庆吐气开声,大喝一下,一锤砸在关着的大门上,轰然声中,大门倒塌在地。

方羽两眼微眯,平静的道:“一个不留,全杀了。”

徐庆,萧远二人应了一声,冲了进去。

欧阳春有些犹豫的看了方羽一眼,终是没说话,也随后走了进去。

安三,黑子,虎牙各自拿着杀猪尖刀守着大门。

黑漆漆的大门下的阴影,仿如一个等待着吞噬生命的巨口。

一声惊慌的铜锣响彻了金风细雨楼的夜空。

后面随之的是人在临死前的惨嚎声。

这是一个血夜。

除了欧阳春,其他的人都是毫不在意的收割着生命。

方羽一人将金风细雨楼的三个供奉接上,一杆长枪把三人圈住,杀成一团。

金风细雨楼中还有几个好手,不屑于杀普通人的欧阳春则对上了他们。

徐庆和萧远可不在乎杀什么人,碰上了就一兵刃砸了,这二人如虎入羊群,一路杀向金风细雨楼的后院,溅出的血将二人染成了暗夜的厉鬼,惨叫的声音在夜空下传出很远,更将这里渲染成人间的炼狱。

嘶,方羽的枪尖发出的破空声越来越响。

金风细雨楼的三个供奉已是汗流浃背。

说来这三人也不是什么很坏的人,平生做的恶事也不算多,只是他们很不幸的投靠了谢雨楼,很不幸很糊涂的与异族的人在一起,并且因与欧阳春交手的几个全是党项族的人而证实了他们的罪证。

这时的他们未必有投降卖国的念头。

但方羽要杀他们并不需要太多的理由,有这一点就够了。

用那位老将军的话说,凡是帮着外人欺负我族的人,都该杀。

他们都该杀,就为老将军那句话,他们都得死。

方羽杀人本就不太在意理由,更何况他们已给了方羽要杀他们的理由。

枪尖毫不留情的刺开了孙风的咽喉,带着一团小小的血花在夜空中飞舞。

孙风喉间发出几声嗬嗬的声音,仰天倒在了地上。

眼睛无神的看着夜空。

淡月星繁的夜空很美丽呵。

孙风最后的想到。

当孙风一死,剩下的二人就更加抵挡不住方羽的攻击。

枪尖撕开死亡的壁障,划过了那名壮汉的眉间,带起一串细碎的血珠。

知道无力回天的关秀斩出一刀后,飞速的往后急退。

但他快不过方羽的枪。

枪尖无情的刺进了他的胸膛。

关秀最后看到的是方羽那平静的脸色,仿佛他杀的不是人。

关秀吐出了最后一口气,几乎与那壮汉同时倒地身亡。

杀戮在继续进行着。

金风细雨楼的好手都被方羽和欧阳春杀了个干净,剩下的小猫小鱼有徐庆和萧远就足够了。

方羽对于没能杀了谢雨楼微微有些不满意。

不过他现在要做的是找出金风细雨楼的财产,这是方羽以前常做的一件事情。

至于时间,那还有得是,街上雷惊等捕快正为他把守着呢。

偶尔的时候,方羽也会忍不住想,官匪一家,有时候果然就是爽啊。

金风细雨楼的财产很多,多到让方羽也瞠目结舌地步。

谢雨楼是个私心很重的人,他为他的少主聚财时,上交的只不过一小部分,因为当年他只身来大宋时,那少主可没给过他一文钱,他谢雨楼能上交那么多已是实诚人了。

至少谢雨楼觉得自己很实诚了。

一直以侠义自居的欧阳春见到这么多金银时,也不禁眼花了。

众人一时间都为搬运这些金银而有点发愁。

夜空中是浓浓的血腥味。

此时却被这些金银掩盖了众人的嗅觉。

爱钱的安三更是觉得自己的血都在沸腾了。

这不只是一个血夜。

这更是一个让人难以忘怀的金钱之夜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