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35章 杀气满京师(下)

第三十五章 杀气满京师(下)

对于一个不会做生意又没有当官的人来说,世上没有什么比抢钱来钱的更快了。

至少当了很多年捕头的雷惊是这么认为的。

当那雷惊将五千两白花花的银子放在开封府刘大人面前的时候,雷惊忽又觉得还是当了官的好,当了官有别人赶着给他送钱不是。

于是雷惊也终于当了官,一个比芝麻还要小N倍的官。不过这个官职还是蛮有威风的,开封府的总刑捕一职,管着好几百人哩。

从捕快升为捕头花了雷惊好多年,从捕头升为总刑捕,雷惊还没敢奢望过。所以,当了总刑捕的雷惊总觉得自己是在梦中,于是,雷惊往自己头上淋了一盆刚打出来的井水,然后得出了一个结论,发财很容易,抢就是,当官也很容易,送钱就是。

雷惊可不知道,抢钱可不容易,要拳头够硬,刀子够快,当官更不容易,要脑子好使,关系好用,再加上多烧了几柱高香的运气。

雷惊的顶头上司刘大人就深深明白当官的辛苦,上面得有人托着,下面得无事心才安着,可金风细雨楼的灭门大案,这心就怎么也安不下来了。

这事得查,坚决的查,刘大人对着新任的总刑捕雷惊反复的叮嘱,这案子得要他们这些捕头,捕快的去查啊,总不能他刘大人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官老爷亲自去查不是。

雷惊保证得很坚决,保证在一个月内抓住这些个大盗。这事雷惊自己也参与了,还能抓了自己不成,自然是按方羽兄弟说的,到时抓几个别处的大盗来顶数就是。

对于雷惊的保证,刘大人只能在心里摇头,他也不是傻子,能灭金风细雨楼的,岂是这一班武艺平平的捕快所能对付的,要做什么事,得有实力才行啊,让雷惊去查,也只是指望着雷惊他们能弄几个替死鬼来,有了替死鬼,大家都好说话嘛,只是刘大人却没想到,这雷惊他们竟会胆大到参与了这血案之中。

他刘大人可不是后来的包青天,能够明查秋毫。

他刘大人更加预料不到,血案会接二连三的发生。

第二家遭殃的是曾经盛极一时的潘公府。

潘公府是发生了血案,一件极为离奇的血案,一夜之间,家里养着的六条看家狗被人生生撕成两半扔在了院中,弄得满地都是血,而这个地方的老少七个男主人俱都离奇失踪了,当然,同时失踪的还有潘家大量的金银。

找吧,开封府的刘大人摸了摸头上的乌纱帽,无可奈何的吩咐雷惊他们,不是他无能啊,哪能个个都是包青天,手下有着展昭那样的高手可用不是。

两天后,潘家的那七个人又安然的出现在他们各自的**,其它的地方倒没缺了什么,只是全都双眼瞎了。刘大人自然要问问情况,可七个人一致说他们一直都在**睡觉,刘大人问不出情况,于是,这件案子由血案连降几级,被刘大人定为了入室盗窃案。

潘家已是过时了的贵族,刘大人对他们没什么好怕的,把大案尽量定为小案,那也是为了自己的乌纱帽着想不是,案小担子才轻啊,既然他们人都活着,丢点钱那还是小事一桩嘛。

若是和大宋历年送给辽国的岁币相比,潘家丢的确不能算大钱,也就潘家六十多年来积累的二万多两黄金而已,也不算太重,也就压得死力大如牛的徐庆而已。

潘家一夜无声无息的丢了这么多钱,各种版本的鬼怪传闻一时之间成为大家打发这大宋时代无聊时光的必备娱乐。

方羽没有杀潘家的人,因为公孙策对他说,不要冒然去杀朝庭中人,让他们成为废人,让他们多受一些活罪,比杀死他们更让这些人痛苦。而且生与死之间的区别就是,人活着,就是小一些的案子,人死了,这案子也大了。

方羽心中也清楚,真正上次夜里狙击自己的是金风细雨楼的人,而之所以要对付赌堂的这些幕后老板们,是因为他们与金风细雨楼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清除了他们的势力,自己才可高枕无忧。

当然清除势力不一定就要杀人,所以方羽就把这些人来了个废物利用,练习做眼角膜手术,对于人道主义者来说,这是一件极不人道的事,不过大宋时人们连人权的意识都没有,又有谁会在方羽的耳边唧唧歪歪的讲人道。大家只是很奇怪方羽剥人家那个东西干什么,方羽当然不会讲他在练习手术,有些东西讲了这些人也不会明白,方羽觉得又何必费那个口舌干什么。

后来又有几家的钱财被盗,而钱财的主人都被人砸烂了脑袋。

这些事,都是徐庆和萧远二人干的,方羽开始潜心为李氏治疗眼睛,没有心思参与。

这徐庆和萧远二人却是只知道蛮干,每次下了迷药后,不等药性发作,便冲了进去,一见别人还活蹦乱跳着,二话不说,一兵刃砸了过去,理由是他看见某的脸了,得灭了口不是。

他们这只是举手之劳而已,可人家开封府的刘大人急眼了,这些个祖宗啊,这不是成心要砸了本大人的乌纱帽哇。

接二连三的官员家出事,弄得满京师的官员们人心惶惶,一时之间,到处都是高门大院中夜里***通明,鸡飞狗跳的防备着那越传越说越吓人的强盗们。

市坊之间,各种流言四起,从辽国的人跑到这大宋京师来行刺杀官员到某个山上的土匪们杀进了京城,还有那想象力丰富的人,绘声绘色的讲述他如何见到有妖怪在某个被杀的官员府中吃人。

到了夜间,汴梁城中竟很少有人敢外出,夜风里,仿佛到处都是杀人的刀声。

也有心细的,发现这些个出事的官员都与赌堂有关,于是很快与赌堂无关的人变成了幸灾乐祸,与赌堂有点关系的则是惶惶不可终日。

刘大人每天都要对着雷惊咆哮一番,限他尽快破案,因为那个与他有那么一点关系的刘皇后也知道了这件事,让人带了话给他,要这位刘大人尽快破案,以安定京师的人心,至于皇上,他正病着哩,那会有精力过问这种事情,这也让刘大人心中稍安了些,皇上不过问这事,自己头上这顶乌纱帽就比较安稳了。

他刘大人咆哮完了,人家方羽那边该抢的抢完了,该杀的杀完了,至于不该杀的,杀都杀了,还能怎么的。

收尾的工作还是要做的,这事当然是雷惊提供情报,方羽带着欧阳春,徐庆,萧远去抓人了,说来这欧阳春有一个不错的爱好,就是喜欢杀贪官,那几天他竟也跑出去凑热闹,顺手杀了几个与赌堂没啥关系的贪官,如今大家都是杀官的了,欧阳春想不听方羽的话都不行不是,至少公孙策是这么认为的,也是这么对方羽说的。

三天后,刘大人意气风发的向人公布了京师一连串血案的七名主犯已被抓获了,唯一遗憾的是赃物没有找到。人们在将信将疑中最后选择了相信,因为这七人真的是官府通缉多年的巨盗,个个据说都是武艺高强,无恶不做。

当然,私下里也是有人怀疑的,因为这抓来的七人,都不能说话了。

刘大人可不管他们能不能说话,有人能让这件案子落实了就行,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巨盗啊,没有比他们更能让人信服的人选了。

于是,曾经让人觉得到处都充满着杀气的京师恢复了平静,往日的繁华之夜又喧闹起来。

在这喧哗的夜里,诸事告一段落的方羽,第一次主动带了赵萱和安二娘出来逛夜市。

在最繁华的地段,行人川流不息。

看着这太平盛世的光景,方羽心中不禁起了一丝感叹。

就经济与科技而言,这时候的大宋,才称得上是世界的中心之国啊。

放开了心灵的方羽,慢慢的感觉到这个世上有许多应该珍惜的东西。

其中就有一样。

它的名字叫中国。

方羽不禁悄悄的拉了二女的手,在赵萱的低眉浅笑与安二娘的媚然一笑中,溶入了川流不息的行人中。

这一夜,方羽是快乐的,有许多想法,或者说理想在他心中朦胧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