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37章 范仲淹去拜寿(上)

第三十七章 范仲淹去拜寿(上)

方羽的双手,一直干的都是杀人和杀猪的事。

不知有多少人和猪的生命消失在这双手中,童年那点儿治病救人的理想早已被杀戮淹没在无痕的角落。

当方羽第一次用自己的双手为人治病时,才知道救一个人比杀一百个人还累,当方羽把手术做完时,方羽又发现,救一个人也是一件很愉快的事,至少在赵萱为他轻轻拭去额头上的细汗时,方羽的心中是很愉快的。

手术做的很顺利,众人将李氏抬入她自己的屋内,而那个死囚则被欧阳春肩着送回给了雷惊,据说两天后就要处斩,罪名是投毒杀人,用砒霜闹死了同邻的一家七口人,如今这也算是他为死后积点阴德吧,虽然方羽等一干人都不在乎积不积阴德。

方羽因为答应了给徐庆,萧远弄些白酒喝的,所以又勾兑了一些可喝的酒,结果在众人七嘴八舌下,又出炉了一个大宋仙液酒厂,方羽占了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其余的份额让一大票人儿分了,当初一起参加了方羽报复行动的人,如今是个个都有钱了,对于白酒这种有着远大前景的生意,自然是争相认购股份,幸亏这不是在后世的股市上,否则这股价非得让这些个暴发户炒成天价。

与雷惊关系好的一干儿捕快也成了这个酒厂的小股东,有了共同的利益才是长久之道,做为后世穿越来的人,方羽再蠢,也知道靠哥们义气是无法长期维护一个团体的团结的,只有共同的利益,才能把大家拴在一起。当然,方羽实是对做生意没啥兴趣,真要说干啥活,方羽情愿掂了刀子去杀猪,所以方羽把酒厂的一干事儿丢给了安二娘,不管怎么说,安二娘既然被人送进了方家的门,那就是方家的人了,难不成还要学那个柳下惠的不举兄,把一个娇滴滴的美人儿赶出去不是。

人杀了,替死鬼也上交了,如今为李氏治眼睛的事也办成了,方羽心中轻松下来。

终于放开了自己心灵的方羽,在这平静无事的日子里,方羽与赵萱的感情也是日渐升温,只不过这种感情更多的是亲情,要说爱情固然伟大,却是一团火焰,烧过就没了,无论当时的爱情多么绚丽,最后能留住两个人在一起的,还是平淡的亲情。

方羽与赵萱在一起,两人都是没什么话说的人,不过方羽喜欢带着赵萱上街,喜欢给赵萱买些子他自认为女孩子会喜欢的东西,他却不知道,其实无论他买点什么送给她,她都会喜欢的。

一个喜欢一个人,往往不需要理由,一个人喜欢一样东西却需要理由,比如黄金,因为它很值钱,比如房子,因为它可以住人,赵萱喜欢这些小玩意儿,因为它们是方羽买的,凡是方羽给她的,无论贵贱,她都觉得那是方羽对她的一颗心。

人心在有些人眼里是不值钱的,人心在一些人心里又是很珍贵的。

至少赵萱觉得方羽对她的呵护之心是人世间最珍贵的。

晏殊要过寿了。

以神童召试赐进士出身的晏殊还很年轻,还只三十一岁,过的也不是什么大寿,但他的学生很多,这学生当然不是他教出来的学生,而是科举的门生。

有这么多叫他老师的学生,自然是过个普通的生日也是少不了人捧场的,晏殊是一个还算不贪的好官,好官一般都是比较穷的,不过晏殊不穷,因为他有很多的学生,每一年的贺礼都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人家好心孝敬的,哪能不收哩,于是每年成小山的礼物,让晏殊成了有钱人。

范仲淹是晏殊最得意的学生之一,不过当了官的范仲淹仍然象他没当官时一样清贫,范仲淹是一个好官,一个讲理想讲原则的好官,这样的好官不穷就没有穷的官员了。所以当晏殊要过生日了,没钱的范仲淹有些发愁,往常在地方上当官,可以装憨不来,如今身在京师,不去给老师拜寿就说不过去了,可是要买点象样东西前去,那得要钱啊。

范仲淹游荡在街头,想要找个自己买得起又象样不至于很丢脸的东西。

这样的东西不好找,除非是贱价卖的赃物。不过范仲淹的运气很好,在他走酸了双腿,累花了双眼的时候,终于让他找到了一件这样的赃物,当然,范仲淹是不会知道这是赃物的,他是一个正直的人,一般不会把别人当贼看的。

这件赃物是一个没穿皂衣的开封府的差役在街头向的行人兜售。这是一幅画,一幅在清理金风细雨楼的案发现场时,那差役顺手牵羊带出来的画,想卖了弄两个钱花。

差役不识画的好坏,所以要价也不高,范仲淹却是一眼就相中了那画,那画上的女子栩栩如生,一看就知是一幅不同寻常的好画,画旁题的一首词更是绝顶的好词,当那个差役鼓起勇气说出五两银子的时候,范仲淹没说二话,掏钱买了下来。

差役高兴的敢紧拿了钱跑了,他觉得这是碰上了一个冤大头,范仲淹却也是很高兴,明个儿老师的寿日,自己也有东西拿得出手了,一路往回走着,一路品味着那画那词,越看越觉得这画这词当是名家所作,只是上面的题名叫方羽,范仲淹却是怎么也想不起世上会有哪位名家叫此字号。

范仲淹这次初来汴梁,还未曾与好友聚会,自然不识得方羽是哪个。他若知道了,也只怕就不敢把一个杀猪的画的东西给老师晏殊当贺礼,就算老师不怪他,别人也难免会说点不好听的话不是。

范仲淹的年纪实比晏殊大了两岁,但是达者为先,这个可是不论年纪的,范仲淹一个实诚的人,可不敢对晏殊有半点不敬,所以在自己没有钱的情况下也要如此废心的为这个老师准备礼物。

晏殊的晏学士府是去年新建的,占地面积还是挺大的,虽比不了八王爷的王府,却也不比老牌子的天波杨府差了多少。据说这晏府建起来也没花多少钱,材料是一些学生们帮忙弄的,干活的是大宋的府军,反正他们闲着也是闲着,干点活也就当练兵吧。

大宋对府军的练兵方法是很特殊的,咋个特殊法哩,一般来说,大宋府军练兵的时间都是在为官老爷干活中渡过的,要论干农活,搞建筑什么的,那绝对是人才济济,要说掂着弓刀打仗,那还是不要说了,说了的话绝对会让爱国者吐血。

大宋的国情如此,所以晏殊用府军为自己建学士府,实是算不得什么不好的,也所以晏殊在一般的老百姓的眼中还是一个好官。

老百姓对官老爷的要求其实是很低的,只要能让他们平平安安的活下去就是好的。

官职还很小的范仲淹,前半生过的都是没见过啥世面的穷日子,抬眼望着晏府的豪华高大的大门,心中有些感慨,当然这感慨的不是他自己的穷和老师的富,而是为大宋内地的奢华与边关上的荒芜产生了感想,一个有清名如许的官员尚且如此,可想大宋的人是如何的醉生梦死的。

范仲淹挟着那幅装裱过的画,上了前去,递上自己的名刺。一名晏府的家丁接过名刺看了一下,便将范仲淹放了进去。

这家丁他对范仲淹还是有些印象的,几年前范仲淹中了进士后,前来拜见晏殊,一身陈旧洗得发白的衣服加上手中掂着一尾青鱼,那青鱼据说是范仲淹自己跳入金明池抓来的,这样穷得有个性的人,想不让人记住都不行,穷到范仲淹这样的进士不是没有,穷到自己跳入金明池中去抓鱼的进士,还真是大宋的独一个。

晏府的下人也是有点文化的,这个家丁也没因范仲淹仍是个穷人而做出什么不礼貌的行为,很客气的放范仲淹进去了,只是他的两眼中满是鄙夷的神色。

穷人在豪门的门前,受到这种眼神是很正常的,至少范仲淹觉得很正常,他受过的这种眼神多了去了,如果有一个豪门的家丁不用这种眼神看他,那就很不正常了,那么,这种家丁不是精神有问题,就是他的思想境界太高了,这样的人,似乎也不是做家丁的料。

范仲淹一路向前走,他在这京师也认不得几个人,无非就是当年一同中榜的几个同年,当然,这些人如今也有些钱了,可不似范仲淹这般贫穷,早早的带了礼物来拜见晏老师了。

当范仲淹穿着寒酸的出现在众人面前时,几个同年一时三刻竟没有认出他来。

晏殊却是认了出来,虽几年不见,晏殊还是记得范仲淹的,因为范仲淹的才华,因为范仲淹的穷而不卑的品格,晏殊相信他终有一日会鹏飞万里的,所以很会做人的晏殊决不会轻慢了范仲淹的。

晏殊笑着向范仲淹迎上了几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