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38章 范仲淹去拜寿(下)

第三十八章 范仲淹去拜寿(下)

“希文!呵,呵,你几时来的京师,也不早点告知为师一声?”晏殊笑呵呵的道,很是热情。

范仲淹,(字希文),此时赶紧给晏殊先行了个礼,道:“恩师在上,请受学生一拜。”

范仲淹是个正直的人,也是个规矩的人,这一点,晏殊很喜欢,上前托起了范仲淹,道:“希文呐,你那年一去,就快七年没见到你了,为师可想得紧啊。”

做老师的,话说到这份上,由不得范仲淹不感动,当下又是一礼道:“劳恩师记挂了,学生这些年因俗务缠身,没能来看望恩师,还望恩师恕罪。此番特来给恩师贺寿,也没带什么礼物,这幅画还请恩师收下。”

范仲淹将那画递给晏殊,众人见范仲淹送上一幅画来,只道是值钱的古画,都围了上来观看。晏殊将画打开,一看之下,忍不住赞道:“好画,好词。”

范仲淹见他称赞,心中一喜,只道这画是送对了,却见晏殊忽的眉头一皱,范仲淹心中又是忐忑不安起来。

原来晏殊看见上面题的名字是方羽,这才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心想自己这学生怎的拿一个杀猪的画的画来做贺礼。

一人看得方羽的名字,也是忍不住的讥笑道:“哎呀,希文兄,你还真是交游广阔啊,竟能弄来一个杀猪屠夫作的画。”

范仲淹怔了一下,心想,这怎么可能,一个杀猪的怎作得出如此好的画和词。

晏殊看了一眼范仲淹,心知他大概是不知道这个方羽是个什么样的人,说句良心话,晏殊也觉得这个方羽的画和词实是超人一等,奈何这人的出身不好,一个杀猪的,实是有辱我辈读书人的斯文。

晏殊见范仲淹怔在那里,便打圆场的说道:“希文你的眼光还是很不错的,这人的画和词,说来也是在最近名动京师的,论画,自创蹊径,可谓有一代画匠宗师的风范,论词,每出一首,必为经典,也可说得上是才华横溢,只是这人出身不好,乃是市井之中一个杀猪的商人。”

晏殊的话,范仲淹自然相信,有些讶异的道:“恩师,如此好的才华,怎可能是一个杀猪的商人,学生,学生当时觉得此画非是名家难以作出,是以买了给恩师贺寿。”

范仲淹说到后半句话时,脸上已微微胀红,心想这次可是把事弄砸了。

“希文兄自是好眼光,如今这个杀猪的被许多人捧上了天,据说名头尚压在子野兄和三变兄的上面。”又一个人笑呵呵的道。

那人说完,眼睛看向旁边的两人,范仲淹不识得,晏殊可认识,正是一同前来拜访他的张先(张子野)和柳永(柳三变),敢情那厮说这话时,不但讥笑了范仲淹的眼光,更是狠狠的贬了张先和柳永这两个有词家之名却无功名的人还不如一个杀猪的。

张先与柳永二人听了这话,感受却不大一样,张先家中有钱,所交者都是文人才子,平日都是自视高人一等,听人竟把他与一个杀猪的相比,心中自是生气,道:“有些无知之辈说的话,敢情文中贤弟也是相信了么。”

柳永的家境一般,平生遭遇也不太好,听了那人的话,心中却是对杀猪的方羽起了同是怀才不遇而相怜的感觉,一时默然,冷眼看了那人一眼,没有说话。

身为主人的晏殊可不希望这些人在自己这里为一个杀猪的而生不快,当下笑道:“这些闲话也没什么好说的,市井之间的一些无聊话,我等也没必要再去论个长短出来,大家不妨交流一下学术上的东西,岂非更好。”

众人见晏殊发了话,自然也就不再谈论那杀猪的方羽。晏殊微笑着让下人把画收了,范仲淹为自己办了件这样的尴尬事而有些不自在,正想对晏殊说点歉意的话,晏殊已先笑着对他道:“希文送的此画,为师甚是喜欢,不管外界怎样评论此人,这画好就是好,却是做不了假的。它日,说不定此人会因此画而名留世上。”

范仲淹脸上再次一红,道:“学生做事莽撞,恩师却不计较,学生惭愧得很。”

“呵,呵,走,找个安静处,为师好好与你叙叙这分别来几年的事情。”晏殊笑了一下,带着范仲淹离开了那群人。

柳永望着他二人离去的身影,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落寞,怀才不遇是一种寂寞,看着别人怀才有遇时,却是一种落寞,一种失落感觉的寂寞。

柳永忽的有一种冲动,很想见一见那个似乎同样是怀才不遇的杀猪人。

尽管晏殊如何的不愿意再谈论那个杀猪的方羽,但人总是对一些奇怪的人和事充满了好奇心的,晏殊带着范仲淹一走,场中对那杀猪的方羽讨论得更起劲了,一时之间,仿如一群无事好八卦的大妈大婶,要把方羽祖宗八代的秘闻都翻了出来,于是,一旁静静听着柳永和张先得到了对方羽这个杀猪的几个认定,其一是这个杀猪的是个无奸不商的奸商,其二是此人拳头够利害,竟然有了大宋第一高手的名头,嗯,该算是脑袋大,胳膊粗的武夫吧,其三是还有个江湖名头叫赌神的,这么说来,敢情这杀猪的还是个赌徒,这种人,张先是极瞧不起的,虽然嫖和赌都不是什么好的嗜好,但张先始终认为自己在青楼花阁那不是嫖,那是名士的一种风流,抱着一个女人在绣**谈谈曲,说说词,再来点健身运动,怎么能说是嫖哩,有这么高雅的嫖客么。

柳永的心中,在听了这些人的谈论后,益发的想见上一见这个奇怪的人物。

柳永是个有些狂傲的人,因怀才不遇而狂傲,所以对于似乎比他更狂傲的方羽自要见上一番,那些人谈论那方羽离开八王爷府时,唱的那首歌,那歌词虽然古怪,却是何等的傲气啊:红尘多可笑,痴情最无聊,目空一切也好……今天哭,明天笑,不求有人能明了,一身骄傲……

狂傲的人未必会喜欢狂傲的人,但柳永却是很想知道这样一个杀猪的有什么狂傲的资格。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白正淳摇头晃脑的念道。

一群小孩子也跟着摇头晃脑的念道:“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方羽哭笑不得的看着摇头晃脑的白正淳,这位老兄哪是在教书啊,分明是在教孩子们念经来着。

说来这白正淳还是很有才学的,写得一笔好字,画得一手好画,能作几首不错的诗,也熟读了四书五经,比之方羽,人家在文才方面可是要真材实料得多,不过这白正淳在性子方面,怎么说呢,说好听点是比较怪异,说难听点那就是疯癫。据他自己说,有一天,他忽然觉得做一个隐者是件不错的事情,所谓大隐于市,中隐于野,小隐于朝,他要做,自然就要做大隐者了,结果想找个商铺子过一过大隐者的生活而不可得,别人哪会收留一个癫子,最后让他一头钻入了方羽的铺子中,因为安二收人时认钱不认人,癫子也是人啊,有手有脚又有钱的,哪样不合格了?

方羽倒没嫌弃他,毕竟人家真有才华,后来因家中钱多的让赵萱觉得花不完,于是收留了一群街头乞儿,方羽就请白正淳来教他们,没想到这人教书的水平如此“高超”,竟然能把一首好好的诗念成经,高,实在是高,方羽心中有些无奈的想着。

公孙策见方羽一脸无奈的表情,心中有些闷笑,这个时代,大多数教书先生都是这般教学生的,非是这白正淳自己独创,只是方羽没见过这个时代的学堂,难以体会这种很有时代特色的教学方法。

其实方羽运气好,他读书时遇到的是城里出身的薛婉婷,有一些山里出身,没受过多少正规教育的小学老师,教孩子读书时,就继承了老夫子的传统,硬能把一篇现代文章念成经,这说明某些传统的生命力还是很顽强的。

方羽也让安三,黑子,虎牙来读点书的,本是希望手下兄弟们也能有点文化,不想这跑来一看,这三人硬是让这念经声给催眠的睡着了,方羽无奈的在三人屁股上一人踹一脚,然后转身离去,唉,不读就不读吧,反正也不能指望着他们也成文化人儿。

安三他们三人嘴角拉着口水,迷糊的醒了过来,见了方羽的背影,立马追了出去。

因为他们要对方羽说一句:大哥,这书真不是人读的啊,俺还是去杀猪吧。

方羽来到了前院,很意外的看到了一个人。

一个他认为不该出现在这院中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