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40章 在晏府的遭遇(中)

第四十章 在晏府的遭遇(中)

柳永远远的看到晏殊带着范仲淹过来,他此时不愿人看到自己的落寞,便闪到一旁躲了起来,其实在柳永的内心之中,对于那晏殊对自己的冷淡,他心中已有一些隔阂,只是柳永自己并不明白自己那有点酸溜溜的心思。

晏殊带着范仲淹走了过去,进了那后花园,柳永想起那个很寂寞感觉的少年,心中又有一些好奇,偷偷的随后又掩了过去。

柳永不敢靠近,只能远远的看着,只见晏殊和范仲淹向那个少年行礼,这让柳永很是讶异,能让晏殊行礼的,自然是官比晏殊大的人,这少年显然不可能是官员,因为他也就十三岁左右的年纪,这小的年纪哪能做上大官,别一种可让晏殊行礼的人,就是皇室的皇子,而大宋似乎这么大年纪的皇子只有一位,那就是太子赵祯。

柳永想到此处,心中一颤,太子怎么到这里来了?难怪那些护卫如此的剽悍,原来是大内的带刀侍卫。

柳永想着,心知这事不是自己能沾边的,万一被人发现自己在此偷看,必没了好结果,当下赶紧悄悄的退了出去。

柳永走的远了,才又回头看看,想到晏殊带了范仲淹去见那太子,定是把这范仲淹引见给太子,柳永暗叹了口气,自己千里迢迢来到京师,指望着有个上面的人能赏识自己,可是受尽冷眼,却终是不得其门而入。

柳永甩了甩衣袖,在叹息声中转身离去。

不远处,是一众有着功名的官员和才子在欢声笑语。

方羽现在有得是钱,所以随便置办点礼物就让自认为有钱人的张先瞠目结舌,张先扳着自己的手指估摸了一下,这足值三千两的银子啊,买一个汴梁城中翠香阁的头牌还有多哩,这张先对别的东西的价钱可能不一定清楚,对这青楼楚馆的女人的价钱那是绝对一清二楚的。

看着这些挑着礼物的家丁,张先又看看方羽,心想这个杀猪的这么有钱,还真是个扮猪吃老虎的人啊,难怪那些混蛋喜欢酸溜溜的议论他的,这么有钱,谁看着不嫉妒呀。

张先其实不知道,这份礼物是公孙策备下的,为的就是方羽到晏府后不让人瞧轻了,先用钱压别人一头,无论别人如何的瞧不起商人,但只怕没几个人会敢瞧不起钱,有钱,有时候也是一种势力啊。

方羽,公孙策,张先同着几个方家的家丁,一路来到了晏府,正遇将要离去的柳永,张先一把拉住柳永道:“哎,我说三变兄,你这是要去哪,难道是晏大人的宴会已开完了不成?”

“子野你这是去了哪才回来,晏府的宴会只怕还早着哩,我在这呆着无趣,打算离去。”柳永说着,看了看张先旁边的方羽。

“呵,呵,三变兄,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先前众人议论的那个方羽方贤弟,”张先说着,又转头对方羽道:“方贤弟,这位是柳永柳三变兄,对了,为兄还不知方贤弟的字是如何称呼。”

对于柳永这个人,方羽还是有点同情的,他一直活得不怎么得意,直到五十岁才中了进士,官当得最大时也就一个屯田员外郎,如今这时候,他正是过得最不得意的时候,仅从他现在这一脸的风霜,便可见他的窘况。

方羽冲柳永抱了一下拳,道:“方羽方亦飞见过柳兄。”

方羽给自己取了个字叫亦飞,柳永也还了个礼,心想,这就是那个传奇的杀猪人么,果然是一表人才,如此文武双全的人物,它日定不是池中之物。

柳永见着方羽,倒也没什么傲慢的态度,很客气的道:“早闻大名,如雷贯耳,现在这一见,果是名不虚传。”

好话实是人人爱听,方羽本对柳永的观点还可以,如今被柳永这一客气,对他的观点就更好了。

张先一拉柳永,道:“走,三变兄与我们一起进去会会这些个自认不凡的家伙们。”

张先对那些人说的话,一直梗梗于怀,柳永也想见识一下这传说中杀猪人的文彩,便又转了身,与众人一同进了晏府。

晏府的门子是识得张先的,所以也没拦方羽等人,拿了方羽的帖子和礼单,飞快的前往上报。晏殊拿了方羽的帖子一看,心想这个杀猪的怎么来了,再看看礼单,好家伙,还是挺大手笔的啊,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晏殊虽不怎么贪污,但钱还是很爱的,没钱咋能享受生活是不,方羽虽是个杀猪的小商人,没啥身份地位可言,但这钱不同啊,钱在人心里可是有地位得很的,就冲着这大笔的财物,晏殊也觉得该去见见人不是。

晏殊在对待有钱人的态度上还是蛮好的,就象他在对张先与柳永的不同态度上可以看的出来的,张先是有钱人,晏殊的态度就要热情多了,柳永口袋里没几个钱,晏殊对他就要冷淡多了。

晏殊与范仲淹一同出了来,只见自家前院的人群分成了两团,人数少的一团正是那个杀猪的方羽与张先,柳永等人,另一团人则是其他所有的宾客,双方正在说着什么,只听一人阴阳怪气的道:“哟,我说子野兄,你怎么越混越没出息了,跟一个杀猪的搅和到一起去了?”

“是么,年达兄,你眼神儿是不是有问题啊,你哪只眼睛看着我方贤弟是杀猪的,你不要因为嫉妒他比你有才华,比你有钱而乱说话呀。”张先出言反讥道,心想,这方羽家中这般有钱,定不会自己去杀了猪的,我自不能再让别人在这个事上攻击自己这一边的人。

“你,你,”那个叫年达的人被张先一句话气得脸色胀红,大声道:“这满京师的人有几个不知道他是一个杀猪的。”

要论写诗填词,公孙策是不如张先与柳永,但要论出谋划策,牙尖嘴利的,公孙策却是极在行的,当下出前一步说道:“这位仁兄声音挺大的嘛,不过声音大就是有理的吗,你若肚子里真有才华,也不需要用如此贬低别人的方法来抬高自己吧,大家都在场看着,不如大家比划一场,看看谁才是做杀猪的。”

比划一下,晏殊刚到,听了这话,心想,这比划的得么,就凭这杀猪的那已露的四首词,在场的人只怕没人是对手了,到时让一个杀猪的出尽风头,这些人的面子怎么过得去,我好好的一个生日宴会岂不要变得没了滋味。

晏殊看了一眼静立在人群中的方羽,那种清冷的神情,仿如不属红尘的世外高僧,晏殊心中没来由的叹息一声,为方羽的一身才华感到可惜,这样的一个人,落身于市井杀猪之辈中间,太可惜了,虽然晏殊没有什么为国荐贤的念头,但是偶尔的感慨还是有的。

晏殊上了前去,一扬双手,道:“诸位,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大家还有什么要说的话,待宴会过后再说如何?”

当主家的发了话,众人自不好再争论什么,再说那些个自认有为的才子们也真不敢接公孙策的招,那些人再差,也是读过几本书的,词的好坏还是分得一点出的,自知真要跟这个杀猪的比,十之八九要落了下风,此时当然趁机下了台阶。

方羽看着众人那大松一口气的表情,微觉好笑,心想算你们丫的识趣,否则我用那些名家名词的,非一下砸死你们不可。

柳永一直静静的观察着方羽,此时见方羽嘴角那一抹淡然的微笑,心中暗想,此人神情如此笃定,自是胸有成竹,看来是真有才华之辈,可惜世间有才能的人,往往无人赏识,流于市井之间。

柳永一时间对方羽大起同是天涯沦落人的的感觉,心中便打算与方羽好好结交一番,在方羽望向他时,冲着方羽微微一笑,方羽对柳永的观点还好,当下也礼貌的回了个微笑,然后随了众人入席。

晏殊出来,本是想与方羽说几句场面上的客气话的,此时因方羽与众人有些对立,这场面话也就不好再当着众人的面说了,心想,待宴会过了,再与此人说几句吧。

这次方羽带来的礼物中,有四百斤的白酒,这也是顺便为酒厂做做广告的,晏殊等人闲时也好喝个酒,自然识得这白酒的芬芳浓郁,实是上等的好酒,当下临时将宴会上的酒换成方羽带来的白酒。

众人平日里喝的都是浊酒,度数较低,方羽这白酒的度数却是甚高,这一干儿文人,几乎都是好酒的所谓清流,学了阮籍,刘伶之辈,把能喝酒才风流当做人生的真谛,此番也不识得这酒的厉害,却又生怕别人小瞧了自己不能喝,那样可就算不得真才子了,宴会上觥筹交错,把了白酒当浊酒喝,好好一个宴会儿,到最后醉倒于地的有之,又蹦又跳发酒疯的有之,另外傻笑的,痛哭的,唱歌的,当场撒尿的,不一而足。

做主人的晏殊,早就醉得不省人事。

方羽这一桌上,有五个人,范仲淹,张先,柳永,公孙策,五人只有公孙策没沾什么酒,人很清醒,方羽也微醉了,至于那三人,早已醉得两个睡着了,一个还能唱唱歌,只不过这唱歌的柳永声音比哭都难听。

方羽有些尿急,微晃着起了身,在晏府中寻找解决问题的地方。

晃悠悠之间来到一处,却也不知自己走了多远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