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41章 在晏府的遭遇(下)

第四十一章 在晏府的遭遇(下)

人生难免有寂寞的时候,但要一个十三岁的人就感觉得人生寂寞却是很少有的事,更确切的说,这个十三岁刚刚可称之为少年的人,他的感觉是孤独,皇宫之中最少的是平常人家的亲情和友情,尽管赵祯从小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可没有人会真正去想他心中最想要的是什么。太监宫女们也会想着法儿哄他玩,可赵祯心里总是无法开心,母后总有忙不完的宫中事,每次自己只能是在按例前去问安的时候才能见她一面;父皇也总有忙不完的国事,宠不完的嫔妃;教自己读书的那些老头们,每天都是之乎者也的叨唠个没完,赵祯听了就觉得烦。

今天是晏殊的生日,一个对古人来说一般不会庆祝的日子,但赵祯寻了个借口,说要为这个没当过他几天老师的老师贺寿,刘皇后允了这事,因为真宗皇帝病在**不见起色,看起来离驾崩的日子也不远了,晏殊是真宗皇帝为太子赵祯预备的宰相人选,更是刘皇后当初拉拢的支持刘皇后的人,此时太子去一下以示恩惠,也是一件好事,太子虽无强有力的竞争者,但在没登基前,搞好一点关系自是没错。

赵祯到了晏殊府上,亦觉索然无味,将晏殊打发离开身边,自己来到了晏府的后花园,见到几个童子在那里嬉戏,便在一亭中坐了下来看着那几个童子玩耍,心中极是羡慕,后来晏殊带了范仲淹来,并把那几个童子叱走,让赵祯觉得这晏殊极是没趣,与那些叨唠不休的老家伙没啥区别。

晏殊再一次被赵祯打发走后,赵祯一个人极是无聊,那些个侍卫一个个都象木头桩子一样呆着,根本不能当人看,但赵祯却又不愿这么快便回了那更加腻味的皇宫,听着前头传来的喧哗声,赵祯心中不禁想象着那种热闹的场面。

那种喧哗的声音,衬托着赵祯心中那种孤独的感觉更加强烈。

正在赵祯极无聊的时候,一个喝的有点醉的人晃悠悠的走了过来,并且很无公德心的在自以为没人的地方撒尿。

方羽心中自叹倒霉,走了半天也没见个厕所,当时在宴席上忘了问厕所在哪里,出来后却又没碰上晏府的家丁,此时方羽人有点醉,在尿急了的情况下,人也狂放了,寻了个角落解决问题,待完事后,却见远处有不少人在看着哩。

方羽难得尴尬的笑了笑,正要离去,那当中一锦衣小少年向他招了招手,示意他过去,原来那赵祯见方羽旁若无人的在晏府花园中撒尿,觉得有趣,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好玩的人和事,便想招方羽过来说说话。

皇宫的人都是规规矩矩的,有谁会做出这等荒唐的事来?而少年人多多少少会有的逆反心理,纵使自己不敢做那不守规矩的事,也会在心里意想一下。

方羽在那宴会上也觉无聊,出来后便不太愿再回去,见那少年向自己招手,只道这是晏殊的儿子,自己左右无事,不如就在这亭中歇息一下,待酒劲过去后再回去。

方羽走向那小亭,及近那台阶,一名侍卫伸手拦住了他,太子身前,哪能让一个陌生人靠近,方羽溶合了那杀猪小厮的性格后,性子中带有轻狂的成份,只是清醒时被压制着,如今有些醉酒,轻狂的一面浮了上来,随手一招擒拿手中苍鹰振翅,一下便抓起那名侍卫丢了出去。

其他侍卫一看,这人竟敢动手,那还了得,纷纷拔刀斩向方羽。

方羽长笑一声,对赵祯道:“小哥儿这是要一个人占着这亭子么,那你早说啊,没事还向我招手,叫我过来做什么。”

方羽嘴上说着,手上却是不停,这十几个侍卫武艺都还可以,方羽要想在不伤人的情况下解决还真不是那么容易的。

方羽脚下八卦步在人群中往来穿插,犹如穿花蝴蝶一般,看得赵祯眼花缭乱,忍不住拍掌道:“好身手。”

方羽见赵祯竟把这打斗看成了表演,不觉笑道:“小哥儿你家从哪弄这些个好手来,还挺难缠的。”

方羽说话间,又踢翻了一人。赵祯一摆手,对那些侍卫道:“你们都退开吧,让他过来。”

众侍卫迟疑了一下,退了开来,方羽走入亭中,对赵祯道:“你叫他们让开,不怕我对你不利。”

“本……我虽不懂武艺,却也看得出你真要对我不利的话,他们也挡不住你。”赵祯见方羽不识得自己的身份,心中也忽的不愿让方羽知道,因为一般来说,知道了他的身份后,那些个人都会变得极没趣。

方羽点了下头,看着眉清目秀的赵祯,双眼忽闪忽闪的,充满了孩子的稚气,偏又要装成一幅成人的模样,心中有些好笑,伸手捏了捏赵祯的脸,笑道:“你还真聪明,长大了一定会很厉害的喔。”

众侍卫见方羽竟伸手捏太子的脸,一人怒喝道:“大胆刁民,你竟敢……”

“退下!”赵祯叱道,他对于方羽的行为,不知怎的,不但不反感,反有一种喜欢的感觉,也许是从小没有朋友的原因吧。

众侍卫都再退了一步,不敢再多言。

方羽酒醉,心还是明的,见这小少年轻轻一叱,不怒自威,显然不是一般官宦人家的孩子,而是一种久居上位者的人,心中不禁起了疑,问道:“小哥儿,你叫什么名字,不是晏大人的孩子么?”

赵祯笑道:“我的名字么,那你先告诉我你的名字。”

“我叫方羽,是个杀猪的,我都说了自己的情况,你也该告诉我你的情况吧。”方羽心想,刚才还象个大人,这会儿又成孩子了,这点儿问题也要卖个关子。

“杀猪的?!”赵祯惊讶的睁大眼,道:“你这么好的武艺,做杀猪的不可惜了么,不如你以后做我的护卫吧。”

“呵,呵,那你可请不起我,我的出场费很贵的,要我做你的保镖可是要很多钱的喔。是了,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哩。”方羽笑笑,心想这个小少年还知道网罗人才,这装大人的模样还真有些可爱,方羽心中想着,忍不住又伸手捏了一下赵祯的脸。

“你怎么老喜欢捏我的脸,我告诉你喔,我叫赵祯,家里有的是钱,怎么会请不起你。”赵祯傲然的挺起胸膛,以示自己家里真的很有钱,不是骗你方羽的。

“哦,是么,呵,呵,你的脸上有虫子,我是帮你捏走它。”方羽被赵祯的模样逗笑了,便开起了他的玩笑。

说来方羽是不知道赵祯这个名字是谁的,也就没往心里去,随既坐在了亭中另一石凳上,赵祯翻了翻白眼,心想你这个杀猪的人,骗人也不打草稿,当我是小孩子好哄么,赵祯也坐了下来,道:“你说话也凭的骗人,哪有虫子在我脸上,你还没说你当不当我的护卫哩,要多少钱,你说来听听吧。”

一众侍卫见方羽竟与太子平起平坐,一个个拿眼瞪着方羽,却又不敢出声喝诉,奈何这方羽却无视他们的目光,一众侍卫也是无法。

“呵,呵,赵哥儿我也不骗你,我是不喜欢做别人的护卫的,太不自由了,有空陪你聊聊还行,做护卫,还是免了吧。”方羽看得出这个小少年是个很孤独的人,似乎不太懂得开玩笑的话,当下也不逗他了,说出自己的实话。

“自由,嗯,原来你也是个喜欢自由的人,那我也不强求你做我的护卫了,你说吧,你要跟我聊什么?”赵祯不是那种霸道的人,否则在他当了皇帝以后,也不会任由那包拯在他面前说话时,唾沫星子喷了他一脸而不恼。

方羽平时也很少与人聊天,再说与一个还是孩子的人又能有多少话头,心中转念了一下,道:“我给你说个故事吧。”

对于还是孩子的赵祯来说,自然也喜欢听故事,当下点头道:“好的,好的,你说吧,是什么故事?”

方羽有点醉意,也没想那么多,便给赵祯说起了后世一个魔幻的故事,是一个在后世很有名的《指环王》,因为方羽比较喜欢那种英雄主义。

方羽叙述故事的口才还可以,《指环王》的故事情节也很吸引人,不但是赵祯听的入迷,便是那一众侍卫也慢慢的靠拢过来,那多姿多彩的魔幻世界,为众人打开了一扇充满丰富想象力的空间,随着故事情节的起伏,众人已彼此忘了各自的身份,也忘了时间,直到日已西斜,宫中的一个太监前来,众人才惊觉过来。

赵祯恋恋不舍的告别了方羽,约定以后要接着把这故事给他讲完。

方羽看到太监,才明白了赵祯的身份,看着他孤独的背影,方羽不觉谓然的叹了口气,生在帝王家的孩子,得到了常人不能得到的东西,也失去了常人所能拥有的东西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