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42章 盗书(上)

第四十二章 盗书(上)

方羽很没趣的离开了晏府,可怜的晏殊不但自己醉得不醒人事,那府中一大群的醉鬼更是折腾得晏府的家丁叫苦连天,幸而这些人多有仆从随来,好一阵忙乱之后,多数人被抬出了晏府。

柳永醉而不倒,硬是扯着公孙策的衣服叫哥哥,多年不得志的委屈借着酒疯向公孙策乱吐乱诉,整一下午,公孙策只觉得自己的耳朵都快成苍蝇窝了,恨不得学了方羽一样,一拳让柳永把嘴巴闭上。待到方羽回来时,看到方羽的公孙策,这时只觉得方羽实在是太可亲可爱了,自己总算可以离开这烦人的苍蝇了,公孙策的心中不由得长出了口气。

柳永见了方羽,便又要拉扯着方羽诉说一番,方羽对柳永的印象还比较好,也知道一个人在醉酒的情况下会控制不住自己,说一些平日说不出口的话,不过方羽可没耐心在这听他诉苦,见了主家晏殊已醉得回房去睡了,自己这趟算是白来,方羽也只能没趣的回去。

柳永见方羽要走,也跟了出来,嘴里兀自不休的说着,方羽可不愿与一个醉鬼在街头纠缠,一把将柳永扛在肩上,省得他说个不停。柳永趴在方羽的肩上,腹腔被压,出声便费力了,哼哼了几声,便不说话了,随着方羽的脚步一起一伏,象在摇篮中一样,过了一阵竟自睡着了。

公孙策在后看了,不禁摇摇头,自己的这个东家啊,面冷心热,明明是个好人,却不容易让人亲近。唉,自己跟了他,也许是对的吧,公孙策心中不禁想到。

刘皇后将手中的小碗放下,看了一眼郭槐,道:“怎么回事,还没有查出来吗?”

郭槐瞅了一眼那只喝了一口的莲子汤碗,道:“回娘娘的话,奴才已经查出来了,在方家确有一个妇人是姓李的,不过探子却没有见到那妇人,那方家虽非戒备森严之处,内中却有数名武艺高强之人,外人是难以入得内去的,所以也无法证实那个姓李的妇人是不是那个李宸妃。”

“哦,难不成这大内之中的高手也不行么?”刘皇后皱了一下眉头,有些不悦的道。

“娘娘有所不知,那个叫方羽的,人称大宋第一高手,跟随他的几人也是厉害人物,这样的人,除非……”郭槐说到一半停了下来。

“除非什么?”刘皇后见郭槐话说到一半停下来,心中更是不悦。

“除非动用军队,娘娘。”郭槐轻轻的回答道。

“这个……”刘皇后心中迟疑了起来,她虽贵为皇后,可也不是轻易能动用得了军队的。

郭槐查颜观色,也知刘皇后对此为难,当下道:“其实,娘娘不用这么麻烦,这事真正的危险是那个陈林。”

对郭槐来说,他是时时刻刻都记挂着自己的对手陈林,寻找着一切机会要除掉这个与自己争夺未来权势的人。

“嗯,对了,那个陈林现在怎么样了?”刘皇后想到陈林,不由得担心当年的一些事那陈林会不会告诉太子。

“娘娘,那个陈林目前虽没有与太子说什么,但难保他日后不说,奴才认为,娘娘绝不应该让这样一个危险的人物留在太子身边,只要没有了陈林,纵使方家那个妇人是李宸妃也掀不起什么风浪。”郭槐悄悄用眼角的余光观察着刘皇后的反应。

刘皇后沉默了一会儿,心知这个陈林也不是好除去的,陈林身为太子宫的管事,地位已是相当高的,没有足够的罪名,是杀不了他的,这不同于小太监小宫女的,想杀就可杀了。刘皇后望了一眼郭槐,道:“那你说该如何处理此人?”

郭槐见刘皇后有意对付陈林,心中一喜,恭敬的道:“娘娘,奴才认为,此事当以快刀斩乱麻,直接派人除去他为好,免得夜长梦多,再出了什么意外。”

“嗯,你这么说来,是已想好对策了喽?”刘皇后淡淡的问了一句。

“回娘娘的话,奴才也没有什么好的对策,只是想,奴才只是认为派几名高手直接了结此事,不知娘娘的意思是……”郭槐见刘皇后表情淡然,又有些拿不定主意。

“在皇宫之中杀一名管事,只怕到时牵扯得太大了吧。”刘皇后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娘娘说的是,奴才想,娘娘可派一个差事与那陈林,将他引出宫去,他在外面死了,想也不会引起太大的注意。”郭槐见刘皇后最终这样说了,那已是同意自己的意见了,当下放下心来。

刘皇后再次沉默了片刻,微一叹息了一下,道:“那么,这事就这样说了吧,郭槐,你可得仔细了,可别出了差子,到时后本宫也不好收拾了。”

刘皇后盯了郭槐一眼,郭槐忙道:“娘娘放心,绝不会有什么差子的。”

刘皇后轻嗯了一声,将那碗莲子汤端起,郭槐行了礼,起身告退。

望着他的背影,刘皇后再次叹息了一声,这皇宫之中,失败的人固然很惨,成功的人,又何尝有多少成功者的喜悦。

因为晏府出了那一群醉鬼,大宋仙液酒厂的酒在一夜之间走红,手工作坊的产量低,这酒很快就供不应求,做生意尝到了黑心甜头的安三,很黑心的劝身为主管的他姐姐安二娘将酒价提到了一两银子一斤的水平,就这样,这白酒仍是买者云集。

众酒厂的的股东们见生意好了,自是喜笑颜开,一个个都认为应该扩大生产,方羽却是无所谓,反正自己现在手头上钱多得是,对酒厂的事他是不闻不问,由得安二娘那些人去折腾。

说来,方羽其实也没心思管酒厂的事,因为还有一件事让他头大,就是如何才能把李氏带入宫中,见上她儿子赵祯和真宗皇帝一面,这事情可不是容易办到的,这皇宫大院之中,若是方羽一个人前去,也许可以全身而退,但要带上一个人,那是绝不可能的事。

李氏的手术很成功,眼睛恢复了光明,这让方羽身边的众人看方羽的眼神更不一样了,神医啊,众人扳着手指算这方羽的本事,能打能赌,能写能画,如今还能看病,五项全能的完人哦,杨七斤说着方羽的本事的时候,忍不住的想,这小子再能点,会不会连生孩子也不需要女人了。

方羽当然不知道杨七斤这厮想的这么恶心,否则非一脚把这厮踢过大院的围墙去。那个柳永从众人的口中得之方羽诸多事迹后,已从原先的好奇变成了敬服,一个人拳头厉害不算什么,一个拳头厉害填词也厉害的人就要算什么了,一个拳头厉害填词厉害,还有一手神乎其神的医术的人,那就不知该算是什么了,所以柳永决心待在方家不再离去,因为柳永身上也没钱了,不吃这种大户吃谁去,没听安三那个吹吗,他姐夫的钱多得是,多养几个闲人没啥问题的,既然如此,那养别人还不如养他柳永是吧,好歹他柳永也算小有名气,养着他脸上也有光彩。

自己的眼睛能治好,不管怎么说,李氏还是很感激方羽的,对于能否入皇宫一次,李氏心里到也不敢太过奢望,毕竟那种地方比不得别处,那里面戒备森严,高手如云,李氏也不愿方羽因她的事冒险,这几个月,李氏心中是极明白一件事的,那就是此方羽已不是原先那个杀猪的小厮方羽了,她虽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一个人瞎着眼时,反而比明眼人更能看穿一个人的不同,这个方羽是另外一个人,李氏心中是如此断定的,但李氏在后来没有再对赵萱提起过方羽这件事,因为人心是肉长的,她明白这个方羽是真心对她娘儿俩好的,所以李氏决心以后不再提起这件事,她希望赵萱有个好归宿。

谢雨楼站在丁谓的相府前,谓然的叹了口气。

我又回来了。

谢雨楼咬牙切齿的想着,那个方羽可真狠啊,一夜之间,几乎将自己十年的辛苦所积累的财富弄去了一半,若非自己其它地方上的商铺中也有积累,还真要成穷光蛋了。

谢雨楼其实是不想再来京师汴梁的,虽然他对方羽抢了他的钱而恨之入骨,但他内心之中,实不愿再面对方羽,这样一个杀星,恐怕也没几个人愿意面对的,但谢雨楼却不得不来,因为他的少主交给了他一个任务,要他不惜一切代价,把方羽手中那本军事训练的文件弄到手,是不惜一切代价的,少主临走时,反复的对谢雨楼交代了几回,因为那本书很重要,它关系着党项人的军队是否能更强大,关系着党项人能否顺利立国的问题,所以,谢雨楼只能回到汴梁,亲自主持这件盗书的事,这事不容有失,一旦办砸了,以少主那好杀的个性,谢雨楼想想便觉心寒,仿佛自己的全家在刀口下哭喊。

谢雨楼长吸了一口气,抬脚向丁谓的相府大门走去。

风在他的身后微微卷起。

起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