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45章 一道圣旨去读书(上)

第四十五章 一道圣旨去读书(上)

方羽终于明白丁谓为何请自己了。

好一个拙劣的调虎离山之计,方羽心中杀意肆起,对迎面而来的桑哈毫不留情的下了杀手,捻碎了他的咽喉,随手一甩,将桑哈的尸体丢于身后。

徐庆一见方羽回来,咧嘴笑了笑,道:“大哥你可回来了,这些个贼子来此捣乱,被俺一锤子先砸死一个,那个差点让他跑了,还好大哥来的正是时候。”

此时场中的打斗也结束了,完颜哲被萧远一狼牙棒砸伤,随后被人按住捆了起来,苏文达腊也被雷惊等人活捉了。

审讯的事自有雷惊等人,方羽关心的是赵萱等人是否有事,入了家中,见她们无事才放下心来。赵萱拉了方羽的手道:“相公,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几个小贼而已,萱儿你不用担心。”方羽安慰了赵萱一下。

这时杨七斤跑了来,道:“哎呀,方兄弟,好险呐,今日差点让那贼子把钱偷了去,幸亏俺发现了……”

杨七斤还没叨唠完,公孙策,柳永等人也纷纷走了进了,一时间屋内极是热闹,柳永见众人浑不把杀人当回事,几乎怀疑自己是不是进了贼窝,不过这种生活却是别有一种刺激的感觉,柳永想想,觉得这群人还是过的蛮有滋味的,似乎比自己以前的生活快乐多了。

一轮明月升在天际,众人才各自去睡了。

有人在此时,却是难以成眠的。

谢雨楼望着天上的明月,长叹了一口气。

到此时刻,那江过水还没有前来,不用说,这次的行动失败了。

谢雨楼将一块银锭丢在了荼桌上,起身离去。

等着打烊的小厮拿起那银子,试了试成色,然后又看看已经走远的谢雨楼,心想这个人真是大方啊,一杯荼一口都没喝,却丢下五两银子的荼资,要天天都有这么好的顾客就好了,小厮心中丫丫了一下,又仔细的再看了看银子,这才去把铺门上了。

繁花似锦,遮不住人生的寂寞。

赵祯觉得日子很无聊,特别是认识了方羽之后,被那个故事弄得日子更无聊。每天想着那个《指环王》,想的赵祯没了心思读书,甚至也没多少心思吃饭。

赵祯打听了不少有关方羽的事情,对这个杀猪的也感起了兴趣,不为别的,就为这杀猪的竟敢捏他的脸,赵祯对他便有一种亲近的感觉。没有朋友,甚至也感觉不到亲情的赵祯终是一个孩子,他还没有长大到有了一个帝王的觉悟,所以他还想有朋友,想有亲情。

赵祯听说了方羽的武艺,也听说方羽轰动京师的文彩,为了能听到方羽说那精彩的故事,赵祯可花了一番心思。

赵祯决定再为自己增加一个伴读。

赵祯是有几个伴读的,都是勋贵的子弟,他们都是很聪明的人,很聪明的人也就意味着他们很懂事,很知道礼节,所以他们在赵祯的面前总是一付唯唯若若的老成模样,这让赵祯觉得他们很无趣。

要成为赵祯的伴读,条件是很严格的,不仅仅是家世要好,还要有文凭的,当然,那个时候还没有文凭的观念,但有一个太学生的身份,那就如现在的大学生一样,实际上也就是一种文凭。

要成为赵祯的伴读,就必须得有太学生的身份,作为有钱有势的勋贵子弟,成为一个太学生不是什么难事,所以又还需要有一个条件,那就是要有一个大学士的推荐。

这一些条件方羽都不俱备,所以赵祯想要方羽成为他的伴读是有一定困难的,但这些都难不住赵祯的决心,为了能听到方羽讲那个故事,赵祯先把晏殊招进了宫中,给了他两个任务,一是帮方羽成为太学生,二是给方羽做推荐人。

面对着太子,这个大宋的未来皇帝,晏殊自然要答应,得罪太子的事可干不得,除非不想在官场上混了,另外,方羽既然被太子看上了眼,自己把那方羽弄成了自己的学生,那也是对自己很有利的一件事,晏殊又何乐而不为呢。

赵祯又派了个小太监给八王爷送了封信,希望八王爷能将方羽收为义子,这样方羽的出身问题也可以解决了。赵祯也是小孩子心性,以为一贯好说话的老好人八王爷接了自己的信,必会收了方羽做义子,接到信的八王爷哭笑不得,自己堂堂一个大王爷,收一个杀猪的做义子,这要让别人怎样笑话自己,与一个杀猪的往来,人家只会赞自己礼贤下士,收一个杀猪的做义子,别人却是只会在背后笑话自己了。

但对于赵祯的要求,八王爷还得想办法给办了,倒不是八王爷好说话,而是一个未来皇帝的面子不能不给,八王爷想到了杨延昭,想那杨延昭与方羽的交情不错,应该会收方羽为义子吧。

八王爷赵德芳跑了一趟天波杨府,果然,这杨延昭一口答应了下来。

杨延昭看中的是方羽的本事,而且方羽已没有父母,这天波杨府已是日益衰弱,杨延昭也看出自己的两个儿子都非大将之材,未来的杨家需要一个男人来撑起来啊,如果有可能,杨延昭甚至希望方羽能改姓了杨才好。

且不说杨延昭如何去认了方羽为义子,单说八王爷给赵祯回了信后,赵祯便去了他父皇的寝宫,找到真宗皇帝。

宋真宗病掩掩的躺在龙**,见了赵祯,露出一个慈祥的笑容,道:“皇儿,你此时不在那里读书,跑到父皇这儿来有何事?”

人在病中,有时候感情是较脆弱的,面对着自己的儿子,宋真宗没有了做为皇帝的威严,只有一个做父亲的慈爱。

赵祯看着形销骨立的父皇,心中一酸,满心的孺慕之情涌起,道:“父皇,儿臣,儿臣没什么事,只想来看看父皇。”

“傻孩子,父皇没事的,父皇知你是个乖孩子,有什么事就说吧。”宋真宗对靠近龙床边上的赵祯笑了笑,伸手摸了一下他的头,满眼都是一种慈爱,他心中实是有些明白,自己的时日无多了,所以越发的心痛这个还小的儿子。

“父皇,儿臣想,想再增一名伴读,还请父皇允许。”赵祯犹豫着,还是说了出来。

“哦,是什么样的人,让皇儿你亲自点名要他?”宋真宗有些意外的问道。

“父皇,那个人是杨延昭的义子,今年十八岁,文武双全,所以儿臣想要他做儿臣的伴读。父皇你看,这是他填写的几首词。”赵祯来时,为了说服他的父皇,特把方羽流传出来的几首词抄写了下来。

宋真宗接过来看了看,一会儿之后,问道:“皇儿,这真是那人所写?”

“父皇,确是这个方羽写的,如今在京师之中已是广为流传。”赵祯说道,双眼看着宋真宗,生怕他出口拒绝了。

宋真宗点点头道:“皇儿,此人确有才华,做你的伴读还是不错的,从词中来看,这人也是饱读诗书,气志清高之人,父皇就下一道旨,特允了他为皇儿你的伴读吧。”

“儿臣谢谢父皇。”赵祯听到他的父皇允了这事,心中极是高兴。

宋真宗见赵祯脸上的笑容,不知怎的,心中竟觉微的一酸,可怜的孩子,生在帝王之家,也是身不由已啊。

宋真宗忽的有点觉得以前对自己的孩子关心的太少了,希望,唉,希望自己还有时间能多给他一点关怀吧。

宋真宗抬起自己那枯瘦的手,在赵祯的头上摸索着,眼角微觉泪痕湿了。

“父皇。”赵祯感觉到了他父皇此时对他的关心,弱弱的叫了一声,心中猛的一酸,多年的祀盼,在这一刻,忽然的感觉到了一丝满足,却是再也忍不住心中的那种委屈感,眼中也有了泪光。

空大的寝宫内,空旷的显得有些寂静。

风无声的在门外徘徊,仿佛在倾听大宋这对皇家父子的感情流露。

河坊街的精武门内。

方羽还不知道此刻他的命运已经因为一个故事而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