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46章 一道圣旨去读书(中)

第四十六章 一道圣旨去读书(中)

方羽有些傻眼了,突然蹦出个要当自己爹的人,如果这人是个疯子,方羽一脚踹死他就了事了,可这人不是疯子,是杨延昭,方羽就只能傻在那儿摸自己的脑袋了。

杨延昭这个人,方羽在心里面还是很敬重他的,不是因为杨延昭是个将军,是个历史名人,而是因他也算得上是一位民族英雄,受当年老将军的影响,方羽对于那些勇于抗击外族侵略的人,方羽都有是从心底里敬重的,哪怕他只是一位农夫,只是一个村妇,只是一个无所事事的浪荡子弟,只要他在国难当头时勇于站出来抗击侵略者,方羽都是会敬重他的,这是一个做人的根本良心,老将军当年常常这样对方羽说。

所以方羽对于这个要收自己当义子的老人,他还真不好拒绝,这不是因为情面的问题,方羽对于别人的情面并不是很在意,他在意的是该不该因为敬重的原因而就去当了别人的义子。

望着这位老人殷切的目光,方羽很无奈的点了头,当就当吧,给杨延昭当义子,也不算辱没了自己,就当是对这位老人一生气节的敬重吧。

方羽单膝跪下,道:“晚…孩儿拜见义父。”

“呵,呵,好孩子,快起来吧,哈,哈,为父能收你为义子,这心里实是高兴啊,来,来,以后他们就是你的两位兄弟了。”杨延昭高兴的将方羽拉了起来,又将杨宗保两兄弟推到方羽的面前。

方羽只知自己这一世是十八岁,却不知俱体的月份,所以往大里报了,结果比杨宗保大了两个月,这样一来,方羽自然是当哥哥的,杨宗保两兄弟本就因为随方羽学习武艺时很敬重方羽,这时成了自家的哥哥,自然在敬重之外又多了一份亲热。

二人很规矩的给方羽见了礼,方羽也出手大方,见面礼一人给了一盘黄金,足有千两之多,而杨延昭却将随了自己多年的盘龙枪给了方羽,这杆枪是当年宋真宗赏给杨延昭的,特意在上面打造了一条龙纹,所以叫盘龙枪。

方羽明白这杆枪的意义,是将杨家的忠义与期望交到了他的手中,方羽心中有些感动,更是明白了这位老人胸襟的广大与开明,这是真把自己当了他的儿子看待啊,否则,这种一个家族象征的东西是不会传给自己的。

方羽忽然间,发现自己又多了一些家人,多了一些在未来时间里,抗起了大宋的战旗,抵抗侵略,前仆后继的巾帼英雄的家人。

方羽望向一旁的赵萱,那巧笑倩兮的模样,温温柔柔的看着方羽,一如当年薛婉婷温柔的神情。

方羽的心中一热,婉婷姐姐!

婉婷姐姐,你知道么,你的小羽现在有很多亲人了,方羽心中有些酸涩的想着。

庆贺的酒宴是在天波杨府举行的。

方羽携了礼,与杨延昭等人同到了天波杨府,这是方羽第一次来此,他拜见到了年事已高的佘老太君,拜见了杨延昭的妻子柴郡主以及其他的长辈,之后,便是庆祝的酒宴,杨家请来了不少见证人,方羽再一次按照正规的仪式拜了杨延昭为干爹。

杨家是个以武立家的家族,喜欢的自是武艺,宴会之上当是少不了要表演武艺的,作为今天的主角,方羽自然要表演几趟了,先是个人的表演,再是与杨宗保的对练,不管精彩不精彩,来贺年的宾客俱是热烈鼓掌,这里面自然有懂的武艺好坏的是真心的赞扬,也有一些并不识得武艺高低的人,但冲着杨家的面子也得装出一番识货的模样,将那巴掌狠狠的拍响了。

末了,在众人以为结束了的时候,蹦出一个美貌的丫头来,要向方羽挑战,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杨府中有小武痴之称的杨排凤。

杨排凤是杨家的旁枝,被佘老太君看中,收在了身边,在杨家的地位既不是小姐,也不是丫环,传说中的什么烧火丫头,实是说书人的胡说八道,这些说书人为贬低西夏人的无用,故意如此编排,那意思就是,看到没有,咱大宋厉害着呢,一个烧火丫头也打得你们满地找牙,殊不知大宋真要让一个烧火丫头领兵出征的话,那更是大宋无人的羞耻了。

虽说英雄不问出身低,大家心里都明白,这大宋有用的男人不多,宋时一招重文轻武的政策,让大宋千千万万的男儿失去了刀头舔血的豪情,说书人贬低杨排凤的身份,没有羞辱到西夏人,却实实在在的羞杀了这大宋的男人。

杨排凤痴武如命,武艺在年青一辈中是最好的,纵是杨宗保受了方羽的指点,也还不是她的对手。杨府中人一贯对她也是极宠爱的,是以她在杨府中也没什么拘束,此时见方羽表演的精彩,动了较量的心思,手持自己那根六十斤重的熟铜棍跳了出来,道:“方羽哥哥,看你表演的好看,也不知是否真的厉害,排凤来与你比划一场如何。”

杨排凤虽被佘老太君当女儿看待,但辈份与杨宗保平辈,是以管叫年纪比她大的方羽为哥哥。方羽见那如今还是很天真的杨排凤俏着一张脸看着他,想及十多年后,这女孩儿与穆桂英等女子挑起大宋战旗的英姿,心中在感叹之余,不忍拂了她的心意,随手也拿了一根长棍,道:“请。”

“好,你注意了。”杨排凤说了一声,一棍扫出,夹杂着烈烈风声,竟是威猛至极的招术。

方羽心中赞叹一声,心想不愧是未来战场之上的女猛将,棍沉力猛,实不输以力见长的徐庆多少。方羽有意指点杨排凤的武艺,将自己所会的一套五郎八卦棍给她喂招。

五郎八卦棍并非杨五郎所创,乃是后人托名所创,招术上威猛又不失精巧,攻守俱备,在方羽这种大家的手中使出更是将其中的精义发挥得淋漓尽致。

杨延昭也是武艺上的大家,自是看出方羽实是在指点杨排凤的武艺,微微颔首,心中对方羽的行为很是满意,知这方羽心中已承认这个新家了。

一百多招后,杨排凤已是香汗淋漓,她也看出方羽是有意相让,自己远不是对手,心中微觉气馁,招术上也就缓了下来,方羽同样也降低了出招的速度,杨排凤这才明白方羽是在给自己喂招,指点她的武艺,便细心揣摩起来,待再过了百余招,杨排凤跳出战圈,一擦香汗笑道:“谢谢方羽哥哥。”

杨排凤说完,冲方羽调皮的一吐丁香舌,拖了熟铜棍跑开。

方羽笑一下,这女孩儿,这会儿还天真的很,当未来的战争毁灭了这种天真时,那种创痛还真难以想象呵。

满场的掌声再起,杨宗保两兄弟热情的将方羽拉入席中与众人敬酒。

宴会至月起时分才散,方羽拉着赵萱的手,在月色中慢慢往家中走去。

月光将他们的背影撒落在地。

方羽知道,从今后,自己的生命中有了更多需要呵护的东西。

让方羽意外的事接连而来,首先是抓住的完颜哲和苏文达腊在熬了几天后,终于招供,他们是受了谢雨楼的命令,前来盗那本军事训练大纲的,这让方羽在意外之下,惊出了一身冷汗,赶紧将那书烧了,这要让西夏人得去,自己可就成千古罪人了,那会多死多少汉人啊,方羽让雷惊将那二人弄死了,同时,方羽在心里也有了想法,那就是有了一种责任感,有了要将西夏这个祸害尽量灭了才好,为的倒不是大宋,而是为已成为方羽新的家人的幸福,方羽不是一个很高尚的人,但绝对是一个极护家的人,失去过家的人才真知道家的重要,方羽不希望自己的亲人有什么意外和不幸福的地方,绝不!方羽在自己的心中暗暗下了决心。

另外让方羽意外的是晏殊跑了来,不但要收自己做他的门生,还送上了太学院的文谍,也就是说,方羽从一个杀猪的摇身一变,成了一个这个时代的文明的人,高等的人,一个以后似乎需要满口之乎者也的读书人。

方羽又一次摸着自己的头,不过这事好说,不等到方羽开口,公孙策已经将文谍取了过去,又让人封了二千两纹银给晏殊算是拜师的仪程。公孙策这些日子也算是明白了方羽的性格,知道他不喜欢读那四书五经,但这个时代,这可是进身之阶,如今有了这机会,哪能让自己的东家错过,开玩笑,这也是自己的机会啊,哪能就这么放过的,东家以后当了官,自己不也就出了头么。

于是,方家又办了一场拜师酒,再次热闹了一场。

在方羽以为该没什么事时,一道圣旨来到了方羽的面前。

这一次,方羽的身份真正的不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