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47章 一道圣旨去读书(下)

第四十七章 一道圣旨去读书(下)

小太监江业揣着沉甸甸的银子,心里美滋滋的,这宣旨的差事就是肥啊,这个杀猪的,喔,不对,现在人家不是杀猪的了,这个太学生方羽出手还真是大方啊,二百两啊,这二百两足够咱家的二年的俸禄,听说别个去那些个王公大臣哪儿宣旨时,也就十两二十两的,这一位出手就是二百两的,难怪太子殿下会特招此人做伴读,看人家多会做人啊。

且不说小太监江业在路上如何的感叹,方羽接了圣旨,随了江业前往皇宫,这路上也是嘀咕着自己咋就混来混去的又要读起书来了,想想那之乎者也的,方羽便是头大,一个现代思维的人,习惯了现代的文章,对这古文可多是不感兴趣的,同时,方羽心中也明白,这让自己当伴读的事,多半是因为太子赵祯想听那故事。

想到那赵祯,方羽心里还是有点同情的,寂寞的滋味不好受,可是谁叫他是未来的皇帝啊,做皇帝的,本来就是寡人,寡人不寂寞,那还叫寡人么。

过了皇城街,眼前便是这大宋的皇宫,这里,还是方羽第一次过来,气派的宫墙,矗立的琉璃瓦顶,无不显示着大宋的繁华富有,想及百年后,金兵的铁蹄屠刀,将这一切毁于一旦,方羽没来由的心中一阵怅然,后人每思此,凭怀吊古,唱下多少壮怀激烈的悲歌,这种悲歌,在此时此刻,在方羽的心中回荡起来。

江业拉扯了一下发怔的方羽,两人经过禁卫军的盘查,入了宫去。

作为一个皇帝,宋真宗还算是合格的,但做为一个父亲,皇家之中似是无亲情,宋真宗自也谈不上是个好父亲,当忽然觉得应该关心一下儿子时,人已病的力不从心,这一次,宋真宗还是强撑着,要看一看自己的儿子选的伴读,因为宋真宗明白,历来做为皇帝的伴读之人,一般都会成为那一代皇帝的重臣,如今这个叫方羽的,几乎可以断定说,必将是自己皇儿手下的重臣,所以,宋真宗一定要亲自看一看是个什么样的人才放心。

家国天下事,半点也马虎不得呵。

方羽望着形销骨立的宋真宗,知他大限已快到了,心中谓然的叹息了一下。

做为一个太学生,方羽的身份是低得没有资格拜见皇帝的,这是宋真宗下了圣旨,同时,宋真宗也等不及管宫廷礼仪的教导方羽谨见的礼仪,就这么直接的召见了方羽。

方羽看着宋真宗,一点儿下跪的意思也没有,宋真宗亦是上下打量着方羽,但见方羽仪容俊朗,气度超然,宋真宗便在心里先就对他有了好感。至于方羽大胆的打量他这个皇帝的举动,宋真宗以为是方羽不知礼仪的原故。

江业见方羽站在那没有下跪,好心的伸手扯了扯方羽的裤腿,提醒方羽不可失了礼仪。这个时代,见了皇帝不下跪,这罪名可是可大可小的,大了说,形同造反,小了说,也是失仪之罪。

方羽也知自己如今比不得从前,是有了一大帮子亲人的,也是不能象从前那般太过任性,犹豫了一下,还是跪了下来,道:“草民叩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方羽也不知这宫中礼仪如何,照了后世电视中的学了,反正也是八九不离十的,宋真宗微一点头,道:“平身吧,听说你颇有才学,拟招你为太子的伴读,现在你给朕说说,朕的这个皇儿,是如何与你相识的。”

宋真宗这般问,是看看方羽会否将那天的情形如实的说出来,这也是对方羽的品性的一种考察,做为给太子伴读的,品质比才学来的更重要,这一点宋真宗是很明白的。

“是。”方羽应了一声,平静的将那日自己喝醉了酒,如何的寻处撒尿的地方,如何的遇见太子,如何的与一众大内侍卫交手,如何的给太子讲故事等事大致的说了。

宋真宗再次微点了一下头,这与他所了解的情况差不多,同时,宋真宗心里也清楚,这个方羽品性恣意纵横,有些恃才傲物,当然,这也算不得太大的缺点,毕竟此人能一人斗十几个大内高手而不落下风,可见武艺的厉害,更难得的是此人填的那四首词,实是每一首都堪称经典,由此可见此人的文彩是极为出众的,如此文武双全之人,做太子伴读的资格还是有的,再说皇儿定是一个人太过孤独,他既皇儿有缘,自己这个做父皇的也该应了此事,宋真宗想了想,道:“你去吧,朕累了,你以后伴太子读书,帮朕多开解开解他,朕这个皇儿,他,太孤独了。”

宋真宗轻微的叹息声,流露出一个做父亲该有的慈爱。

方羽应了一声,起身退了出去,出了殿外,方羽不由的苦笑了一下,名缰利锁,自己如今算是被这些玩意儿拴上了,想起义父杨延昭对自己的期望,想起如今自己的手下公孙策,欧阳春等人,自己不在意名利,可也得为他们着想啊。

江业殷勤的将方羽送出。

方羽出了宫门,看着人来人往的街头,这个世界,就是自己现在生活的地方,自己终是融入了这个大宋时代么?

阳光照着方羽的脸上,热热的,仿佛血也因此渐渐的热了。

名缰利锁,既然自己生活在尘世芸芸众生之中,那就,将它套在自己的手中吧。

方羽如是的想着,迈出了自己的脚步。

第二天,方羽正式成为了太子赵祯的伴读。

闻知此事的刘皇后手抚着荼杯,半天没有说话,末了,对郭槐道:“那个……郭槐,你去送一套文房四宝给那个方羽,告诉他,读书就好好的读书,莫动了什么歪念。”

郭槐应了声下去。

太子宫内,方羽换了一身白色的长衣前来,这是赵萱特意为方羽打扮的。迎接方羽的,除了赵祯还有陈林。

赵祯是心急着听那故事,陈林是太子宫管事,这新来的太子伴读本该是他来接的,陈林看着方羽微一点头,算是为前事打个招呼,他实没想到,两人还有见面的机会,这个杀猪的一跃成了太子的伴读。

赵祯小孩儿心性,在高兴之下忘了皇家的礼仪,上前拉了方羽的手道:“呵,呵,你总算来了,快快给我讲那故事。”

方羽正为是否见礼而犹豫,闻言则顺水推舟,这礼节就免了,当下道:“殿下想听,我现在就说给你听。”

方羽牵着赵祯的手,一边往前走着,一边开始为他讲那《指环王》的故事,不知不觉来到太子读书的地方,让方羽意外的是,历史已经因他而微微改变,宋真宗开始意识到得为自己的儿子培养支持他的势力,把晏殊弄来给太子当主讲的老师了。

对于这个当帝师的机会,晏殊那是高兴极的,他目前还年轻,还算不上是特别重要的大臣,这一当了帝师,若弄好了与未来皇帝的关系,自己说不定也可以当宰相啊。

方羽按门生礼见过了晏殊后,赵祯将方羽拉在了自己身旁坐下,晏殊拿了一卷书开始为众人上课,那种很传统的教学方式,加上之乎者也的韵律,方羽只觉得催眠曲也没如此厉害,这才明白徐庆,安三等人听那白正淳讲课是何等的难受。

方羽迷迷糊糊之间,也不知时间过去了多久,只觉得眼皮子似是挂了铅,想睁开都难,一些很荒唐的画面在脑海中翻过,却是从前那个杀猪小厮残留的记忆,轻纱帐暖,美人多情,方羽竟做起了从没有过的春梦。

更荒唐的是这个梦还加入了方羽的记忆,竟把一些后世的画面溶入其中,让方羽不知自己身处何处。

方羽在梦里正美着,那晏殊可气坏了,心想,我知道你有学问啊,也许比我还懂得多,可你现在是在听我讲课,你这也太不给我面子了吧,好歹这是我第一天给太子讲课,你怎么的也算是我的学生,也得为我着想一下啊,得为我这个做老师的撑撑场面才是,你这到好,第一天就这么不给面子,睡起觉来。

晏殊举了手中的戒尺,走到方羽的身旁,啪的一声打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