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48章 伴读的日子(上)

第四十八章 伴读的日子(上)

戒尺打在书桌上,响声把方羽自好梦中惊醒,迷茫的睁开眼,赵祯在一旁哈哈大笑起来,他从没想到天下竟有人敢在这里睡觉,每一个孩子或多或少都有会有点叛逆的心理,赵祯是个听话的好孩子,他自己不敢胡来,但看方羽这般行为,却是觉得极为痛快又好笑,是以不顾形象的大笑起来,其他几个伴读的见太子殿下大笑,也跟着笑了起来。

方羽抬头见晏殊一张脸胀得通红,也知自己的行为有点过份,再怎么的,也不能在听课时睡觉啊,这对做老师的来说,可是极不尊重了。

方羽讪笑了一下,立马坐直了身子,心中不知怎的一阵恍忽,仿如回到了童年的时光,那时自己读书可是个好孩子,从没在课堂上有过什么小动作。

那时,有婉婷姐姐在。

那时的自己是绝不会做出什么让婉婷姐姐不高兴的事的。

那时的自己也是一个单纯而又听话的孩子呵。

晏殊是一个敏感而聪明的人,方羽眼中那一抹歉意和随后的忧伤他都看到了,晏殊收回戒尺,转身回了自己的讲桌,他也不想与方羽难堪,不说自己前后收了方羽那么多银子,单是如今方羽与太子赵祯之间的关系,自己也得给他一点情面。

晏殊继续讲他的课,赵祯却是无心听了,轻踢一下方羽的脚,道:“你刚才梦到什么了,怎么笑得有点不对头。”

“正梦着打架哩。”方羽随口应道,只是此架非彼架,说了赵祯也不懂。

“哦,”不想赵祯竟貌似懂了的点点头,道:“打架,一定很好玩吧,下次你带本殿……带我去打架好不好,我还没打过架哩。”

方羽看着赵祯忽闪闪的单纯眼神,心想带你去打架,我还要不要家里人的性命了啊。

“打架不好玩的,我还是给殿下你讲故事吧,其它好玩的也多着哩,玩什么不比玩打架强啊。”方羽说着,心中却想,我这样诱惑一个未来的皇帝去玩,以后的史学家会不会把我写成一个奸臣啊。

“好的,好的,今日完了课业,你就不要回家了,须得把那故事给我讲完。”赵祯一听讲故事,那精神头又来了。

方羽苦笑了一下,在没有电视电影电脑的时代,故事和小说对人的吸引力可真是大啊,看看这位太子殿下的热情劲儿,就知道,自己以后恐怕就要成为这位太子殿下的专职说书人了,方羽对于赵祯这位还没有长大的未来皇帝还是很有好感的,他手下能出包青天这样流芳百世的好官,与赵祯对手下的宽容是分不开的,同时方羽也想到,用后世一些有教育意义的故事和小说来培养一个更有作为的皇帝,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方羽看着赵祯那等待着自己回答的眼神,点点头道:“殿下你喜欢听的话,以后我会给你讲很多的故事的。”

“那好,你须得记住了自己的话,以后每天都得为我讲故事。”赵祯满意的强调了一句,大有你不讲不行的意思。

晏殊见二人说着悄悄话,咳嗽了一声,做个提醒,他这老师当得难啊,做学生的不给老师面子,做老师的反要给学生面子。

赵祯坐直了身子,方羽也不再说话,不管心思还在不在,这表面上两人还是有了一幅认真听讲的样子。

见这二人这么上道给面子,晏殊满意的点了下头,又拿起书来,念道:“学而时习之,不亦悦乎……”

郭槐是个聪明的人,在这皇宫里头,即使不是聪明的人,在不断的勾心斗角中也会变得聪明起来,何况郭槐本来就聪明的人,如今是越发的精于算计。当别人还在对一个杀猪的当了太子的伴读而嗤之以鼻时,郭槐就已在想这件事背后是不是有什么对自己不利和有利的地方,郭槐不是那种等着事情的后果出来后再打算的人,他喜欢先发制人,喜欢那种把事情的方向控制在自己手中的人,所以,当刘皇后叫送一套文房四宝给方羽的时候,郭槐特地里挑了一套好的文房四宝,自己亲自送了来,他需要知道,方羽与陈林是不是一伙的,如果不是,自己又可不可以把他拉拢,如果,这个方羽不可以拉拢,那么就把他与陈林一起除掉。

郭槐仰天望着那絮絮白云,心里面想着那几个隐居多年的剑客会不会应邀前来,郭槐听人传说过,那个陈林有一身好功夫,虽然郭槐没有见过陈林使用过,但还是请几个高手来办此事安稳些,更何况如今这个杀猪的方羽也不知是友是敌,也得以防万一。

前面就是太子宫了,郭槐阴沉的脸上换上了一幅和蔼的笑容,一直以来,他在太子赵祯的面前都是和蔼的,忠心的形象,十余年如一日表演,有时候,连郭槐自己都分不清自己是什么样的人了。

迎接他的是太子宫的管事陈林,两个人相见,眼中仿佛有一丝丝闪电,要将这太子宫的空气点燃,陈林首先开口说话:“哎哟,这不是郭总管吗,咱家是不是瞧错了,这里哪能劳动你郭总管前来。”

“咱家也就一劳碌命,哪象陈总管这般命好,每日得享清福。”郭槐皮笑肉不笑的道。

“呵,呵,也是,郭总管心里装着的事多着,哪能不累。”陈林干笑了一下,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道:“请吧,郭总管,太子殿下还在书斋哩。”

“劳烦了,咱家这就去书斋,皇后娘娘赏赐给那个新来的学子方羽的文房四宝,咱家需得快点儿送去。”郭槐嘴上说着,却不再理搭陈林,一个儿当先离去。

太子宫中的路径郭槐是很熟悉的,这里他来过很多回,因为郭槐很明白,这权势要想长久了,不只要托好了现在的皇帝皇后,也要托好了未来的皇帝才是,因此,郭槐总是会想尽办法亲近赵祯,讨好赵祯,这太子宫自也就要常常来了。

陈林望着郭槐远去的背影,嘴角露出讥笑。

人生蝇营狗苟,我们这些个做太监的,费尽心机,又能得到多少自己所需要的,陈林不无嘲意的想到。

郭槐到达书斋时,正是众人课间中途的暂时歇息之时,赵祯缠了方羽讲那故事,一众儿伴读也在边上听得津津有味,晏殊本不在意,没想到听着听着,竟也听出了味道,一时间却是忘了开始讲课的时间。

郭槐进来时,方羽便已看见,但他不识得郭槐,故也没做理会,其余的人却是被故事所吸引,没有注意到有人进来了。

郭槐咳嗽一声,示意自己来了,不想以前见到他总是露出笑脸的太子,这时瞧见他郭槐,却是眉头皱了一下,便不再理会,继续听他的故事。

晏殊自然不可不理会这个郭槐,刚才自己被方羽的故事所迷,失态的行为已经落入了郭槐的眼中,万一这厮的在皇后面前乱说自己几句,那岂不是糟了。

相对于贪官污吏,晏殊算是一个好官,但他绝不是那种脊梁铁硬对皇天的人,他有许多人性中常有的弱点,他更知道如何在官场上的见风使舵。

晏殊满面笑意的起身迎了上去,道:“哎呀,郭公公,您怎么来了。”

看到不,多懂事的人儿呀,就是比这些个娃儿崽子强啊,郭槐见有这么一个善解人意的主儿,心中好受多了,当下笑道:“哟,咱家说是那个,原来是晏大人啊,晏大人呐,这是怎么回事,怎的今天不讲课了?”

“呵,呵,郭公公来的正是时候,这会儿正是稍息片刻的,对了,郭公公来此是……”晏殊略做解释后问道。

“咱家这次是奉了皇后娘娘的懿旨来的,皇后娘娘赏了一套上好的文房四宝给新来的学子方羽,不知哪位是方羽啊?”其他的伴读郭槐早已识得,场中只有方羽一个是他不认识的,自是方羽无疑,郭槐如此说,只是希望方羽识得趣,自个儿过来拜见他郭槐。

谁知方羽全不识得礼数,赵祯今个儿也正迷在故事当中,扯着方羽让他讲下去,本来方羽还打算起身应郭槐一声的,被赵祯这一扯了,便没动身,继续把故事说下去。

郭槐顿时脸胀得通红,眼中阴光闪闪。

晏殊见此情形,心中暗叫一声,苦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