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52章 结义为兄弟(上)

第五十二章 结义为兄弟(上)

展昭留了下来,因为这里有他很崇拜的大侠欧阳春。

欧阳春成名已有十年,是每一个初闯江湖的少年崇拜的对象,展昭也不例外。

展昭也很喜欢这个叫做精武门的地方,有酒有肉有钱花,更好的是这里还有一班武艺高强的人物聚在一起,每天的砌磋武艺也让展昭受益不浅。

所以展昭是舍不得离去了,人家欧阳春大侠都留在这儿,自己还去外面乱跑做什么,人家欧阳春大侠都说了,杀贪官污吏,杀汉奸走狗,杀异族侵略者比杀那些个小恶霸来得痛快,自己再去游侠江湖,找那些个小恶霸的晦气也没啥意思了不是。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展昭记住了这句话,这是那位方大哥说的,展昭觉得,这一句话要比师父告诉自己的道理要好,自己从前所做的,都是侠之小者,做男儿的,就应该做一番为国为民的大事业才对。

少年的血总是容易激扬起来,少年的理想总是想做一番大事。

所以展昭的理想不再是在江湖中做一个侠客,他有了一个更大的理想,他想要做一个能够保家卫国的将军。

名彪史册是每一个少年都做过的梦,只要有人用理论扇动这个梦,少年人总是很容易将这个梦变成自己的理想。

展昭被方羽几句对大宋前途担忧的话语打动了,觉得自己犹如在黑暗中找到了一盏灯,找到了自己该为之奋斗的理想。

精武门从此又多了一个高手,一个想当将军的高手。

这正是方羽所要的,不过在心里,方羽还是觉得对未来的包青天有点歉意,包家班的主力都让自己网罗了,以后包青天的日子还怎么过。

刘皇后的的寝宫内。

刘皇后放下了手中的玉如意,怔怔的问道:“你说什么?他们全都被杀了?郭槐,你是怎么搞的,你口口声声说他们都有是江湖上最厉害的剑客,怎么却被人杀了?你是怎么办事的,如今已打草惊蛇,这后面的事情该怎么收拾?”

郭槐一头的冷汗,却是不敢擦拭,呐呐的道:“回娘娘的话,奴才请来的确是成名已久的高手,但没想到那陈林也并非一个人,根据仵作和洪侍卫长验尸来看,当时与陈林在一起的还有两个人,两个非常厉害的高手,其中一人善使扶桑刀,一刀之威,竟将一人分为两半,据洪侍卫长说,这人用的这一式扶桑刀法炉火纯青,该是扶桑有数的高手,娘娘,奴才也没料到这陈林竟会与扶桑人勾结呐。”

“好了,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陈林那个奴才既然是找了帮手,要对付他更非易事,郭槐,你说说,后面该怎么办?”刘皇后是个果断坚韧的人,做什么事杀伐决断犹胜男子。

“娘娘,依奴才看……”郭槐没有说下去,额头上的汗却是更多了。

“有什么事就说出来,吞吞吐吐的做什么。”刘皇后皱了一下眉头,不悦的道。

“娘娘,辽国……”郭槐低声说道。

“什么?你是说……”刘皇后双眉一扬,打量了郭槐一眼。

“是的,娘娘,今年给辽国饷银的时间快到了,这出使的人员还没有定下来,娘娘何不在皇上那儿说一下,让陈林做这次的使臣,然后在路上……”郭槐没敢再往下说,这事儿干系太大,并不是个什么好的主意儿。

“嗯。”刘皇后沉吟了半饷,才:“那你说,劫银之事,该派谁去为好?”

“这个……娘娘,奴才认为,还是由辽国的军队来做为好。”郭槐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

“是么,只是如此大的一笔饷银……唉,这事儿,岂不是便宜了那辽人。”刘皇后叹息了一下,身子向后靠在了椅子上。

“娘娘,辽人的铁骑,绝非个人的血肉之躯可以抵挡的,而且,纵使那陈林得逃性命,这丢了饷银的罪责他也担当不起,娘娘,说来说去,都是因为禁卫军无法调动啊。”郭槐微抬眼角看了一下刘皇后。

“嗯,此事容后再说,你先退下吧。”刘皇后轻叹了一下,闭上了眼睛。

“是。”郭槐应了一声,躬身退了出去。

骄阳如火,晒得树叶也是无精打采的。

赵祯钻在一棵树下,看着小太监小米子爬到树上去抓那金甲虫儿。

现在是课间休息时,一众儿人都出了来透透气,自从来了个方羽,赵祯的性子变得开朗起来,人也有些野了,小孩子该玩的东西也都知道要玩了。

小米子一头是汗,心惊胆颤的爬上了一根细枝,那上面有一只金甲虫儿伏在那里晒着太阳,赵祯在下面见他磨磨蹭蹭的,不耐烦的催促道:“快点,快点,你这么磨磨蹭蹭的,那金甲儿都要飞掉了。”

小米子看着不远处的那只小虫,咬了咬牙,挺身伸出了手去。

方羽在旁边的一棵树下纳着凉,看着已变得开朗的赵祯,心中也不知自己把赵祯引导成一个正常的孩子是不是做对了,一个正常人能做得了一个好皇帝么,这事儿,方羽心里也没底。

方羽旁边是晏殊,也不知他从哪儿弄了一把鹅毛扇,一边扇着,一边仰头看着小米子道:“爬的这么高,摔下来怎么办。”

喀嚓,晏殊刚说完,小米子抱着的那根树枝便断掉了,小米子发出一声惨叫,手舞足蹈的摔了下来,赵祯看着那个掉下来的身影,一时间吓呆了。

白影一闪,方羽如同一只大鸟般腾身而起,在半空中接住小米子,一脚横踏树干,将坠下之力变成横向抛跌之力,挟着小米子翩然落下。

众人愣了一会儿,赵祯首先鼓起掌来,叫道:“好,太好看了。”

一干儿伴读见赵祯叫好,也纷纷叫好,赵祯又接着说了一句:“你再表演一个给我看看好不好?”

刚将小米子放下的方羽闻言,差点与其他人一样为这句话绝倒。

一个叫庞章的伴读羡慕的道:“方学兄,这就是你那说的武功么,真好玩哩。我听人说过你是我们大宋的第一高手,能不能教教我啊?”

“是啊,是啊,能不能也教教我啊……”一个人应和道。

“嘿,嘿……我若有了这武功,也要象那郭靖一样行侠仗义,嘿,嘿,最好是也弄一个黄蓉一样的当媳妇儿。”这一位武功还没学,已经丫丫开了,惹来一片的**笑声。

众少年七嘴八舌,一幅深受武侠小说毒害了的模样。

方羽苦笑了一下,心中决定下一个故事不讲武侠的了,挑一本战争的讲,最好赵祯与这一干人儿听了之后,天天咆哮着要去打仗的才好。妈的,方羽在心中忍不住说了一句粗口,去打别人总比让别人来打自己的好,以大宋的经济模式,应该是打不穷的,没见南宋那么小块儿地方,打了那么多仗仍然有的是钱啊。

“住嘴,”赵祯出声喝道:“你们吵什么,想学武功是吗,那就规规矩矩的拜师啊,没见人家郭靖学武时也是拜的师傅才成的吗。”

一众伴读闭上了嘴,过了一小会,一个人问道:“拜了师就可以学到武功了吗?”

赵祯一拍小胸脯道:“当然可以,你们还不快点拜师。”

方羽见这一干儿小少年胡闹,心想就你们这些个少爷的性子还想学武,正当方羽以为这些人是闹着玩时,那些个伴读却跪了下来,道:“弟子庞章(叶兴,幸小福……)拜见师父。”

说来,这小说对人的影响特别是对孩子的影响实是太大了,这些个一心想当郭靖第二的小少年这会儿早把家教忘得一干二净,居然真的要拜方羽为师。

方羽欲要拒绝,一旁的赵祯使劲的向他眨着眼睛,示意方羽答应下来。方羽笑笑,伸手捏了一下赵祯的脸,心想,小孩家家的,又不知闹什么玩意儿。

方羽对那些人道:“都起来吧,只要你们吃得了苦,我自会教你们武艺。”

“是,师父,我吃得了苦的。”一众小少年回答的到是挺整齐。

一旁的晏殊撇了一下嘴,心想,才怪呢,你们这些世家子弟若吃得苦,母猪也会上树了。

赵祯见众人已经拜师了,脸上露出很高兴的神色,拉了方羽,道:“你来,我有话跟你说。”

方羽见赵祯那神神秘秘的样子,心想又弄什么花招啊。

方羽随着赵祯来到了一处僻静处。

宋真宗的寝宫内。

宋真宗双眼无神的看着绣帐的顶上,闷热的天气让他有些透不过气来,人在昏昏沉沉之间,各种杂乱的念头在心中肆起。

又是一年的七月天么?该立秋了吧。

那一年的立秋时,李宸妃还在自己身旁呵。

宋真宗昏沉的想着,自己现在是要去与她相会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