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53章 结义为兄弟(下)

第五十三章 结义为兄弟(下)

赵祯将方羽拉至一无人处,确切的说,是附近五十米无人处,那些保护太子的侍卫可不会离得太远了,赵祯望了身旁的几株桂花树一眼,对方羽道:“这里没那桃花树,咱们就在这桂花树下结义吧。”

“结义?结什么义啊?”方羽一时转不过弯来,有些糊涂的问。

“当然是结义成异姓兄弟啊,当年刘关张在桃花树下结义,成为千古佳话,今日我们在桂花树下结义,以后定也可传为美谈。”赵祯白净的脸儿红红的,显然是为自己的想象在激动不已。

跟皇太子结义?方羽苦笑了一下,这个赵祯,哪儿蹦出来个这样的念头,还真是天马行空的思维啊,方羽问道:“殿下怎么会想到与我结义来了。”

“庞章他们那些人是不是现在已拜你为师了?”赵祯笑嘻嘻的问道。

“是啊。”方羽心想,这与两人结义有什么关系。

“他们是不是该叫你为师父?”赵祯又问。

“算是吧。”方羽看了赵祯一眼,心中又想,他们叫不叫我师父又有什么关系。

“那他们该叫你的兄弟为什么?”赵祯露出得意的神情。

“自然是师叔了。”方羽应了一声,终于明白赵祯为什么要与自己结义了,有些哭笑不得,心想,这不是小孩子过家家的胡闹么,方羽看着赵祯的笑脸,道:“殿下你就为这个便要与我结义?”

“自然了,你看,以前他们都不敢与我玩,只有你敢,而且他们都太无趣了,在我面前一本正经的假样,哪象你这样对我是真心的,再说了,象那郭靖与周伯通结义那样多好玩啊,以后他们都得叫我师叔了。”赵祉眼巴巴的看着方羽。

这是典型的武侠痴迷症啊,方羽哭笑不得的想着。

方羽可不想陪着小孩子玩过家家的游戏,正要找个托词拒绝,赵祯又道:“方大哥,你不答应么,是不是讨厌与我?”

赵祯说着,低下头去,有些难过的样子,那一丝寂寞又浮现在他的眼中。方羽叹了口气,发觉自己越来越有做保姆的潜质,摸了摸赵祯的头,道:“好吧,我与你结为兄弟,不过我有一个条件,我们只能私下里做兄弟,不能让别人知道,你答不答应?”

方羽没有再称赵祯为殿下,不过这只能是私下里叫的,真要在公开场合让那些卫道士知道了,不知道会有多少人要与自己拚命,大宋的书生们杀侵略者这些个敌人也许不会很上心,但在维护礼节这些个方面却是绝不含糊的,方羽可不想与一班酸儒们去叫劲。

赵祯立马又是一张笑脸,道:“好,我答应你就是,不过你也须得答应我一件事儿。”

“什么事?”方羽随意的问道,眼睛看着一众儿缩在远处看着的众人。

“你以后行侠江湖时要带了我去。”赵祯一脸向往的神情,说道。

方羽收回目光,心想,我又不是江湖中人,也没打算过去江湖中闯荡,哪又会带你去做什么行侠仗义的事儿。

“好吧,我答应你就是。”方羽压根儿就没把赵祯这个条件当回事儿,小孩子过家家的,定是用不了多久就会忘了的。

“好极,好极,就这么说定了,我们快些个结义了吧。”赵祯拉了方羽跪到桂花树下,两人撮土为香,祷告了天地,许下了誓言。

结义完毕,二人回了众人中间,赵祯对一众儿人道:“本殿下与方大哥已结为兄弟,以后我就是你们的师叔了,这事儿你们自个知道就行,不许传了出去,谁要是传了出去,到时可别怪本殿下无情。”

赵祯其实也是个很聪明的人,也知道自己这事儿不能让父皇母后他们知道,否则自己是要少不了受责罚的,此时自然要威胁众人一下,免得这事传入父皇母后的耳中。

众人忙应承了一声,这些个伴读也没个傻的,知道这太子是不可得罪了的,要知这自己日后的前程可都在这个未来的皇帝手中哩。

晏殊摇摇扇又摇摇头,心想,这个杀猪的与太子殿下还真是有缘啊,这日后里封候拜相还不是小菜一碟了,唉,自己的那几个孩子咋就傻不啦叽的,当时太子在自己府中,那是多好的机会,自己的孩子怎就没一个知道与太子拉上关系的。

且不说晏殊心中的羡慕,方羽却是全没把这当回事儿,只当是自己发个善心,陪赵祯玩个游戏,其实其他的伴读也当这是个游戏,并没有想那么多,一个个上到赵祯面前,口喊“师叔”,行礼拜见,似模似样的将这游戏玩了下去,弄得晏殊也不好叫众人开始去上课了,免得扰了太子殿下的兴致。

方羽静静的立在一旁,看着这些人的胡闹,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小太监小米子这时得了空,过来给方羽叩谢先前的救命之恩,方羽将他扶了起来,安慰了小米子几句,让这个小太监心中更是感动的无以复加。

大风吹起了窗帘。

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的时刻。

李氏怔怔的坐在窗前,一抹将晚的夕阳映在她的脸上,映照出一种清瘦的忧伤。

人在无事时总是容易胡思乱想,人在老了时总会常常忆起从前。

李氏其实还没有老,她还只是三十多岁,可有些事情却很容易让人的心境迅速老去,迅速得让人仿佛一夜之间经历了一生。

白日过隙,世事苍茫,十三年的时光也仿佛如一夜之间。

李氏觉得自己老了,觉得这世上的事越来越与自己无关了,若说还与这个红尘世界有什么关联的话,那就是咫尺天涯的皇宫中,那一大一小两个人儿吧。

门帘一卷,赵萱走了进来,手中端着一碗参汤,道:“娘,你怎么坐在窗口的风处,会吹凉着的。”

“没事,萱儿,天气这么热的,娘也只是透透凉气。”李氏收回了自己的沉思,向赵萱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

“娘,你近来身子骨总是弱了,老待在房中也不是个办法,还是出去走动一下吧。”赵萱放下手中的参汤,回头对李氏说道。

“唉,娘这些个年来已经坐习惯了,哪也不想去……唉,萱儿,时间过得真快呀,转眼间你都这么大了,这些个年,这些个年来,也不知他们怎么样了……”李氏说着,声音渐渐的却是低了下去,变成喃喃细语,夹着的牵挂与忧伤,如同房中的暗影处,让人不曾注意却又处处存在。

“娘,你说着什么哩?”赵萱听不清李氏后面的话语,不禁问道。

“我是说……”李氏从走神的思绪中回过神来,道:“唉,娘老了,精力总是不济,萱儿,你有什么事吗,这端荼送水的事,有下人送来就是,何必要你自己动手。”

“娘,这没什么的,以前做惯了,这不做了还不习惯哩。另外是有点事,相公他从外面带了个人来,说要见见你。”赵萱说着,走到李氏的后面,为李氏轻轻捶起了背。

“是谁啊?”李氏闭上眼,不经意的问道。

“那个人说他叫陈林。”赵萱说道,没有注意到李氏的身体微微一震。

李氏猛的睁开眼,声音轻颤的道:“萱儿,你说的他是谁?”

“他说他叫陈林啊。”赵萱有些奇怪的回答道。

“他来了么,他怎么会来的,是宫里出事了么?”李氏喃喃自语了一会儿,才道:“萱儿,你去让那人进来了吧。”

“嗯。”赵萱应了一声,走了出去。

“十三年了,没想到还有故人相见的日子……”李氏转首看着那已不刺眼夕阳。

一轮将坠的红日,将最后的余晖映着李氏的脸上。

一点泪痕流下,折射着七彩的光华。

那是一种很凄婉的美丽,有时候,凄凉与忧伤也是一种美。

陈林来了,他的到来将预示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