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之杀猪状元

第54章 闯皇宫(上)

第五十四章 闯皇宫(上)

方羽牵了赵萱的手离开,他不想赵萱知道李氏的事情,不想让她为这种事担心,更不希望她卷入这种阴暗的宫廷斗争之中。

赵萱望了一眼陈林走向李氏房间的背影,回过头来,也没说什么,任由方羽牵了自己离去,她虽小,却知来人定与自己的娘亲有什么话说,而这话却是自己不可以听的,她虽然心中好奇,但是更相信方羽,相公不让自己去听,那自是为了自己好。

喜欢一个人,总是会盲目的相信这个人,这一点,无论男女都一样,与人的智商无关,赵萱是个聪明的小女子,方羽对她的好,对她的呵护与关心,她都知道,所以尽管她很想听那人与李氏说些什么,但她实是不愿拂了方羽的意思。

两人穿过长长的廊前,那里有一池荷花,已经过了它盛开的季节,零零落落的还有几株残花在风中摇摆。

陈林掀起了门帘,屋中的光线略有些暗。一个女人坐在窗前,窗外的光将她形成一个剪影,有些沉郁的气息。

女人慢慢的回过头来,看着陈林。

暗影里,恍忽间,一缕缕回忆,一件件旧事,将两人的记忆拉到了从前。

陈林终于看清了那女人的容颜,十三年的时光在这一刻似乎倒转。

“娘娘!”陈林尖锐却又有些低沉的声音打破了房中的沉静。

十年如一梦,未语泪先流。

“真的是小林子你来了。”李氏哽咽的声音夹杂着悲伤与欢喜。

多年清冷与艰辛的生活,多少次午夜梦醒的时分,往事渐淡,尘心渐冷的时刻,再一次看到从前的旧识,那种悲与喜,又有多少人可以明白。

“娘娘,是我小林子啊,是我小林子来看你了。”陈林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低哑的悲嘶一声,几步抢前,跪在了李氏的面前。

李氏颤巍巍的站了起来,手指微微抖动着,将陈林拉了起来,道:“小林子,小林子,真的是你小林子来了。”

“娘娘,是小林子没用啊,这些年让你受苦了。”陈林站了起来,看着容颜仿佛依旧的李氏,心中是又高兴又悲伤。

“来了就好,你来了就好,我以为这一生再也见不到你们了。”李氏松开手,用衣袖擦了一下眼角,收住了悲声。

陈林将李氏扶回坐上,一如当年在宫中之时,扫了一眼房中简单的陈设,轻叹了一下道:“娘娘,小林子这次来,是为……皇上,皇上他快不行了。”

“什么?官家,他,他怎么了?”李氏望着陈林,心中有些揪紧。

“皇上病体沉重,恐难过这个秋了。”陈林声音低沉的道。

“官家他还年岁并不大啊,怎么会……怎么会不成了,那祯儿怎么办,他年纪还小,怎能担起这国家的重担。”李氏喃喃的说着。

“娘娘,小林子这回来,便是想让娘娘再见皇上最后一面的。”陈林低声说道。

“怎么?”李氏诧异的望向陈林,道:“小林子,你有什么办法?”

“娘娘,太子殿下那,明日会派人送来入宫的文书,将由方哥儿带娘娘一同前往,入太子宫后,小林子与方哥儿一起护送娘娘去见皇上。”陈林将计划说了出来。

“祯儿他……”李氏停了一下,转而问道:“官家那里戒备森严,如何进得去?”

“方哥儿将会为娘娘打开一条通路的,这个无须娘娘费心。”陈林说的虽婉转,李氏却也听出来是将强闯皇帝的寝宫了。

李氏微叹了一下,心中微微有些矛盾,倒不是她怕死,而是怕为自己的事连累了方羽他们。她虽听这院子中的人说过,方羽的武艺如何的高强,但她实在难以相信,方羽的武艺可以高到硬闯皇宫。

“娘娘,你不用担心的,方哥儿的武艺你尽管放心,再说,方哥儿所做的只是把皇上身边的那几个人支开就是。”陈林见李氏沉吟不决,出声劝道。

“官家,他真的要去了么……妾身,妾身是该去见他一下的,有些事,是该放下的时候了。”李氏淡淡的叹息了一声。

“娘娘……”陈林也随之叹息了一声,有许多的话,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屋外的风卷帘开,夜色,在两人的悲与喜中渐暗渐来。

方羽握着赵萱的手,看着红日西沉,看着夜色渐浓,两人久久的立着却没有说一句话。赵萱一直看着方羽,她知道方羽有话要说,所以她一直都在等,等方羽说话。

硬闯皇宫之事,方羽心中并无全身能退的信心,毕竟哪里面守卫的是训练有素的军队,一旦失手惊动了这些守卫的军人,那将是一场极其惨烈的厮杀,所以,方羽不知该对赵萱说些什么,也许,一招不慎,将要让这个女孩儿从此陪着自己亡命天涯吧。

一轮弯月升在了天空,方羽终于放开了赵萱的手,有一些事,方羽决定了就不会再退缩,方羽吸了一口气,道:“萱儿,明日,我将要去做一件答应了别人的事,可能很危险,所以,萱儿,你明日收拾好东西,与欧阳春他们先离开这里吧。”

“是我娘的事么?”赵萱静静的看着方羽,问道。

“是。”方羽沉默了一下,还是回答了赵萱。

“相公,你去吧,我会在这里等你回来的。”赵萱平静的说道。

“萱儿……”方羽想要再劝赵萱离开。

赵萱抢先说道:“我不会离开的,相公,你不用劝我,我只要你知道,我会在这里等你回来,你在做事的时候,你只要心里记得,这里有个人在等你回来就成。”

看着赵萱眼中的泪光,方羽无声的叹息了一下。

“我,会记得的。”方羽说道。

方羽转了身去,不想让赵萱看到自己眼中的微微的泪痕。

多少年了,自婉婷姐姐去后,多少年自己感觉不到眼泪的滋味。

方羽静静的想着。

月光淡淡,带着淡淡的血红,仿佛告诉月下的人儿,明夜,不是一个好的月夜。

皇宫中。

宋真宗艰难的喘息着,自己是不是大限已到了,为何喘口气也是如此的艰难。

暗影处,站立着五个黑色的影子,仿佛是没有生命的石像一般。

这是保卫宋真宗的五个大内真正的高手,每一个人都是从尸山血海的战场上走出来的超卓人物,他们的武艺不好看,但他们每一次出手,必然要取了一条人命。

宋真宗努力的抬了一下手,一个老太监忙走近了他的龙床边。

“宣丁谓……晏殊……他们见驾。”宋真宗费力的说完这句话,又不住的喘息起来。

老太监应了一声,出外宣旨。

暗暗的宫殿内,一盏烛灯亮了起来。

殿内,却是更加的阴森。

赵祯抬头看着这个秀丽的象女人的太监,心中很是奇怪,为何这个太监见了自己却要流眼泪,自己不至于长得相貌可以吓哭人吧。

这个太监打扮的人正是李氏,今日凭了太子赵祯给的文书,由方羽带着混入了太子宫,眼望着自己亲生儿子,相见却不能相认,做为一个做母亲的,心中的激动与悲伤是可想而知的。

陈林怕李氏因激动而再生事端,轻轻的咳嗽一声。

李氏醒过神来,转了脸去,偷偷的将泪水擦了,自己今生能再见到自己的儿子,又有什么不满足的,李氏在心中暗暗的想着。

赵祯虽觉得这个太监自己没见过,但也不以为意,宫中的太监多着哩,自己哪能一个个的记得。

赵祯不在意的从李氏身旁走过,李氏回了头,怔怔的看着赵祯的背影。

直待赵祯的身影已看不见,李氏才黯然的收回目光,随了陈林一起前往宋真宗的寝宫。

此时,正是月色再一次升起的时分。

一轮缺月暗淡的光辉照着皇宫。

人影瞳瞳,黑影瞳瞳。